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01日

When will the writer see the play?

I have may begin at any monent.I said.
It may begun alread.Susan answered.
I hurried to the ticket-office.Can I have two tickets please.I asked.
I’am sorry ,we’ve sold out.the girl said.
What a pity! Susan exclaimed.
Jusn then,A man hurried to the ticket-office.Can I return these two tickets.he asked.
Certainly.the girl said.
I went back to the ticket-office.
Could I have those two tickets please. I asked.
Certainly.the girl said.but they are for next Wednesday’s performance.Do you still have them?I maight as well have them.I said sadly.

2004年08月17日

   昨晚,有许多个夜晚,想到爷爷,就泪如雨下,至今也无法接受爷爷的离去。。。

   害怕别人提到爷爷,因为我控制不了自己脆弱的感情。

    爷爷离去快有四年了,就像昨天一样。熟悉的身影和对我的理解、关心终身难忘。

     有时候觉得人的感情不需要交流,平时的关心和关爱就能将爱发挥得淋漓尽致,也许这就是亲情。

2004年08月14日

  新蚂蚁蝴蝶派。

  也不记得这个名字从哪里看过的,总之第一眼看到时真让自己眼前一亮,也就记住了。

  不管怎样,用这个新奇而有创意的名字来记录和表现自己,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既不是蝴蝶派,也不是新蚂蚁。因为我是一只冰蝴蝶………

2004年08月13日

这周才搞定了这一课,而且是断断续续的看了一下,一点积极性也没有了,所以在本子上画了个“永不放弃”,其实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哪个短期的小目标外,也没有长期的目标。

What was the polite request?

If you park your car in the wrong place,A traffic policeman will soon find it .You will be very lucky if he lets you go without a ticket.However,This does not always happen.Traffic police sometimes very polite. During a holiday in sweden. I found this note on my car,”Sir,we welcome you to our city”.This is a “No parking” area. you will enjoy your staty here if you pay attention to our street signs.This note is only a reminder.If you receive the request like this. your can not fail to obey it !

2004年08月10日

克莱尔?道蒂(Clare Dowdy)报道
2004年08月3日 星期二

Media industry

一些设计师事务所错过了投资商机,这一点或许可信。在20世纪90年代直至2000年,有点声誉的设计师事务所都不乏追求者,最终他们往往会被一家市场营销与推广控股公司收购。Hence Newell 和Sorrell 事务所(想想英国航空设计飞机尾翼上的图案)并入了欧尼康集团(Omnicom);Davies Baron这家为新西兰航空公司设计企业标志的设计师事务所,投入了大众联合集团(Interpublic)的怀抱。因为设计了WH Smith的新形象而出名的Fitch事务所,后来被Lighthouse收购,后者本身是Cordiant旗下的企业。与BBC的标识紧紧联系的Lambie-Nairn公司,也加入了WPP公司。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

这些巨头们目的是想通过收购品牌影响力大的公司,在全球建立跨领域的设计集团,由此向大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其中包括设计、品牌推广、广告,以及市场直销和公关服务。

从那时起,双方的幻觉开始破灭。设计师事务所原本或许期望从母公司网络中分享更多的魅力,当然也期望能有更多的业务介绍。但是,随着经济萧条,客户缩减开支,设计和品牌推广业务受到恶劣的影响。这是控股公司没有估计到的。现在,很少有为大公司设计企业标识的业务,因此类似Interbrand 和FutureBrand公司的部门仅仅在重复原来的自己。不过,不景气的市场环境,往往也是精明的投资者出手的好时机。

“这个市场正在逐渐变得适合投资”,Willott Kingston Smith的会计业务合伙人阿曼达?马龙(Amanda Merron)说道。Willott Kingston Smith公司专门从事设计,传媒推广,市场营销等业务。“现在投资正当其时,因为价格仍然比较低”。

设计产业的经营规模太小

但是投资的目标在何处?大部分设计公司仍然采用小作坊模式,很多工作室的人员不足一打。今年4月,《设计周刊》(Design Week)公布了最佳100家私人独立设计集团。其中,只有7家在英国收取的设计费用超过500万英镑。

