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月 21, 2013

腾讯昨天在香港股市收盘后发布了 2012 年四季度财报,同时发布的有 2012 年全年财报

腾讯在 2012 年总收入为 438 亿元,净利润 123 亿元。其中网游业务收入 228 亿元,占总收入 52%。2012 年 5 月成立的腾讯电商控股公司贡献收入 44 亿元,腾讯电商毛利率为 5.3%,亏损 3298 万元。

财报中比较奇怪的是腾讯所得税开支四季度环比下降了 80%,去年三季度为 7.56 亿元,四季度为 1.51 亿元。腾讯财报中没有解释发生四季度变化的原因,但它帮助了腾讯净利润逆袭:由于销售、市场有行政开支的增加,2012 年四季度腾讯经营利润环比下降 9.7%,在税前盈利数字上,四季度仍然是环比下降,但刨去所得税开支后,净利润实现正增长。值得注意的是,从全年来看,腾讯 2011 年平均税率为 15.5%,2012 年为 15.1%,变化不大;但 2012 年所得税开支为 22.7 亿元,比 2011 年的 18.7 亿元同比增长了 21%。

财报发布后,腾讯高管出席电话会议解读财报。与 2011 年四季度财报解读相比,由于微信在过去的一年连连超过 1 亿、2 亿、3 亿注册用户数量里程碑,昨天的财报解读中微信受到分析师关注,昨天 15 个分析师提问中有 5 个关于微信的问题,而腾讯高管亦提及微信 11 次——一年前这一数字还是零。

腾讯高管在电话会议中透露关于微信的信息有:

微信游戏平台进度:腾讯正在为微信设计游戏平台,它将在“近几个月”进入测试,但全面商业推广有待用户反馈。

微信与 QQ 关系:微信与 QQ 存在“很大”用户重叠,“微信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那些以往不使用 QQ 的用户,因此对于我们总的社交基础设施来说,属于用户净增长”。

微信商业化的模式:三个方向——O2O,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基于地理位置的电子商务。基本不考虑广告模式。探索的顺序是“首先试验游戏平台,之后探索 O2O 及基于地理位置的电子商务等模式”。

关于微信国际化:微信在国际化进程中会是一款“非常独立”的产品,腾讯 CEO 刘炽平认为聊天服务与移动游戏之间不存协同效应。腾讯将加大市场营销投入推广微信,数额取决于效率、竞争因素。目前微信主要服务着力于亚洲市场,在美国、欧洲市场只是“测试”。

这几个信息中,微信游戏平台的消息此前由马化腾亲自放出,而关于微信与 QQ 的关系,马化腾在“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亦有提及。微信国际化和微信商业化则是新命题,尤其受外界关注。腾讯 CEO 刘炽平在财报会议的解答,奠定了微信商业化的方向:游戏平台,O2O,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基于地理位置的电子商务。其中优先级高的是游戏平台和 O2O、基于地理位置的电子商务。

从上面的财报我们看到游戏收入占腾讯收入半壁江山,所以首先从游戏平台着手顺理成章。接下来的 O2O 和基于地理位置的电子商务,则给予外界很大想象空间,从功能上来讲,我们毫不怀疑在接下来的某个版本中,腾讯生活电商部门的功能将在微信平台得到凸显;而从更高的层面来看,微信将进一步真切地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关于微信国际化,腾讯高层的姿态很保守,这是马化腾一贯的作风:先做好,再宣传。而且欧洲和美国市场确实是腾讯所不熟悉的,马化腾甚至已经将微信国际化拔高到腾讯走向国际互联网用户的“毕其功于一役”式的里程碑,要达到这一里程碑,更要少说多做。不过我们从财报中获悉腾讯已经购入“若干”韩国版微信 Kakao Talk 的股权,所以微信的最大敌人变成了日本的 Line——恰恰这一产品是由其对手周鸿祎引入中国市场的。

Tags: ,,,.
03月 18, 2013

Tizen 手机还没有开卖,三星移动部门执行副总裁李永煕在上周五才宣布第一款 Tizen 手机可能“8 月或 9 月”发布。这个时候谈论 Tizen 的命运似乎为时过早。

