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8月11日

阿修罗乐队
之前我曾经写过关于他们的专辑,这支来自成都的乐队,他们的音乐让我有着莫名的好感,而他们背后的那个家乡,也是牵绕着我每个梦的地方。

周五的晚上,本来该“全民娱乐总动员”去守超女,但是犹豫了半天,我还是选择去了愚公移山。单叔说:你不是喜欢“阿修罗”吗?应该说是“珍惜”会更确切一点吧。麻木太久的耳朵,能被触动实在是一件难得的事。

从工体西门到愚公移山只有10分钟的路程,可是出租车硬是堵了半个小时。硬生生的把人憋出一肚子的火来。要不是不认路,坚决不再这种危险路段打车了。在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地方和单叔单婶会合后,从小房子传出的音乐声立刻把我的火给吹飞到一边。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门口遇见在法国电子音乐节上博得了我好感的IZ乐队主唱,再进门一眼就看到那个著名的白帽子崔健。他还真的是推动中国摇滚事业的中坚啊,凡是有演出必到场。看到单叔左一个招呼又一个招呼的打过去,一个也不眼熟,可是飘过来的名字却让人想倒。什么木马的主唱啊,the verse啊等等。互相捧场,让人觉得挺感动的。

这天晚上是阿修罗发片的一个小live,其实也是他们从内蒙古回来有时间就顺便开了这个show。做暖场的也是两支来自成都的乐队:“声音与玩具”和“变色的蝴蝶”。我们9点半到的时候暖场才刚刚开始。因为我的目标不在这两支乐队上,所以并没有很认真的站到舞台前去听,而是跟着单夫妇远远的找了个位置坐着。“声音与玩具”的主唱感觉好小,他们的音乐也有点不同于北京乐队的温软。有点像brit-pop和美式摇滚的比较,没有北方的浮躁痞气,多了些冷冷的阴郁气质。而之后的“变色的蝴蝶”是个挺cool的乐队。主唱和bass都是外国人,把头发编得和乱草一样的髻,穿着长筒裙和“和尚鞋”的男老外,唱歌的时候面部表情非常之夸张,看得我想笑。女bass全身有点僵硬,跟主唱比起来逊色许多啊。我不太喜欢他们的歌,来自成都的外国人乐队,把音乐做得不伦不类的奇怪,欧美主唱怎么英语都唱不清楚,还总学liam扬着头唱歌,看得我心里怪不舒服的。

手机已经显示12点过了,男老外还在上面吼叫,我刚准备在桌子上小趴一下,背后一位先生突然问我:“小姐,你也是跟着阿修罗从成都过来的吗?”从成都?到北京?,那是groupy,我摇头:没有,我在北京,今天专门过来看他们。

“之前你知道他们?”
“不,就前段时间听了他们的歌,好听。挺喜欢的。”
“他们2000年就来过了,其实。”
“。。。”

好吧,我又不是混地下音乐的,我怎么知道。。。不过想想,有多少所谓的地下乐队,其实是拥有着大把大把的美妙音乐啊。我浪费了大学四年的时间,错过了多少好东西。原来人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固定圈子,生活方式也并不是按照习惯一成不变。只是看你愿不愿意转个弯,看看另一边的精彩。

终于,终于,“蝴蝶”先生下去了,可算到了阿修罗了。

首先我要说的是,之前我并不知道阿修罗,若不是偶然听了他们的歌喜欢上的话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乐队。其次,我对他们的了解仅限于他们的那张专辑,除此之外一无所知,甚至连几个人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直到我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在台上说“好吧,那我们先试一首好了。”我才知道,阿修罗们已经站到台上了。我马上冲去前面:四个穿着运动裤和T-shirt的。。。。“孩子”。。。。。==二话不说便唱开了,主唱泰然的状态似乎很好,声音比录音室录出来的还要厚实一点。几个人在台上一阵乱蹦,将已经昏昏欲睡的人们又拉了出来。

为什么我说泰然可爱呢,因为他说话声音特别好听,而且毫无废话,似乎多说了都会觉得不好意思一样,一边说一边自己揉头发,像个初登舞台的孩子。(谁相信,谁相信他是个研究生都读完了的人呢!!)

