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了关于“儿童节目”的研究,有点收获。

在现代社会,电视正在造就一代儿童。

“给我讲一个故事。”——一个幼儿从开始会说话起,这句话就以各种不同的语言从孩子们口中脱口而出。在文字还未发明之前,家长们把人类的文化以口头讲述方式传授给下一代。直到半个世纪前,讲故事这一项任务仍由父母,老师,家长来承担。之后,广播接手这项任务数十年。如今,电视则成为孩子们的主要的“讲故事的人”。

电视节目讲给孩子们的故事及对孩子的影响远远胜过人们口头讲述的故事。不过其缺点在于不能停下来解答孩子们不懂的内容。许多社会学家和电视研究人员注意到,电视对儿童的影响已经远远超过对成年人的影响,将来孩子们的社会观念和文化观念很可能主要来源于电视这个媒介。

现在的儿童从幼儿起首先通过电视了解外部世界,而儿童节目恰好为他们打开了这扇窗口。在某种意义上讲,儿童电视节目最易获得效果,其影响和渗透力最大。因为儿童比成人更开放更愿意接受世界给他们提供的东西。

有些人以为儿童单纯幼稚,会相信他们所看到的任何一种节目。其实不然,儿童的想象力极为丰富,感受力也相当敏锐,有时甚至比成年人更具批判性。

但是,儿童节目就象糖果或其它为孩子所喜爱的款待一样,最容易使儿童欢喜而爱不忍舍,但一个有责任心的创作者和家长决不会让儿童靠糖果和款待获取营养。

说到这里,这也许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如何正确处理孩子(包括青少年)与电视的关系,就连电视行业如此发达的美国都存在着严重的困惑和问题。暑假的时候我偶尔发现了一个台湾的网站,叫做“媒体识读推广中心”。刚开始我以为是向大众推广媒体知识的网站,可是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面向小孩子的媒体教育网站。里面涉及到的媒体知识之丰富和专业让我惊讶不已。即使是成年人拿来看也完全可以当作是学习。不仅包括了媒体的初步知识,还有制作,拍摄手法等具体的知识,更有“媒体分众化”这类理论性的知识。而其采用的方式却一点也不会显得这些topics晦涩难懂,相反的,通过精心设计的教案,小孩子们一定会认认真真地充满兴趣地学习。

大家都在发愁电视对于儿童,青少年的影响弊大于利,想着怎样控制电视节目中的暴力,色情,或者怎样控制孩子的看电视行为。可是却没有想到,其实方法很简单。如果从一开始就对孩子进行全面的媒体知识教育,让电视这个与我们生活如此之贴近的物体变的不再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当了解了一个事物以后,就不用担心会有对它的错误看法和态度了。我们知道了新闻是如何制作,如何筛选的,文艺节目是如何做出来的,电视剧是如何拍摄出来的,在看电视的时候,自然就会过滤那些负面的东西,并且会正确地获得信息。我想目前大部分的人们还是存在着对于儿童智力水平的轻视。他们认为作为儿童,这些“高深”的知识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其实儿童要比多数成年人想得更聪明。而这些知识不应该是被列为“高深”的行列,而应作为普及教育的一个部分。

大家都知道,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好坏与教育水平成正比的。台湾的传媒业发展的确是比较好的了,原先我只是认为他们是一味追随着日本模式,学习日本媒体的运作经营方式而已。可是当我看完了那个网站以后我才明白,为什么台湾的传媒业可以保持稳定正常的发展,从在小学甚至幼儿园的孩子起,就对他们传输这样系统的,完整的媒体知识,形成一个健康的大众知识体系,如何能不成功呢?而相反,大陆的传媒业仅仅是在一个起步阶段,还处在黑暗中摸索的混乱状态。看看教育体系中,大学教育以前的教育系统中,有关传媒知识的教育几乎为零,而大学中的传媒主要又是集中在了新闻上面。这样,中国传媒业的发展缓慢和不正常就不足为奇了。如果你跟别人说你想从事传媒行业的工作,相信90%的人会第一反映是你想当记者,然后是做主持人。很少有人再能想到别的。

经历了IT风潮等各种风云变换之后,传媒业被认为是中国经济最后的一个“暴力行业”。外国大的传媒公司虎视眈眈,是因为他们看到中国的本土传媒还基本是一片混乱,于是他们想抢在中国本土的传媒行业觉醒之前占领市场。而中国现在许多的有示之士都已经开始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以电视为例,为什么要先经历大众传播再到小众的过程呢,因为传媒本来就是以大众文化为土壤的。如果在大众中没有扎稳根基,那成长又从何谈起呢?所以,在我们摩拳擦掌地准备大力发展中国传媒的时候,是否应该先看看我们的根基是否扎稳了,是否拥有了可以健康发展的广阔土壤呢?


2条评论

  1. 相对于其他国家与地区,大陆在幼儿、青少年方面的关注守法的却还处于起步阶段,很多时候只会提出我们需要怎么怎么关心儿童的成长,但是却不会真正去想孩子们到底喜欢写什么样的东西,只是以自己的主观意念强迫孩子去接受,如果要为这种行为定性的话,我觉得是一种封建思想的残余,一种家长制控制的高压手段~~~~

  2. 谈到有关青少年的问题ray果然很有感触。

    的确,在中国青少年,儿童的教育虽然说有“科教兴国”这样的口号在支撑着,但是本质上的改变还是没有人关注。就像ray说的,我国的落后根源于“一种封建思想的残余”,这的确不是夸大其辞。想要得到进步,就应该转变观念和想法,尤其是在传媒行业,它的自身需要发展,青年人和现在的儿童是它发展的潜在推动力,因为未来在他们手中;而它又有最强力的影响力,时刻影响着他们的成长。如何处理两者的关系,如何找到正确的发展之路,恐怕是该引起重视和思考的时候了。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