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罗乐队
之前我曾经写过关于他们的专辑,这支来自成都的乐队,他们的音乐让我有着莫名的好感,而他们背后的那个家乡,也是牵绕着我每个梦的地方。

周五的晚上,本来该“全民娱乐总动员”去守超女,但是犹豫了半天,我还是选择去了愚公移山。单叔说:你不是喜欢“阿修罗”吗?应该说是“珍惜”会更确切一点吧。麻木太久的耳朵,能被触动实在是一件难得的事。

从工体西门到愚公移山只有10分钟的路程,可是出租车硬是堵了半个小时。硬生生的把人憋出一肚子的火来。要不是不认路,坚决不再这种危险路段打车了。在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地方和单叔单婶会合后,从小房子传出的音乐声立刻把我的火给吹飞到一边。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门口遇见在法国电子音乐节上博得了我好感的IZ乐队主唱,再进门一眼就看到那个著名的白帽子崔健。他还真的是推动中国摇滚事业的中坚啊,凡是有演出必到场。看到单叔左一个招呼又一个招呼的打过去,一个也不眼熟,可是飘过来的名字却让人想倒。什么木马的主唱啊,the verse啊等等。互相捧场,让人觉得挺感动的。

这天晚上是阿修罗发片的一个小live,其实也是他们从内蒙古回来有时间就顺便开了这个show。做暖场的也是两支来自成都的乐队:“声音与玩具”和“变色的蝴蝶”。我们9点半到的时候暖场才刚刚开始。因为我的目标不在这两支乐队上,所以并没有很认真的站到舞台前去听,而是跟着单夫妇远远的找了个位置坐着。“声音与玩具”的主唱感觉好小,他们的音乐也有点不同于北京乐队的温软。有点像brit-pop和美式摇滚的比较,没有北方的浮躁痞气,多了些冷冷的阴郁气质。而之后的“变色的蝴蝶”是个挺cool的乐队。主唱和bass都是外国人,把头发编得和乱草一样的髻,穿着长筒裙和“和尚鞋”的男老外,唱歌的时候面部表情非常之夸张,看得我想笑。女bass全身有点僵硬,跟主唱比起来逊色许多啊。我不太喜欢他们的歌,来自成都的外国人乐队,把音乐做得不伦不类的奇怪,欧美主唱怎么英语都唱不清楚,还总学liam扬着头唱歌,看得我心里怪不舒服的。

手机已经显示12点过了,男老外还在上面吼叫,我刚准备在桌子上小趴一下,背后一位先生突然问我:“小姐,你也是跟着阿修罗从成都过来的吗?”从成都?到北京?,那是groupy,我摇头:没有,我在北京,今天专门过来看他们。

“之前你知道他们?”
“不,就前段时间听了他们的歌,好听。挺喜欢的。”
“他们2000年就来过了,其实。”
“。。。”

好吧,我又不是混地下音乐的,我怎么知道。。。不过想想,有多少所谓的地下乐队,其实是拥有着大把大把的美妙音乐啊。我浪费了大学四年的时间,错过了多少好东西。原来人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固定圈子,生活方式也并不是按照习惯一成不变。只是看你愿不愿意转个弯,看看另一边的精彩。

终于,终于,“蝴蝶”先生下去了,可算到了阿修罗了。

首先我要说的是,之前我并不知道阿修罗,若不是偶然听了他们的歌喜欢上的话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乐队。其次,我对他们的了解仅限于他们的那张专辑,除此之外一无所知,甚至连几个人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直到我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在台上说“好吧,那我们先试一首好了。”我才知道,阿修罗们已经站到台上了。我马上冲去前面:四个穿着运动裤和T-shirt的。。。。“孩子”。。。。。==二话不说便唱开了,主唱泰然的状态似乎很好,声音比录音室录出来的还要厚实一点。几个人在台上一阵乱蹦,将已经昏昏欲睡的人们又拉了出来。

为什么我说泰然可爱呢,因为他说话声音特别好听,而且毫无废话,似乎多说了都会觉得不好意思一样,一边说一边自己揉头发,像个初登舞台的孩子。(谁相信,谁相信他是个研究生都读完了的人呢!!)

开始唱歌的几个和中间MC时的修罗们简直是攀若两人,MC说得轻轻悄悄的,而一旦音乐开始,把舞台掀了我都相信。刚开始也许是大家都困了,最多有几个人跟着晃晃身体,可是到后来,大家都开始跟着跳,跟着尖叫。我相信,国内的乐队,很少能有如此感染力的。让一群人(注意,这不是歌迷,而大部分都是艺人,唱片公司等等的圈内人)在午夜的1点,听着摇滚乐疯狂实在是不容易的事情。

阿修罗的音乐应该归成nu-metal,如果一定要比较的话,可以说是中国的Linkin Park。我从来不屑于把喜欢的乐队拿来与国内乐队比较,觉得是亵渎我的爱。但是我真的很喜欢,或者说我是很期待阿修罗,所以我给他们这个比较。瘦弱的泰然在舞台上安静的唱歌,奋力的撕吼,竭尽全力的挥洒汗水,我站在他的面前,似乎看到chester的影子在晃动。而这中间的MC又谦逊得实在太可爱,让人不能不喜欢啊>

我头一次主动冲到最前面跟着他们一起跳,一起喊。我能体会到,有人回应的感觉是多么振奋人心。

结束后我转回去找单夫妇,单叔看到我说我嘴都笑得合不拢了,说我就喜欢帅哥。其实倒真的不是,我想也许我会很开心,是因为我看到了希望。我讨厌没有希望的感觉,哪怕只有一点点,我都会主动的把它放大,然后充满期待。他们不完美,甚至都算不上是多么的优秀,但是他们的灵气和生命力,让我感动和振奋。在这样烟雾缭绕的小酒吧里,他们站到舞台上就是王。整个舞台都在闪光,所有人都不可避免的被集中到舞台的中心,那是坚持梦想的力量。

阿修罗,请继续努力,坚持梦想。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