但是 Tizen 跟 Symbian 太像了——

如出一辙

Tizen 和 Symbian 的前身都是多年成熟的作品。Symbian 前身是 EPOC(Electronic Piece of Cheese),Psion 成立于 1980 年的操作系统,多用于 PDA 设备;Tizen 前身是 LiMo,是厂商与 Linux 开源社区合作的结果,LiMo 是三星与 EFL(Enlightenment Foundation Libraries,嵌入式 GUI 操作系统)项目组、尤其是 Linux 著名开源软件工程师 Carsten Haitzler(现为 Tizen 架构师)合作多年的操作系统。

Tizen 和 Symbian 是大厂商参与后,才获得新名字的。Tizen 前身是 LiMo,在 2011 年 9 月英特尔离开 MeeGo 加入 LiMo 项目后,LiMo 改名为 Tizen。Symbian 是 1998 年爱立信、诺基亚、摩托罗拉和 Psion 共同成立的公司,公司名为 Symbian,独立于厂商之外,有自己的产品路线图。

Tizen 和 Symbian 都有众多厂商支持。Tizen 的硬件支持厂商有三星、华为,Tizen 协会董事会公司 12 家:三星、英特尔、富士通、华为、韩国电信(KT)、中兴、日本 DoCoMo、法国 Orange、松下、SK 电信、美国 Sprint、英国沃达丰。后续可能会有更多厂商参加。Symbian 成立之初就有诺基亚、爱立信、摩托罗拉支持,后续有松下、西门子、三星、联想、ARM、TI 加入。直到 2010 年三星退出 Symbian 后,悉数散尽。

Tizen 和 Symbian 都成为某家公司的代名词。Tizen 设备目前还没有开卖,但大家一谈到 Tizen,就谈到三星,虽然它是与英特尔合作的产物,现在还有华为作为硬件支持商。Symbian 公司 1998 年成立之后,诺基亚、爱立信、摩托罗拉、松下、西门子、三星、联想都推出过 Symbian 手机(外界认为第一款 Symbian 智能手机是 2000 年面市的爱立信 R380),但 2002 年诺基亚辉煌之后,尤其是 2004 年 Psion 出售 Symiban 股份之后,诺基亚掌握塞班联盟(诺基亚 47.9%,爱立信 15.6%,索尼爱立信 13.1%,松下 10.5%,西门子 8.4%,三星 4.5%),人们只识 Symbian 为诺基亚,而不知其余厂商。

Tizen 和 Symbian 的背后大佬都是硬件厂商。与 Android 背后的 Google 公司不同,Symbian 和 Tizen 的背后大佬都是硬件厂商,Symbian 的后台是“塞班联盟”,由硬件厂商组成,后有电信运营商加入,由于 Psion 是一家欧洲公司,诺基亚在展开合作时有天然优势。Tizen 的后台是三星,加上华为;“Tizen 董事会”有芯片、运营商和厂商,但真正有吸引力的是三星。

Tizen 和 Symbian 均被赋予革命者的形象。Symbian 诞生的时候,一开始就加入无线通信,比 Palm 和 Windows CE 在通信方面有先天优势,与立志把手机做成电脑的 Windows Mobile 不同,Symbian 为手机而生。Tizen 现在如此受人关注,同样是外界(主要是运营商)希冀它成为丰富的选项之一,从 Android、iOS 中抢夺过份额。

能否繁荣?

Symbian 能走向繁荣,与诺基亚的硬件实力分不开。当然,亲自葬送 Symbian 的也是诺基亚,其失败原因正是苹果成功原因:软件生态建设。从硬件销售角度看,诺基亚做 Symbian 深知一点:便宜货是销量最大的,可以用来攻占市场;高端产品可以吸引粉丝,树立品牌形象,提升品牌溢价;中档产品起过渡作用。

