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 29, 2013

没有产品,没有价格,没有牌照,没有时间;只有仪式。

这就是 1 月 28 日下午小米与 CNTV 旗下的未来电视公司“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内容。签约仪式的结果是小米与未来电视签订三年合作,将来小米盒子将在上海、杭州、长沙试点。但什么时候开始试点、小米盒子的价格如何均未提及。活动结束后,擅长与媒体打交道的雷军打破惯例,在工作人员护送下匆忙地离开会场,没有安排采访环节。

打破惯例的还有演讲稿。自小米成立以来,今天是雷军第一次在产品发布活动上念演讲稿,与以往互联网身份格格不入。整个签约流程也非常 CNTV,领导演讲、签字交换文件、合影,时长不超过 20 分钟。

不过,虽然是“可管可控”的演讲稿,我们还是从双方发言中捕捉到一些信息。

雷军在发言中提到小米盒子希望“为互联网电视的规范性发展做到良好的示范作用”,希望“在政策的引导下,互联网电视成为新的增长点”。这意味着小米盒子选择“生存模式”,接受纳入广电总局规定的“可管可控”的互联网电视集成播控平台。现场提供的新闻资料也特意强调了这一点:

小米盒子通过中国互联网电视集成播控平台向用户提供服务。这是小米首次与互联网电视集成播控平台方正式合作,待行业主管部门正式批复后,小米盒子将在试点地区上海、杭州和长沙上市销售。

关于这个平台,小米盒子引起的媒体关注浪潮中,已经对这个平台作了多番解读。它诞生于 2011 年广电总局颁发的《持有互联网电视牌照机构运营管理要求》(181 号文)——CNTV 方面演讲稿中特意强调这一点。

互联网电视集成机构所选择合作的互联网电视终端产品,只能唯一连接互联网电视集成平台,终端产品不得有其它访问互联网的通道,不得与网络运营企业的相关管理系统、数据库进行连接。

在去年 12 月 19 日乐视 C1 盒子的发布会上,乐视副总裁梁军对“可管可控”作了一个非常生动的解释:所谓可管可控,是指你布置在任意一个 CDN 机房的任意一个架子上的任意一台服务器,牌照方一清二楚,一旦内容不合规定对方可以直接关掉你的服务器。

小米盒子与乐视的盒子不同,它自己不提供内容,只充当 CNTV 在互联网电视领域布局的管道。这降低了风险,但同时意味着小米依靠自己的营销优势只能帮别人打工。

另外,从未来电视总经理张宇霞的发言中,也了解到一个信息:小米是一个多月前开始与 CNTV 开始接触合作的,平台方和终端方已经经过了“近一个月紧密配合”。我们可以由此推论 11 月 22 日小米盒子被广电总局叫停,前一个月小米方面还在与政策监管部门沟通,一个月后,也就是 12 月底达成的解决方案是使用 CNTV 的牌照来运营。

张宇霞讲到小米盒子将来可以使用的内容,包括 2013 年春晚直播、2014 年世界杯直播、电视 QQ 之类的,但这些不是小米盒子的独家内容,未来电视与 TCL、海信、LG、乐视等都有合作。未来电视成立仅一年时间(2011 年 12 月 2 日注册成立),号称拥有 50 万小时视频,但在张的演讲中没有提到 50 万小时是否全盘输出给小米盒子。——即使全部输出,小米盒子也沦为一个会做 UI 的代工互联网团队而已。

对于小米盒子未来的走向,大家现在讨论得非常多的是它能不能通过刷机包的形式,将视频网站的视频推送到越狱版的小米盒子中。首先完全可以排除的情况的由小米官方来提供刷机包。因为经过下午的签约仪式,宣布小米接受管束,如果再官方提供刷机包,无疑扇广电一巴掌。那么有没有可能网友来提供刷机包?这是完全可能的,并且不排除某些内部人士以“网友”之名提供刷机包的情况;另外如果小米盒子的营销能力强,不排除第三方商家来为小米盒子做刷机包——台湾一些厂商对 Apple TV 的处理就是如此。

据爱范儿了解,广电对小米盒子最不满的地方是:全国几百家机顶盒厂商,为什么就你们的动静闹得最大。目前只要小米盒子生存下来,以后做一些适应市场行为的变动,只要不公然违抗条令,操作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不过我们听到的一个八卦,还是令人比较沮丧的:据说有两家行业内的公司常驻在监管部门那里告小米,发现错误就告状。——当然,这只是一则八卦。