开始唱歌的几个和中间MC时的修罗们简直是攀若两人,MC说得轻轻悄悄的,而一旦音乐开始,把舞台掀了我都相信。刚开始也许是大家都困了,最多有几个人跟着晃晃身体,可是到后来,大家都开始跟着跳,跟着尖叫。我相信,国内的乐队,很少能有如此感染力的。让一群人(注意,这不是歌迷,而大部分都是艺人,唱片公司等等的圈内人)在午夜的1点,听着摇滚乐疯狂实在是不容易的事情。

阿修罗的音乐应该归成nu-metal,如果一定要比较的话,可以说是中国的Linkin Park。我从来不屑于把喜欢的乐队拿来与国内乐队比较,觉得是亵渎我的爱。但是我真的很喜欢,或者说我是很期待阿修罗,所以我给他们这个比较。瘦弱的泰然在舞台上安静的唱歌,奋力的撕吼,竭尽全力的挥洒汗水,我站在他的面前,似乎看到chester的影子在晃动。而这中间的MC又谦逊得实在太可爱,让人不能不喜欢啊>

我头一次主动冲到最前面跟着他们一起跳,一起喊。我能体会到,有人回应的感觉是多么振奋人心。

结束后我转回去找单夫妇,单叔看到我说我嘴都笑得合不拢了,说我就喜欢帅哥。其实倒真的不是,我想也许我会很开心,是因为我看到了希望。我讨厌没有希望的感觉,哪怕只有一点点,我都会主动的把它放大,然后充满期待。他们不完美,甚至都算不上是多么的优秀,但是他们的灵气和生命力,让我感动和振奋。在这样烟雾缭绕的小酒吧里,他们站到舞台上就是王。整个舞台都在闪光,所有人都不可避免的被集中到舞台的中心,那是坚持梦想的力量。

阿修罗,请继续努力,坚持梦想。

2005年07月30日
simple plan来北京开小型演唱会,不得不去看的理由有如下:
 
1.他们是目前风行世界的pop-punk代表之一.
 
2.我从他们的第一张专辑就开始听了,也就是当这世界刚开始流行pop punk的时候. 按照我的习惯,一定要研究体验一下的.
 
3.从自己的理想来讲,尽可能多看现场演出,场地,观众的反应等各方面都是需要积累的资料.
 
4.我从来还没看过一场真正的高水平摇滚现场.
 
5.跟着HIT FM当然要去啦.
 
于是我跟boss说去观摩学习一下就早早的跑去了新豪运.看到潮人数些,发现北京原来也有很多潮人的,呵呵.(虽然比不了香港了..). 一群潮人堆在门口等着进场看摇滚演出的唱片还真叫人兴奋. 假冒媒体冲过了warner唱片的接待台, 进场后四处溜达, 在SP的吉他架前流连往返了半天还是没记得跟可爱的吉他们合张影…
 
暖场乐队是WARNER的新乐队A-OK,pop punk,还可以. 不知道怎么的我就站在第一排了,爬在舞台边上,这还是头一次呢,虽然说听rock本来就该这样子,但是还是有点怵. 地板是弹簧的,所以说你不想动也得跟着跳. A-OK的小孩子们开始唱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在pogo了,挤得我只有抱着舞台上的音箱,心想一会SP出来可怎么办啊…
 
果然, SP可爱的几个出来后全场都疯掉了. 总算是理解了为什么听punk时大家都在跳,都在喊,还有pogo, 这样的现场有一点是我最喜欢的,就是你可以和台上的人0距离的互动. 我真是太明智了,站的地方是主音guitar和bass的中间那里,两个人轮流的走到台边上(注:也就是我的头顶那..==)来solo, 然后可爱的主唱Pierre总是站在这边唱, 或者跳到音箱上去. 虽然感觉是一级棒的,但是唯一一点就是增加了我的危险系数,只要他们一走到台边上来我就会被挤得很惨,几乎被压扁了.T_T, 哎,不过还是享受啊~~~~~~~~~~
 
加上暖场演出,一共是两个小时的演出,结束后发现全身都湿透了,头发都在滴水. 真的是感觉超级好啊~~
 
点评:
我不知道别的现场是怎样,但我这次总算看到了一次如电视上所演的那样的punk现场, 也觉得更能理解这种音乐的魅力所在.
从观众来看, 很多是各种媒体来的人,还有些艺人, 而真正的歌迷大部分都是年轻的小孩子,18,9岁或者20岁出头,外国人也不在少数. 而且从现场来看这些孩子应该是追星的成分会比较重一点. (抢着要去握手,抢着要去拿他们的弹片…这是流行明星还是rock啊,拜托…)这一点还是看出来,其实这个市场没有看上去那么乐观. 小孩子本来就不能从本质的层面来看东西,因此这样的追捧也是转瞬即逝. 怎样能长久的抓住他们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像A-OK这样的新生团队,虽然说打着中国第一支pop-punk乐队的名号,现场的反响也很不错,但是一旦推出专辑,上了平面硬照后面对广大消费群, 又有多少能够认真的去关注呢?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这样动机很单纯,也好掌握,用ray的话就是"好骗"…
就是想要更持久更稳定的效果和市场,需要深入研究了.
2005年06月27日

