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月 27, 2013

提出这个问题,主要是针对美国以TED为代表的在线教育主流产品,而国内在线教育发展较快的,包括之前雷锋网报道的针对公务员考试的产品猿题库,都属于典型的应试教育产品。甚至可以预见在往后的一段时间里,基于应试教育的在线教育在我国将是主流。为何同样是借助互联网迅速发展的机遇,对在线教育发展的影响如此不一样?

在线教育从业者@潘欣提出了几个观点:国内社会保障体系、福利制度的不健全,公民安全感低,使得生存需求与安全需求占了主导地位,所以与之相关的,被认为能改变自身命运的最便捷路径,便是通过应试教育完成。

话已至此,大家可以发现这并非是在线教育的问题,而是整个教育培训领域都偏向应试教育这类“实用性”更高的选择。而互联网领域由于其高成长高回报率的特征,盈利压力自然比传统行业更高一些,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教育,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成本,创业者选择更容易获得收益的领域切入,无疑是一个保守的做法。

其次,当今在互联网领域成功的企业,无一例外都抓住了用户的刚需,即黄、赌、毒。一切人性的弱点,都会成为赚钱的突破口,越是私人化的问题,越是“刚需”,应试教育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对于创业公司,面对非应试教育市场,还有一个困难:每个人的兴趣点太分散了,若是通过某个领域建立的在线学习基地,往往该领域早已有了垂直的论坛及网站在担负着相似的功能,用户迁移的成本是不可忽视的。

互联网具有长尾特性也是一个相对的概念,看起来很“美”,做起来比大姨妈的头三天还麻烦,能否有足够的钱烧下去,对创业公司来说,是每天睁开眼想到的第一个问题。

对于非应试教育自身的特性,还存在其他的一些约束,比如某些项目无法进行标准化的生产,比如一些特殊的技能(如艺术类)学习,除了上述的市场规模难以估算,师资组织也是一个问题,功利性教育师资队伍的组建尚且不易,涉及小众领域,更是捉襟见肘。最后产出的认证环节,没有相对公信力的机构,项目也会失去口碑相传的基础。

对于国内的众多在线教育产品,先依靠应试教育形成规模,逐一探索各自细分领域市场进行试点,或许是一个合理的做法。

最后多说一句题外话,笔者看到知乎达人负二的一个回答:“每次看到我是来XX是学习提高的,我就笑了,在线教育也是同样的道理。”

学习的事情,载体并非那么的重要。过多的强调形式,便远离了问题的本身。

Tags: ,.
03月 25, 2013

职业社交网络自诞生依始,逐渐进入公众视线,至今日成为主流社交方式,与LinkedIn的成功不无关系。LinkedIn可谓十年磨一剑,自2011年成功上市后,迅速成为资本市场追逐的对象,去年的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应收3.036亿美元,同比增长67%,《福布斯》杂志预测,LinkedIn将会成为全美最大的社交网站。

LinkedIn采用实名机制,对用户学习、工作背景的要求非常高,用户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展现自己职业技能,从而给用保障了职业发展服务的质量。当前传统的招聘网站,包括智联、英才网所载领域,已经是一片红海。LinkedIn打开了SNS模式的企业与用户互动的渠道。

对比国内,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1月底,中国职业社交网站用户规模已经突破7000万,与上一年相比,同期增长250%。

这份看上去还算不错的数据,与LinkedIn相比,多少有些磕碜。国内较大的职业社交网站包括早期的天际网、大街网、若领网,新进的有经纬网、优士网、人和网。08年后这些网站虽然经历较快发展,但时至今日,包括笔者询问周边朋友,使用这些社交网络的人并不多,以SNS搭建平台起来的大街网去年用户是600万,相比LinkedIn的一亿用户,差距不是一时一地。是产品做得不够好,还是国情有别,不能复制国外成功的模式?