这里讲远一点?诺基亚为什么不选择 Android?根据我了解到的消息,2010 年 9 月埃洛普出任诺基亚 CEO 之后,考察了诺基亚内部秘密项目 Maemo、Google 的 Android、微软的 Windows Phone(那一年刚从 Windows Mobile 改过来)。当初弃用 Maemo 的原因,是因为诺基亚内部盘根错节,难以力排众议;放弃 Android 的原因,是因为 Android 做不到千元以下,而且不能获得主导权。即 Android 不能满足诺基亚高中低端产品丰满布局的要求。

Tizen 能不能走向繁荣?现在的消息太少,我们难以下判断。但“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上周五出现 Tizen 消息后,大家都很关注 Tizen 手机发布的时间。另外两个消息没有那么引人关注:一是李永煕讲 Tizen 主打高端市场;二是 Tizen 协会一名负责人在媒体采访中告知第一批 Tizen 用户会有“几千个”应用可以使用。

这两个消息决定了 Tizen 未来的走向:主打高端市场,重视软件生态建设。分析这两个策略:主打高端市场,可以树立品牌形象,但对出货量不利。诺基亚第一款 Symbian 智能手机 7650 国内售价 5000 元以上。但诺基亚当初与 7650 搭配的,是低端的 3650。后续的机型基本也是高中低搭配发布。三星早期打造 Tizen 高端手机,是精力所然,但如果三星无法在战略层面投入更多资源,何谈 Tizen 兴隆?

再来看软件生态建设。一开始能够注意到软件生态建设的重要性,避免了重蹈 Symbian 之覆辙,但时过境迁,如今 Android 和 iOS 已经非常成熟,“几千”对于几十万的 Android、iOS 软件生态来说,九牛一毛。当然,万事开头难,从这个角度看“几千个”也不是小数目,那么后续发展动力呢?我们可以认为这几千个应用要么是三星合作伙伴的支持,要么是三星通过利益置换诱惑著名开发公司的。那么之后呢?我们现在看到了 Windows Phone 依然面临着应用数量不足的抨击,英特尔做智能手机也只能架一层翻译器来编译 Android 应用。而任何一个生态的繁荣,在于众筹式的普通开发者的加入和推进,Tizen 走高端路线,设备销量起不来,对开发者就会一直没有吸引力。这里尚且不谈 Firefox OS 与 Ubuntu 可能会在将来分流开发者精力。

另外还要看执行力。这就不得不谈到英特尔这个伙伴。英特尔在手机操作系统方面的努力一直不死心,先是跟诺基亚联合开发 Meego,现在与三星联合搞 Tizen。早前搞 Meego 的时候,对外宣称强强联合,但双方实在太“强”,谁也不服谁,光妥协、整合就耗费大量精力,而彼时 Android、iOS 正在风起云涌。此番与三星合作 Tizen,双方能否合作愉快值得期待。比较“幸运”的是,英特尔现在在智能手机领域处于弱势一方,三星处于强势一方,合作中三星的话语权更大,执行阻力应该小于英特尔与诺基亚的合作。

是否衰败?

假使三星在 Tizen 进行战略投入,合作伙伴也鼎力支持,应用生态健康发展,硬件设备除高端机器外逐步发布中低端机器(三星有这方面的实力,其在 Android 的成功也得益于此)。那么,Tizen 繁荣之后,是否会走向衰败?

这里不讲哲学层面的“衰败”,因为科技领域任何一个公司都是各领风骚十数年、数十年。你看如今移动浪潮革掉了多少企业的命。

我们讲在 Tizen 如日中天的时候,它会不会如 Symbian 一般作鸟兽散,很快衰败?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待到 Tizen 如日中天之时,三星必是另一副苹果派头:硬件实力一流(市场经过几年优胜劣汰,摆脱残酷的出货量竞争后,它在未来将致力于硬件创新),软件生态一片繁荣(这是定义 Tizen 成功的重要指标)。这个稳固的生态是经得起多年竞争的。

那么其他硬件厂商会不会离三星而去?当然。大树之下,寸草不生。硬件厂商与三星是直接竞争关系,除非三星与其同盟协定利益互不侵犯,一方做高端,另一方只做低端,否则利益竞争在所难免。但这种联盟在市场竞争环境下,弱不禁风。三星也没有 Google 开放的气量——其实本质是核心商业模式不同。