法国现代音乐节—朝阳公园的迷离与激情

2005年的夏日,终于来了一场让人兴奋的音乐盛事—法国现代音乐节。其实就是把法国雷恩电子音乐节搬来了中国。对于这个著名的25年历史的电子音乐节,我就不多介绍了,网上随处可以查到的。实在是感谢中法文化年,让我们可以有机会看到这么好的演出。其实一直对这种在中国办的音乐节不抱好印象,伦敦的海德公园的音乐节某种程度上代表了音乐节的一切特点,可是在中国却始终没有这种气氛和文化。那个迷笛音乐节,虽然没有亲身去过,但是据“权威人事”单叔说整个就是一个乱七八糟的集会,音乐也差,组织也差。这也许是没办法的事情吧,也是中国目前演出市场的致命伤,这里要说就说远了,暂且不谈这个话题。

1819号的音乐节,很巧的是我在两天以两种身份去那里参加了这个盛会。身份不一样因此感觉也就不一样,分开来写写好了。

 

身份一:去享受的乐迷:

 

19号那天托单叔的福拉我一起去看演出。一行人浩浩荡荡背着HIT的包包,身上贴满了红黑色的LOGO,十分亮眼。从南门走到场地好远啊,拖着病体的我走到草坪上就不行了,坐在地上就想躺着。刚刚开场音乐比较舒缓一点,碧绿的草坪上人们或坐或躺,人还不算很多,太阳也缩到云里去了,整个感觉很悠闲。很多人上了草坪就把鞋子一脱,光着脚走路,实在是感觉很好,音乐的世界是自由的,果然如此。习惯性的就开始打量整个舞台和会场的安排,因为前一天晚上已经来过了(那是另一个身份,所以一会再说),所以白天的舞台灯光效果没有很明显,但可以更清晰的看到舞台的结构。这一点我还是放到后面一起说好了^^这里跳过。

 

其实所谓现代音乐节就是说里面并不是主流的音乐,相对的会有很多非主流的东西,而且这又是雷恩音乐节的中国版,因此电子音乐当然就是主题了。正好最近我又开始迷电子音乐的东西,所以这真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可以亲身体验现场电子音乐。19号这天开始的是比较轻的电子,那个中国的IZ乐队挺出彩的,浓重的哈萨克曲风,鼓的声音在超级好的音响效果下显得尤其突出,还有几个人默契的和声和谦逊认真的态度,很讨人喜欢。后来居然有掀起一个小高潮,仅仅是开场的第二个乐队就已经有很多人站起来跳舞了。

 

之后的外国DJ们便将音乐节引入了电子音乐世界。开始大部分是TRANCE感觉的音乐,而我的新宠Drum N Base始终没有出现,根据我前一天的经验和单叔的解释,是因为白天的时候并不是最HIGH的时候,DNB还不是时候出现。但是有TRANCE听也不错了,帅帅的DJ(不管他长的什么样,站在调音台上在我眼里就是帅><)打碟打得陶醉不已,中途还伴着轰隆隆的雷声,还有太阳中的雷雨,真是过瘾啊~

 

可惜的就是由于身体实在不舒服,连站起来跳一跳的力气都没有就提前回家了,单叔叹息了千百遍跟我说后面有我爱的DNB,可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只有舍弃这巨大的诱惑了。(泪。。。)后来听单叔说不出所料,晚上的确是DNB的天下,而且气氛很HIGH,还有两个DJ对战DNB,听起来就好精彩。想起来前两天去西单一个小店,店主是个DJ,我问他有没有DNB的盘,他异常惊讶的说有是有,但是没带,因为没想到有人听。而且还跟我反复强调我是第一个问他要听DNB的人,其他都听的是TRANCEHOUSE或者HIP-HOP的。奇怪了,DNB只不过是比一般的节奏重一点,怎么就成了另类了呢?但是说老实话,TRANCE太迷离,不适合一个正常的人去欣赏,不然会把你弄得不正常。而DNB虽然比较吵,但是它带着霸气和魔力,让你能够尽情释放自己,而之后又能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

 

 

身份二:工作身份><

 

周五时候头问我说知不知道朝阳公园的音乐节,我心里暗暗想我早就计划去了。然后下一句话就吓了我一跳:明天晚上我们要应邀去看一个乐队演出。开始只是觉得这工作应该可以看到各种类型的演出,会比较有利于我了解中国演出的情形和找到些灵感,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了,哈。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这个乐队叫做“GOTAN PROJECT”,受邀请参加这次的法国音乐节。他们想在中国发行他们的唱片因此邀请我们过去看一下他们的演出,听一下他们的音乐。于是已经在太阳下烤了一下午的我刚刚回到家吹了两下空调就被头一个电话说是要提前到场,立刻奔出去打了辆车直奔朝阳公园了。

 