LinkedIn由于方校长的照顾,在国内访问不畅,从传播上在国内受到了很大限制。但在国外,LinkedIn已经打通了求职者、创业者、猎头、销售的服务。创业者可以通过LinkedIn请自己圈内的朋友试用新产品,开展合作业务,拓展新人脉。LinkedIn有着三大王牌:高级订阅服务、网络营销方案、招聘解决方案,其中招聘解决方案是其中最肥的一块肉。

可是,某人说过,咱国情有别,国内的高端职业人士,并不喜欢公布自己的职业资料、社会关系网络。这让人首要想到的是信息安全问题,国内企业出卖客户资料,多如牛毛,人们数数自己手机里的陌生短信、接到的各类传销电话,种种行径已经让用户对空开信息渠道的信任度接近为零。职场的人际交流,更习惯通过中间人介绍,笔者的一位在某MNC做管理者朋友,在做转职工作时便是通过保密协议下与猎头沟通完成的初步调查。

另一方面,中国没有活跃的商务网络,更多的人事商务,需要在饭桌上解决,若是通过社交网络、电邮等途径,不免让人觉得“诚意不足”。朋友间的关系在国内显然更重要,属于典型的熟人社交。

但,并非说社会化求职没有前途,作为求职者,传统的招聘网站作用已日益熄微。利用好社交平台能节省大量收集信息的时间,人脉推荐的服务也有潜在需求。关键是要做好垃圾信息的筛选。作为企业用户,HR每年都要在寻找人才上耗费大量成本,若职业社交平台能做好部分人才筛选工作,帮助企业找到合适人才,货币化的前景依然存在,这条模糊的道路该如何走,还能走多远,还需国内创业者继续探索。

Image credit:mashable

03月 22, 2013

Google前几天刚宣布关闭Google Reader的日期,这两天传言的Google keep旋即上线,除了产品上与Evernote定位的差异外,如何让用户有安全感的使用这款产品?

科技博客GigaOM创始人Om Malik贴发博文指出,尽管谷歌Keep在功能上有可能超越Evernote,但鉴于该公司多次关闭旗下产品的历史,很难再信任谷歌

“我用了7年的谷歌Reader,用它来记录在线信息,还想谷歌发出过反馈意见,如今它却像一只小鸡一样死于谷歌的屠刀之下,谷歌 Reader所能带来的流量远高于谷歌+,但却因为无法满足谷歌空泛的企业目标而被牺牲;倒霉的是用户——其中很多是忠实用户,”Malik写道。

Malik不相信谷歌会把Keep作为长期项目来运营,相比之下,作为Evernote付费用户更让他放心。此外,Evernote的笔记服务是它的唯一目标,不像谷歌那样涉及各种业务。

不过,Malik可能存在些误会,从产品角度上讲,Evernote与Keep的定位不同,确切的说,是很大的不同。知乎上有同学提出了类似的问题,Linus其中的回答解释了部分的原因:

Google Keep目前并没有要和Evernote竞争的野心, 更多的是对Google Drive办公套件进行的补完, 从而完善自家云办公平台的产品线。Google Keep偏重于随时随地记录碎片知识,建立待办事项, 是个效率工具. 完成的事情就随手一滑存档掉, 并没有提供更一步的存储整理的途径。

Google Keep并不是知识的终点,它只是用来记录临时想法的, 这恰恰和它的logo形象十分契合(想想卡通里面人物突然奇思妙想了……灯泡就亮了),它就是用来存储这些”灯泡”的。

所以,就算和Evernote功能有交集, 但并没有和Evernote直接竞争, 一个人甚至可以用Google Keep记录临时想法与知识, 最后再整理到Evernote里

而作为业内人士的苏牧川同学则从功能上解释了Google关闭RSS订阅器服务业务上的逻辑:

“Evernote不是Google Keep的假想敌。Evernote更侧重的是知识整理,而Google Keep侧重的是随手记录。所以Google Keep是语音,照片,To-Do-List和笔记的综合体。

Google Keep不是简单的笔记应用,更多的是一个To-Do-List或者备忘录,把Google Keep和Google Reader对比是没有意义的。互联网的未来是Mobile, Social和Big Data,Google Reader跟这三个未来的趋势都不沾边。RSS必然只能说一个小众的产品,Google Reader变成昨日黄花不可避免。而Google Keep,虽然现在只是Mobile上的一个轻量级应用,未来跟Google其他服务整合的潜力很大。Google一直都没有个人To-Do-List的应用,Google Keep填补了空白。”

