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月 12, 2013

Paul Orlando来自美国纽约,在香港定居多年。在与Stephen Forte一起开办AcceleratorHK 之前,已经成功举办了两届为期三个月的创业孵化器Startup Bootcamp。他擅长寻找有才华的人,并让他们聚在一起,挑战潜能,做出不可思议的东西。他的理想,也是他当前正在付诸努力的,是将香港变成一个像硅谷一样的国际互联网中心。

「将香港变成一个硅谷」?!这句话是不是听的很耳熟?是的,在十多年前,亚洲金融风暴过后,迎来了短暂的科网爆发,看到遍地的科网上市公司,香港政府决定大力推行资讯工业,试图复制一个类似美国硅谷的高科技中心,并斥巨资成立一个「数码港」,来圆香港式的科网梦。但可惜,数码港终成一个「港府短视无能」经典笑话,也从此再无人提及「香港成为硅谷」的事。

现在可好,一个老外,凭藉何等本事,敢在这片 IT 荒漠上,说要将香港变成一个国际科网中心?就冲着这个对 Paul 的疑问,我决定在他的「办公时间」登门拜访,问个究竟。

Paul 所谓的「办公时间」,实际上是一次非正式的 Meetup,与大家相约在中环 SOHO 的 Peak Cafe Bar 里喝杯啤酒,聊聊天吹吹水。如我所愿,Paul在「办公时间」里,解答了我的种种疑问。

1、问「在你眼中,你努力想将香港变成的那个所谓科网中心是什麽样的?」

答「学生可以因为兴趣选择IT学科进行深造,家长也不再觉得读IT没前途,将来供不起楼;更多科网人事愿意来香港进行创业,成为一个开放的科网创业社区;本地科网创业家不必再远赴硅谷寻梦,香港也是科网圆梦的地方。」

2、问「很多观点都认为将创业目标市场定位香港是短视的,但为什麽 AcceleratorHK 强调香港的高电信产品普及率,并以此吸引来香港创业?」

答「占领香港市场当然不是我们孵化的最终目标,也不是我们要让被孵化的公司花时间在研究香港市场上。但无论如何,香港是一个很好的可以用作产品测试的典型城市,极高的3G和智能手机普及率,虽然不一定完美,但绝对是一个用来了解产品被接受程度的好地方。」

3、问「创业初期,在没有外部资金支持下,团队往往需要尽可能小心规划节约开支,但为什麽 Startup Bootcamp 的孵化,不但不能给创业公司提供资金援助,还要他们付出学费?」

答「我们当然希望可以给每个团队与资金上的支持,比如 AcceleratorHK 就给每个团队提供了一笔小额启动资金,让他们在受孵化器间可以安心做好产品,但是也因此带来了一些限制。比如每次要考虑孵化成本控制数量,需要占有团队一定的股份,同时孵化器的赞助商也会限定一些范围。

至今,Startup Bootcamp 孵化器已经成功举办了两期,共孵化了10个团队。目前看来收学费的模式还是可以被接受的。当然,我们也是希望最终能在资金上给予创业团队一定支持,比如与政府的各项创业基金合作等。」

Paul 也在之前他的文章 中,提到了香港之所以匮乏创业文化的问题。

包括缺乏文化支持,比如香港的家长通常会影响子女的职业规划,更希望子女在大企业中工作;投资人更倾向于在如房地产等高收益低风险的领域进行投资,而不愿意将目光投在高风险的科网行业;当前环境下,金融、法律、医学等科目的本地大学毕业学生更受欢迎,有潜质的学生通常不愿意报读IT相关学科。同时,亚洲的其他科技热点城市,如北京、新加坡等,在投资人和本地政府的支持下,很多有才华的人都愿意加盟创业企业。

在 Paul 的眼里,目前的香港,就像 2008 年金融风暴后的纽约,人们开始愿意探索以自己的方法,一起进行科网创业,当然这和硅谷的模式有很大的差别。

比如纽约或香港的创业公司,会在创业的初期,就确定好了将来的商业模式,而很多硅谷科网创业公司更希望先建立好稳定的用户群,引入投资后,再考虑如何盈利。利用好香港的独特生产线和金融环境优势,能为创业公司带来不少机会。同时香港的小市场环境,也注定了香港创业公司应该有服务国际用户的视野。

虽然 Paul 的一些观点我有所保留,但他已经清晰的定位了香港科网创业公司的处境,并利用自身的资源和能力,试图改善这个局面。无论如何,Paul 在香港的科网创业社区中,是一个很重要的推动者。努力将香港变成一个科网中心的梦想,承载着的是创业精神的信仰,不只是 Paul,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拥有。

【作者简介】黄何,Heatherm Huang, 交互设计师,Talkbox中国地区经理,Mobilezine行业分析师,现居香港。

Tags: ,,.
02月 6, 2013

对于这个建立于21世纪初的“数码港”,留给香港人的印象,多半是香港特区政府与地产霸权官商勾结,及乱用公共资源的标记。

在2000年,时任香港特首的董建华忽发奇想,大力推行信息科技工业,政府在未经公开招标的情况下,把钢线湾临海优质地皮免地价批与李泽楷的盈科拓展,意图发展成类似美国硅谷的高科技中心。于是便成立一个“数码港”,并吸引国际IT界一级大企业来港成立科技园,但随着2001年互联网爆破之后而令整个计划变质,政府的如意算盘亦应声被打破。