独立的设计师事务所,无论其规模,不仅数量少,而且收入也远远落后于这一金额。能让我马上想起来的名字,不过是Checkland Kindleysides, Design Bridge, Jones Knowles Ritchie 和 Corporate Edge 这几家。

不过能否吸引大笔专业投资,规模的确是个问题。因为大的专业投资者会认为规模太小,就不值得花时间和精力去投入,因此往往会避开小公司。

Pembridge负责业务推广的合伙人罗斯?路易斯(Rose Lewis)表示,5年里,上市的风险投资集团3i公司仅仅投资了25万英镑,因此看起来很不经济。投资额通常在100万-200万英镑的私人资本,在这一领域的投资并不活跃。同时,一般的商业银行倒是乐意提供贷款,但不会来投资。

这样留下来的就是一些在创造性领域有投资经验的天使投资者。这些天使基投资者的投资额一般在10万至于50万英镑之间。“但这样留下了一个投资缺口”,目标商业咨询公司(Results Business Consulting)的执行董事吉姆?瑟古(Jim Surgu)说道。该公司是家为市场营销传播企业提供商业咨询的机构。“所以,如果你想要介于这当中的投资额度,那么你就要去找三四个人”。第四频道(Channel 4)的主席卢克?约翰逊(Luke Johnson)等人也是这一行业的天使投资者。

那么,加入投资目标和资金雄厚的投资者这两个因素都可以克服,设计师公司还要面对哪些困难?以下几个问题值得重视。

过于依赖少数客户

首先,人们通常认为这一行业是高风险的,因为设计师事务所通常依赖少数几个客户,以及为少数几位客户服务的少数几个内部人才。

私人股本投资集团ECI公司的合伙人詹姆斯?司徒华特(James Stewart,)认为,很多行业会有类似的情况,这一问题在设计行业比较突出是因为设计师事务所与当前或者以前的老板兼总经理的关系所建立的关系过于紧密。比如,沃利?欧林斯(Wally Olins)和他以前的沃利?欧林斯事务所。橙电信公司和 First Direct 公司(译者注:英国20世纪80年代末最成功的电话银行)等大牌企业都是该事务所的客户。

需要扩大客户群

其次,长期以来,这一行业努力在影响人们的看法,希望人们能够认为设计也是一项可以多元化经营,安全系数高的行业,而不是随着经济周期的起落跟着起落的行业。司徒华特表示,为了抵消这种焦虑,投资者希望能够有规模不一的客户群,在不同国家开展业务。“由此(事务所)可以减少对两三个客户的依赖程度,并抵御单一国家出现的广告业周期性萧条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由于ECI公司的投资规模总是介于500万到1亿英镑之间,因此毫不奇怪司徒华特感兴趣的总是那些尚未被收购的设计师事务所。

巴克莱(Barclays)集团的媒体业务主管比尔?格雷菲思(Bill Greaves)说得还要明确。谈到借贷对象的时候,他总是在寻找那些“拥有很多优质客户,但对任何一个客户的依赖程度不超过60%”的事务所。

“保留客户也很重要,不过如果单凭设计创意,也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客户总是喜欢变化”,ISIS 资本公司的总监戴维?斯拉特(David Sherratt)说道。ISIS是家一家私人股权投资公司。

理想的状态是,无论客户结构如何变化,设计师事务所商业计划应能展示下一年的订货簿。然而,在这行业的很多地方,能做到这一点的还不多。另外,一些人还置疑这种方法的可行性。

“设计是一项短期业务,很难估计两个月后的情况”,设计业的管理顾问兰?柯驰然尼(Ian Cochrane)说道。他认为,设计师事务所应该向投资者提供过去5年的盈利状况。

尼克?豪斯威尔(Nick Horswell)在1995年把他的PHD公司卖给了Abbott Mead Vickers 公司。他说,“我很怀疑那些数字,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未来的收入来源。有经验的投资者对待商业计划总是非常谨慎”。

