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美国文化

                                                       —转自《当代美国电视-文化艺术与商业》

当代美国文化就是一个“金钱文化”,“商品文化”,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文化”。认识当代美国文化,以下三个东西就是当代美国文化的集中代表。

1  The Mall—购物中心

Mall这一词起源于古英语The pall mall,原意是18世纪在英国流行的一种棍球运动—类似高尔夫球,但它是用棍杆把球击进球洞之中。这种运动要求手和眼睛配合:眼睛观看距离和方位,用手挥动球棍去击球,把球准确地打进洞里。不知是谁把这个词引进商业,而且把各种“大型购物中心”称为“Mall”。

       90年代以来,随着美国的对外经济扩张,这种大型购物中心作为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象征已经散步在西欧,澳大利亚,日本,中美,南美,中东,香港等国家与地区。

Mall迅速发展成为美国人最为热衷的一种休闲方式,其原因大概有如下:

1  当代电影理论中的“观众观赏心理”理论:观众观看电影首先市作为消遣与娱乐即在电影院中休闲;其次是满足个人的“好奇和观淫心理”—每个人都想要了解别人的“隐私”—电影观赏可以满足人们的这种“观看的欲望”;另外是满足个人的“自豪”感:我花钱一边看电影一边大嚼玉米花,可以短暂“享受一下”;特别是青年男女可以把这里作为“社交的场所”

2  妇女问题和女权主义分子的观点:在美国顾客统计中,妇女花在Mall上的时间和消费胆量和钱数远远超过男性顾客。美国这样的超级购物中心自称是“最为体现美国的民主精神”—任何人不分种族,宗教,性别,贫富,阶级等都可以逛,各种各样的妇女进入这里之后就是平等的。他们觉得在这里找到了自我,可是却忘记了:“你买到的不一定是你需要的。”

3  文化经济学学者们的观点:美国是个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商业社会。只有高消费才能够保证这个社会向前发展。因此美国政府鼓励美国人多花钱。而美国的大资产阶级必须依靠这种高消费才能赚钱。

Mall这样独特的资本主义经济产物正好符合美国政府和大资产阶级所提倡的高消费的“生活方式”。因此,从经济规律来讲是符合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

4  社会心理学者提出的“从观赏到参与”的心理:并不见得每个逛的人都是顾客,但看到商业橱窗中陈列的琳琅满目的吸引人的各类商品时,很多人会经不起“诱惑”成为未来的顾客。这样就形成“从观赏到参与”的心理转变。社会心理学者还认为,女性(从青年到老年)和中产阶级最为明显。目前Mall的建筑设计与里面的装潢都注意到“邀请顾客参与”的心理需要。

5  人类学和社会文化学学者们的观点:Mal—大型购物种心—是最体现“群体”的场所。人类生存的最大特征是“群居”—在美国有些地区人群居住分离,而且社区活动不多,这样逛Mall就成为“群体的活动”。特别是在冬季的节日期间—Mall里面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使美国人能够聚集到一起欢庆节日。这样从某种意义来讲,Mall这样的大型购物中心也是一个大型文化中心。

2        拉斯维加斯Las Vegas—肮脏的赌城

地处美国西南部地区沙漠之洲内华达州中部的拉斯维加斯是美国联邦政府支持的合法的赌博城市。这个城市有60%以上的人从事与赌博有关的行业。在所谓的“美国梦”的影响之下,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有发财的运气。拉斯维加斯的赌博最早是在19世纪后半时期,当时贩卖牲口的牛仔们在这个荒漠之中的小镇子里,晚上没有什么休闲和娱乐的地方,于是就进行赌博。20世纪30年代,一些意大利的黑手党看中了这个地方,他们花钱买下大块的土地开始了开发工程。这样第一批赌场修建于50年代。在战后,美国政府为了恢复经济,鼓励各种各样的投资,而且有的政治家和这些黑社会人物有勾结,于是这个赌城得到进一步发展。美国联邦政府通过法令准许在这个城市公开进行各种各样的赌博—从而使得赌博合法化。到6070年代,美国有两个著名的赌博之城,东部地区的大西洋市和西部地区的拉斯维加斯。而后者由于有美国一些娱乐业的“名人”(大款和大腕)比如好莱坞的电影明星的支持和参与,发展很快,成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赌博城市。

