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 3, 2013

为什么是手环和手表,甚至是戒指?大部分人对可穿戴式设备的认知,都是基于已有的物品。

在西方的魔幻故事中,巫师喜欢使用魔杖,精灵喜欢法术;在英雄电影中,蜘蛛侠通过吐丝表达自己的超能力,而高富帅钢铁侠则是一身机器外壳。人类在表现“超能力”情节的时候,总是或多或少以自身为主体,强加上一些超级能力——现在,可穿戴式设备或许亦有这种情节。

我第一次和朋友聊到“可穿戴式设备”时,他点头说道,“你是说Jawbone up手环吗?”没错,这个产品让大部分人意识到可穿戴式设备的未来,但可穿戴式设备绝对不仅仅是手环这么简单。

Google glass算是这方面的一件大作,此外还有Nike的Fuelband、Fitbit Flex、Sony的Smart Watch等。在2013年5月刚出的《互联网趋势》报告中,KPCB的“互联网女皇”玛丽·米格提到这样一点:

“如果身体健康状况的数据通过手机和可穿戴式设备获取,相关的数据运用就会每个月增长两倍。”

健康数据的采集和使用的产品已经开始逐渐被认可。玛丽·米格的判断基本成立。但除了健康,还有什么呢?正如我开头的比喻,巫师需要魔杖,精灵使用法术——可穿戴式设备是一个泛泛地定义,不同的设备有不同的功能,如果只是关注健康,未免有些保守了。

在我眼中,一款可穿戴式设备要考虑三个点:“适合穿戴”、“如何处理和手机的关系”、“智能化”和”实现最有效的信息I/O”。

可穿戴式设备不再像过去那样是藏在兜里的玩意儿,想要真正地成为“可穿戴”,首要的问题便要考虑这个设备是否适合携带,是否适合人们的穿戴风格。

496

Jawbone up当之无愧是运动类设备中的新星。但是假设你需要正装出席会议,这个玩意似乎就有点不协调。就好像超人穿反了内裤,无论多么强力,也只是被笑话而已。

智能手表在这方面则更有优势。手表作为日常人们生活中常用装饰,可接受度更强。在功能方面,手环设备记录人体数据和处理信息方面,都可以被智能手表取代,甚至被超越。

可穿戴式设备首先是可穿戴的,正如人们对于超能力情节的认同,这是一个如何好看,如何表现自我的装备。

不仅需要考虑穿戴的问题,如何定义和手机的关系亦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正如库克在WWDC上展示的那样,Anki的玩具车通过iPhone就可以控制各种操作;而Google则开发Google glass,直接集成了手机通讯、拍照等功能,取代了智能手机。

这是两种有趣的产品观:

前者依然是用做APP的思维在做产品,手环只是手机的一个硬件APP而已;后者则比较极端,定义自己是下一代智能设备,人们出门只需要带Google glass即可。

无论如何设计,可穿戴式设备都少不了需要一个终端去集中处理这些数据并呈现给用户。国内的咕咚手环采用了和百度云合作的方式,Jawbone up则需要有线连接传输数据。在大部分人都换了智能手机的时候,先依托智能手机去做数据处理会是比较合理的方式——目前大部分可穿戴设备更像是一个数据采集器。

然而,正如我上面所说,大部分的可穿戴式设备其实是“数据上报-数据分析-数据反馈”的模式,这必然是不够智能化的。越来越多的传感器,越来越多的数据,越来越多的信息——智能化不仅仅是采集分析数据这么简单。

前两天和一个朋友讨论到一则新闻,大意是小孩子被锁在车中窒息而死,让人遗憾。假如有一个智能设备可以随时通过监测环境和人体,自动判断所处的情境和身体状态,及时通知车主或者相关人员,岂不是可以更好地避免类似问题?需要这样智能化的体验,前提便是可穿戴式设备需要有主动参与决策的能力,而非只是简单地分析数据。