五天前(1 月 24 日),我们拿到一个百视通版本的小米盒子。我们作了一番试用后,发现“应用”一栏中的互联网视频网站的内容完全被切除,在视频分类音乐一栏中增加了 MV 的内容。据爱范儿此前向广东电信了解到的情况,在 IPTV 平台中卡拉 OK 的付费情况挺可观的。小米盒子百视通版本中提供 MV 内容,应该也是这个出发点。

不过我们在下午的签约仪式中既没有看到 CNTV 版小米盒子,更没有看到百视通版本。我们可以猜测小米盒子至少会推出两个版本,一个是 CNTV 版,一个是百视通版,前者是官方背景,后者的市场化比较成功。华数由于此次与小米和互联网视频网站站队,可能会受到监管部门的批评,它能否成为小米盒子众版本中的一支,还存在疑问。除此之外,南广传媒与优朋普乐存在合作,也许能够为小米盒子提供一个版本;其他牌照持有者则难有作为。

关注小米盒子的上海、杭州、长沙的朋友,或许某一天你就可以用上小米盒子;而其他城市,等着试点城市扩大吧。 其他看官,洗洗睡吧。

Tags: ,,,,.
11月 23, 2012

文/ifanr作者 黄龙中

11 月 14 日小米盒子发布之后,相关报道消息铺天盖地而来,这种传播效果是一般公司 PR 部门可遇不可求的。苹果玩得比较转。

但出头鸟的日子不好当,尤其是与权力部门玩刀口舔血的游戏,风险很大。

小米盒子昨天深夜发送的一条微博,证实自己得到普罗大众关注的同时,也得到有关部门的关注:

【小米盒子系统维护通知】@小米盒子 因系统维护,从 11 月 23 日起暂停所有视频内容服务。我们将会尽快恢复,具体日期届时另行通知。给您带来不便,深表歉意。

无论是这条微博下面的 952 条评论,还是转发出去的 2483 条微博及由此扩散的数万条微博,以及这条微博附带的链接所指向的小米论坛里 978 条回复(以上数字截止 23 日 12 时 17 分),都倾向于认为小米盒子是被主管宣传的广电部门封杀。

从微博撰写的时间来看,20 点 28 分发布这条“通知”的前 20 分钟,小米盒子还在火热地推广自己:

小米手机最发烧配件——#小米盒子#基于本土的丰富视频资源,手机能和电视之间进行深入互动,支持目前几乎所有格式的视频。

这条微博提到“暂停服务”的起始时间,但没有预计何时结束维护,这与一般“停机维护”通知格式不符。无论从时间的仓促,还是行文所预留的想像空间,把这条微博解读为权力部门的干扰,是比较正常的。

小米盒子为什么会被封杀?

先来回顾一下 11 月 14 日发布会当天的情况,当时雷军只强调小米盒子有 8 家视频合作伙伴,而没有提到 OTT TV(互联网电视)牌照商杭州华数。会后的提问环节,当现场有人提到小米如何解决牌照问题时,雷军也只是说“小米公司的一切产品和服务一定会保证符合国家政策”。由此可以推测,华数只是一个借壳下蛋的那个“壳”。

来了解一下杭州华数的角色。根据流媒体网的描述,“华数在资本层面运作很多,其最初与家电厂商的是朋友关系也多由资本绑定,只叹最后牌照发的多了,终究未能保持钢铁联盟。而与电信、联通的合作,某种意义上应该就是华数 IPTV 了,也算弥补了其有 IPTV 牌照却未曾大力动作的遗憾”。

后来有媒体采访杭州华数,请求置评与小米盒子的合作关系,华数方面表示“不方便透露相关消息”。

据爱范儿了解,小米盒子的 8 家视频合作伙伴均没有通过华数的播控平台接入,而是直接进入小米盒子。这是广电总局政策所不允许的。国家广电总局在去年颁发《持有互联网电视牌照机构运营管理要求》(181 号文),扶正互联网电视和机顶盒产业,扶植 OTT TV 产业与运营商渠道的 IPTV 抗衡。今年年初有报告称截至 2011 年底 OTT TV终端用户数量超过 1400 万,“一举超过发展了六年的 IPTV 的 1350 万用户”。

广电“181 号文”的另一规定是:

互联网电视集成机构所选择合作的互联网电视终端产品,只能唯一连接互联网电视集成平台,终端产品不得有其它访问互联网的通道,不得与网络运营企业的相关管理系统、数据库进行连接。

这里所指即是类似于小米盒子的机顶盒只能通过牌照商在电视机上接入互联网内容。目前广电总局许可的“互联网电视集成平台”共有七家:CNTV、百视通、南广传媒、华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IBN)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CNBN)。小米盒子所借壳的杭州华数即是牌照商之一。

