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月 16, 2013

即使是互联网和电子产业发展再快,想要iwatch或者google glass拥有PC、手机一样的体验,我们依旧需要假以时日。若iwatch和google glass普及,我们可能需要等待更长的时间。

在iwatch的发展和应用上面主要有以下几个制约的因素。

屏幕太小

手机的屏幕现在越来越大,由最开始的3寸、3.5寸发展到了4寸、4.3寸、而现在手机的屏幕变得越来越大,主流的手机现在已经可以达到5寸、note已经有5.3寸的屏幕。而现在6寸的手机也开始陆陆续续的被提及,最近华为就推出了一个6寸的手机,据说索尼也在准备6寸的手机开发。

那么手机不断变大,其实是因为人们对于上网的需求不断的提高造成的,手机已经不再是普普通通的通信工具,而是一个便携的上网工具,打电话发短信功能正在逐步弱化。

现在对于手机而言,一个好的浏览体验是很有必要的,哪怕是相应的舍弃了一些携带的方便。而对于手表而言,其所佩戴的位置就相应的影响了其屏幕的大小,最大的手表的屏幕尺寸会大于1.5寸吗?对于1.5寸的手表来讲,在这里的信息阅读是极其不便的,屏幕限制了所承载的信息量以及体验。

那么我们如果把表做的更大一些呢?试想一下,我们把手表做成iphone4的大小,你佩戴者一个3.5寸的大表,你会很舒服吗?或者你什么时候把手机放在胳膊上了呢?

交互困难

如果我们不利用现有的屏幕技术来进行交互,而是通过投影来看手表里面的信息呢?在你拿出来手表的时候出现一个大范围的投影,这个投影和电脑的屏幕差不多,这样的交互体验确实不错,在科幻小说电影里面均有描写。

但是,我们有相应的技术吗?我们不依靠屏幕的点击来进行操控,现在这项技术还没有出现或者普及,如果说相要实现如下的操作,那么我们只有等待。就算可以实现了。如何实现手机里面的内容的保密工作呢?假设你有一个小三,小三发短信了,你可以看见,同样你的老婆也可以看见……

同样的,现在我们并没有一个足够大或者足够好的键盘来进行输入。我们可以使用现有的键盘,但是如果使用投影,那么我们连一点点的触摸的感觉都不存在,你不会有任何的输入的感觉,很糟糕的体验,这个比让人在平板上打字还要困难。

那么现在的情况下,我们可以选择通过语音识别来代替,但这个语音识别的技术依旧很不完善,很多的句子他们无法获得相应的信息,无法有效的识别方言口音,即便是识别了方言口音,是否可以将其进行语义的正确辨析也是一个足够困难的问题。

功能冲突

对于人们而言,手表不是一个应用物品,对于女人而言是众多饰品的一个,对于男人更是身上为数不多可以显示身份的东西,更加的弥足珍贵。手表是一个象征,是自己的品位与身份的象征。因此就要求了产品是另类的,是独特的。难道你会允许你的手表与其他人一样吗?对于已经使用手表的人来说,电子产品的价格实际上与奢侈品相比并不高,而且千篇一律,无法体现自己的个性。iwatch又如何去迎合手表的多样性需求呢?

而且,改变人们使用手表习惯也是一件困难事情。对于智能手机演化而言,经历了好久的时间,在iphone的推出之前智能手机就已经逐步的出现了。从最简单的功能机,不断的添加java的扩展,可以说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有了智能机的苗头。而对于手表而言,虽然说已经有电子表的出现,但是并没有大规模的软件应用的方面的呈现,由于无法通过现有的情况对iwatch的发展进行预测,匆忙地推出产品很容易出现多种影响用户体验的设定。

使用不便

人们通常不会对手表进行多次的充电,一块手表安上一块电池之后通常可以使用几年。而手机则不同,现在的手机是越来越费电了,一天一充可以说是经常的事情。而对于手表而言,我们究竟如何避免呢?电子屏就本身的很耗电,如果说一天一充,手机只需要将其掏出来即可,但是手表需要将表带解下来,这样也是一个令人不快的体验。而对于手表的大小而言,电池的体积也因此收到了相应的限制,而因此其电池的容量受到了影响。不仅仅是一天一充的问题,而是是否可以保证一天之内不受到相应的没电的困扰。

由于种种的限制,因此手表根本无法替代手机,只能是手机的一个依附品。个人认为手表还是有前景的,但是现在依旧需要时间,我们无法对其期待过高。如果说将手表作为一个外设还是可以的,利用NFC或者蓝牙技术使得手表与手机进行配对,作为手机的信息提示栏进行预览。我个人认为还是很有前景的。

