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A-武術的微利時代

   微利時代,是一個大家近兩年來朗朗上口的一個經濟術語。這似乎是種不可逆的世界潮流,如同武術界的MMA風潮一般。

  隨著資訊的發達,市場上相似性的產品過於飽和,企業間的削價競爭帶來新一波的經濟趨勢,大家稱呼這種企業間互相降低售價導致利潤下降的時代為「微利時代」。在貿易界進入微利時代的同時,武術界也同時捲起一陣MMA風潮。總合格鬥技取代了各個單項競技的格鬥比賽,成為武術格鬥界的新趨勢。我無意把什麼理論無限上綱的用以解釋任何事情,但是如同我在網路上常用的筆名「如來者,即諸法如義」-事物之中的道理間往往有十分相似的巧合性,而筆者認為,MMA風潮正是武術界的「微利時代」。

   所謂微利時代,是由於各公司間為了維持市場佔有率而降低售價,導致獲利微薄,而其原因,一般認為由於資訊的發達,研發出一枝獨秀的商品變的困難,以致於商品間太過具有相似性,導致競爭方式變為病態的削價競爭,在大陸市場加入國際貿易後,低價更是變成全球化的趨勢。

   而自從格雷斯家族的神話被櫻庭和志打破之後,一枝獨秀的獨門絕招再不會在格鬥場上引領風騷,反而是MMA-Mix  Martial  Art總合格鬥技成為武術格鬥的主流。(註一)
  
  這種趨勢的成因,其實不外乎也是由於資訊的流通快速,導致選手的專長技法,可能只用一兩次就被對方所破解;上一場比賽適用的技法,下一場比賽已經被對手找到破綻;三四場比賽後所有人都已經可以把選手摸通摸透;再多打幾場,連不會武術的外行格鬥迷都可以分析這個選手的強項跟弱點了。當對手對你的技術罩門一清二楚時,也許在你的專長項你是可怕的高手,但是你根本就沒有出手發揮專長的機會,對手已經針對罩門發動猛攻把你打倒了,這就是MMA時代的生態。

  所以在這種生態下,一個格鬥家的「專長」變的不如「整體」重要了,每個選手最好都是踢、打、肘、膝、摔、拿、寢樣樣皆通,擁有零破綻的技巧,才有資格談哪樣是自己的專長技法。傳統武術由於以往資訊流通不便,十年磨一劍的絕招、發勁拿出來用,可以無往而不利,反正把對手幹掉了,死人是不會說話的,也不用怕破綻或功法會外傳。但是現在不同了,在對手實力與自己相當,場下有數萬雙眼睛在看,數十台攝影機紀錄每一個細節的比賽場上,技術沒有任何秘密可言,下一期雜誌你就上封面,編輯會把你的技術分析的頭頭是道,下一場的對手會立刻加以吸收破解,再下一期雜誌就換對手上封面了。

  MMA時代,密傳的絕招、極意的發勁、一擊必殺的神手都不足以依恃,你會、對手說不定也會;你絕,對手比你更絕,甚至根本不在這一點跟你較量,轉而找尋其他的弱點。因此造就了十八般武藝樣樣皆通的MMA選手。

  之前和某位有參加類似MMA比賽的前輩w君聊天的時候,曾對整體和專長孰重這論點加以討論,w君雖然不放棄傳統武術以自己特長點壓制取勝的專長觀念(註二),但是最後他也同意了「現在是先講求整體,再拚有沒有專長」的現實。現實是殘酷的,在其他人技術越來越全面、破綻越來越少的時候,還不跟進留著技術漏洞不補,下場也只有被淘汰。

  但是這樣又產生問題,如果要求樣樣皆通,那豈不樣樣造詣皆不高,上台照樣被打假的?所以我才說這是武術的「微利時代」,不管磨練專長或是注重整體,似乎都造成不了足以勝出的條件,在修練武技的「利潤」上,大家都越分越薄。

  如何解套?在眾多人才投入企業界而不是武術界的今日,翻翻財經雜誌似乎可以找到不錯的方法。諸家高手,對於如何在微利時代生存的見解,不外乎「提升生產力」、「注重效率」、「創意」三項。按照類比思惟,筆者在這裡發表對於武術家在MMA時代生存方式的拙見:

1.「提升生產力」=「提升基本體能」在傳統武術上,大家都知道功力是武術強弱的關鍵因素。而何謂功力?蹲馬步在練的不就是腳力跟功架嗎?腳力就是肌肉力量,功架就是合理用力的習慣,可以當作是協調性。合理的重量訓練在格鬥技界已被視為常識。而內功在練的,以現代角度解釋,是用生物訓練強化體能的方式,不過這種方式在國外格鬥界可以說是還未成顯學,但有方興未艾之勢。
(船木誠勝近年有提倡一種呼吸法結合體能訓練的健身方式)
所以未來的MMA選手,應該會有一個重量訓練與內家真氣兼具、擁有絕不浪費力量的協調性的怪物身體。

2.「注重效率」=「合理的戰術與訓練模式」戰術優良,則能展己所長攻敵所短,雖然大家都沒有明顯的技術罩門,但總是會有幾個小小的破綻;而如果是回合制的比賽,體能的分配與回復更要併入戰術的考量。至於訓練的模式,大家都花一樣的時間練差不多的東西,當然是有效率者佔上風囉。

3.「創意」在大家的技法都差不多的時候,忽然間出現大家都沒見過的東西,而且可以源源不斷的出現,是相當有殺傷力的。創造力在過去的時代也許並不重要,因為可以由祖師爺承擔這種責任,當年祖師的風格特色技術可以沿用多年;但是現在武術家將要自己隨時自創新風格、新技術與新的訓練方向,創造力變成MMA時代的武者所必須。(這也許可以解釋怪咖須藤元氣為什麼能在格鬥界生存)

  當然,MMA風潮下,我們也有必須反思的事情。格鬥,是兩個高手在場上拚個你死我活行為的簡稱。但是「武術」的本質並不是給兩個強者用來在公開的鬥技場決鬥分勝負的。「武術」是在生活中有突發狀況時,弱者用以保護自己的技術。「武術」走向MMA化,訓練越來越專業、越來越全面,是否是一種玩物喪志的表現?在擂台上爭奪獎金與榮耀,是否違反了武術防身健身的本質?就連筆者自己也不免走向MMA的不歸路時,我還是要提出這種反思:

    MMA是否使我們忘記了「武」之本質?

  本人在MMA時代向每一個仍然追求「武」之本質的武術家致敬。

                                 諸法如義                                2004/10/23

註一:因為早幾年的巴西柔術不重立技,依舊是只得一偏,故筆者認為由巴柔稱霸格鬥界的   那幾年,還不算真正進入無所不用其極的MMA時代。

註二:傳統武術,在訓練方向總是會偏重與某方   如空手偏重於打及踢
   跆拳偏重於踢(筆者並沒說跆拳不用手或摔,但是確實是重於踢吧)
   柔道合氣道偏重於摔拿寢
   八極偏重於拳肘強力攻擊
   螳螂偏重於拳腳快速連續攻擊
   當然以上的武術都有其包含其他方面的技術,但是總會重於某一種方面,而所擬定的
   打法就幾乎都是以自己的專長取勝一法,而往往多少忽略了自己的技術罩門。


1条评论

  1. 你的东东很专业嘛,受益良多。

    最近发现“廖白”许多言语蛮是内行,不知是否关注。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