但是,根据这位人士的介绍,如果八家视频合作伙伴确实跳过杭州华数的播控平台,小米盒子被监管部门盯上只是早晚之间。杭州华数作为一个牌照商,对于它来说最大的益处是牌照本身,而非拿牌照去挣钱。在面临政策风险的时候,华数放弃为小米盒子背书,明哲保身,那么牺牲的便是小米盒子。

为什么视频商们(不只是小米盒子的合作伙伴)希望跳过牌照商?因为牌照商向他们收钱。这在商业社会比较奇怪:视频商花钱购买视频版权,他们希望通过向渠道商授权视频内容,以收回购买版权的成本,按道理,应该是牌照商给视频商付费。但这是一个政策主导的产业,所以视频商们对于给牌照商授权完全没有动力,如果有人带领他们跳过牌照商直接到达用户,那么他们非常高兴——事实上,不少牌照商也在购买视频内容,向智能电视合作伙伴们输出内容。只是,视频商们在互联网时代的视频牌照也是由广电总局颁发,如果主管部门不允许他们向小米盒子们提供内容,他们必须遵守规定。

没有内容之源的小米盒子,不再是可以“免费看网络电影电视剧”的美妙盒子,只是一个单机“手机/电视配件”。

小米盒子什么时候回来?

官方微博声明中没有说明小米盒子“维护”结束的时间。爱范儿向小米公司请求置评,小米公关部门在电话中表示“需要视多看工程师维护进度而定”。而对于“封杀”传闻,这位人士的答复是“小米盒子目前还是测试版,软件维护升级是正常程序。我们在昨天就收到一些用户的反馈,其后我们就对系统作出升级处理”。当我问到微博是否仓促发布时,对方称是计划之中的安排。

据一位业内人士向爱范儿透露,像小米盒子这样绕过监管部门生产互联网电视机顶盒的深圳山寨厂商不在少数。“小米盒子肯定是被封杀了,雷军太高调了”。

小米盒子如果果真被封杀,对于深圳山寨盒子厂商们是一个好消息。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多看原本计划由深圳山寨厂商来生产小米盒子(目前确定由富士康来生产),“他们的硬件工艺是没有问题的,但价格不干净”。所谓“不干净的价格”,是指深圳产出的盒子定价普遍在 350-650 元,这个区间的机顶盒利润都是可观的。原先传闻小米盒子定价 499 元,即是多看根据深圳行情定出的价格。

“雷军有做大事的魄力,一下子就看出来这是一个不干净的价格,把小米盒子价格定到了 299 元”。这位知情人士认为小米盒子将来核心的用户将会是小米手机用户,而非普通手机/电视用户。不过他也不排除有部分人士会花 399 元去买小米盒子。这个目标用户群与周鸿祎投资的快播所生产的“快播大屏幕”不一样,后者只是一个类似 U 盘的硬件配件。快播 CEO 王欣多次在媒体采访中表示他们想让更多的人更方便地看网络视频,所以他们只做硬件。但事实上,快播除了其搜索结果的内容存在监管风险外,广电监管部门对于任何投放到电视屏幕上的内容都非常敏感,管得非常严。“王欣想卖掉 500 万个‘大屏幕’,到这个量级,即使它没有在线视频,没有牌照风险,广电也会盯上他们”。

据前面这位业内人士介绍,小米盒子转向 CNTV 阵营可能会获得一线生机,“因为 CNTV 的背景更加强大”。但小米一开始就没有选择 CNTV,一是它可能不想太过于官方,二是 CNTV 的胃口也更大。而前述知情人士认为,即使转身 CNTV,小米盒子也未必安全,因为从根本上,小米盒子的内容源违反了广电的规定。

一个可能的结果是,小米盒子忍痛解除与 PPS、PPTV、风行网这样的合作,仅与获得视频牌照的五大门户视频网站合作;另一个结果是,小米盒子删除部分内容。当然,这些前提是小米盒子遵守广电规定,投入牌照商怀抱。这些措施的结果,都将减少小米盒子的视频数量,到时可能会低于 10 万。

最糟糕的,应该不至于小米盒子被洗干净,只是一个纯粹的本地“手机发烧配件”?

一天一分钟,业界在听你回声。如果你有更加丰满、个性化的互联网点评视角,欢迎奔跑加入iDoNews业内点评团,私信@沸话小欧 即可。

转载请注明 ifanr作者/黄龙中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