相信对北京有所了解的人对于朝阳公园的名头应该不陌生,某种程度上来讲它是个非主流音乐,非主流流行文化的发源地。我还是怀着那么些“朝圣”的感觉的。夜色中的朝阳公园很安静,没有白天的喧闹,远处似乎有音乐和灯光,却听不清楚。我凭着良好的方向感在黑乎乎的小路上穿梭终于找到了通往会场的主路。强劲的DNB音乐震得地面都有些微颤,而久违的舞台现场让我兴奋不已。几乎是冲着进去,直接站到了正中间调音台的旁边。

 

此时的音乐还是DNB,我们要看的乐队还没有上台。于是我就抓紧时间把舞台和现场研究了一番。第一感觉就是这次的音响实在棒。舞台两边两排悬挂式音箱,台下还有两个音箱架。宽阔的场地上居然立体声的效果十分好,回响恰倒好处。而低音更是醇厚,几乎都听不到什么杂音。

 

舞台看似很简单,大致是一个四方形的框架,顶篷下面是灯光架,背景只用黑色的幕布拉起来,前面竖着一排灯光架。舞台上摆了很多乐器,舞台的前端有一个DJ打碟的台子,DJ在前面表演的时候工作人员就可以在后面换乐器什么的。

 

调音台设在舞台正前方对面。两边有两个音响架,上面也安了排灯和金色的旋转球,可是让整个人群都兴奋起来。

 

DNB的音乐的确是很挑拨人的兴奋神经,草坪上技满了人,人群随着音乐舞动,HIGH得时候大家都举起手挥舞,实在是很好看。看到一张张年轻的脸,自由舞蹈的身体,无所顾及的释放激情,心里是满满的感动,同时也升起了一丝小自信,中国的年轻人终于开始形成一种文化团体了,他们的特点越来越鲜明,越来越突出,这个群体一定会很快成为社会中很有力的一个文化群体。

 

终于等到GOTAN PROJECT出场了。我所知道的,这支乐队的特点就是把南美的TANGO音乐和电子音乐融合在一起,有点Crossover的感觉。之前的DJDJ台上表演,黑场后轻轻的吉他声想起来,舞台上拉起了一道幕布,橙色的灯光渐亮,幕布后面映出一个拨动吉他的人影,然后是一个弹看不清楚什么乐器的人,之后是一个弹钢琴的,然后是小提琴,两位DJ。在橙色的柔和下隐隐约约的人影,配合着拉丁美洲悠扬中带着野性的音乐,非常美。一会后漂亮的女声响起来了,真的太漂亮了,中性带着沙哑的女声,深厚沉静到让人迷醉,幕后那个略显瘦弱的身影居然能有这样高穿透力的声音。而前面的幕布也并没有闲着浪费,而是不停的播放着佛拉明戈舞蹈的旧电影,粗糙的质感和黑白彩色交错的影象让全场的人都为之沉醉。

 

他们表演了四首歌曲,前三首都是在幕后面的,第三首的时候,随着浓郁的带着热气的南美音乐的响起,一对舞者走到幕前开始随着音乐跳起舞蹈。第一次真正亲眼看到佛拉明戈舞蹈,真的太棒了,欢呼声一阵又一阵,那种自然流露的激情和狂放让人感动不已。舞蹈结束时幕布也随之落下,七位艺术家也终于让我们识得了“庐山真面目”。

 

GOTAN PROJECT的音乐没有纯电子的那样迷离的感觉,相反的因为融合了拉美的元素显得要活泼生动,要阳光一些,挺有趣。

 

(舞台效果各方面真的做的不错,第二天还有一支非洲音乐元素的电子乐队是一边打鼓一边从台下饶场一周上台的,实在有趣啊~

 

之后他们因为还要去糖果演出,不能跟我们开会,就约在周一上午见面。

 

其实跟优秀的音乐家谈话是最有趣的事情,因此周一早上我早早的就到了宾馆,结果等着在大堂里睡着了。。==

 

跟我们见面的GOTAN PROJECT的经纪人和创始人。他们详细谈了一下他们的发片计划和外国发片的情况等,这些就不写出来了,算是机密性的东西了。但是中间倒是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比如我们谈到一些合作过的歌手,演员,电影什么的,一个是挺多是我喜欢的,一个是他们也惊讶一个中国小女孩(拜托。。)知道的这么多。然后就会很容易的开起玩笑大家笑成一团。他们对于音乐的认真态度让人很感动,如果大家都是这样热爱着音乐一起为了音乐而做事情,那么我们就会有更多的好音乐,更多的感动和精彩。

2005年04月08日

前天完成了第一个项目,第一个以partner身份完成的项目。自己为自己设计的路终于迈出了第一步。漫长的积累也从此开始了。既然bonbon也写了工作日志,我也认真记下来,每一步都有可以学习和总结的地方呢。

 