所以在合作模式中,与其说 Tizen 是一种联盟,不如说它是一个反派同盟,反 Android 的同盟。加入 Tizen 是一种态度,告诉 Google:手机操作系统的选择不只有 Android,Tizen 也是备选项。以此削弱 Google 对 Android 的话语权。

一旦 Tizen 势成,除了对运营商,对于其他硬件伙伴是不利的:给三星当炮灰。天下大家一起打,天下三星一家分。这一点无论是参与方还是 Google 应该都看得比较清楚,所以 Tizen 这个奇怪的产物,只有在这个时代才会出现。

当然,未来十年,我们丝毫不怀疑有颠覆性的创新系统出现,但它的诞生地可能不是手机界,有可能是其他平台,比如已经看到雏形的 Google Glass、智能手表、汽车中控系统。我们知道,电脑磁盘的颠覆性创新——闪存是诞生在医疗领域。未来移动 OS 可能也是诞生在手机之外。

Tags: ,,.
03月 15, 2013

早上在出租车里听到电台播报“三大运营商大战微信”的消息,现在炒得这么火热,比较出乎意料。

大体是这么回事:工信部 2 月 27 日召开 OTT 业务对运营商影响讨论会议,讨论微信对运营商网络占用资源的问题。然后节目回顾中国移动总裁李跃去年 12 月“炮轰”微信、中国联通总经理对微信担忧的新闻。再联系到日本、韩国运营商对各自国内 Line、Kakao 加重流量监管的情况。节目尤其突出韩国通信委员会(KCC)允许运营商收费、掐断 OTT 语音流的消息,暗指运营商将向微信收费,否则会被掐断服务。

硝烟味道甚是浓重。这里先不谈博弈,看看真实情况如何。

韩国这边, 老牌 IM 工具 Kakao Talk 覆盖 95% 韩国智能手机,它并没有向 KCC 提过申请,所以没有 KCC 允许运营商“掐断”一说。当然韩国运营商也担心 IM 的冲击,但它担心的是 VoIP 实时通话业务。日本方面,Line 非常受学生和青年女性喜欢,以至于孙正义旗下的雅虎日本去年 10 月收购了 Kakao 日本运营商 Kakao Japan 50% 股份。说明软银移动对 Line、Kakao 这样的语音对讲业务是正面态度。日本运营商由软银牵头,老牌的 NTT Docomo 也非常重视网络建设,比如数据业务收入已经占比达到软银移动收入 50% 以上。Line 这些 IM 工具业务的蓬勃只会拓展运营商的营收渠道。

综合日韩两国的情况,就能得出微信与运营商的核心矛盾:微信 4.5 版本今年 2 月发布后,更新实时对讲功能,如果说微信文字/图片、语音对讲功能只是革命了运营商的短信和彩信业务的话,那么实时语音对讲将对运营商的核心业务——语音通话形成冲击。运营商方面,由于中国贫富差距等社会现状,虽然北上广深等大城市智能手机普及度很高,但大部分用户仍然使用短彩信业务和语音业务,他们无法全面拥抱数据流量时代,运营商反而在不尴不尬的转型期被微信的巨大通信请求所拖累。

从技术角度来讲,微信、Skype 等 IM 工具消耗的流量并不大,但触发的通信频率非常高,即通信行业所说的“心跳”。这对于运营商来说,这是一种极大资源消耗。目前微信用户只要连上网络(3G 或 WiFi)就可使用微信,不需要向运营商交额外费用,运营商的通信资源被其占据。——今年春节前微信与香港运营商电讯盈科(PCCW Mobile)达成合作,以 8 元套餐享受微信文字、图片、语音、视频服务。这个事件在当时本来引起震动,外界猜测它可能拉开微信与运营商合作的先河,但现在却打得这么不可开交,出乎人们意料,不过也是利益博弈使然。