这里也自称是“最公平和最民主”的场所,只要有钱,谁都可以进来赌博。而它也好似“文化活动”的中心,有各种各样的“演出”节目。

美国的各种媒体上天天有“灰姑娘”的故事,拉斯维加斯天天都有这样的故事。于是每天都有10多万希望实现“美国梦”的人,从世界各地来到这个赌博都市来“转运”。实际上真正的赢家是这些开赌场的资本巨头们。一些学者指出:“赌博是美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实际上每一个人都在赌博,从美国总统开始到下面的普通老百姓,谁能不在赌博?关键看谁是真正的赢家。(最明显的就是股票生意)

3  作为当代美国文化的美国电视

美国电视在当代美国生活中有巨大的影响和作用。对比前两个研究所提出的一些观点,我们会看到起码在以下几个方面美国电视同前面的那两个“社会文化产物“是一模一样的:

1  当代美国电视满足了美国大众的“观赏或观看欲望“,借用弗洛伊德的定义:“满足观淫癖”;

2  当代美国电视正在从观赏观看往参与上发展。同Mall的做法一样,当代美国电视正在尽量多地吸引观众“参与”;

3  当代美国电视已经形成了一个“赌场”;以“美国梦”为口号吸引广大观众来进行“赌博”;

4  同前面对Mall和赌城的分析一样,在当代美国电视这个“生意或买卖”的交易中,最后的赢家是资本巨头。

先从电视观赏是如何改变传统的观赏习惯来入手讨论。

以当代美国电视的观赏特点为主,以传统的美国的观赏习惯,比如对于电影的观赏为对象进行一些比较的话,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看出这种观赏习惯是如何改变的。

Ø         电视观赏不再是在黑暗的环境下,在晦暗朦胧的放映机的灯光之下来观赏模糊的图象。而且观看的方向也发生了变化:电影图像是靠放映机从观众后面把影像放映在前面的银幕上面;而电视是在观众前面向观众“放射”影像。

Ø         电视观赏时的随意性。在观看电影时,观众必须坐在椅子里面全神贯注地观看,身体的运动受到局限。观看电视时没有这些局限,观众可以做许多事情。

Ø         电视观赏时的任意性。电视观赏—特别是现在有了录象机,VCDDVD等等—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把节目录下来,将来反复观看。现代科技的发展,使得观赏电视更为方便,这种观赏的任意性,能够满足观众的“自我”。

Ø         电视观赏时的角度变化。传统观赏观众观看时的角度虽然会因座位的位置所决定,但大多是在往前面看,视角为90~120度之间。而电视的视角有一定的局限—这是由于电视荧屏的尺寸决定—一般仅为75100度左右。但是电视观众可以任意选择观赏的角度方位。

Ø         电视观赏的时间。电影观众有一定的时间限制,不但放映要有一定的开始结束时间,而且观赏整部电影也要一定的时间。这样电影观众的观看是一种“被动的,受到限制的,不自由的”观看。而电视的观赏不受时间的局限,你可以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而且看多长时间都不受限制。这样的观赏就如同逛Mall,在众多的商品橱窗前,任意选择看哪个,看多久,远观近观等。这样从接受心理学来讲,观众是主动的,“自我”的观赏,会有“我是主人”的自我满足情感。

Ø         新的科技发展丰富了电视的观赏。首先是“家庭影院”的普及,是人们可以更好的观看电视;其次是电脑网络与电视的连结,使从“观赏到参与”更有可能。

从以上几点看,电视观赏比起传统的观赏更为适合当代人的需要。

而通过实验,我们可以证明,电视会对人们的视觉接受(The visual perception)做出很大的影响,而且这种“视觉接受”无论在人类的“意识与潜意识中”(The consciousness and the sub-conscoiusness)都会产生记忆。儿童的视觉接受形式是“学习式和摹拟式的”(Learning and imitation);而成年青年是“联想和综合式的”(Association and synthesis)。

另外,还可以说明两个问题:第一,电视会对于人类的视觉接受能力产生很大的影响作用;第二,电视有一定刺激,诱惑,煽情的作用。

一位神经心理学家多年来研究的是关于人类的“瘾”的问题,他的观点是人“成瘾”的条件有两个:一是“刺激物”,比如香烟中的尼古丁,,酒类的酒精等;二是“脑神经受到刺激之后”—经过多次而产生的“记忆”。再次就是由两者结合所产生的“短暂的快感和麻醉”使得人有一种“幻觉”。这种“短暂的快感和麻醉”在多次之后又一次产生记忆,使这个人失去自我控制能力(The ability of self-contral)而最后成瘾,这也是“电视迷”形成的原因。

