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月 19, 2013

日前即刻搜索与云云的合作的传闻一波未止,这厢阿里云搜索便已经“低调”上线几天了。唱吧CEO陈华在微博兴奋的表示:“我在阿里做的大搜索终于正式公开了,憋了4年啊!感谢薛贵荣、韩定一、曹万勇、苗莽、李金辉、王梅、Ralph沈、徐骏等共同的努力!”然而却有细心的用户发现,阿里云搜索的帮助页面引用的还是原雅虎的文档。阿里做搜索的原因,似乎变得更加模糊。

阿里官方表述的信息是:阿里云·搜索有四个搜索产品:网页、资讯、图片、地图(其数据来源于高德)。阿里云服务中提供“云搜索”服务 (Aliyun Open Search),目前还在内测中,是阿里云计算为广大网站主/开发者量身定制的针对结构化数据的搜索平台。

发现该“BUG”的用户表示:“这完全是个偶然,当时看到页面上就一个搜索框,也没有什么“高级搜索”之类,所以想用点复杂的搜索也不知道怎么用,就跑去看帮助了啊(而且居然果然当然还真的是有帮助的),结果就看到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了……”

此前马云曾在公开场合表示,阿里做搜索就是为了让百度睡不着觉,一淘的上线以及阿里云推出的云搜索服务,皆是是马云布局搜索的棋子。此观点表达的是阿里想通过做搜索倒掉百度竞价搜索的后台,只是以目前阿里云搜索这款产品看,似乎没有做通用搜索之意,而搜索的门槛更是互联网公司都明白,不是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要想撼动如今稳站一二三宝座的搜索引擎地位。

业界都了解,阿里做搜索是必然的,入口是兵家必争之地,多占一个,没有坏处。只是问题在于,这个搜索产品绑在了阿里云事业部旗下,给人感觉搅局多余实作。如果阿里云避开通用搜索,就会走回一淘的老路子。一淘事实上又在跟淘宝+天猫这样的布局抢门户抢流量。横竖不是人,所以产品的品质差一点,大概还是能理解的。

本文坦白而言是个标题党,很快便有同学反驳:

@大老灰:雅虎中文搜索现在都是阿里云做的了,并不是改出来的。

面对此前新闻广泛报道的对阿里云公开搜索产品的消息,也有人给出了不同的解读:

@Fenng:好笑,数家新闻都写阿里云进军搜索,可阿里什么时候撤军过啊? 垂直搜索一直就有,从淘宝到一淘,不都一直在搞呢吗? 阿里云搞个半成品这是出来骗 KPI ?

多方观点都看过了,各有道理。但唯一确定想知道的,阿里云事业部旗下的这个四不像的产品,到底是为哪般?

Tags: ,,.
02月 17, 2013

昨日,豆瓣阅读平台作者丁小云发表了一条广播:“刚刚收到豆邮一封通知我在豆瓣阅读的一月份收入已发放:“亲爱的丁小云:你的作品 《论文艺女青年如何培养女王气场》(定价1.99元),《7天治愈拖延症》(定价5.00元) 正在豆瓣阅读出售。从1月1日到1月31日,作品总共销售8272份,共计销售收入为29118.33……”

这一消息无疑再次引起人们对付费内容阅读模式的探讨,此前国内的内容付费已经被众多人看空,丁小云的这条数据能否给我们一些新启示?

知名博客作者阮一峰曾做过一个试验。在Google关闭了他的Adsense账户后,做起了付费阅读,一年后得到的数据是:从去年(这里指的是2011年,雷锋网按)5月到今年5月,我一共写了88篇博客,共计收到1079笔付款,其中美元255.97元,人民币4106.04元。读者人数平均接近2万人。根据上面的统计,可以推算出,其中大概有12个人愿意向我付款。”转化率”不到0.1%,而电子商务网站的正常转化率大概是2%到5%。。

