[转帖]  蛾眉拳谱

赞歌 拳志 心解篇 神形说
刚柔说 十字攻守秘诀 看家十八法歌诀 十脚
八手 六字 歌诀 剑法
枪法 内功宗法述要 十二支闭血法歌诀    

 

赞  歌

绝艺惊人侠士风,千年击技古今同;勘开玄理树新帜,悟透禅机弃旧功;

假身玉女虚是实,真谛蛾眉有非空;诸家应复昔时面,妙处自然在个中。

拳  志

祖师原为一道姑,后入佛门,是为道门修炼,佛门正果。

是时,师善击技,喜研各家拳法,虑各家拳法繁杂,莫衷一是,女子御侮,另有不同,遂探各家之拳意,另僻蹊径,创不接手之拳法,独树一帜。积十三年,始臻大成,身旁弟子习之,呼之玉女拳法,同道相誉,称曰蛾眉拳。后弟子至峨嵋山,偶谐其音,始称峨嵋。此拳名之始末也。恐汝不识,为汝志之,师本与世无争,娱身可矣,御侮可矣,奚传姓名,是以立规,以戒弟子:一曰不言师,二曰不与人较技,三曰不在人前演艺,此其意自明矣。

不言后师,前师永存,技而晦之,自可全身。

心解篇

阴阳易位,乾坤倒转,玉女之拳。拳不接手,枪不走圈,剑不行尾,方为蛾眉。

尔以丹田,我以涌泉;尔以根摧,我以梢牵;尔以意求,我以自然;自然功成,无影无形。

意在形外,其体自松,其气自盈,其道自通,内劲通灵,玄妙自生。

意催筋节,每见拙形,人已先知,何堪交锋。意摧形,其动必缓,其形必露。形追意,其势必速,其力必透。是以意比形长,力透强梁;意比形短,打人不远。气沉脚根,入地三分,手近胸膛,意透脊梁,纵透七尺,亦比短强。

劲整者,意整,形整,力整之谓。力透者,意比形长之谓。内劲之旨,气沉力整,意透是也。无柔,刚何以生,无刚柔何以用。

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心如处子,神淡淡而对敌。

手如三春杨柳,步如风摆荷叶,玉女挪莲,形飘飘而迷离。

拔而站矣,沉而发矣,飘而走矣。上拔则虚灵顶劲之谓,下拔则松肩沉肘之谓,前后相拔则力贯指端之谓。遂成浑圆一气。

低姿入地,力从根发,劲整而力聚;高姿飘然,机含万变,泰然而处敌。

形断意不断,势停意不停,敌何机可乘。尔须知:接手之拳,以万对万,不接手之拳,以一对万。接手之拳,以防开打到为最;不接手之拳,以让开打到为法。男子自是力强,莫与力敌;女子自是质弱,当以法取。

出必向神,彼何功可施;行必移魂,我何式可寻。

身形似箭,嘎然而止,步到手到者,必是周身之劲。意在形内,以意催力。先成步而后发拳者,定是一臂之力。步不至,招无功;面不过,手必空。此一臂长,一脚距之奥妙也,则步入我距必被我踢,而过我手,必被我击矣。

让随之法,如影随形,不接手而知敌意,唯此门径。让者,避其击点而走之,视有却无,近我则越长矣。逼者,过其守点而击之,视无却有,退我则越促矣。

尔擒我,是不欲我逃矣,然此时尔亦不欲逃矣,是尔擒我,等我擒尔耳,击之可矣,又何惧哉。

故化万法为一法,以一法破万法,玉女之拳,后发先至,以静制动,内手之秘。

又须知:

轻描淡写,炼神之法,自然中求真,蛾眉门径,功成于不知,拳出于无意,功至化境。

神要静,临敌不能静,有招也无用。

气要稳,临敌不能稳,出手也不狠。

心要狠,出手莫留情,留情必不赢。

机要准,见机莫迟疑,迟疑来不及。

月印千潭,只是一月;说破玄机,只是一理。识之者,谓其妙法横生,无衣无缝,而五体投矣;不识之者,如读天书,隔山打牛而责其狂妄,嗤之以鼻矣。是故告我弟子,识者宝之,不识者哂之,高山流水,阳春白雪,自不足怪也。