强调的也是:我日志里的信息和总结的东西都是私人的,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第一个项目做的是A1 Grand PrixA1世界杯方程式汽车大奖赛)中国队成立及交车仪式。有关这个比赛,简单来说就是与F1类似的极速赛车比赛,最大的不同在于它独特的经营模式。“这套理念由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王室成员Sheik Maktoum提出,与南非矿业巨商Brian MenellTony Teixeira 共同组建A1世界杯方程式汽车大奖赛有限公司。该公司斥巨资委托英国Lola International生产统一规格,高水平的赛车60辆。旨在使各国家队之间使用完全相同的车辆进行纯驾驶技术的比赛,故称之为世界杯方程式汽车大奖赛。”中国也获得了主办商之一的资格。因此中国队的这个成立和交车仪式的策划和运作就交给我所在的那个团队来制作了。

先来写写这个团队吧,这个集合了一批立足于中国最优秀的传媒人集体的团队。因为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应该都会是合作伙伴。(不过这里我先不写他们的名字了)

首先,是我很佩服的人,也是通过他接触到了这个团队。在研究生时候就与张艺谋合作造就了《图兰朵》,之后为我们带来了无数的高水平的演出。(只要你想得到的那些顶级的基本都有他的参与)第一个在北京做地铁灯箱广告,第一个在公车车身做广告的人,还有无数个第一……全能型传媒人。但是这些都不是我所佩服的,我所佩服的是他说过一句话:“中国传媒届是更新换代的时候了。我们需要新鲜的想法,真正的传媒不是现在这么玩的。”接触过这么多中国传媒人,只有他的思维保持着与国际先进传媒理念同步,而且以他著名公司首席策划人和市场媒体总监的身份,也的确是真正实现了我所认同的“内容至上”的传媒经营理念。

第二个,中国第一代电影博士,曾经是清华新闻传播学院的教授,现在站在中国电影事业的重要位置。电视电影方面的专家能手。

第三个,别人说他的时候说:“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制作人。”其实跟他都不是很熟悉,但是这次接触下来,隐约感觉到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第四个,媒体策划人,很厉害的姐姐。起码在北京的媒体圈子里,只要报她的名字就没问题。

其他都是临时合作的了,就不算了。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凭哪点我可以成为他们的partner啊,但是他们既然把我定位成与他们平等的一个合作人,幸运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也好,我当然会牢牢抓住这个机会的。因为我知道,这些人是真正的有能力有头脑的传媒人,没有被中国混乱的传媒现状所淹没的强者。他们所瞄准的那个未来,就是我和我亲爱的伙伴所瞄准的那个未来。能够在他们创自己事业的开始时就和他们一起,真的是很好的学习机会。

 

那么现在开始写这次的项目,因为还在上课,所以这次并没有从最最开始就加入进去,最初的准备谈判工作都是老大们搞定了。只是到了要进行媒体联络宣传的时候我才加入进去的。开了一系列会议,分配了各自的任务后就各司其职。我和那个姐姐负责媒体这边,而境外的媒体又基本都是我来联系,真是练英语啊~因为是一项国际性的赛事,自然很多英文的资料,于是所有翻译和写英文稿的任务就扔给了我。其实这种事情以前也做过,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了。翻译完了那个电视台采访专辑后我觉得把整个赛车经营和资本运作学习了一遍。虽然很累和头大,但是很有趣。

如何让一个简单的成立和交车仪式变得有看头,变得让媒体愿意报道,还有让那个沙特王子满意,(因为全球有30个国家相继举行成立仪式,这也是种潜在的竞争。而且第一站南非,曼德拉亲自出席主持的。)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这个仪式的现场设计策划想必是老大设计的了。流程大概是这样的:

主持人由濮存昕和江华(说英文,应该是来自CCTV的主持人吧。。不认识)担任,前者的公益形象深入人心,而且比较正式和高段。

1.   20秒的片头。基本上是用来安静全场,制造气氛的。

2.   主持人开场。白色衣服的小朋友们给来宾鲜花。(超级可爱的,小朋友们让整个会场气氛一下子轻松活跃起来)

3.   13分钟A1宣传片,是A1总公司拿来的。

4.   30名少女持30个参赛国家国旗进场仪式。(根据会场的布置,我们设计了好几种进场方式,但是还是大家讨论决定了一个公认比较好的。最后那个方式效果很好。)

5.   升中国国旗。(搭了一个小型的升旗台,由国旗班的人来执行的,相当威严庄重。)

6.   领导和嘉宾一个个致辞。(这是routing

7.   双方鸣锣开启中国A1大门。(这里要说一下,开始设计的是按电子钮,后来开会的时候认为电子钮很不中国,就决定改成铜锣,配合电子墙的朱漆铜钉大门。)

8.   舞蹈《千手千眼佛》,这个名字大家能猜出来吗?就是今年春晚震撼全国人民的千手观音那个舞蹈,只不过是由战友歌舞团的演员来演出,音乐也换了一下,但是动作和服装都差不多。很漂亮的中国风情。(战友的舞蹈演员们是所有歌舞团里最漂亮的,相信王子一定都看傻了,哈哈^^