这个数据无疑是让人失望的,阮先生的博客在同类博客里已经是具有代表性的,其他更为不知名的博主,可想像走这条路更为困难。当时阮一峰的总结有三点:(1)中介机构收费偏高。(2)操作麻烦。(3)用户体验糟糕。

两年过去了,情况会有所变化么?现在看来,阮先生所举例的三条归结为核心的一点是支付的门槛,支付宝没有为此类模式设置的渠道,每笔付款最低1元的手续费直接挤去1元以下的单篇阅读生存空间,操作麻烦可能还算见仁见智,毕竟支付宝的普及已经非常广了,涉及真金白银的支付问题,多几个反馈没有坏处。

至于用户体验问题,阮先生提到自己采用的是“先阅读,后付费”的模式,这样确实带来了用户体验无差异的问题,整个过程已经变成了捐赠形式,只是如果采用Hacker Monthly下载离线阅读的模式,需要豆瓣阅读这样的平台,本文前面提到丁小云的例子便是此例。

笔者询问业内人士意见,对方的观点是这样的平台并非要做到每个人出书,但是这种模式革了出版商的命之后,降低了门槛,人人都可以参与商业写作。进而使得文字内容的有偿阅读建立起来,进而使得更多人投入到写作中,又进而会有更出色的产品。回过头来拯救日渐衰退的出版业。

丁小云的这个例子无疑刺激了不少正在做正版阅读的创业者神经。此前也有人走App Store的付费模式,只是都没有豆瓣的这种模式更底层。因为每个人都需要阅读,但不是每个人都需要APP。所以这个平台的机会理论上比App Store大。影响力也更大。它比起点中文网的充值阅读更加大众化,也更接近传统出版商。

客观说,目前付费阅读的门槛是存在的,不少优秀作者因为写作没有回报没有走这条路,而起点中文网的付费章节模式,又离传统出版商太远,这使得平台上的作者都在写虚幻小说。主流写作一直都没有商业化,而出版商的传统模式门槛太高,利润也薄,到作者手里基本没有剩了。

不管怎么说,新的平台、商业模式打破了传统的图书发行渠道,从出版社的单一渠道拓展为多点的网络,用做淘宝的方法来做正版阅读,都是一件具有社会意义的事情,淘宝的意义在于“人人可以开店”,而豆瓣阅读的很可能成为“人人可出书”的代表,这将促进阅读习惯和文本作品的更多诞生。只有大家都愿意消费文字作品了,文字作品的选择性才会更广。

Tags: ,,.
02月 4, 2013

谁将掌握互联网的未来,是网民还是政府?网络技术的进步,将会使恐怖主义更容易还是更难发生?互联网私密性与安全性之间如何平衡,人们为了上网必须要付出何种隐私上的代价?

由谷歌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与“谷歌思想库”负责人贾里德·科恩共同撰写的新书《新数字化时代》(The New Digital Age)将探讨这些问题。该书将于4月23日由兰登书屋出版社在美国首发。

《华尔街日报》周末独家披露了厚达320页的新书部分内容,施密特与科恩对于互联网的预言“十分黑暗”——由于科技发展,极端主义分子以及各式各样的“流氓”都能随心所欲地利用互联网,未来,良善之民都必须学会如何有效地在网络上保护好自己。

世界分成两大阵营

《新数字化时代》一书的共同作者之一贾里德·科恩今年31岁,是美国两任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与希拉里·克林顿在网络科技领域的顾问,目前是 “谷歌思想库”的负责人,该部门利用谷歌的各种资源,在反恐、反极端主义、防止核扩散及全球发展等事务上提出相应解决方案。施密特和科恩上月刚刚访问了朝鲜

施密特与科恩两人曾有过一次互联网预言。他俩联合撰写的论文“数字化破坏”(The Digital Disruption)2010年11月出版,文章开头一段写道:“手无寸铁的公民拿起手机,投身一场针对政府的小型抗议活动里,这将会令各国措手不 及。”一个月后,“阿拉伯之春”就在突尼斯拉开了帷幕。