即便是钢铁侠,也需要一个贾维斯(Jarvis)来处理相关的命令和操作。这大概就是智能化的意义——需要一个智能的终端。Google近年来不断试验自动驾驶汽车和glass,亦是在智能化上做准备,希望这个终端可以更加智能地去搜集并处理信息,为人们提供决策和方案,而不是被动地接受指令。

497

Sony在2012CES中展出的Smart Watch看起来是提前抢占先机,但媒体测评指出,Smart Watch极度依赖手机。我认为,如果真的需要做成一个智能化的可穿戴式设备,能脱离手机是最好不过的。毕竟,手机可以视为一种便于携带的智能设备而已,如果智能手表也可以做到一样的功能,并提供更好的人机交互,岂不是更方便?

目前比较成熟的人机交互方式,如果要适用于智能手表,大概就是屏幕输入+语音输入的方式。不过相对比手机,智能手表上的屏幕不能太大,做人机交互反而不是最佳选择。同时,Google glass通过语音操作,iOS上的Siri也可以进行语音操作,因此智能手表采用语音的方式实现信息I/O是比较可行的方案。当然,以后可以做全息投影,也可以尝试做一些AR(虚拟现实技术)来实现更好的操作。

目前来看,可穿戴式设备如此之多,但智能手表是最有前景的一种产品类型。信不信,由你。

——————本文首发于雷锋网—————

转载请带上原文地址:http://www.leiphone.com/wearable-computer-smartwatch.html

Tags: ,.
05月 15, 2013

雅安地震发生之后,许多互联网公司都开放了自己的平台允许用户网上寻人。虽然许多人赞同这一做法,但也有一部分人认为,这样的做法很容易暴露个人隐私,并为社会工程攻击所利用。这就是一个难题,什么样的数据应该分享,什么样的数据应该视为隐私被保护

个人数据缺乏保护

2012 年底爆出一个事情:淘宝网上出现很多一元包邮的服饰,一天能卖上万件。虽然商家不发货,买家可以申请退款,但其实是套取客户资料的新手段,因为付款后,买家的手机号、地址、邮箱等个人信息以及所有消费记录都会被卖家套取再转卖。

个人数据被买卖早已不是新闻,正如一个笑话所说:

注册网站我有个习惯,要求写真名的时候,注册 Sina 我就填袁新浪,注册 Yahoo 我就叫袁雅虎,注册 Baidu 我就写袁百度,注册 Google 我就改袁谷歌。今天接到个电话,问:是袁建设小姐吗?我知道,建设银行把我的个人资料卖掉了…

根据 IDC 发布的数字宇宙研究报告(Digital Universe)显示,在接下来的 8 年中,人类所产生的数据量将超过 40ZB(泽字节),这相当于地球上每个人产生 5200GB 的数据。

个人数据如何保护

当各位充满期待地迎接大数据时代来临前,别忘了这些数据中包含了大量的个人资料甚至是隐私内容。而目前整个网络并没有一个非常好的机制去避免这种现象,并有可能引发两个问题的讨论:

  • 个人数据能否被使用?
  • 个人数据如何控制?

自互联网发展以来,用户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产生数据,而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他们的服务器都储存了大量的数据。所以,人通过行为产生的数据不可避免地会落入到这些服务提供者手中。对大部分企业来说,海量用户数据将是市场竞争中的门槛和竞争力;对政府机关部门来说,这些数据是分析影响社会发展的基础。

既然不可避免地产生数据,那么就需要区分“所有权”和“使用权”的问题。目前从大部分互联网服务的用户条款来看,所有权的问题其实是很不明确的;而使用权又少了一个关键的因素:有效期。

Google 的“闲置账户管理员”

4月12日,Google 提供了一个名为“闲置账户管理员”的功能,不仅允许用户和信任的亲友分享自己的数据,也可以彻底删除自己的账户数据,将账户数据的处置权交给用户。