缺乏管理经验

再次,就应该考虑管理层的因素。通常而言,设计师事务所往往由一两个从大公司跳槽出来的设计师创办。因此,他们往往没有受过正式的有关商业管理或者战略的培训。

“(那些寻找投资的设计师事务所的团队)他们总是再三让人们确信他们是创意天才,但却不是让人确信他们是商业天才。他们的团队需要一些人来做这份工作”,豪斯威尔说道。在成功退出AMV项目后,他用赚来的资金,创办了Uncle天使投资公司。另外,他还在创意灵魂公司(Spirit of Creation)有种子投资。

“如果设计师们不善于向投资者推销自己,那就应该委托其余的人,比如会计师、银行客户经理或者律师来做此项工作”,柯驰然尼说道。

这些规则非常现实,但是有规则就有特例。80年代末,当乔纳森?萨兹(Jonathan Sands(才28岁的时候,他得到了3i公司的25万英镑的投资,通过管理层收购控制了英国利兹的一家叫Elmwood的设计事务所。

当时 Elmwood的营业额为1百万英镑,业务严重依赖于某一个客户,并且管理团队缺乏经验。另外事务所还有25万的透支额,净资产仅900镑。“3i当时向我们投资非常有勇气。”现在的Elmwood董事长萨兹说道。

该事务所在5年内偿还了3i的投资,现在净资产达到150万英镑。因此,无论曾经面对多少风险和困难,投资者的确支持了设计事务所的发展,也因此赚钱。

2004年08月04日

昨天晚上花了1个时间呆坐在桌前,终于搞定这一课,嘻嘻。。。。。有一点成就感!继续加油!

What  was the good news?

The secretary told me that Mr Harmsworth would see me.I felt very nervous when I went into his office.He did not look up from his desk when I entered.After I had sat down.He said that business was very bad.He told me that the firm could not afford to pay such large salaries. Twenty people had already left .I knew that my turn had come.

“Mr Harmsworth” I said in a weak voice.
“Don’t interrupt” he said.
Then he smiled and told me I would receive an extra 100 pound a year!

2004年08月02日

这是上个星期的杰作,才背了一课,真TMD的气人。。。写哪些该死的程序并没有让我学会什么,还有这该死的英语,真想一头撞死。。。。。。。。

First listen and then answer the question.
Did the young man speak English?

I had an amusing experience last year.
After I had left a small village in the south France.
I drove on to the next town.
On the way ,A young man waved to me.I stopped and he asked  me for a lift.
As soon as he had got into the car.I said good morning to him in French and he replied in same language.Apart from a few words.I do not know any French at all .Neither of us spoke during the journey.I had nearly reached the town.
When the young man suddenly sain,very slowly ,”Do you speak English”.As I soon learnt,he was English himself!

2004年07月22日

英语跟比写程序相比,看来是要简单的多啊…………..只用记忆加毅力,一定能大功告成!!
而写程序,我那没有任何数据转换能力的脑子实在是不顶用啊。。。。。。。。^(^

Why will the police have a difficult time?

The greenwood boys are a group of pop singers. At present, they are visiting all parts of the country.they will be arriving here tomorrow.they will be coming by train and most of the young people in the town will be meeting them at the station.Tomorrow evening they will be singing at the Worker’s Club.The greenwood boys will be staying  for five days.During this time.they will give five performances.As usual,the police will  have a difficult time.they will be trying to keep order.It is always the same  on these occasions.

2004年07月20日

作者:汤姆?格罗司(Tom Glocer)  
 
预测是一个变化无常的游戏。20年前,谁能料到当时的世界正处在一场全球革命的边缘?火车、汽车和飞机把这个地球缩小了,电报、广播和电视又把世界联系在一起,而现在,互联网、手机和电子邮件的最新发展完成了这场革命。

20年前,一家名为Racal Electoronics的英国公司(也就是现在沃达丰(Vodafone)的前身)获得许可,将无线电波用于私人用途,由此把语音和数据结合起来。“整体访问控制系统”(Total Access Control Syestmes)听上去怎么也不象是一场革命的代名词。但是这种可以让人在移动中接听和打出电话的技术,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激动人心的技术进步之一。

