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22日

Name: NONE

Nick: holylone

Birth Place: Hancheng, Shaanxi

Age: 21 / 1985

Got Bachelor of Science at CAU(Chin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in 2006.

Now eXPerience a new lifestyle in Canton.

Work for pearlriver piano.

混迹于广州,浮想于北京,梦想于西安。

来到这边快两周了,可是我却什么都没有干,整天在办公室里不知道在干什么,小雷和欧sir去天河阿邝的公司去研究数码钢琴了,我是个新手,就一直呆在办公室什么活儿都没有,整天就在上网,无聊中。。。

大概是周三的时候,我们拿到了即将合同,我对这份合同的条款感觉诧异,虽然说是格式条款,但是我认为里边有两条是最致命的,第一是我们的月工资才有900块,扣除各项保险之后只有600多,凭这900块怎么在这个诺大的城市中生存,这是我的疑问,然而被答复为,我们可以每个月给你们发到手900块,但前提是把你们的年终奖金预支,我当时听到差点昏倒,还有这种做法,那到时候我们的年终奖金只有一点点岂不是很不爽?第二点,也是我最诧异和吃惊的,在我们这么低工资的水平下,违约金居然达到了巨额的1W5T,而且要签5年,没有递减,即使你做4年11月29天也要陪这么多,我掰了指头算了算,加入我们一年内不吃不喝,赚的钱刚够陪这笔违约金,我能理解公司希望我们留下来更久的心情和企盼,但是,我觉得这种做法令人感到难受,甚至有点厌恶,在这里没有一点激励措施,每个人都一样,即使你干的好和坏没人管你,你也就能守着这么一点微薄的工资过自己可怜的日子,900块,在这里只能够一个月的开销,不能有任何的计划外支出,不能购买任何一种奢侈性东西,不能……我心里想着,这份合同不能这样轻易的签了,所以我最上经常说大不了毁三方就可以了,但是我心里明白,这样子不是办法,你毁了三方能到哪里去阿,所以我觉得我到最后我会选择签的,尽管我是那么的不情愿,那么的不甘心,我知道跟共产党机构的领导提他不想干的意见被采纳的几率几乎是零(从我在大学的这几年看来),但是我还是要争取一下,给自己一个机会,冲一冲,以后不能让别人把自己当软柿子捏,我暂时的内心活动就是这样,整天在寂寞和矛盾中度过,我很累,我需要休息……

生活方面,这几天渐渐适应,吃饭不成什么问题,就是前两天扁桃体有点发炎,不过这两天还好了,今天周六,明天就不用上班了。

冷与热,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这个名字呢?我每天都奔波在公司与宿舍之间,一会冷,一会热,当然这只是表面现象,至于其中的内涵,请读者自己去想,我懒得说……

2006年07月15日

结束一段久的历程,迎接一个新的开始。

终于来到广州了,我的第一桶金从这里开始。

初来乍到,多多少少有不习惯的地方,比如气候,吃的。最近几天还好,各方面开始进入全面适应阶段。

7月8号,我乘坐西安开往广州的K84/K81次列车到达广州,那个时候是中午11点23。一下火车,一股热气夹带着湿气扑面而来,起初我感觉的温暖,但是瞬间,我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热。约好了和我表哥在火车站出站口见面,远远的便看到了他,随后就在火车站旁边的越秀公安亭西侧等待公司的人来接,后来去吃了饭,安排了住宿,我和我哥就出门到附近的小区去置办生活必须品了,那个小区叫做坑口综合市场,卖什么的都有,附近的居民大概都在这里买东西吧,这里的东西很多,而且价格也趋于平稳,叫人能够正常地接受,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我暂时买了三样生活必须品,凉席、风扇和桶,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去买其它的东西,因为很快的关科就要叫我们去见总经理了。第一次来到公司,总有一种神秘的感觉,总经理办公司在公司的七楼,旁边是技术部等其他部门。在等待总经理到来的时候,我们其中的一位女士为我们小show了一把,弹奏了两首曲子,真是好听,随后便开始听总经理“训话”了,就这样一直到下班,我们乘坐单位的班车一起回去。到宿舍以后,他们哥几个去了超市,因为后两天有球赛,再加上是星期天,所以我暂时到我哥那里去看球,稍微首饰之后我们就出发到他那里了。