Google 在官方博客中表示,该公司正试图解决随时随地记录笔记的问题。该博客称:“通过 Keep,你能够随时迅速记录想法,通过清单和照片记下重要事宜。你的笔记会被安全地存储在 Google Drive 中,并在不同设备间保持同步,随时可以访问。”未来数周内,用户将可以直接通过 Google Drive 云计算服务的账户创建 Keep 笔记。

Keep的操作界面贯彻Google平台产品的一贯风格,采用两种界面排版,分别为列表式与瓷砖式。用户可以随意拖拽笔记调整先后顺序,并以颜色做标记。Google Keep内置了语音转换及搜索功能,用以搜索调用笔记,作为看家本领,Google这方面的能力无需赘述了。

由此看出,Keep也是一款Drive核心路线延伸出的产品,Google希望通过Keep达到与其他服务的联动,并非单纯的一款笔记产品,两者仅仅是某些功能的相似,与Google此前关闭的Google Note相提并论,有些局限。

对于Google关闭一系列产品举动的人们失望归失望,巨人的策略还是非常清晰的,那就是云平台战略。不过在方校长温暖羽翼的保护下,Google Keep在国内是用不了的,所以咱们姑且先聊聊罢。

Tags: ,,,.
03月 19, 2013

Google Reader要挂了,于是传统RSS订阅用户哀嚎声讨,个性化订阅器欢呼雀跃(大部分还是假的),Google Reader后时代,用户该如何选择处理自己的信息,这不仅仅是一个选择替代产品的问题。

先辟个疑,总有人小肚鸡肠的去揣测Google关掉Reader是因为不赚钱,实际Google旗下不赚钱的产品一堆,Google真在意,不会到今时今日才关掉。Reader前产品经理Brian Shih在问答网站Quora上做已经明确做了回答:Reader之死是为了给Google+等社交产品让位

Reader之所以还能存活一段时间,是因为Google看到其还能给Google+导入内容,有助于Google+分享活跃度。但随后Google很快对Reader进行了改版,也就是被人吐槽无数次的取消分享功能,全面迁移到Google+上。Google作为一款RSS阅读器,明显已经看不到前景。

用户zEPHIRUz在知乎里回答中给出了自己的理解:

因为时代已经变了。这已经不是那个对信息敏感且需求大量的极客时代了。现在许多用户希望做的,只是将现实生活迁移到互联网上,大多数人对SNS上朋友发言的兴趣远胜于最新的科技动态。Windows8推出一两个月仍浑然不知的情况屡见不鲜。现在的当红小生是社会化媒体,不再是高效密集的RSS聚合。极客们或许是第一批登陆互联网的成员,但很明显现在是大家的天下,互联网用户的成分在变,Google的服务对象自然也要变。

产品角度,RSS从功能上,早已失去了意义,现存的大多数网站,表面上提供RSS,但用户以订阅器形式浏览时,都只能获得“部分内容”。想阅读全文,必须点“原文链接”,链回主站。而传统的RSS是沉浸式的,用户可以不需要跳转一直浏览下去,这是从功能意义上扼杀了RSS功能产品。

那么,个性化阅读又如何?

首当其冲的是算法题的质疑,目前国内真正做算法的阅读器,貌似只有无觅一家,国内整个互联网领域体验较好的则是豆瓣。大家的质疑并不是没有根据,因为连豆瓣也经常被用户抱怨“乱来”。核心在于,影响算法的因素太多,每个人的信息源与信息流都在变化,这需要一个相当长的婚后生活磨合期,开始谁都没法子,只能通过导入社交媒体部分资料先做到“冷启动”。可是,婚后又变异了怎么办,能否生孩子也是个问题。这便是后面加入的筛选机制。

国内的个性化阅读工具,基本都是脚踏两船,像最近很开心的鲜果、Zaker、网易都是通过RSS订阅源+部分热点的偏好推荐。方便同时,必定是有利有弊,好处是能减少筛选时间,这个也是RSS的核心作用,此外延后阅读、智能标签分类都有利于更好利用碎片化时间。

但劣势也彰显:个性化推荐只是更适合Circa这类新闻形式的短阅读,对于RSS订阅用户的深度阅读,反而是一种破坏。此外智能算法不成熟也会导致过多无效信息干扰:导入社交媒体上的资料真能帮助更精准的推荐文章?加入社交因素的产品原理上是为了增加信息分享信息、产品角度上便是提高黏度。只是,夫妻做饭都会吵架,茫茫人海中,想大家都口味一致,谈何容易?此外,信息过载问题,还是未能解决,筛选系统更多是为了精准推荐,而且它同时也携带了副作用——漏掉意外信息。