这或许是 Google 应对《知情权法案》的一个策略,或许是为了贴合他们的价值观:“Don’t be evil”。但这个事情让我意识到,Google 有可能是第一个将数据分享和数据删除的权利明确告知用户的公司,同时,他们还为这些数据设置了“有效期”,当超过用户设定的时间,就会成为“闲置账户”,允许用户删除。

不过,这依然无法解决一个问题:用户数据的使用权如何控制?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服务商太强势,用户则太弱势,导致在信息数据使用过程中不够平等。随着网络传播力的提升,由信息泄漏造成失控的局面已经成为常态。如果有人或者公司可以轻易获得他人数据并使用,而无需分享自己的数据,是否会造成一种新的信息权力压迫呢?

《删除》的作者舍恩伯格描述了这样一种策略来应对“数据使用”的问题:

  • 设定信息数据的寿命,提出存储期限的概念,并允许每个人查询和授权。
  • 这个存储期限是由双方共同协定商议的,因此双方对信息的使用具备了同等的合法性。

这个策略设定了几个前提:

  • 信息数据的交换和分享是平等的,需要共同协定;
  • 信息数据具备“有效期”,过期就无法使用的。

目前在网上还没有一种服务愿意提供定期失效的机制——因此我特别赞同 Google 提供“闲置账户管理员”功能。

给个人数据设置有效期

其实,这一定时失效的机制在“淘宝-快递-用户”的购物流程中尤其关键——每当你淘宝购物,就不得不经过快递,并填写真实信息。在这个环节中,淘宝商家拥有了你的数据,快递也拥有了你的数据。我相信,快递公司一定是掌握真实地址资料最多的公司。

假设以后有一种通用的数据传输协议可以运行在“商家-快递-买家“之间,避免买家之外的人接触到所有的数据;同时,允许买家定义资料的有效期,一旦交易成功或者失败,就允许彻底删除资料,这是不是更有保障呢?

我相信,在今后的互联网服务中,用户个人隐私保护将是一个重要的功能,而信息数据的过期保护机制则是其中的关键。但我对此表示悲观。如今大部分公司缺少合作开放的精神;而在一个法律不够完善的领域,用户将始终弱势。拥有大数据意味着拥有下一座金山,而在商业面前,个人隐私真的会被重视吗?

——–本文首发于geekpark,转发请带上此链接 http://www.geekpark.net/read/view/178237——–
Tags: ,,,.
04月 23, 2013

前两天我和一个朋友讨论APP的收费定价问题,感叹用户对于免费APP的态度太过随意:

  • 看到免费的APP,不管自己需不需要,先下载再说
  • 如果是免费的APP,不好用就马上卸载,毫不留情

“免费”对用户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没有成本(除了下载的流量)。而对开发者则意味着需要找寻更有效的盈利模式。但就在用户不停地下载免费应用的时候,许多开发者废寝忘食开发产品,并陷入了生存困境。

根据Apple公司2012年的数据显示,App Store的应用下载量已经突破了400亿次,其中共有77.5万个应用程序,免费应用远超收费应用。在2008年时,收费应用比例为74%,今年这一数据仅为34%。这是由于越来越多APP采取应用内购买的方式来获取收入。

虽然数据如此,但开发者选择“免费”是否真的是一厢情愿呢?

姑且不论乔帮主之前订立的规则:Apple需要从开发者收入中抽取三成。整个APP生态大环境都会让许多开发者望而却步:

1.刷榜严重,推广成本增高。

2.大公司跟进,利用自身垄断资源推广产品,影响小开发者的收入。

3.单个用户的转换成本也在不断提高。听说有些APP已经达到了5元/位的高价。而大部分APP的用户最终无法贡献相应的ARPU值。

号称互联网头号杂志《连线》的主编克里斯·安德森在《免费,商业的未来》中曾提出三种基于“免费策略”的商业模式:

  • 模式1:直接交叉补贴。例如,买产品送服务、买一送一。
  • 模式2:三方市场 。例如,我们免费看网站,而网站向第三方广告商收费
  • 模式3:免费加收费。例如,20天免费。

这三个策略看起来很美好,但现实情况却并不乐观。正如《App个人开发者已末路穷途》中提到,“截至2012年11月底,仅有23.3%的开发者能从应用开发中盈利。”

如果基于安德森的“免费模式”,并结合App生态现状,能否给开发者带来好运呢?我在此做了三个假设:

假设一:开发者走收费路线。很有可能大部分APP的付费用户数量并不理想(在国内这一情况尤其严重);

假设二:开发者走免费路线,想要用广告去赚钱。只有用户使用频率较高的APP才有机会赚钱,大部分开发者很有可能每个月的收入根本无法支付运营费用,更不用说广告内嵌带给用户不好的使用体验。

假设三:开发者走应用内购买的模式,如何设计好的增值模式,促使免费用户转向收费用户,是一个难题。首先要保证用户长时间使用APP,同时用户对于增值服务有迫切需求。最关键的问题是,竞争对手是否会通过把增值服务免费的手段来抢占用户?

基于以上三种假设,可以清晰地看出开发者的困境,也可以看到“免费”这一定价策略并非是心甘情愿。

除此之外,把APP定价为免费还有一个风险:水军和蝗虫用户。

何为蝗虫用户?即喜欢下载免费APP,随意打差分并发布负面评论的用户。这部分用户大都不是开发者希望看见的用户,也不是开发者寄希望转换成付费用户的目标群体。这一部分用户既不能给APP带来利润,反而通过极端的评论和打分方式,严重影响了APP的口碑和排名,并给开发团队带来灾难——例如,开发团队不得不请一个公关团队维护产品的口碑,而大部分小团队则不得不选择刷榜的方式去保持APP的排名。

instapaper创始人Marco曾针对是否收费做过一个实验,他发现几个惊人的事实:

1.免费APP中会包含3.5美元的广告,而大部分下载免费APP的用户根本不会再付费升级到收费的专业版。对开发者来说,这批用户的价值仅仅是3.5美元/人。

2.免费的instapaper经常会收到差评,而收费版本则好很多。Marco认为付费的门槛过滤掉了一些喜欢发表不合理评论的用户,有利于APP成长。

3.如果以赚钱为目的,只需要1%的用户购买了instapaer,就可以赚500万。而整个团队不需要去讨好所有用户。

其实大部分开发者和Marco的目标一致,就是为了赚钱。如果一开始就把APP设定为免费下载,似乎一开始很容易吸引用户,但这显然是一条不归路。

例如instapaper售价4.99美元,同时instapaper还内置了一些高级功能(例如搜索需要再支付2.99美元),要求用户继续付费才能使用。这意味着ARUP值可以达5美元以上。

目前App store中大部分免费APP如果仅依靠广告和应用内支付的模式去拉动ARUP值,很有可能达不到5美元:

免费的第二个陷阱,如果开发团队后续想要从“免费APP”变成“收费APP”,这无异于饮鸩止渴。目前没有看到过一款APP是从免费到收费的演变来实现盈利的。

免费最大的问题还在于“蝗虫用户”的问题。价格门槛可以过滤到一些伪用户,而且心甘情愿付费给开发者的用户大部分是忠诚用户,会给产品带来正向效益:口碑传播产品、提高产品好评度和排名。

无论是解决开发者基本温饱,还是考虑后续团队发展,我认为,“免费”并不是开发者们希望的结果,也不是最佳的策略。毕竟,互联网web时代的免费模式可以盛行,是依靠大规模的用户来实现赚钱目标的。但对APP开发者来说,没有推广资源和无穷的资金投入,请对“免费”绕行。

雷锋网原文地址:http://www.leiphone.com/s-app-acridid.html

———————以上首发于雷锋网,转载记得带上链接———————-

Tags: ,,.
04月 10, 2013

“微信如果收费,那我立马不用!”