7月9号、10号在我哥家平静的度过。

11号,正是上班的第一天。我和他们后来的几个一起先到公司劳资科等待,我是最后一个到的。国有企业的形式又一次体现的淋漓尽致,我等到的是几份试卷,分别有厂纪厂规的,安全教育的,质量检测的,计生的。很无聊,他们已经做完上交了,我还要在那里做。这时劳资科的小萍带着我们去公司的车间参观(关科出差了),车间里边有空调,但是气味和声音都很大,让人一时间难以忍受,就这样从三楼到六楼,把剩下的几个全部交到他们实习的地点后,我又回到了劳资科去做我那没有做完的作业,经过两个小时的艰苦奋斗,我终于完成了作业,并且通过。剩余时间都和小萍在聊天。就这样一直到了中午。中午吃饭,第一次来公司食堂吃饭,感觉很不好吃,味道很怪,特别是那个汤,很难喝难以下咽,里边有股浓浓的中药味,结果自己没喝几口就倒了,菜基本上还可以,每天都有肉,而且是比较大块的肉,还有鱼,我发现公司的饮食都是经过过营养师配餐过的,营养基本均衡。下午,小萍就带我去技术部报道,在被问清楚是具体学什么后,让我在技术部的一张空余的办公桌坐了下来,说是数码钢琴要在芳村厂那边,今天先在这待着,我想,今天完了,要在这待一下午,我当时有很困,就在旁边随手那了一本有关钢琴的杂志看了起来,强忍着不让自己睡着。这是,小雷来了(到的比我早,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这才得以解脱,然后剩下来的时间就在,鱼尾河边的电声学室聊天。晚上回到家后,吃到了他们做的第一顿饭,很可口,很好吃,但是我马上意识到,我每天可不能这么吃,天天吃米饭不就挂了,所以以后就在思考着怎么改进做饭方法。

未完待续……

2006年07月03日

英格兰又一次倒在了点球大战,又一次输给了葡萄牙。

而梦之队巴西却完全被法兰西压制住,齐达内一个人的光芒盖过了3R组合。

而我,却输给了自己。

这几天,我过得很好,但我又过得不好。还是家里爽啊,家里一切都好,吃着舒心又可口的饭菜,开着空调,整天看电视、上网,生活过得不知道有多滋润。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我过的差极了,心里很沉重,早已应该忘记,却无法忘记,没有人可以倾诉,没有人可以替我分担忧愁,我不禁的问自己:“小良,你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惨?”。是啊,我也不知道,自从那天以后,我就天天这样,仿佛事情都在昨天发生一样,历历在目,不敢过多地去想,但眼前总是浮现出过去的点点滴滴,连做梦也不例外。

七·一

昨天甚是无聊,又看了一遍《千與千尋的神隱》,我很佩服千寻,一个弱小的女子,最后竟能如此坚强。当听到《海》的配音时,我竟然又一次无聊而又深沉的想起了你,没错就是这种意境,这种宽广的意境,和你在一起觉得一切都非常宽广,当时甚至连实验室仿佛都已不存在,外面将要亮的天仿佛就是那海和天的交接,那么的遥远,那么的宽阔,那么的令人向往……

七·二

在家穿起拖鞋,没想到那么不起眼的一双拖鞋竟又一次勾起我那脆弱的记忆深处。记得你对我说:“我就是喜欢穿拖鞋走起路来时,鞋打在脚上啪啪的声音,感觉很有节奏。”我走路时有意识的弄出来响声,结果却遭来家里人的强烈的不满和反对。

七·三

看见你改了昵称叫做阿呆妹,好有意义的名字!预示着什么,暗示着什么,我心里一切都明白。叫起来还蛮爽口的,决定以后就这么叫你了!而我自己却改了一个铁齿金不换,唉。

七·四

我今天在翻我们一起照的毕业照,我甚至没有勇气把它翻完,找到了一张,PS了一下,感觉自己的微笑僵在那里,以后我再也没有这么灿烂的笑容了。

七·五

今天去超市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大脆筒,记得你和TJJ最喜欢吃脆筒了,不知道怎么的,当时就立马买了一个,当买了之后才后悔,今天下大雨,冷!又想起你说:曾经冬天吃千层雪。今年也许冬天的时候可以试一试,到时候有可能别有一番滋味。

