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4

春节短短几天,经历了很多事情。

年幼时看着我长大的邻居在不经意间已经去世十年。我依然很清晰地记得童年跑到他家玩电脑,也记得十年前他因化疗而光秃秃的脑袋,当然也记得生命快要逝去时他依旧灿烂的笑脸。昨夜在僧侣反复的吟唱中久久不能入睡。年华再易老也抵不上生命易逝带来的无力感。

比我年幼三天的表弟在继去年新年大婚之后,今年也迎来了一个小生命。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把刚满月的小孩子抱在怀里。她的眼睛还不会聚光,她的表情还不会变幻。不舒服了就哭舒服了就睡。把这么一个简单的生命抱着怀里,会让你不忍心给她的人生涂上世俗的任何色彩。我总觉得自己是有一种魔力的,可以吸引小孩,在我怀里的孩子会睡得安笑得欢。我们弟兄三个一般大,一起长大,堂哥今年五一也要结婚了,真好。

年三十从外地匆匆赶到家里,睡了三个小时就利索地起床,去看爷爷奶奶看外婆。平平淡淡地走在路上,看到外婆的刹那就泪湿了眼眶,怎么忍也忍不住。我也只能用尽力气把外婆抱在怀里,想要藉此掩藏起自己的脆弱。我们怎么样才能赶在亲人老去之前成功,让他们没有遗憾,心满意足。这几天的脑海里时时回荡着外婆那句“我要等到我孙子拿工资了结婚了”。

此刻,我站在手术室的门外等着爸爸…爷爷苍老的眼眶已经哭红,无法睁开。打完这句,泪眼朦胧。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