这是我初次和某地方新闻网站的总监聊天时,他对微信收费新闻的第一反应。

我很诧异地听着这句话,感叹在 APP 时代,免费的 APP 基本上就对用户没有太多的情感关联——删了就删了,还有更好的替代品。有人开始转战 Line、Kakao 还有 Skype。这一幕让我想起两年前 3Q 大战的时候,人们开始纷纷使用 MSN。

3Q 大战的问题是 360 安全卫士宣称 QQ 在扫描上传用户资料,而腾讯则反击 360 在窃取用户隐私并且干预用户使用其他竞争对手的产品。这是商业战争,对用户来说可能会让市场更透明。

微信的问题则是因为国内电信运营商试图对此进行收费,并非是一个合理的市场行为。运营商们号称微信多次重试发送消息的心跳包占用太多信令,必须对此类 OTT 服务进行收费。央视与苹果公司的保修条款之争刚结束,也来掺和一脚,称在德国等国家此类服务都是需要收费的。而微信团队则称自己不会收费。更有通信行业的网友撰文声称微信的心跳包是因为中国移动的 2G、2.5G 网络太差,容易造成消息发送失败,心跳包是对此网络环境的被迫之举。

这一扯皮之事孰对孰错,各位读者自然心里有数。但我却好奇“收费”这一措施真的有效吗?

国内知名互联网人 keso 在 2009 年写的博客《东拉西扯:移动运营商终将沦为管道》开头提及:

“移动运营商已经无数次强调,他们不想像固网运营商一样“沦为管道”,被后台化、边缘化。其实,移动运营商就像中国制造业一样,在享受了高额的人口红利之后,就开始自信心爆棚,以为巨额利润是靠他们的能力赚的。他们不但四处寻找所谓的“杀手级应用”,还企图全面掌控即将到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

现实中的发展确实刺痛了运营商的心。微信在两年的发展中已经拥有 3 亿多用户,并开始进军海外。值得注意的是,2012 年 3 月底,微信用户破 1 亿,耗时 433 天;2012 年 9 月 17 日,微信用户破 2 亿,耗时缩短至不到 6 个月;2013 年 1 月 15 日,微信用户达 3 亿,时间进一步缩短至 5 个月以内,而且仍在加速普及中。

相比之下,中国移动的用户总数在 2012 年 10 月仅突破 7 亿,且月新增用户数环比下降。尼尔森的《2013 移动消费者报告》称中国智能手机的普及率在快速提高,已经达到 66%。假设所有智能手机用户都用上了微信,则 4 亿用户有可能减少对于移动运营商提供的语音通话和短信等功能的依赖,而中国移动的收入极有可能收到影响。

醉翁之意不在酒,中国移动希望对微信收费,表面上是补贴基础设施,实际不过是担心“被边缘化”、“被管道化”。

假设微信收费了,能帮助中国移动等移动运营商避免被管道化的命运吗?

假设 1. 微信收费并转嫁给消费者

按照新闻来看,微信收费的参考案例是香港、日本的模式:每个月交给移动运营商若干元,微信服务包月。根据香港电讯盈科的服务说明:只需要每个月交 8 港币(根据港币与人民币兑换比率,8 元港币大约为 6.4 元人民币),便可以单月包流量使用微信的各项服务。而中国移动的国内流量资费大约为 10 元人民币可以包月70兆流量。联通号称也和微信合作,定价 36 块钱包月,只有 500 兆的定向流量。而且,微信的视频通话产生的流量,还不包括在套餐内,得额外计费。

如此看来,通过包月收费使用微信合理吗?微信和电讯盈科合作是一种商业行为,那么中国的移动运营商和工信部说微信要收费,属于商业行为吗?其次,和联通合作的 36 元套餐不仅价格高而且不包括视频通话产生的流量,是因为基础建设不够完善,3G 网络运营成本高,还是刻意为以后的4G高速网络留出自身的发展机会?

