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月 21, 2013

本文基于移动互联网应用场景。说到客户端,那么对应的自然会有服务端。所以,本文中的客户端不是泛指App,请不要误解。

表面上看,客户端和账号系统是两个东西。但深入分析,又可以认为它们是一体的,都是提供虚拟身份的工具。

客户端,自然要强调“客户”二字。一个客户端,代表的是一个身份。而这个身份具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无法判断其背后有多少人使用),将其称为“匿名”身份更恰当一些。

账号系统,则提供了一个相对“真实”的身份。利用这个“真实”的身份,可以更精准的为用户进行量身定制的服务。账号系统本质上是利用云端来储存了身份信息,不再依赖客户端判断粗略信息。

在移动互联网上,这个情况发生了一些微妙的改变。也许在网吧或者公用电脑上网的朋友们有很多吧?可是,共用一部手机、一个手机号的人会有几个呢?因为移动设备的私有性极强,所以仅靠客户端、不借助账号系统已经可以很精确的判断身份了。或者可以认为,一个移动设备,就是一个物理化的客户端;一个手机号,就是一个账号。

那么,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账号系统开始没落了吗?

不。恰恰相反,它变得更重要了。移动互联网和传统互联网的用户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重叠的,如何将PC上的服务完美的迁移到移动设备上,账号系统至关重要。那些在传统互联网上有强大的账号系统的公司,在移动互联网上推广客户端会轻松很多。一句话概述:账号系统的作用在于全方位覆盖用户的设备,使用户从不同的设备接入时,都能获得一致的个性化服务。

写到这里,想起前两天吃饭时的一段戏谑:

“用户们一点都不忠实,哪个产品好用就用哪个。”

“那是因为你手里没抓住他们的东西。只要你抓住了,他们就不得不用。”

账号系统长期以来积累的数据,就是用户的“东西”。这些东西有可能是粉丝、积分、好评、徽章、头衔等可量化衡量的东西,也有可能是个性化服务培养的用户习惯。

一直讲道理没意思。下面我们以第三方浏览器为例,分析一下服务与账号系统的关系(这里是从公司角度分析,非用户角度)。

第三方浏览器的最大功效之一,就是可以定制浏览器的首页,使用首页来推广自己的服务。那么这些服务是否需要登录才可以使用?

如果不登录可以使用服务,那么定制首页的作用只是加大了用户访问频率。用户访问频率高,说明用户对该服务有需求,既然服务都是云端提供的,那用户为什么不通过系统浏览器来使用该服务呢?只有一种原因:用户不使用第三方浏览器的话,就想不起来使用第三方的服务。如果换个移动设备,这个用户可能就流失了。按这个思路,做浏览器是为了夺取和保护流量,而且浏览器要遍布各个移动设备来降低用户流失的可能性。

如果登录才可以使用服务,那就要靠首页的个性化服务来保证用户的黏性。因为用户是为了登录后的功能而来的,不仅仅有“浏览”这一种泛需求。个性化服务依赖的是什么?依赖的是账号系统提供的“真实”身份。按这个思路,浏览功能会弱化,个性化服务会强化,浏览器内会衍生出各种web app,为的是创造并留住流量,使用户在不同移动设备上都能获得一致的个性化服务。

阶段性总结:

一、任何一个浏览器,都不甘心只做一个浏览器。将流量导向自己的服务才是目的。

二、提供服务的前提,需要一个身份。这个身份越真实,服务便越个性化。

三、账号系统相比移动设备,是更好的身份提供者:在用户黏性和数据迁移性上都更胜一筹。

四、没有强大的账号系统做后盾的浏览器,不会成为一个强大的浏览器。市场在不断的扩大,如果只是固守已有的领土而不出去圈地,份额还是会越来越小。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五、客户端的竞争,本质上是账号系统的竞争。当虚拟运营商出现的时候,竞争会更加激烈。

那么既强大又简单可行的账号系统是什么?

是游戏。

因为游戏能够提供一个完美的“虚拟身份”的账号系统。这个身份就是一个人在网络中的投影。不同于靠数据采集和分析打造的身份,游戏中的“虚拟身份”完全是由真人来扮演的。正因为此,这个“虚拟身份”有着自己的个性,带着喜怒哀乐和各种欲望。消费,便是为欲望而买单。

现在明白为什么松鼠浏览器选择用游戏来赚钱了么?

作者:枫间雨

Tags: ,,.
12月 17, 2012

前日参加了CCTV和宜搜科技合办的名为“移动互联的过去、现在、未来”的主题沙龙。在沙龙上,360副总裁李涛在为用户手机上的钱和隐私担忧、腾讯微信称用户量是移动互联网变现的核心、高德谈论着智能终端是“第五媒体”的概念(注:怪不得搞地图社交)、唱吧陈华更是用YY上市为自己唱多——毫无疑问他们的共同特点都是在从自身的业务出发点画饼。

然而另外两位的发言则更加耐人寻味,因为他们唱的“反调”——一些反向思考似乎更有些嚼头。

第一位是易宝支付的CEO唐彬,在他眼里,互联网的核心并非是单纯的开放,更是用户通过互联网的开放、分享,一种自下而上对自身个性化需求的满足,而移动互联网则是互联网的“互联网”个性化的工具的进一步升级。同时他还提出了三个对移动互联网机制挖掘的思考:

第一个是用户的个性化升级,与其的生活行为,通过移动互联网创造价值。第二点,移动互联网是非常好的一个双向互动,不是一个简单的信息的单项反馈。第三个,是移动互联网信息的未来“成长能力”,比如说,看到一个建筑物的图片,在互联网上难以描述,但可以拍下来,通过移动互联网去搜索。

而另一位,易观国际首席分析师李智,则是通过数据,对移动互联网“美好”未来的唱衰,或者说这种“美好”需要比预期更久的时间才会到来。

首先是市场规模,她表示到2012年,移动互联网3亿用户所产生的市场规模不过是1000多亿,如果再进一步细分,其中20%以上的盘子被运营商分走了。而在移动互联网不断攫取PC领地的同时,其广告规模甚至不足可怜的50亿。至于电子商务,尽管今年交易可以达到1500亿,较去年翻番,但实际上贡献是仅仅流水的交易额,企业从中获利颇微。

此外在其制作的移动互联网生态图中,可以看到对于移动互联网关键的角色中排名第一的居然是VC,其次才是用户和广告。这也从另一角度揭示了为何移动互联网在高用户下,只能产生低收益——因为在流量卖不出去的情况下,有95%的支出由VC买单。

另外一个大的问题,就是在用户流量上,传统企业会觉得流量凶猛但“不靠谱”,但在屏幕较小的移动互联网中,对用户造成的却是骚扰,甚至广告根本就没有立足点和体量供商家购买。

可以看出唐彬的“反向思维”这是由移动支付思考中,反推出的移动互联网价值,和个性化服务方案。而李智的“反调”则是通过移动互联网的埋单者,以及未来移动互联网的分羹办法,来思考美好未来的距离。

无论是大公司还是创业者,如今仍有许多产品的摸索在执着于自身产品的世界中,在探索的路上,他们在反复增强和放大自身世界中所产生的理论和经验。跳出自己的圈子去看一看吧,也许哪里才是我们更多值得出发的思考点。

作者:吴澍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