9.   激光表演(在大门开启后,电子墙就打开了,里面是一个巨大的红色灯笼。激光表演就打在红色灯笼上,主题就是世界,中国,A1赛车,北京这样子,很有震撼效果。有点现代与传统相结合的意味,古老的中国土地将要开始极速赛车的历史。)

10.时装表演—五服朝拜。展示了中国历代有特色的服装,非常漂亮,映衬着红色的灯笼背景很有效果。

11.灯笼打开,新车亮相。(这绝对是最高潮了,设计成从灯笼里出来,创意很好,带着强烈的中国符号。而且中国队的赛车是红色的,上面有一条黄色的龙,与整体色彩配合的很好。)

12.交钥匙仪式。(然后就结束了)

 

这是开始定的流程。可是当天王子殿下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这样按流程走,在大家彩排什么的都走好了以后,开演前一个小时把老大叫到房间说要改流程。相信有做过演出的人都知道,这是最要命的事情了。因为会涉及到灯光音响,演员还有转播等各方面的问题。但是老大就是老大,王子之命怎能违抗啊,他马上把所能做的修改一条条清楚的列给王子,(这就是凭经验的事情了。)得到同意后就迅速交代各个部门所有的修改。如果不知道最初流程的人绝对会非常满意和惊叹的。到是当时没有人跟我说做了修改,因为做话外音的那个人临时生病了,开场前半小时告诉我,我被安排去念英文的话外音,(幸亏都是我写的,还比较熟)可是一看前面跟预定的流程完全不一样可把我给吓坏了,趁着来宾发言扔下话筒就去找人问。太紧张了。

 

现场的策划我没有参与,是比较遗憾的事情啦~~~

不过从我的角度来看,(也许我比较执拗,喜欢钻牛角尖,一点不完美都不喜欢)虽然是临时改了流程,但是除开这个不说,这些问题要记下来:

1.   关系太重要了。举例来说,上海的电视转播权老板那边着急得不得了没法解决,结果老大一个电话就解决了。弄的老板兴奋得不得了,当下许诺上海那边全部给我们做,谁也不插手。)

2.   一定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全套班子。这次因为并不是完全我们自己来做,所以灯光,音响,音乐,视频制作等等都是分开找的人,我一直认为艺术这种东西特别靠感觉,感觉不对的人就做不到一块去。果然,这次音响出了问题,视频也有些效果没出来,最被我期待的那点效果就被毁了。而且音乐做的实在不令我满意,我觉得让我来做都要比她弄得好,也许技术上差点,可是选择的音乐和各种结合会好得多(正好最近在国台就被逼着在学习cool edit。)

3.   不管是哪个环节都应该十全十美。其他的我不懂,但是翻译这里我想我还是有发言权的。这次的翻译请的是外交部的一个高翻,我用一句话概括他的表现:“经验丰富,水平不足。”他的经验体现在,听不懂的时候非常镇定的用自己编的话来补充,下面的人也完全看不出来。可是他也太多听不出来了吧,虽然说都是非英语国家来的嘉宾有口音,但是身为一个翻译,还是外交部来的,这点难道都应付不了吗……举例来说,当A1 GPTONY发言完了后,他说了一句:下面我想请特意来到中国的南非A1 GP董事长发言。这是不在流程上的,因为按照流程并没有南非A1GP的发言,可是既然TONY都说了,人家也来了,翻译还是应该翻译的吧,这位翻译应该是没有听明白或者压根就没有注意到,直接就想当然的说:“谢谢大家”结果TONY下去了,南非那位贵宾走上来却没有任何人介绍,下面的媒体记者们想必头都晕了。这应该算是一个比较大的失误,不可原谅。其他的很多地方他也没有做好,王子的讲话其实非常友好,而且开始时非常幽默,可是他根本没有翻译,而是用自己想的那些套话在乱说,下面没有人露出微笑,我想当时王子心里一定很不舒服的。老师经常讲,一个翻译其实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他是双方交流的重要平台。这位翻译根本没有做足功课,很多A1常识都没有去了解,很多地方都造成了错误的信息表达,实在让我火大。还有一点,他还犯了身为一名翻译的大错误:解释发言人所说的话。这会造成很大信息错误传递,在这种新闻发布会性质的场面,这样的错误多么致命啊!因此,虽然只是来宾致辞时的一个翻译,在这么大一个发布会上显得很小角色,仍然是应该仔细对待和挑选的。由此延伸到更大的,任何一个小地方都应该在之前考虑到,考虑仔细。说起来这也是我做完第一个自己的晚会所得来的教训。