同时,智能推荐系统还有个致命的缺陷:在你感觉”越来越准”之时,你的阅读范围也受到了限制,这对个人的知识面及兴趣的拓展都是极为不利的。

于是有人提出一个方案:加入人工信息筛选

拇指阅读便是这样的产品:人肉推荐。实际是一种逆潮流,与传统媒体的出版模式无异。鲜果创始人梁公军先生是明确表态不会加入人肉搜索推荐,一方面耗费人力,而人工推荐的标准如何定,也是个问题。往好处说是“相信编辑的力量”,编辑主导的推荐方式确实更为精准,只是这个海量信息喷发的时代,像拇指阅读这类固定几个博客源的订阅方式,只能沦为个人喜好的小众产品,性质更像是一个垂直网站。

Tags: ,,.
03月 7, 2013

近日,一则PC端QQ2013新春版状态栏不再显示“微信接收信息”的消息,意味着微信自此失去了QQ的推广渠道,微信与QQ之争话题又被提上了台面。这个话题之所以能持续引发公众讨论,大抵与两款产品的出身不无关系。

去年微信的用户宣布过亿之时,影响力开始凸显。逐渐,从微信的4.3版本开始支持解绑QQ号,此举具有标志性意义。此前为了完成微信的用户积累,不论是支持QQ号直接登录、还是允许用户绑定QQ号到微信,帮助微信以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达到3亿的用户,还被《纽约时报》评价为“正积极尝试扭转中国本土互联网产品无法推向世界的命运”。微信之父张小龙同时获得了“创新人物奖”。所有的这些光环,都验证了微信的成功,被业内视为自QQ后,腾讯最成功的产品。

对于为何外界一直存在各种微信与QQ产品的争论,我们尝试以产品功能的角度上解读:记得笔者刚开通微信之时,便明显感觉到两个产品功能上有不少重叠的部分:QQ上有语音功能,微信也有网页版功能。而两个号码绑定后,QQ信息都默认发送到手机上,重复的接收信息某程度上加大了对用户的干扰,微信不仅能获取QQ好友关系,还能导入手机号码。无论从产品细节到业务方向,皆十分接近。

前面提到的一些功能上的细节,都使得微信的用户粘度与商业价值更高,那么是否像有人说的,微信被QQ培育出来,又反过来革了微信的命?

于是在各类论坛上,都有人提出既生瑜何生亮的疑惑,有一个观点如是说,”任何一件事,如果没发生,你永远都能找到一大堆理由来说这件事注定不会发生;但是如果发生了,你也永远都能找到一大堆理由说这件事注定要发生。”这用在微信身上,也许是其中一个合理的解释:了解微信诞生史的朋友会发现,产品实际发布之时十分仓促,并不符合腾讯一贯的“最稳妥产品策略”风格,当时米聊以不到一年时间便获取了500万用户,这给腾讯敲响了警钟:微信连续几天内发布还在“demo”阶段的iPhone、Android和WP版。

所有的一切都在表明,当初腾讯内部支持微信的发布,更多是一个防御性的试验。

如今,所谓用户定位、平台和产品方向不同更像是一个借口,根本原因或许是腾讯内部的派系之争:QQ开发团队隶属于TEG事业部,张小龙则是广州研究院的副总裁,手机QQ名义上是MIG,实际已经TEG在主导了。PC端QQ的态度已经代表了腾讯传统势力与微信的嫌隙,张小龙曾经说过,在做微信的初期,最大的对手并不是米聊,而是手机QQ。

言下之意,手机QQ代表着保守和不思进取,QQ在PC端的辉煌很大程度成为了移动端的包袱。微信则扮演挑战者的角色。如果说起初腾讯内部支持微信的发展是看到手机QQ这款作为功能机时代的产品在智能机时代的瓶颈,现在则是公司内部竞争的“剩者为王”结果。可以预见,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腾讯内部的派系之争还将继续,两款产品该如何定位,又能否给予第三者喘息的机会?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