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9

诗人的眼皮有点儿酸痛,他抬头看了眼台灯,有点儿刺眼。伸手关了台灯,然后缩手,然后又伸手。灯又亮了,他只是不想错过黑暗而已。

诗人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喜欢黑夜,会因为黑夜犯困而怨恨自己。

他推开鼠标,磨搓着因为没有暖气没有空调而冻得有点儿发红的右手。平时都感觉不到的,因为不停地打字是不会冷的。他端起杯子想要喝口热水暖暖有点儿疼痛的胃,发现杯子空了。抬头看了一眼需要走十步才能够到的水壶,他还是选择了放弃。

诗人其实是个诗人,他以为他的生命只有诗,后来发现不是。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