PS:关于这点,也是我最最欣赏日本的制作团队的地方。他们的精益求精,是一种刻在骨血里的刻意,虽然有时显得有点过分追求了,但是还是非常值得学习的。同样,英国的制作团队也是追求完美,但是他们不同在于没有那样刻意,更多的是充满灵性的动感气氛。而至于美国的制作团队,比较随性,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不重视小节,只是他们表现的方式不一样而已。总结来说,优秀的团队,都是必须从细小环节上来抓的,只是各自的方式不一样而已。

 

不管怎么说,虽然并没有干到太多的事情,但这毕竟只是一个起步,就像当时Jy打趣的:“别研究这个舞台了,太没有技术含量了,以后带你研究真正的高技术含量的舞台。”

 

这第一个真正是one of them的身份着实让我很兴奋也很珍惜。相信以后会有更多的精彩等着我。加油吧^^

2005年01月22日

2004年的中国演出市场,真的是火暴异常。就sunny自己来说,呆在北京的3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高密度的演出和如此诱人,甚至让人不敢相信的演唱会。曾经的那一个个梦想,Sarah Brightman来了,Whitney也来了,还有承载了最多梦想的Backstreet boys,还有年末的Hanson。除了感动和感激,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中国演出行业的薄弱也越来越明显的暴露出来。

由于一直以来比较喜欢研究音乐舞蹈方面的东西,所以顺带着对各种演出也比较关注。一直有个印象就是无论怎样中国本土制作的演唱会就是没有外国的好看。但是一直身在局外,只是站在观众的角度来抱怨,无法探到本质。04年有些机会接触到一些制作人,也算是有了点小了解,在这里自己做个肤浅的小比较,也当是抛块砖出来吧,希望能早日引出美玉。

只拿Sarah Brightman和Backstreet boys这两场演唱会来做比较吧。两个都是世界级的巨星,前者在体育馆里开唱,后者选择在体育场里开show,当然和他们的不同风格有很大关系。在这里我忽略体育馆和体育场演唱会的差异,仅仅就制作上来说。

Sarah Brightman的中国巡演是她世界巡演的一部分,因此整个舞台,灯光,音响和工作人员都使用她全球巡演的装备。可以说完全是由英国方面的制作人制作的。全套设备就有85吨重。用了两驾波音777飞机从Hongkong空运过来,仅仅在北京演出的时候,把舞台设备从集装箱上运进首体,就从凌晨两点运到早上7点,规模之大可以想象了吧。

sarah brightman这次的舞台主题是“星月同辉”。舞台是一枚弯月,中间伸出一条10米左右的走道,尽头就是一个星星形状的小舞台。在弯月舞台上面还有一个可以旋转移动的天桥。这个舞台的确是设计得非常漂亮和精美。

音响设备是悬挂式的,(一开始还被我以为是装布的箱子。。==|||)舞台两侧各12个小巧精致的音箱吊在半空,别看它们体积小,但效果却非常震撼。音响总监Boland说,这样的音响效果和Michael Jackson的演唱会相比毫不逊色。(事实证明,音响效果的确不同凡响。可谓是绝妙。)

灯光上更是令人叹为观止。早就听说这次的演唱会不仅仅是唱歌,灯光所营造的各种效果意境是sarah此次演唱会另一个重头戏。所以灯光的编排一定是非常重要。据我所见的,所有的灯基本上都是电脑灯,只是沿着背景幕布加了一圈地排灯。在10米走廊上每隔两米就装有一个电脑灯,后来知道是配合舞蹈演员和歌曲的需要点位都是测量好的。

舞台的后方是Band和Orchestra的两个升降台。说老实话我第一次见到把band单独放到一个舞台上,还能升降的~~而舞台的底下除了有临时换衣间,所有电脑设备都放在下面(当然除了音控台和调光台了)。

一切到了正式演出开始后才真正显示出来什么叫世界水准的演出。虽然跟着制作人Chris和舞台总监Tom和Wes混了几天,灯光师,音响师,装台manager等等都混熟了,但是在演出开始前还真的没有感受到这一切中蕴藏着怎样的爆发力。开演的那天下午因为一件非常小的事情,Chris和中方负责装台的人发生了争执,Chris绝对坚持不让步,他一字一顿的说:“不能凑合。因为我要做世界上最好的演唱会。”演出结束之后,我真的是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像Sarah Brightman这样不是走流行偶像路线,反而有点歌剧色彩的歌手,演唱会居然能做成这样子,一直到她退场,人们才开始回过神来,慢慢离场。Chris问我觉得如何,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惟有说一个“Fantastic!”,于是他回了我一个“我早说过吧”的表情,真的,04年真正的精彩,也就是这台演唱会了。真正是一件艺术品。