高山流水觅知音,一拓白云在深处。

神形说

意者内也,不可见之神也。形者外也,可见之身形也。欲得力整,先须形整;欲得形整,先须意整。是以习技之初步功夫,一曰调身,身松则神顺;二曰调神,神顺则形顺;三曰调形,形顺则力顺。有此三顺,则身自松,神自灵,形自顺,力自整矣。是以欲求形似,先求意是,意是而形是,意非而形非。故曰:”莫叹难,莫叹难,劝尔从里往外练,不在外边在内边;内里通,一身轻,玄纱天机自然生。”此至言之谓也。是以此术也,由里及外之术也。意者内也,形者外也。先练意,后练力,先求松沉,后求柔活,再达刚强,以先天之灵意,导后天之拙力,由是意动形随,力由内发,刚由内生矣,由是则柔而不软刚而不僵矣。由此知之,意到形随者,入门矣;意到形到者,可搏矣;意到形到,未知孰为先后者,则化矣,玄妙之机随意而生矣。

刚柔说

柔者刚之本,刚者柔之用,若欲极刚必力极柔,刚柔相济,蛾眉之本传也。故与敌交手,未发手时,宜松柔灵活,不用一丝一毫之强劲,即松肩沉肘,虚领顶劲,外松内聚,飘然轻灵,若即若离,若假若真,寓随时变化之机而以意示形。

发手时,则迅雷不及掩耳(手在何处便从何处击人),极刚极强(刹时间集全身之力于一拳,有雷霆万钧之力)。

故曰:手如三春杨柳,步如风摆荷叶,出手似闪电,发力如雷霆,静如处女,动若脱兔,其蛾眉之谓也。

然世有以刚求刚而未能刚者,是未知若欲极刚必为极柔之道也。是以习技未达者,多形过于意;造诣较深者,则以意示形。形过于意,拳未发而形先动,骗则人知之,攻则人知之,退则欲收不止,进则欲罢不能。意死,手死,步死,何柔活轻灵之有!以意示形,拳已出而人不知,指东打西,示退而进,若即若离,若假若真。当手者是处皆手而莫辨真假;旁观者,若见放箭而未见开弓。攻也,人不知其所守;守也,人不知其所攻。其变化莫测,玄妙横生,庶几可随必所欲矣。是以刚柔相济之道,蛾眉之本传也。

十字攻守秘诀

阵:出手一式站方圆,变化四方任周旋。

注:出手阵式,须利于实战,便于攻防,能进能退,能内能让,难人之进,利已之攻,攻守变化,皆可藏于一式之中,使敌无可窥我之变化,如太极之一极生两仪,两生四象,四象变化无穷者是也。其法:万法归一(常叫阵式),玉女挪莲(常叫十字步)。

探:门户不开用手探,宗法步法动中观。

注:遇敌交手,未知敌之技艺若何,不可冒然而攻,宜以虚式引之,叫开门户,牵动步势,窥敌防我所出之宗法步法若何,然后相机而行,伺机而动可也。其法:龙女拂袖(即探手或引手),杏花出墙(单出墙或脚探)。

让:手凶势凶莫怕他,让开一步自枉然。

注:敌我相攻,我身所在之位置,即为敌攻击之目标也。敌若发手,无论何招式,无非欲击我也。我遇敌攻来时,若让开被攻击之位置,则长无论何招何式,必落空矣,让手之中,亦可窥敌之变化矣。其法:移身换影(分小让,大让,磨让)

随:能让能随是高手,如胶似漆紧相连。

注:能让不能随,是被动之守也。此打收手之法。彼来击我,我即让之,彼招发完时,其手必收,其势必顿,我紧随彼之收手跟而击之者,即随也。是以让则避其锐气,随则击其惰归。其法:龙女戏珠(有随前手,随后手,上式随三法)。

藏:若遇藏手莫相连,相连必挨暗中拳。

注:此暗中设伏之法。多以引手,顶手,让手中用之。其法:藏手(引手藏低对脚,直射虎,倒身蹬三式。拦门拳,小让,大让,藏兰花手三式)。

顶:你打我打先打你,欲动已动即动拳。

注:此后发先至,以静制动之法。彼一欲动,或刚一出手,我未等彼之脚到,未等彼之手出,即发手击之,后彼发手,先彼打到,击敌于半式之中,则敌无论何招何式俱不能进矣。其法:玉女按莲(分单顶一法,闪顶二法),玉女抽身(分撤步单顶,大顶二法),裙里腿(用反式,常叫低对脚),一面花(用反式,常叫拦门拳)。

