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1
宿舍就一个人,冷冷清清的。我趴在桌子上,想着来华师大半年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最近常常做梦:梦到小时候,学游泳,学骑车;梦到初中,打架,篮球队,开始喜欢姑娘,每周五的下午挂着复读机步行回家;梦到高中,打篮球,整老师,上课看杂志看报纸吃零食,高考那几天偷摸不吃饭去看篮球赛;梦到大学,我的战友们我的兄弟们,我们一起办运动会,一起办嘉年华,一起打麻将,一起吃火锅,一起海边烧烤,一起喝酒吹牛逼。运动会结束的时候我哭了,学生会换届的时候我哭了,毕业散伙饭的时候我哭了,毕业在机场我哭了,哭得有点儿多,但也只有这么几次。记事以来,除了小时候被妈妈打,也就只哭过这几次。哦对了,去上大学的时候,看到爸爸掉眼泪我也抹了几把。
一直以来,自己都是很幸运的一个人,从来没有争取过什么,一切都自然而然地来了。高中整天不学习上课不听讲,最后也混了个班长混了个大学,在同学间享受着大家对我的好。想起来老同桌前几天给我打电话时候对我冷淡的态度的些许怨念,现在心里突然有点儿愧疚。想起来ZYW在我骨折时候,天天背着我爬上爬下,我却从来没把他当回事儿。想起来WL来上海时还对我高中的不上进念念有词,却还是变着法子地夸我把我捧上天。我是多么幸运的人啊,如此狼心狗肺,却依然拥有你们铁一般的友情。
大学的时候,SED同学整天屁股后面熊,熊地叫着我,我只偶尔地理他一下,他却每次都会给我最灿烂的笑脸。JX呢,像个孩子一样天真,把我当知己一样,有什么心事儿都向我吐露一番,有什么好事儿也会屁颠屁颠地跑来找我,一米九的大哥有着不寻常烂漫阳光。超姐叫我师父叫了三年,在我不开心的时候总会想着逗我开心,还急着告诉我有哪个哪个喜欢我了,我却从来没把这个小肉球的事儿记在心里。还有我的室友们,每次我喝多了回去,昊亮王都会给我倒杯姜茶,超哥总会一遍遍地说没事儿吧,不能喝就少喝点儿,隔壁的骚夜他们还会不放心地跑过来看看,我可是经常喝得傻逼一样地回去啊。还有六哥和小辉,大四我火大的那一阵,全冲你两发了。达哥是我最坚实的研友,尽管大部分时候都是我给你讲题,但是你是我见过的男人里面心思最细腻的一个,会关心人。还要说到冰哥,我心里有着最大地愧疚,我们本来四个最好的哥们。还有我最对不起的她,我真是罪孽深重。我的大学同学们,你们来上海玩,我居然陪了半天都不到!
先写到这儿吧,还有的等下次睡不着再写,还有好多好多的人好多好多的事儿好多好多的话儿要说。我们再见的时候,是要当面说给你们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