还有一些学者从“后现代主义”的观点或理论出发来研究电视的观赏问题。女权主义者和“后现代文化”研究人士安娜·卡普兰(Ann Kaplan)认为:电影是“现代的”(Modern)形式,而电视是“后现代的”(Post-modern)形式。电视这种机器的出现时人们的意识发生转变,不再以“历史”的框架(An historical frame)去进行思考了。而这个历史的框架是以一定形式的“边界”(Boundaries)和限度的本文(Limited text)来约束的;电视以无休止的讲述使这个“边界”和本文逐渐消失。她是有名的咬文嚼字的学者,她的话意思即是人们在观看电影时在观看电影时所看到的是带有边框的电影幕布里面的“运动的图象”(Movie);这种图像是在观众观看之前制作出来的,因此电影是“历史的产物”(Historical products)。而观看的故事又是发生在“以前的故事”—在两个小时之内讲述一个历史故事。因此观众在观赏时产生的有意识的思考会受到这些“框架”的约束。看电视就不一样,电视是即时性质的,所以本文不受任何“拘束”。而且电视有能力把“历史”搬上荧屏重新“复制”—甚至随意“改变”。这种使“历史回到当今或历史重视”,是电视的“伟大功能之一”。

至于说电影是“现代的”而电视是“后现代的”,原因在于电影是在结构(Constructing)—一个电影编剧的任务就是在两个小时之内讲述一个好的故事。因此,如何结构一个故事就是电影剧作的根本。最重要的是电影把历史上发生过的时间有条理地总结,归纳,理顺,组织等—成为一个“故事”;这就是在“结构”。而电视是在进行“解构”(Decenteredness)。电视不需要讲述一个“结构好了的完整故事”。电视可以把一个“结构好了的完整故事或理顺的历史事件”重新“打乱”,进行“解析”;然后以“玩笑或游戏的态度来表现这个已经被弄乱的它。这就是为什么肥皂剧能如此七拼八凑地一直连续拍摄100多集。

 

从以上的分析中,可以概括出几个要点:

首先,当代美国文化已经逐渐失掉了传统美国文化中的一些优秀的,有一定道德的,积极向上的,体现美国人奋斗精神和具有基督教新教的朴素观念等准则,而成为一种崇拜金钱,迷恋物质,缺乏道德感,“冒险或铤而走险的”,“寻找短暂刺激的”,高度的资本主义发展时期的商业文化。The Mall, Las Vegas: the City of Gambling)和当代美国电视就是这种商业,商品文化的产物。

第二,随着国际之间经济合作于贸易的进一步发展,特别是中国这个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国家进入WTO之后,作为美国经济发展和当代“文化”的象征,这三个事物会在时间范围内起到一定的影响作用。

第三,当代美国电视是美国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超级,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经济大国的产物,因此从其根本来说是受美国自己的上层建筑与意识形态的制约的。它决不是“现实的,真实的,为普通大众服务的娱乐形式。”

第四,当代美国电视对大众的“参与心理”有很深的研究与实践。在“美国梦”的吸引下,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不辨真假,造成了“视听障碍”。

第五,当代美国电视有相当强程度的麻醉作用。而这种麻醉作用是美国大资本家与政府所需要的控制大众的一种手段。因此,当代美国电视绝对不是“坚持言论自由,民主的,不具政治色彩,中立的”娱乐性质的。

 

 

Sunny’s words:

       看到这么严厉批评的话语,在我看来,其实有些偏激的。而且作者本人也在书中提到,美国当代电视业中绝大多数工作人员是很认真,严肃,努力工作和任劳任怨的。而且长期的经营与实践经验使美国电视业呢部形成了一个非常专业化高效率的工作集体。主要创作人员很多都是非常有才华的,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做得非常出色。不得不承认,美国的电视业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和最出色的一些节目。曾经在NBC播出的TV Nation就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优秀电视栏目。只不过因为这些才华横溢的人并没有真正的决定权,所以才会出现以上的问题。

看这些东西,其实目的只是在于能够看到电视的本质,虽然是在谈美国的东西,但是对比起来其中很多都是相通的,与中国的特殊国情结合起来思考,得出正确的对于我们自己电视业的客观认识和找到解决方法才是最重要的。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