想一想 Google 在堪萨斯城提供 1Gbps 宽带服务的案例,移动运营商如果继续用管道限制对手的思维去做互联网,能有何效果?

假设 2. 微信和运营商之间达成协议,定期交基础建设费给运营商

网上亦有讨论说微信将付费给运营商,并意图通过接入游戏、电商等服务盈利补贴这一块支出。提供增值服务本身就是腾讯的强项,试水电商是早就有的传言。而此番交易,对于移动运营商来说,岂不是承认自己“管道”的作用?有新闻表明飞信正在模仿微信推出了公众平台。通过管道流量成本限制微信发展,推自己的“杀手级应用”,野心很大,但不提高自身的产品水平,能抵挡其他移动互联网 APP 的攻城略地吗?

假设 3. 微信的部分服务收费(视频通话等)

如果运营商们试图利用这个方法限制微信发展,倒是一个狠招。首先保证自己的语音通话业务始终垄断市场,继续满足用户的需求;其次拓展视频通话业务,霸占 4G 等高速移动网络的优势。但是有一个问题:在目前 3G 网络下,视频通话的效果也相当一般,这一块的技术发展和用户需求是否可以同步,值得商榷。

管道化趋势难避免,流量收入成主要收入来源

今年三大运营商的年报中都透露出一点,数据流量处于爆发式增长状态。中国联通全年移动数据流量同比增长 92.0%;中国电信手机上网总流量增长约两倍;而中国移动的数据流量比上年增长 187.6%。

虽然数据流量长得飞快,但另一面则是语音、短信等传统业务的下滑。对于运营商来说,这并非是个好消息。

工信部数据显示,2010 年短信发送量增长率为 7.1%,而 2011 年和 2012 年这一数据分别降至 6.2% 和 2.1%。中国联通在其年报中也明确表示,源于语音、短信等业务的下滑,2G 业务收入同比下降 6.1%。

短信、语音等传统业务之前曾经是运营商们的“杀手级“”服务,属于其他竞争对手难以介入的基础性业务。假如继续按照这个趋势发展,最终这两块蛋糕都将成为移动运营商们的鸡肋,而数据流量则导致运营商们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管道“。

此外,有新闻称中移动将 2013 年的资本支出预算增加 49%,至人民币 1,902 亿元。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拨用 417 亿进行 4G 建设。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认为,移动智能终端快速发展,已成为接入互联网的最主要方式。随之而来的是运营商业务结构发生明显变化,数据流量迅猛增长,流量收入已成为新增收入的最主要来源。

如果后续运营商需要押宝 4G 高速网络来提升自己的业务收入,就不得不考虑两个问题:

如何更好地成为管道,为互联网服务提供基础服务并获得新的发展合作机会?

如何在流量时代找到新的赢利模式,从语音、短信业务为主的收入构成转向流量为主的收入构成?

如此看来,不管运营商如何对微信收费并不能起到增加业务收入的作用,运营商被管道化是大势所趋,后续互联网服务都将建立在数据流量不断增长的基础上。 更重要的是运营商是否在这次收费风波中意识到流量时代来临后,自身要如何和互联网公司合作,而非阻碍互联网服务发展?

从一开始,运营商就试图依靠管道的垄断去压制其他公司产品的发展,现在又因为微信等 APP 而不甘沦落为管道,让人感叹。传统运营商们始终用老套路去迎接市场的竞争,这不是典型的“资源的诅咒”吗?既然准备押宝 4G 高速网络,不如几个运营商专心做管道,努力做好基础服务,提升网络的质量,然后在此基础上推出类似日本 i-mobile 的增值服务,岂不善哉?

来源:极客公园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原文地址:http://www.geekpark.net/read/view/17646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