《华尔街日报》认为,尽管《新数字化时代》一书中的有些观点实在过于陈词滥调,比如书中说不久之后“坦桑尼亚一个目不识丁的放牛人,也将会使用 智能手机查询当日的牛肉出栏价格,或者用手机搜索周遭是否有食肉动物出没”。但这本书还是有许多独到的观点,可视作“数字化破坏”一文观点的延续与更新, 该书用更大的视角去勾勒互联网的未来,网络不仅将改变个人,也将会对企业战略、恐怖主义以及政府管理产生影响。

施密特与科恩猜测,互联网最终将会支离破碎,世界上的国家将因为对于互联网持有的不同态度各自形成联盟,分裂成两大阵营。

针对中国着墨多

这本书也将矛头指向中国,在互联网自由和黑客问题上着墨甚多。该书宣称,由于美国不可能采取与中国相似的战术,导致未来美国的政府与企业在与中国的竞争中落下差距。

施密特任职的谷歌公司曾宣布退出中国大陆市场。中国外交部当时强调,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中国政府鼓励互联网的发展,鼓励为互联网的健康发展 营造良好的环境。中国政府也多次强调,中方反对任何形式的黑客攻击,已制定有关法律明确禁止。事实上,中国也是各类黑客攻击的主要受害国。

本书作者也承认,美国在互联网领域所作所为难以配得上“天使”称谓。比如美国使用“震网”(Stuxnet)电脑病毒对伊朗核设施进行攻击,向人权纪录糟糕的国家出口网络监控软件和技术,在美国国内就饱受质疑。

此外,该书作者认为,过去统治互联网的设备和软件几乎都来自西方国家,但随着中国企业在该领域实力的增强,互联网正在发生改变。书中预言,未来的超级大国将会在互联网领域施加更大的影响力,它会要求附属国的网络关键基础设施完全使用其国家的产品。

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目前正在世界范围内扩大业务,“华为所到之处,中国的影响力就在增长。”书里写道。为此作者预言,西方电信设备制造商思科、 爱立信等企业很有可能也会在未来加强与政府之间的联系。该书宣称,那些使用中国电信设备的国家迟早会在国家利益、商业利益上与中国保持一致,这将导致这些 国家在外交等领域与中国结盟。

事实上,西方一直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中国电信设备商。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去年10月在报告中称,“根据可用的机密和非机密信息,我们不能相 信华为和中兴未受外国政府影响,也不能相信他们不会对美国和美国的系统构成安全威胁。”对此,中国外交部希望美国国会尊重事实,摒弃偏见,多做有利于中美 经贸合作的事,而不是相反。

互联网七大趋势

施密特的这本新书还谈及了他认为的互联网未来七大趋势:

新闻:由于在互联网平台上有越来越多新应用出现与相互交叉,新闻系统会呈现分散状态,主流媒体将会变得越来越难以报道独家新闻,却将会越来越多 地去证实互联网上传出来的消息。事实上,由于互联网将大量充斥劣质信息,精英阶层很有可能会更多地依靠成熟的新闻机构来获取新闻。

推特:推特上出现有价值的思想的概率,相当于一只猴子打出一部莎士比亚作品的概率。

搜索引擎:在搜索结果中,被验证过的网络链接相比未经认证过的链接,将会排名靠前,这将导致大多数搜索用户自然而然地去点击置顶链接。但这也许会导致网民真正想要点击的网页因链接排序问题,无法被点到。

网络战:即使大多数人都未意识到,但实际上我们已身处由各国主导的网络战争时代里。

高科技公司:在数字化时代,IT企业一定要厚脸皮,因为他们会发现,公众对于隐私、安全等问题越来越关注,为此这些公司不得不聘请更多的律师。 有关互联网的诉讼永远会比有关互联网的立法走在前面,为此IT巨头们将无休止地陷于涉及知识产权、专利、隐私等的法律纠纷之中。

此外,施密特认为的趋势还包括网络实名制和一些特殊国家的网络联盟。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