七·六

不说了,痛心,闹心,痴心,决心。

2006年06月30日

离开了我生活了四年的城市,离开了我那可爱的中国农业大学,离开了我那亲爱的同学和老师,离开了我们宿舍的每一个人,更离开了我那份可怜而又珍惜的感情,也离开了她……

“您好,这里是中国农业大学铁通电话服务中心,您的电话正在接通中……”,我又一次拨起了学校的电话,已经上车,跟同学们寒暄道最后一次别,我即将离开。我很庆幸我能离开这个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但是我相信我在可能遇见的几年内我还会回来,想着想着,我便睡着了,这几天我很累,尤其是精神上,受到了莫大的冲击,我没有理由不疲惫,因为再强的人也有力有去疲惫。

醒来时分,车子已经开道了潼关,这个古代时候的战略要地,它离西安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车子这个时候走的不是很快,信息显示牌上面的时速只有80多公里,而昨天晚上则是以每小时150公里左右的速度行进,再睡了会,车子开到了它的第二站西安,也是我的终点站。下车以后顿时觉得非常的热,让人透不过气来。

我心想着,要是……,那就……

可是没有可能,再者个时刻,我已经不敢奢望一切,甚至是一瓶冰凉的水。

不知这时离开,何时才能相见,也许这一辈子也无法相见,也许明天就能在梦中相见,我无法知晓……

想发一条短信出去,但是我不想发,我能猜想到对方看短信似的心情以及表情,我不想这样,一切已经不属于我,都已经飘远而去。

我很想念,我脑子里不能不在想念;

我很思念,我之能在夜里才敢思念。

离开了,一切都过去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变得缥缈……

2006年06月28日

小良,你别这样了。

我在一次对自己说。

看着别人想着自己。我不禁感叹人生。我想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我早上醒来特别难受,总想着前3天之内发生的事,好像改朝换代一样,瞬间的就换了主。我在思考,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也许想到其中的微妙之处,但是我无法挽回。

算了吧,散了吧,放了吧。

我现在头晕,看到每个人都像她,梦想在城市的上空中找寻她的踪影,总撇不掉那点残余的东西。记得昨天看见一个人提的包像她的包,令我想起了许多。

也许,我必须看破一切,因为我必须看破一切。我轻轻的走了,什么也带不走。没有什么可以让我留恋的,也许我会忘记农大,忘记这里的一切,但是我不会忘记你,不会忘记曾经,不会忘记往事,不会忘记……

罢了。我要走了,在我走之前还有这么件伤感的事情发生,我很感谢老天爷送我的礼物。6月24号,我永远记住。

2006年06月27日

昨天晚上去唱歌了,心情不好,本应该不去的,却硬是被他们拉了去。结果就去了。去了就后悔了。因为去了我更加的伤心,雪上加霜。不停的用手机写着笔记:

02:46    我好像学会抽烟。我想回家。我想下去走走。我很脆弱。我只能用音乐来维持自己。

03:21    好令人羡慕的两对啊。而我此时也只能是局外人。摘了眼镜之后只能看见朦胧,可是他们却格外显眼。我祝福你们。

03:24    想想我。还是我。就是我。没错是我。我是我。可是小良,你睡呢?人家似乎都不看你一言,你凭什么在这里自作多情?我恨每一个人。

03:28    从754公里到1323公里。从北京到广州。我那个学生到社会人士。从北方到南方。从49元到238元。从我到我。

03:31    我不哭,我是坚强的。我要勇敢面对每一天。我要怎么才能平静下来,我很乱。乱了。我会记住这个平静而又不平静的农大。

03:37    我要一所大房子,有很多很多的房间,一个房间放我的电脑,一个房间有我最快的网路,一个房子住这我的爱人和她的朋友,一个房子放我的书,一个房子我也不知道该放些什么。

03:39    明天就要领钱了,这帮挨千刀的,唱的这么难听。爷我受不了了。我希望领一二百五。哈哈哈哈。她从我眼前遛过,甚至没看我一眼。

03:41    我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我不配作践自己,我不能作践自己,我不能自残,我要好好活着。好像有人叫我,管他呢!我不想理。

03:43    坐在上面好有王小丫的架势哦。哈哈。我考考你们吧!?