作者:bravephoenix

Tags: ,.
12月 19, 2012

互联网时代的四个巨头(谷歌、苹果、脸谱、亚马逊)是非比寻常的动物。世上从未有过成长这么快、触角伸得这么长的公司。苹果公司成了资本主义的庞然大物,市值占了标准普尔500的4.3%、全球证券市场的1.1%;使用该公司iTunes网上商店的有4.25亿人,该店的虚拟货架上放满了音乐和其他数字内容。同时,谷歌公司是全球搜索及在线广告方面无可争议的领先者;其安卓软件驱动着四分之三的在售智能手机。亚马逊公司则统治了多个国家的在线零售及电子图书市场;其不事声张的云计算业务没有那么著名。对脸谱公司来说,假如其社交网络的10亿用户是一个国家的话,则会位居世界第三。

这些巨无霸推波助澜的互联网革命,给消费者和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其所到之处,促进了言论自由和民主的传播。然而,除了奇迹,他们也激起恐惧。其规模与速度如果放任自流则能被用来扼杀竞争。这是他们遭到监管机构严密监督的原因所在。

受威胁最大的是谷歌。欧盟委员会和美国联邦贸易署(FTC)都在调查对该公司的指控,即涉嫌不正当地修改搜索结果以利于其自己的服务。谷歌还被指控了其他几项违法行为,包括在智能手机市场采用专利来阻碍竞争。监管机构要求谷歌(在抗诉)改变其行事。假如商谈失败(本刊付梓时商谈仍在进行),搜索巨人将在大西洋两岸陷入昂贵的诉讼。这可能成为互联网时代反垄断的决定性战役,就像十年前个人电脑时代微软公司的史诗般决定战役一样(该诉讼涉及微软将浏览器捆绑在Windows操作系统之内)。

为何规模举足轻重

认为数字巨头正变得过于强大将损害消费者权益的人,为三个趋势所震惊。

第一个趋势是互联网上“赢者几乎通吃”市场的兴起。尽管微软在竞争搜索引擎Bing中大笔投资,谷歌仍占有美国三分之二、欧洲某些国家九成上下的搜索份额。脸谱公司也在社交网站领域享有准垄断地位。竞争者害怕四巨头会利用其主要业务领域的主导地位来在其他领域攫取不正当的优势,这一指控是针对谷歌反垄断诉讼的关键。

第二,四巨头欲把消费者捆绑在其“平台”上,平台指的是在线服务与运行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上小程序(app)的结合。这些平台极其吸引人。苹果富可敌国,是因为巨额盈利的iPhone已实事上成了许多人数字生活的摇控器。然而,有人担忧苹果及其他巨头正在修建“墙内花园”、使用户难以将内容转到其他平台。

第三个担忧是互联网巨头惯于吞噬尚未形成威胁的有前途企业。本星期通过罕见的发行债券集资30亿美元的亚马逊公司,收购了若干公司,包括有野心与其竞争的网上鞋类商店Zappos。脸谱和谷歌也用巨款收购了公司,例如 Instagram、AdMob,某些收购受到了监管机构的密切注视。

迄今监管者专注于外科手术式的打击,例如对在线搜索和电子书市场(苹果公司正受到调查、涉嫌与出版商结成卡特尔式同盟)。监管者的目的是快速结案,谈判达成补救措施以终止不良行为。

某些批评者认为那还太弱。有人要求谷歌被切成两个独立公司,把搜索业务与其他业务分开。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FTC顾问Tim Wu甚至主张:为了鼓励竞争,苹果和谷歌这种大型“信息垄断公司”应该被迫作出选择,要么做数字内容供应商、要么做硬件厂家、要么做信息分销商(通过云计算服务等)。

危险在于:把这类公司大卸八块会弊大于利。消费者蜂拥而至到巨头的网上平台这一实事本身,说明他们愿意牺牲某些开放性来换取便利和易用性。如果他们真想更换供应商,在如今宽带时代更换的成本已经大幅降低了。改用其他搜索引擎或音乐服务几秒钟即可搞定。而目前,不是一家独大(微软曾经是)、而是群雄混战的时代。

谷歌的安卓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一鸣惊人占据了市场,蚕食了苹果的iPhone。亚马逊的Kindle平板正挑战iPad。在社交网络领域,Google+在与脸谱争锋。脸谱和苹果,外加微软,都对谷歌在搜索领域的统治有应对方案。较小的企业如Twitter也渴望加入巨人的行列,并拒绝与他们联姻。脸谱公司八年前还是个新创公司。

熊彼特2.0

确实,技术世界瞬息万变,看到创新的叛逆者挑战根深蒂固的老企业,令人想起了约瑟夫•熊彼特所说的席卷各经济体的“创造性破坏长风”。与事实相比,微软的反垄断问题现在似乎不太重要了,这个事实就是:即使当微软与监管机构角力时,这个大乌贼也未曾意识到商业大潮已经变得对其不利了。当今四巨头也在颐指气使、四处树敌。如果他们真想远离反垄断困扰,就别让规模冲昏了头脑。

英文来源:经济学人 由 译言 passerby98 翻译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