再来了解一下 VoIP 技术。VoIP 是指 Voice over Internet Protocol,是将模拟信号数字化,以数据封包的形式在 IP 网络上做实时传递。我们知道运营商的网络分为语音网(域)和数据网(域),语音网最早是 ATM 传输,后来是 E1,国内 2005 年以后陆续切换成全 IP;数据网一出来是 IP,我们在通信网络里的 IP 由手机号码和设备 IMEI 号构成。大家平时打电话发短信使用语音网,聊 QQ、上网使用数据网(看电视使用广电网)。国家现在讲三网融合,语音网、数据网、广电网三网合一,实现真正基于 IP 传输。在三网合一情况下,提供增值服务越好越多,越有得钱挣。但这是运营商的短板。目前三网还没有融合,运营商在数据网上开始区别收费和分段计费,即微信目前所使用的网络。

在 LTE 时代,这一问题将不复存在。有两种解决方案:一是像中国移动的 TD-LTE 试验网络一样,单卡双待:号码在 GSM/TD-SCDMA 网络注册语音业务,同时在 TD-LTE 注册数据业务;二是 VoLTE 技术,全部通过 IP 用数据来传输,只存在数据网,这是终极方案。现在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中国移动反对微信的声音最大:它的 2.75G EDGE 网络速度慢,承载压力巨大;而其为了弥补 3G 网络劣势,中国移动兴建了大量 WiFi 热点,微信多在公共场合使用免费 WiFi,又不能给其带来营收。所以矛盾就突显出来了。

那么运营商可不可以“掐断”微信的服务?从技术上来讲,很简单,因为微信作为一个通信服务,也需要遵守通信协议,通过微信协议找到并过滤微信服务,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但是由于利益博弈的交锋,应该不至于产生如此糟糕后果。

回来说博弈,运营商与微信业务之间的矛盾一直以来都是有的,这也是为什么李跃、陆益民,包括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在公开场合谈论对微信这些 OTT 业务的担忧。但也不能排除这种矛盾被媒体报道后放大的因素。在商言商,无论是运营商如何对外释放压力,但微信业务不是说堵就堵,说砍就砍。它在争夺的是更大的定价权,即马化腾在去年 12 月 14 日回应李跃讲话时所说如何寻找“双赢”的平衡点。

我们知道,运营商有一套自己的 BI(Business Intelligence,商业智能)计费系统,如果与微信的合作,像香港电讯盈科一样推出计费套餐,多少合适?8 元?10 元?20 元?这个价位是根据用户的使用情况来制定的,目前微信已经有 3 亿用户,这些数据应该比较完备了,但如果没有一轮“收费之争”的口水战,突然收费可能难以令用户信服。不过据一位运营商人士介绍,这种合作可能是长远的趋势,目前没有那么快展开。

所以现阶段的口水战,更多是利益分配不公造成的,但不会至于落下铁幕,阻挡微信等 OTT 业务发展。台前我们看到双方过招拆招,幕后则是利益的交换。由于目前我们大部分手机用户仍然对短信、彩信、语音业务严重依赖,远未达到欧美和日本普及 3G 的水平,所以腾讯与运营商的竞争仍然是处于下方的,即使微信拥有 3 亿用户,但退一万步讲,砍掉微信,运营商照样可以活得不错,甚至给自己的类微信、类 QQ 业务分来一杯羹。这也是为什么运营商敢于如此强势地进攻。

当然,在商业社会,进攻不是为了消灭同一个谈判桌上的对手,而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筹码。腾讯不可能获得运营商的牌照(虚拟运营商不同于物理运营商,管理权力更小),所以它无法为运营商分摊建设基础网络设施的成本——马化腾的“两会”提案倡议国家来承担基础设施建议,是比较可行的,但要看高层的政策。那么既然无法共建网络,腾讯就需要支付使用网络的费用。微信在 4.5 版本推出实时通话功能之前,它已经对运营商短彩信业务“威胁”了两年,运营商也没有如此激烈的反映,这是因为短信业务在全球范围内是呈下降趋势。工信部的数据显示 2013 年春节人们发送短信数量的同比增幅是低于往年的,尚属首次。如果说微信动了运营商的奶酪,那只能说它让这个趋势更早到来了。

