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4

春节短短几天,经历了很多事情。

年幼时看着我长大的邻居在不经意间已经去世十年。我依然很清晰地记得童年跑到他家玩电脑,也记得十年前他因化疗而光秃秃的脑袋,当然也记得生命快要逝去时他依旧灿烂的笑脸。昨夜在僧侣反复的吟唱中久久不能入睡。年华再易老也抵不上生命易逝带来的无力感。

比我年幼三天的表弟在继去年新年大婚之后,今年也迎来了一个小生命。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把刚满月的小孩子抱在怀里。她的眼睛还不会聚光,她的表情还不会变幻。不舒服了就哭舒服了就睡。把这么一个简单的生命抱着怀里,会让你不忍心给她的人生涂上世俗的任何色彩。我总觉得自己是有一种魔力的,可以吸引小孩,在我怀里的孩子会睡得安笑得欢。我们弟兄三个一般大,一起长大,堂哥今年五一也要结婚了,真好。

年三十从外地匆匆赶到家里,睡了三个小时就利索地起床,去看爷爷奶奶看外婆。平平淡淡地走在路上,看到外婆的刹那就泪湿了眼眶,怎么忍也忍不住。我也只能用尽力气把外婆抱在怀里,想要藉此掩藏起自己的脆弱。我们怎么样才能赶在亲人老去之前成功,让他们没有遗憾,心满意足。这几天的脑海里时时回荡着外婆那句“我要等到我孙子拿工资了结婚了”。

此刻,我站在手术室的门外等着爸爸…爷爷苍老的眼眶已经哭红,无法睁开。打完这句,泪眼朦胧。

Tags: .
2013/01/23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喜乐平安。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

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失去了旧日的光辉。

Tags: ,.
2013/01/22

小烨:

刚才看了电影,看见什么都想到你,我终于受不了了,我跑出来,脚踏着宽宽的台阶,我跑到了桥上,念你的名字,河水在巨大的黑暗中流去,最沉重的只是一刻,这一刻却伴随着我,河水在远处变成了轻轻的声音,而我却活在涌流之中。我看见我的手在黑暗中移动,遮住一粒粒星,一盏盏灯,一粒粒小虫的歌唱。

今天没有收到你的信,我失望极了。

顾城1979829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