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月 1, 2013

昨天在深圳市政府主办的 IT 领袖峰会上的发言,马化腾谈及微信与运营商关系的几段话,相信大家的合理解读是这样的:

“腾讯对信令的占用更多是传统 2G、2.5G 网络上,3G 网络应该游刃有余。”——这里指微信的运营商的矛盾主要表现为微信与中国移动的矛盾,所以反对微信的最大声音来自中国移动(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昨天是活动座上宾)。

“运营商(流量)统计错了,只统计自己服务器流量,事实上很多流量是我们承载的……微信外链带来的流量也没有算上。”——这里指微信的发展,给运营商带来了巨大流量,是运营商流量业务的重要来源,运营商应该学会好好经营这个流量业务,经营好了,可以基于流量业务获得更加广泛的收入。

“微信永远在线对网关的冲击和压力还是客观存在的,但是我们希望 3G、4G 时代这个问题会解决,但在 2G 网络上有很多优化工作要做。”——这里包含三层意思:一是微信在 3G 网络下没有问题,对运营商业务不形成冲击,中国移动 3G 网络做得不好,所以它的问题突出;二是将来 4G 时代问题不复存在,现在运营商应该为未来的流量营收作准备;三是微信是愿意与运营商合作的,虽然一些运营商对 2G 或 2.5G 网络仍然抱残守缺,但我们愿意支持他们。

以上是合理的解读,归根为一句话:一些运营商抱残守缺,我们奉陪;一些运营商在 3G 时代挣钱,我们导量;但在将来,大家都得想法子怎么在流量业务上获得更大收入,而我腾讯是流量大户,所以大家不要针对我

这些解读,尤其是把矛盾指向中国移动,是合情合理的,直到看到 IT 老记者冀勇庆的这篇文章。(iDoNews 小牛注:请阅读冀勇庆作者博客原文【马化腾,你让中移动有苦难言!】)

看完冀勇庆的文章,想起来一个笑话。说每每 iPhone 上市,为什么广东没有出现粉丝彻夜排长队的情况。很多人分析说因为广东人不喜欢 iPhone,因为广东人不挑剔什么都吃什么都用,因为广东人企业家精神不乱花钱……那真实的原因呢?因为广东没有苹果 Apple Store 商店,人民群众没地方可排队!(现在深圳有 Apple Store 了)

冀勇庆的文章同样回答了类似问题:为什么中国移动反对声最大,因为人家根本就没有挣钱的渠道(骨干网),再多流量收入,也是大部分流入渠道的拥有者——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从流量获得的收入,电信和联通吃肉,自己喝汤。这还不说,由于 2G、2.5G 网络中语音和数据共用一个网,流量这个怪兽挤爆了移动的通道,影响现有移动用户的体验,他们对中国移动网络不满,叛逃到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

说起移动通信的数据业务,是要通过移动终端与基站之间的数据交换实现的,但是基站的数据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这就不是从天上来的,而是来自地下的核心网,通过骨干网传输过来的。那么,骨干网掌握在谁的手中呢?由于历史原因,90% 都掌握在电信和联通两家运营商的手中,移动加上旗下的铁通最多也就 10% 的份额。因此,这块移动需要与电信和联通进行网间结算,要被他们两家拔一次毛。

这还不算完。马化腾也说了,微信还有很多的外链,比如跳转到新浪、搜狐、网易等外部网站上,那就还需要去访问这些网站的IDC服务器,这些服务器都放在哪里呢?有95%都是放在电信和联通的机房里。由此,移动还要第二次被电信和联通宰割。

如今中国移动用户占据中国手机用户 70% 以上,他们在移动 2G/2.5G 网络跑数据流量,本来就已经泰山压顶,步履蹒跚。现今加上微信的巨大流量,一是拖累网络,二是实际收入不佳。而后者才是根本原因。

很多人因此要提问中国移动不大力建设自己的 3G 网络,现在不是市场报应之时吗?不然。中国移动使用的 TD-SCDMA 网络并非成熟的 3G 技术,它当初领受的时候,更像是国家战略,而非商业行为(TD-SCDMA 只在国内使用,而 TD-LTE 技术则是国际标准)。如今中国移动大力游说政策部门放行 4G 网络,才是真正的商业利益驱动行为。但中国 4G 网络发展又何谈容易。

昨天工信部部长苗圩谈及微信将“合理收费”时,如此表述收费标准:

除了我们协调,还得靠这个竞争机制,三家运营商不能一起串通一气,来垄断这个市场。让他们跟各家去谈判。

上周跟点心的张磊聊天,他讲到一句话:吆喝得最响的,都是没有挣到钱的;吭声不语的,要么挣到钱要么死了。张磊谈的创业者,套用到运营商对微信的态度来看,中国移动吆喝得最响,中国联通偶尔发言,中国电信几乎从未发言。所以将来可以预见,中国移动将是微信收费的积极鼓动者,但在与既得利益者电信联通博弈时,它能在多大程度上获得最大利益?