但 4.5 版本更新的实时对讲就不同了,它使用 VoIP 技术,不仅耗费网络资源,更是对运营商的核心业务——语音话务形成冲击(这也是韩国运营商对 Kakao 所担心的)。腾讯与运营商博弈的一个结果,可能是微信向这部分 VoIP 使用者收费,即部分收费,而是不现在报道中所说的“微信免费时代结束”。但目前还不清楚,这会由腾讯公司承担费用,还是转嫁到用户身上——我们不清楚实时对讲活跃用户有多少,无从判断其费用有多大。

借鉴 iMessage 的做法,微信应对的措施,除了收费外,也可以帮助运营商挽留一下位处夕阳的短彩信业务。即如果双方微信都在线,通过数据包进行传输;如果只有一方在线,则分流到手机 QQ(运营商收取信令费)渠道或短信渠道。只是已经被宠惯的用户,他们能接受这种改变吗?另外,如果运营商的通信管道纷争不能迅速平息,微信商业化的步伐会不会由此拖延?因为游戏的流量会更大。

Tags: ,,.
03月 14, 2013

Android 成功的论调满天飞,甚至各个严谨的数据机构,也在每天生产各种各样对 Android 有利的报告。

于是乎,Android 之父 Andy Rubin 从 Google 岗位上卸任,就很容易理解为功成身退,或激流勇退。从 Larry Page 发布在官方博客的文章,也能看出 Google 对 Andy Rubin 治下的 Android OS 心满意足。

Page 在博客中以数据为证:Android 在全球拥有 60 多家厂商合作伙伴,Android 设备全球激活量 7.5 亿部,Google Play 应用总下载量超过 250 亿次。Page 由此评价 Android 业务“超越了我们对 Android 近乎疯狂的宏伟目标”。如此高度的盖棺论定,身为大将,足矣。

但是 Android 真的成功了吗?

从数据来看,Android 在智能手机市场获得 68.8% 份额,处于绝对主导优势;在平板电脑领域——苹果的传统优势领域,数据机构也刚刚发布报告预测 Android 平板将取胜。两大革命性领域,Android 光芒万丈,苹果逐渐黯然失色。

但一年前的论调犹言在耳:你来是因为产品,你留下是因为生态系统。

Android 夺取市场份额的招术一点都不高明,因为便宜货向来都是销量最大的。Horace Dediu 说到了痛点:如果 iPhone 在运营商获得更大的购机优惠,iPhone 还会节节溃败吗?当然,这个理论是不成立的,因为足够大的销量才能诱惑到运营商。但廉价 iPhone 呢?这在一个小平板还比对手高出 130 美元的产品帝国的哲学思维里,不存在生长的空间——况且廉价 iPhone 之后,45% 的利润率何处安放?所以 Android 卖出了很多很多产品,它只是做了苹果没有做的事情:伺候好中低端用户需求。恰恰这个用户群是巨大。

但是,Android 的基业可以长久吗?

这要解决“留下是因为生态系统”问题。Android OS 能够留下人吗?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要分析 Android 阵营内有多少是忠诚用户?这个数据我也不知道,你可以问问身边的 10 个朋友,有多少对 Android 的感情是“忠诚”,有多少是“实用主义”。在差不多一年前的讨论中,人们也表达了对 Android OS 见仁见智的热爱或厌恶。从各式报告中,我们很容易就看清 Android 的成功在于它不断拓展的新用户。Android 老用户何处安放?以前乔布斯在世的时候,会把 iOS 描绘成天堂,把这批人吸引过去;现在三星的 Galaxy S、Galaxy Note 旗舰机,吸引了这批人。

我们看到,在 Android 帝国里,没有“忠诚”这个词汇,只有“用户习惯”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或者说,即使有,它也是人们酒足饭饱之后的闲暇谈资——没有接触第一台便宜 Android 设备后的教化,哪来得及对 Android 的审美玩味?iOS 的世界呢?一开始高高在上,高不可及,触及之时,玩味不尽,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难怪乎 iPhone 用户的忠诚度 50% 以上。

尤其在 iOS 灵魂人物 Scott 离开之后,Google 更不必枕戈待旦,可肆意挥舞“廉价”这把屠刀,抢夺 iOS 的份额。一旦廉价 iPhone 推出,便是苹果沦陷于 Android 绿色汪洋之日,苹果离真正消逝不远矣。

还记得 IBM 创新副总裁伯尼·梅尔森(Bernie Meyerson)说的那句霸气侧漏的话吗? ——为一个平板担忧,还是参与制度新世界规则?Andy Rubin 为将才,在不必枕戈待旦之时,与其守着创新已尽的手机和平板电脑,不如派予更加远大的使命。

跑题了吗?没有。所谓成功,必有竞争,才有成败。论产品,Android 已经成功;论生态系统,没有了对手,何谈成败?