逼:一式牵动莫停留,莫容起手进连环。

注:我头手一出,敌若让我,我头手未发完,二手即连续击之,使敌未有相随之机,即逼也。其法:一面花(用正式),斜插一枝梅(用正式,常叫斜射虎),三步逼(分直,斜三法),倒踩莲(用正式),玉女引路(即开路式),单插花(用正式)。

骗:故开门户诱敌入,以假乱真玄中玄。

注:此欲左故右,欲上故下,欲远故近,欲取故与之法也。式式必有假,真假必同时,须知真遇真时假,假遇假时真,诱编为至关,妙用存乎心,攻其必救,始为真骗。其法:指东打西(分上手,下手,单手三法),裙里腿(用正式,常叫三叫门),重搂脚(用正式)。单叫门,直射虎。

闪:此闪非比他人闪,入得门来始真传。

陆海迎门三不顾,顺风摆柳势法全。

注:此让开打到之法,彼来击我,我于让开被攻击位置之同时,亦发手击敌,与敌同时打到,则敌击为虚,我击为实,使敌未有还手之余地,其必不能逃矣。是为绝手。入了蛾眉门,你打我也打,正是此谓。其法:闭月羞花(即反磨,为斜插一枝梅之反式),沉鱼落雁(即正磨,为玉女引路之反式。),杏花出墙(用反式,即倒身蹬),玉女问路(用反式,即磨踢)。

错:错了还错原非错,玄中更玄确是玄。

入化通神能于此,赢人只用半招拳。

注:拳不接手,一错也;颠倒所用,次非其时,又错也。有此错中之错,则真假无虞,探骗之术无益矣。磨以让为法,错以顶为始。广言其错,式式或错,错中之错,切莫轻说,藏手与错法,乃看家拳中看家拳,非入室弟子,未可轻传,只传其八法,已足其用矣。

看家十八法歌诀

十脚八手:十脚八手拜摩诃

六字真经:陈探让随藏带错

手采边门:手采边门要牢记

脚打中宫:脚打中宫犹可说

心无定意:心无定意情难审

行无定踪:行无定踪势难摸

出乎自然:似无师出自然有

纯乎性灵:如无身躯灵性多

能解此诀:嫡传应识莲花印

方为正宗:正宗须解认拳歌

十  脚

裙里腿,倒拖裙,斜插花,倒踩莲,单出墙,穿心脚,玉女问路,燕子穿帘,龙女取珠,观音转莲。

八  手

一面花,直射虎,观音转莲,斜插一枝花,玉女按莲,玉女抽身,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六  字

字  名 其法
陈 玉女挪莲 心无定意,行无定踪。似守非守,似攻非攻。
探 龙女拂袖 若即若离,若假若真。变幻莫测,幻手无形。
让 移身换影 视则有之,动则走之。击则空之,攻则无之。
随 龙女戏珠 出手即让,未收即随,不打收手,方是真随。
藏 藏    手 似让非让,似顶非顶。非让亦让,非顶亦顶。
错 错    手 攻非其时,颠倒所用,阴阳移位,乾坤倒行。
歌  诀

站式方圆,探让互掺,顶随相用,逼闪相连。

存乎一心,骗为至关,有勇有谋,变化无端。

空空空,中中中,练到空时方始中,劝君莫学有中有,瞎子点灯白费蜡。

尔来习武,遁入空门,不有中有,不空中空;

习到空时,始达妙音,须知禅机,亦是拳文。

师承十分古来无,能接七分即高徒,若得十分艺,三分须自积。

人站门户莫轻进,四方变化奥妙深,动中取胜尔须记,不欲胜人方胜人。

鸡登步,小拐打,肘底锤,倒翻花,斜来七星点,扯我靠身扎,入了蛾眉门,你打我也打。

剑  法

歌曰:蛾眉剑法妙入神,残虹一式定乾坤;身苦惊鸿莺穿柳,剑似追魂不离人;

      非同凡技欲歌舞,应是奇传道数真;输赢只须出半手,纵是越女也失魂。

其法:童子扣门,玉女抽身,黄莺穿柳,燕子入林,红线盗盒,避青入红,移花接木,拂花掠影,龙女拂袖,紫竹入云,分花拂柳,素女掸尘,西子洗面,越女追魂。

残红者,非言剑之残者也,犹棋之残局,一着即可定输赢矣。

夫剑者,神之所至,精之所化,形之所名者也,知此者,当形神合一,剑我一体,射如蛟龙,抽若掠鸿,则敌自无懈可击矣。兵器乃手之加长,用剑之心法,同于拳理,制敌之诀窍,与拳诀无异,直不因其有殊,略有不同耳,弟子当自悟之,簪法,枪法亦然。