这个平衡点,工信部在找,中国移动在找,电信和联通也在找。

Tags: ,,,.
03月 21, 2013

腾讯昨天在香港股市收盘后发布了 2012 年四季度财报,同时发布的有 2012 年全年财报

腾讯在 2012 年总收入为 438 亿元,净利润 123 亿元。其中网游业务收入 228 亿元,占总收入 52%。2012 年 5 月成立的腾讯电商控股公司贡献收入 44 亿元,腾讯电商毛利率为 5.3%,亏损 3298 万元。

财报中比较奇怪的是腾讯所得税开支四季度环比下降了 80%,去年三季度为 7.56 亿元,四季度为 1.51 亿元。腾讯财报中没有解释发生四季度变化的原因,但它帮助了腾讯净利润逆袭:由于销售、市场有行政开支的增加,2012 年四季度腾讯经营利润环比下降 9.7%,在税前盈利数字上,四季度仍然是环比下降,但刨去所得税开支后,净利润实现正增长。值得注意的是,从全年来看,腾讯 2011 年平均税率为 15.5%,2012 年为 15.1%,变化不大;但 2012 年所得税开支为 22.7 亿元,比 2011 年的 18.7 亿元同比增长了 21%。

财报发布后,腾讯高管出席电话会议解读财报。与 2011 年四季度财报解读相比,由于微信在过去的一年连连超过 1 亿、2 亿、3 亿注册用户数量里程碑,昨天的财报解读中微信受到分析师关注,昨天 15 个分析师提问中有 5 个关于微信的问题,而腾讯高管亦提及微信 11 次——一年前这一数字还是零。

腾讯高管在电话会议中透露关于微信的信息有:

微信游戏平台进度:腾讯正在为微信设计游戏平台,它将在“近几个月”进入测试,但全面商业推广有待用户反馈。

微信与 QQ 关系:微信与 QQ 存在“很大”用户重叠,“微信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那些以往不使用 QQ 的用户,因此对于我们总的社交基础设施来说,属于用户净增长”。

微信商业化的模式:三个方向——O2O,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基于地理位置的电子商务。基本不考虑广告模式。探索的顺序是“首先试验游戏平台,之后探索 O2O 及基于地理位置的电子商务等模式”。

关于微信国际化:微信在国际化进程中会是一款“非常独立”的产品,腾讯 CEO 刘炽平认为聊天服务与移动游戏之间不存协同效应。腾讯将加大市场营销投入推广微信,数额取决于效率、竞争因素。目前微信主要服务着力于亚洲市场,在美国、欧洲市场只是“测试”。

这几个信息中,微信游戏平台的消息此前由马化腾亲自放出,而关于微信与 QQ 的关系,马化腾在“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亦有提及。微信国际化和微信商业化则是新命题,尤其受外界关注。腾讯 CEO 刘炽平在财报会议的解答,奠定了微信商业化的方向:游戏平台,O2O,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基于地理位置的电子商务。其中优先级高的是游戏平台和 O2O、基于地理位置的电子商务。

从上面的财报我们看到游戏收入占腾讯收入半壁江山,所以首先从游戏平台着手顺理成章。接下来的 O2O 和基于地理位置的电子商务,则给予外界很大想象空间,从功能上来讲,我们毫不怀疑在接下来的某个版本中,腾讯生活电商部门的功能将在微信平台得到凸显;而从更高的层面来看,微信将进一步真切地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关于微信国际化,腾讯高层的姿态很保守,这是马化腾一贯的作风:先做好,再宣传。而且欧洲和美国市场确实是腾讯所不熟悉的,马化腾甚至已经将微信国际化拔高到腾讯走向国际互联网用户的“毕其功于一役”式的里程碑,要达到这一里程碑,更要少说多做。不过我们从财报中获悉腾讯已经购入“若干”韩国版微信 Kakao Talk 的股权,所以微信的最大敌人变成了日本的 Line——恰恰这一产品是由其对手周鸿祎引入中国市场的。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