03:45    不行,我不能往对面看。绝对不能。看屏幕!

03:51    逃出来写点东西,外面好冷啊。每个包房都传出来好大的声音。整齐的,难听的,悦耳的,乱七八糟的挺热闹的。我突然觉得好饿。

03:55    我是不是应该戴副墨镜呢?很酷的那种。保证回头率300%。哥哥们,小声点儿,歌可不是这么唱得,迪克牛仔看到了肯定会抽你们的。

04:00    下首的歌是我最拿手的知难而退。我很有信心,自信以及信念唱好。哈哈。小样。敢切我歌?

04:06    唱完了。爽啊。爽啊。爽啊。继续开始。

05:43    刚才唱了步步地HEAVEN,感觉舒心多了。好久没有唱她的歌了。一次比一次有进步。下次努力。

05:47    我觉得每个人都很搞笑。为什么每首歌已开始都不会,倡到一般才有反应,唱到高潮才会唱?

06:00    爱的主打歌。我的保留曲目之一。唱得很爽。

10:33    能给个说法么?我就要个说法。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感觉一切都是梦。(掐一下自己的下巴)。疼。我真疼。

10:39    我要我自己。我要找到我自己。我还是要我自己。我只要我自己。我不能不要我自己。

10:43    我进来了。我要感受毕业典礼的气氛。我是诚实可靠小郎君小良。

10:55    我突然很害怕跟大家呆在一起。大家的快乐跟我形成了很大的反差。这种反差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我是脆弱的,经不起。

11:05   她!?她能代表我???说的什么话?切!

11:08    想写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写点什么。

 

完了,一切都完了,大四,学生,再见。

再见再也不见

再见也再不见

再见也不再见

再见也不见再

 

2006年06月26日

从昨天到今天发生了很多事,听我慢慢道来。

三·一

昨晚回宿舍的时候碰到了YSW和SXJ,然后就立马回宿舍放了东西再下来。我们聊了很多。我却满脑子乱想,回话总是很简短。

“你觉得我们班最可爱的人是谁?”

“我。”

“为什么啊?”

“没有理由。”

“你觉得我们班女生最漂亮的是那个?”

(沉思了一下)“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其实当时,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说点什么,但是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人说,我现在很迷茫。也许吧,我或许很迷茫,但我觉得我不迷茫。我对新生活充满了向往,尽管它可能不尽如人意,但我却一无反顾,我要我的生活,我要我自己选择的生活。

三·二

跳蚤市场。卖掉了很多属于自己记忆中的东西。我收获了金钱,但是我却丢掉了记忆。其实,每一样东西我都不舍得丢,因为我在它们身上倾注了太多的感情,我喜欢属于我的每一样东西。

三·三

我很想出去玩,去哪儿呢?前几天因为去了表哥家,错过了,也许是这辈子最后一次“出去玩”的机会,我想出去玩,我要出去玩,我没机会出去玩,我最后也没有出去玩,也没有到过属于我的地方。

三·四

我什么时候去哪儿呢?直接去广州?回家?29号走?其他时间走?我不知道。可能取决于我当时的心情吧,随它吧。

三·五

早上扫楼的大叔,到我们宿舍来了。他说晚上要请我们吃西瓜,以后再也没机会见到了,还说感谢我们对他工作的支持,说我们很优秀。听了这些,我呆了,临走之前竟然还能有这样的相聚。在这里,我默默地祝福着大树,谢谢你,祝你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平平安安。

三·六

我想你,发自内心的。

三·七

我害怕离别。我喜欢你们每一个人。

2006年06月25日

乱七八糟,手机屏保。

语无伦次,情景模式。

周华健的雨人可真好听啊,下午下雨的时候静静的坐在大礼堂北门旁的椅子上,心想着,大学四年就这样的完了?我竟然一无所获?一无所有?面对即将到来的新开始,也显得有些犹豫,我以后要怎么样?我会在那里落脚么?还是继续闯荡?当然,我知道,现在讨论这些显得没有意义。我想,我还会回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回来。也许是出于水平座的缘故吧,做事情比较诡异,比较让人琢磨不透,别人问起来总是说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可是,事事都是理由的,不可能没有理由,但是每次我都不知道我有什么理由或者是原因,“有理由么?没有。”我经常这样说。到明天就是剩3天了,该好好的算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