而再来看9月份的Backstree Boys演唱会。

当我兴冲冲的走进奥体的大门,想看一看我等了9年的演唱会会是怎样的时候,一个简陋的舞台,准确的说还是半搭好的舞台让我顿时楞了好一会。这次演唱会就是典型的中国做欧美演唱会的路子。外方提供基本的数据和技术要求,中方提供硬件设备和舞台搭建。BSB没有带自己的设备过来,只给了一份技术附件表。舞台方面外方只是对于尺寸,升降梯还有斜坡等等做了些要求,那么就是说具体舞台的主题,形状设计是中方负责了。一个简陋的天棚,下面就是一个简单的两层结构,两边有两个坡道可以上下;后面有一个大屏幕。仅此而已,仅此而已。而且本来该搭成白色天棚的,却由于棚布不够大,遮不完全,于是就放弃了只剩光秃秃的钢架子。这样简陋的一个舞台,居然还打了两天。。。Sarah的舞台,仅用不到8个小时就全部搞定,连同音响灯光一起调好。在广州,更始在短短的5个小时就搞定,效率问题。。。

灯光设计得很一般,可以说让我很失望。(但是据说美方那边就是以“简约”为目的。但是在我看来,Britney演唱会,包括原来看过BSB那么多演唱会,这样的灯光设计绝对不是简约。)也许是这次演唱会并不是一个大型的世界巡演吧,而且舞台又那么丑。。。再好的灯光效果都没办法显示出来了。幸亏美方还使用了激光灯,这是唯一让人觉得兴奋的地方。来自加拿大的激光灯师,因为电力问题在开演前一天夜里才能开始调试。BSB彩排完就已经很晚了,而他开始调灯光的时候几乎已经快夜里12点了。可是他还是从头开始认认真真的一点点调,他的助手跑上跑下调整灯的位置,而他则站在电脑前跟着音乐一秒一秒的编程。我本来以为他是早就编好的只是试一试就可以了,没想到他说每到一个地方因为心情不一样都会重新来编,做些改变。(他的APPLE电脑真是太有趣了,我小心翼翼的偷看,没想到他到旁边给我搬了个凳子说“你就坐在旁边看好了。”随后还一边编一边跟我讲解,而他自己因满意或不满意来回摆动身体的投入样子真的很让人佩服。)

音响上面还凑合吧。是广州音响厂商提供的Meyersound音响,最后试音的时候效果还不错。由于也不是很懂,所以说不出太多东西。

现场效果的比较还是用图来看看吧。

看着图我想不用多说了,两场演唱会的演出效果差别之大(我指的是艺术表现力上的)一眼就看出来。如果不是BSB的那么多铁杆歌迷,他们的演出超越了艺术的范畴,这场演唱会真的可以说是制作得非常失败的。

我知道中国的演出行业有一个致命伤,就是硬件上面还有差距。但是这里我想说的是,中国演出需要强有力的软件来弥补。包括优秀的灯光师,优秀的策划人,优秀的制作人。这些都不是我们做不到,而是没有一个好的环境和意识去做。过度的商业化把演唱会的艺术性抹杀了,虽然说外国的制作团队经常表现出来的对中国制作人员的轻视常让我觉得不满和愤慨,但是他们的认真和一丝不苟的态度的确让人佩服。就像Chris说的,我要做世界上最好的演唱会。他有这样的决心,也有这样的信心。他们在装台和工作的时候绝对兢兢业业,不管私下他们是多么散漫,一到了场地,他们就是身体力行的“效率第一”。

而从演出制作的精良上,也的确值得我们学习。在上海的演唱会开始时,火检人员对地排灯太靠近背景幕布表示不满,说太危险。舞台总监Wes反复强调说绝对没有问题,当然他也对他们不屑一顾了。。。但是后来他跟我说,“你告诉他们,我们的幕布是专门制作的,每块都要200万美金。我们怎么可能拿它开玩笑。”我当时还没反映过来到底是多少钱,后来一想真是下了一跳(于是还特地去摸了摸,呵呵)。从细节上就不放松,做出“世界上最好的演唱会”当然是理所应当的了。这里再做个比较,Sarah在上海的演唱会因为场地原因也加了个楼梯,和BSB那个差不多,工人很快搭好了楼梯但是Chris坚持要在上面铺上黑色的地毯,要和整个舞台合为一体。可是从照片上我们可以看到,BSB的那个梯子之粗糙,完全与精致靠不上边。

演唱会首先应该是一件艺术品,这样它才会有了很好的商业价值。就我看来中国的演唱会商业气息过于浓了,尤其是内地的演唱会。不是说商业不好,但我们绝对不能把“挣钱”放在至高的地位,东西不好,生财之道如何打开呢?总是听人抱怨中国的演出市场不好做,光赔钱,其实应该先在自己身上来找找原因吧。如果哪天我们自己可以做出Sarah Brightman那样高质量高水准的演唱会,那么相信不仅人们会争着来看,整个中国的演唱会水平也会节节高上的。

而且,转变陈旧的观念,把眼光放得宽一些,这首先就需要从策划上开始。所以是成功的,优秀的策划人开始得到重视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