Tags: ,,.
03月 1, 2013

便宜货都是销量最大的。

李楠说便宜货都是垃圾,这里不作讨论。

对于诺基亚来说,Windows Phone 滞销之时尤其需要销量大的便宜货。

中国老百姓最亲近的诺基亚 1100,2003 年推出后卖了 2 亿台,不仅赚回了利润,更赚来了荣誉。

其实在行销 Windows Phone 之时,诺基亚都没有忘记便宜货上花力气。2011 年 10 月正式推出 Asha 品牌,在年度销量中,塞班的机器仍然占比达到 70% 以上。

Windows Phone 滞销不前,诺基亚如果没有出货量,慢慢它只能被中国人民淡忘,被世界人民淡忘。

便宜货对于诺基亚来说,犹如诺基亚的品牌布道师,它多卖出一台,诺基亚“坚固、耐用、待机长”的品牌多一道光芒。

但为什么三星也需要便宜货?

竞争策略使然。

三星在高中低端机都有极广度的覆盖,三星去年继续坐实 Android 阵营老大的位置,占到了 Android 品牌出货量的 40% 以上,高端的 Galaxy S 系列机型,更是与苹果共同攫取了智能手机行业 99% 以上利润。

对于三星来说,低价并不是优先策略。而是无法漠视诺基亚将在低端机攻城掠地。诺基亚品牌传播得愈广,三星品牌可传播的空间就愈小。尤其是对于埃洛普先生所言的 20 亿未开化的非智能手机用户而言,第一印象对于他们很重要,三星不想也不能错失这一机遇。

三星是一个凶狠的竞争对手,市场反应速度是令竞争对手惧怕的,虽然它在创新方面面临一些竞争对手的诉讼和赔偿。这一次诺基亚高调地在 MWC 推广中低端手机,引来三星这个对手,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低端机本来就没有什么利润,如果因此而增加市场推广成本,利润实难补平开销。而在渠道方面,无论在中国还是世界各地,诺基亚都是擅长做渠道的,不过三星也不是好惹的,在必要时刻它甚至可能把仅剩的利润全部拱手让给最前沿的促销员。这个招术,OPPO 和以前的步步高都证明了它是一个必杀技。

比较有意思的是,中国厂商联想和华为都在躲避低价。

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它们都在躲避运营商渠道。

联想和华为移动设备终端发端于运营商,但前者在去年大力提倡建设自有渠道,后者则在今年刚刚提出。运营商有什么不好?运营商有千般好万般好,但能给厂商的肉,像一些人形容平淡的公务员生活一样:能看到死的尽头。运营商能够提供给厂商的利润是恒定的,而且随着竞争的加剧在压缩;最关键的,但凡想作为的,是不愿意干贴牌生意的,三星上个世纪 70 年代代工电子产品时如此,华为 1994 年推出自主交换机前亦是如此。

联想华为会不断探索高端市场,是为利润所逼迫,但他们永远不会排斥便宜货,道理很简单:低端货所到之处,便是品牌所到之处。前提是,那个品牌是自己的 LOGO,不是运营商的。且不说,低端产品形成规模效应之后,也能带来零星利润。

低价尤其引人关注,概源于今年 MWC 失去一线厂商旗舰产品力捧之后,被放大的信号。但真理都是赤裸裸的:便宜货都是销量最大的。虽然各怀心思,但除了苹果,目前没有人能够在真正的行动上拒绝低价。况且,廉价 iPhone 不也被《华尔街日报》连续几年描绘得煞有其事嘛。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