数码港的互联网梦

97回归不久却迎来亚洲金融风暴,香港楼价大跌,不少港人沦为负资产,消费欲望低迷,香港并开始步入长期的通缩期。2000年,香港经济忽然因为互联网潮似乎“起色”。

1999至2000年的香港确实出现大量互联网相关企业,部分更成功上市。“数码港”发展本是一幅美丽图画。不过,由于部分成功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只为概念股,市盈率被炒得过高,惟盈利能力未达预期,最终互联网泡沫于2000年前期爆破,互联网股价大跌。不少互联网公司开始裁员减薪,部分被逼结业或被收购。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除了零星关于配套地产项目落成的新闻外,这个承载着香港互联网梦的“数码港”似乎慢慢被人遗忘。

创业者的互联网梦

互联网泡沫破灭后,大财团们对互联网不再有信心,无论是私有化退市还是科技业务转型,资本不再围着互联网创业者转。10多年来,创业者始终找不到资金发展,也成了香港互联网产品发展的死结。

2010年,新的数码港行政总裁周文耀上任,他希望数码港的发展,能透过各种计划扶助创业,提供支持,开拓商机。并指出:“我不是追求数码港本身的成就,而是藉它带动整个行业和社群的发展,让香港经济也可以从中获益。当然,我们培育的公司,最终能否成功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正如大学只是提供教育,不能保证毕业生飞黄腾达,但我们会不断优化装备提供更好的支持。”

如今,只需你年满18岁,有一张香港身份证,以及一个关于互联网的创意idea,或者打算成立一家互联网公司,就有机会得到数码港的资助或者培育。事实上,数码港自05年起,开展培育计划,至今共培育189间公司,资助总额高达8,137万元。目前有66间公司接受培育,过去122间完成培育之企业,当中有七成仍在营运。

对于香港数码港,留给港人的印象多半是特区政府与地产霸权官商勾结,及乱用公共资源的标记。从一个城市互联网梦的幻灭,到帮助创业者实现互联网梦想,这个曾被草率规划为”香港硅谷”的数码港见证了十多年来香港互联网行业的兴衰,也继续谱写着这个港式互联网梦。

互联网梦几何?

10年前的互联网泡沫,令香港社会对互联网带动经济不再抱有幻想。随后爆发史无前例的“SARS”疫情,更让市民消费意欲受严重打击,楼市及旅游业均受重创。直到后来推出自由行,才为香港经济带来强劲的增长动力,却也为社会带来无穷争议。

香港不再是一个属于互联网梦的城市。但是,互联网创业的精神却得以保存。互联网创业家们,顶着来自社会的压力,把甚至公屋、大学课室作为自己的创业起点,试图在新的互联网热潮中闯出一片天地。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香港互联网创业公司开始崭露头角,越来越多的创业小区,天使资本重新开始关注这群带有互联网梦的创业家。同时,一家家数码港资助培育的互联网公司也在作为“成功案例”被广泛分享,并激励着更多内心身处也有互联网梦的香港年轻人。

数码港的互联网使命

我们不应该将太多偏见赋予数码港,即使它的建立或许曾经是香港政府一个未经严谨规划的决定。但是,在我们还有梦想的时候,谁不曾疯狂过?真正可怕的,是这个城市有一天失去梦想,停止创新。

既然数码港在互联网泡沫中跌倒过一次,让整个城市的互联网梦不再。现在数码港,更应该扮演一个支持互联网创业的角色,重新带动互联网创业环境,圆创业者的互联网梦。我们并不指望仅通过数码港的资助培育计划,就能重建香港城市对互联网的信心。但是,这将是重要的一步。

从一个城市伟大互联网梦的破灭,到帮助创业者实现自身的互联网梦想,数码港见证了十多年来香港互联网行业的兴衰,继续谱写着这个独特的香港式互联网梦。通往梦想的路能走多远,我们拭目以待。

Tags: ,,.
01月 5, 2013

香港Apps开发以外包业务为主,从零售、媒体、金融到教育、政府等等,各行各业都希望拥有一个或一系列Apps以提高竞争力。不仅仅是传统行业公司,即使本地有强大IT背景的互联网公司如Openrice、JobsDB、香港讨论区等,都会选择将移动产品外包。

因此,香港成就了数家有一定规模的Apps外包公司,如Green Tomato、Cherrypicks、MTel、InnoPage等等,团队从几十人到上百人。业务从Apps等移动产品外包,到移动广告等。流水线式的外包生产,很难点燃创新火花,每年香港制造的几百个Apps,大多千篇一律,缺乏新意。

近几年有外包公司开始涉足自主技术及产品研发。TalkBox便是外包公司研发团队的产物,所以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创业公司。外包公司从事研发有两个目的,第一是为转型找方向,第二是研发的新技术和面向大众产品成为不错的广告招牌,吸引更多外包客户。

当然香港也有一些不错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如Stepcase等,都有着不错的产品及微型但精干的团队。只是香港本地市场太小,IT业经历了2000年泡沫洗礼,资本市场活跃的香港却无人问津这些公司。偶尔会有来自大陆或海外的风投关注,但实际融资成功率很低。

最近一段时间香港出现了面向移动互联网的孵化器,目前还未见到成功案例,所以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

另外我提一下相关行情,与国内互联网欣欣向荣不同,一个香港的大学本科应届毕业生,从事Apps或者其他IT开发。起步工资大约10-12k港币(国内不少互联网公司都能开到这个价,香港生活成本要高得多),且几年内晋升空间不大,属于比较冷门低薪行业。(2000年科网泡沫前,香港IT工程师最热门,有2年经验可以开到近10万。)相比之下,读IT专业的学生,如果进入投行做IT Backend Support,起薪可以高出非常多。

总体来说,IT在香港属于夕阳行业,资本不青睐,政府不支持,企业不投入,人才往外跑,家长觉得小孩读IT没前途。这几年因为智能手机在香港的高普及率,Apps开发创造了一些机会,有人看到曙光,2000年倒下去的一代有一些人希望卷土重来,试图重新创出一片天地,无奈环境以大不如从前。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