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7

对于中国最大的官媒来说,央视显然处在了一个十字路口,不“拐”都不行的当口,央视只能使出浑身解数应对。写这篇文章纯属站在观察和评论的角度来进行,通过现象我试图找到本质,至于找到本质后该怎么办,那我就不费这个脑细胞,毕竟对于央视,确实不敢随便给意见和建议。

就是这样,分析现象找到本质的过程在我看来也是件有趣的事情,从央视最近一周是看到三个事情,这三件事情属于现象,我们先来看看央视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一件事情比较大,那就是微博的许多大V在约谈社会责任感之后不久,两名以微博为平台的网络推手被逮个正着,央视对这个事情的前前后后方方面面进行了详实的报道。当然对于这两个网络推手的报道,网民或者说中国民众并没有过于强烈的说辞。只是接下来拥有千万级粉丝的所谓著名天使投资人,拥有美国国籍的薛蛮子因在社区嫖娼又被逮个正着,至于这件事我不想过多分析,意义不大。但对于央视的表现来看,却很有意思。官微第一时间报道,这有点让人看不透。争议出来了,许多人认为这是件“小事”,不劳央视如此“大张旗鼓”。

这是现象,本质是什么?我浅显地看是央视作为官媒实际上一直存在着社会责任感,但实际上它仍然是媒体,盈利方式还是广告。这是其一,其二是社会责任感是不是要有微博上的大V来承担,否则为什么要约谈?如果是,那央视的位置怎么办?这就是央视自己没变,但是社会和社会对于媒体的认知变了,我们才会对央视产生这样的看法。

第二件事件其实也不小,那就是央视居然找到一家手机APP——天籁K歌合作“我要上春晚”,媒体都天然具有娱乐性质,可它具备的更多还有传播性质。许多人不解地是天籁K歌再好,总不能比央视拥有的观众多吧?

这是现象,本质是什么?本质实际上传统的电视媒体拥有的是观众,而像天籁K歌这样众多的手机APP,拥有的是用户。互联网在社会化及社会化媒体环境下,几乎可以说任何“产品”都具有媒体属性,那就是娱乐和传播。央视只是拥有了观众,观众是可以随时换台的,可是对于靠产品体验、用户关系构建起来的像微博、天籁K歌这样的APP是拥有高粘度的用户的,央视的娱乐节目找上它们来合作,似乎也就不难理解了。要思考的两个问题:1.央视的传播效应是不是被削弱?2.央视与这些APP或互联网产品合作后效果和影响会如何?你们思考,我反正暂时没答案。

第三件事情和第二件性质很像,那就是央视著名的节目主持人光头王凯和自媒体经济人机构合作,筹备近半年推出《凯子曰》的脱口秀,同时证实他已经从央视离职,投身到轰轰烈烈的自媒体人中间。不知道是否眼红之前自媒体人在一天收入过百万的经历,还是央视体制下对媒体人在思想和精神上发挥的自由,抑或是互联网视频平台所创造的更广泛的用户群体对个人的吸引力和持久的名利收益,无论哪一种,现象是央视的主持人这次的离职是以投身到央视的竞争面来实现的,

本质是什么?或许这个我只能变成问题留待大家来评判。我想分析的是人才是所有媒体平台成功的关键,央视如此、凤凰卫视如此,几乎所有传统媒体都如此,以前对人才的吸引一是稳定、二是收入和地位,观众甚至是排到第三位的。互联网的媒体则通过用户来吸引人才,这种吸引人才的方式不是主动的,是被动的,只是这种被动是如此地迷人和在规模化的效应下不仅有名有利还具有挑战性的,这种挑战直面了用户,他们对你的热爱不是平台本身,而就是你本身。这是被真正认知的个人价值,这种价值的放大对人才的流失影响更大更深远。

应该还有更多的事情让我们看到央视或者说更广泛的传统电视媒体遭遇的问题或者说是现象,本质或许说到底就是观众和用户之间的距离。电视媒体能否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切割下实现拥有观众到拥有用户,这似乎成为生死考验!

—————

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潜力股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我的邮箱:xiaoo.sem@qq.com。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