枪 法

藏把门户枪,打把拦门枪,刷杆叫门枪,破拦左拦路枪,破拿右拦路枪,滑杆对扎枪,外挂一步三枪,里挂倒步三枪,破中平进枪撤步点枪,破中平进枪正闪扎枪,破中平进枪反闪扎枪,通枪,过枪,大开门绞步锁喉枪。

内功宗法述要

一。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是以得道者,得自然也。即知道为自然,欲得之乾,非以自然求之,将何益焉。诸法之修习,近道之阶梯也,自然而然,天道之所宗,万法之所归也。是以采阴补阳,取坎填离,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有作有为,是为道门功法。

悟灵性为至上,置身躯与度外,不生不灭,不垢不净,无欠无余,诚佛门之正果。

二。佛者,悟也,西方圣者之称也。

既曰四大皆空,空门何以有门,既曰凡有所像,皆为虚妄,无像何以有像。此亦近道之阶梯也,若见象执着,不悟本源,则不异雪捍面,刀切风,无底砂锅化冻凌之辈也。须知万法皆由心生,心生万法皆生,心灭万法皆灭,若论本业,皆属无有,无心无像,我法俱空,道自通矣。

紫竹林中观自在,白莲台上现如来,自知之矣。

三。着意固守,刻意导引,实乃后天模仿,行云流水,一任自然,方是先天修炼。

着意固守,刻意导引,犹出此圈中,入彼圈中,何时得以解脱。是内功导引之诸法,实缚身之绳索也,五百罗汉,岂能一面,三千揭谛,怎能一身。人各有异,而以一死法求之,能近道乎,不入歧途则怪乎矣。

然则内气何以得之,则谓之曰:放下后天,先天自明,心不着像,大道自生。有欲观窍,无欲观妙。若问必欲守之,则守在何处。曰:一念欲动处,天地未形时。

四。行功须身密,意密,语密,若静中有动,是为入窍,大礼参拜,需当认师,千姿百态,神佛助尔,赤身修炼,尔须勿拒,一任自然,是尔真谛,精华洗身,亦饮灵药,见像归真,应须自悟,去我合神,方是真修,若论本来,皆属无有,我法俱空,自见真如。

然六根清净,勿须炼体,以静归静,自现如来,其中奥妙乃须口授。



道破真经!
大家可以与轨迹拳参看。


“拔而站矣,沉而发矣,飘而走矣。上拔则虚灵顶劲之谓,下拔则松肩沉肘之谓,前后相拔则力贯指端之谓。遂成浑圆一气。”—-这就是不空状态!


“上拔则虚灵顶劲之谓,下拔则松肩沉肘之谓,前后相拔则力贯指端之谓”—-桩功要求。


“身形似箭,嘎然而止,步到手到者,必是周身之劲。意在形内,以意催力。先成步而后发拳者,定是一臂之力。步不至,招无功;面不过,手必空。此一臂长,一脚距之奥妙也,则步入我距必被我踢,而过我手,必被我击矣。 ”—–临战要诀!



“发手时,则迅雷不及掩耳(手在何处便从何处击人),极刚极强(刹时间集全身之力于一拳,有雷霆万钧之力)。”—-轨迹拳的原位出击,发力接敌瞬间的拳猛然一紧。



“残红者,非言剑之残者也,犹棋之残局,一着即可定输赢矣。

夫剑者,神之所至,精之所化,形之所名者也,知此者,当形神合一,剑我一体,射如蛟龙,抽若掠鸿,则敌自无懈可击矣。兵器乃手之加长,用剑之心法,同于拳理,制敌之诀窍,与拳诀无异,直不因其有殊,略有不同耳,弟子当自悟之,簪法,枪法亦然。”——-轨迹拳的短棍、短刀。


“行功须身密,意密,语密,若静中有动,是为入窍,大礼参拜,需当认师,千姿百态,神佛助尔,赤身修炼,尔须勿拒,一任自然,是尔真谛,精华洗身,亦饮灵药,见像归真,应须自悟,去我合神,方是真修,若论本来,皆属无有,我法俱空,自见真如。”——内功真传!岂非俗人之解!


本文可圈可点着甚多,有空再谈。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