1996年,英国人持有手机的比例为16%,而今天这一比例达到了65%。沃达丰现在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电话公司。同时,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势头丝毫不减。和记黄埔勇敢地占领了3G技术的制高点,从而引发了通讯技术的又一个重大突破,这在20世纪80年代甚至是连Racal公司也不敢想象的。借助该项技术,无论身处何地,你都可以通过电话收看电视新闻。对于未来可能实现的功能,我们只是刚看到一个开头。

20年前,博客(blogs),Blackberries,或者面向普通消费者的宽带网络都还没有出现。在英国落地的电视节目仅有4个频道。手机和电子邮件还只是少数电脑技术发烧友的专利。但这一切都已改变。今天,我们发现,这场技术革命已经波及到了全体社会大众。但是,这些变革把我们带到了何方?这场革命会不会到最后失去动力?

情况远非如此。我相信我们正步入这场信息技术革命的第二阶段。在第一阶段中,我们有了网景(Netscape), Globle.com, Boo.com和Napster等公司。而在第二阶段,我们看到了真正的赢家,比如雅虎(Yahoo),电子港湾(Ebay),亚马逊(Amazon)和Google。

这场科技革命其实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从最初的铁路,到后来的电话,再到后来的计算机,这次科技革命也遵循了前几次繁荣的模式。最后的辉煌还远远没有到来。事实上,正如邱吉尔曾经说过的,我们或许正处在开始的结束阶段。

那么,对于像路透社这样的信息服务公司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呢?山姆?戈德文(Sam Goldwyn)曾警告我们说,千万不要作任何预测,尤其是对未来。但是对于路透社这样一个介于信息服务和媒体之间的公司来讲,这种选择要不得。对我们来说,未来10年意味着三大挑战:可信度,沟通和新型社区。

数字技术对新闻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可信度已经成为一个核心问题。现在,提供新闻服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容易,但要建立起可信度,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难。如果想知道一家传媒百年老店是怎样因为一两篇无中生有的稿件而毁于一旦的,只要看看最近的丑闻是怎样撼动了BBC和《纽约时报》这类传媒业顶级招牌的就可以了。

互联网的出现,使那些自封为记者的人也很容易把搜罗来的信息重新包装成一条条新闻。通过搜索引擎,记者可以找到无穷无尽的信息,然后借助“剪刀加浆糊”,不出办公室也能写出一篇战地报道。另外,“炮制”新闻也更加容易,只要来个网上民意调查,看看黛安娜王妃是否是被谋杀的,以及奥萨马?本?拉登是否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虚构出来的人物等等就可以了。科技推动了新闻业的发展,同时也对其产生了极大的威胁。

理性的消费者希望能读到现场目击报道,以及专家的分析意见。这就是为什么每当有冲突发生时,我们网站的点击率会大大上升。人们总想知道真相。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希望看到未经编排的新闻。福克斯(Fox)新闻在美国的成功表明,就像体育赛事一样,一些观众倾向于支持本地的队伍。因此,最近我去五角大楼参观时,发现每台电视机都在播放福克斯新闻,就不足为奇了。

为了忠诚地面对我们153年的悠久传统,我们公司不得不寻求一条不同的发展道路。独立、没有偏见、快速和准确,这些特色已深深扎根在我们的企业文化之中,使得我们能够影响到世界各地有着相同价值观和兴趣的受众,而这些受众是传统广播公司所无法触及的。

速度也很重要,十年前,卫星电话的尺寸意味着很难靠它从遥远的战场上发回新闻。新技术的普及则意味着,新闻报道竞赛的结果不再取决于传输设备的优劣,而是看谁拥有最抢手信息的新闻来源。

内容为王。以合适的形式传递准确的信息变得越来越重要。我相信,以后的新闻传送将更多地为终端用户量身定制。媒体公司需要提供能够客户化的内容。在未来十年中,媒体将通过日益个性化的服务来赢得客户。

即时消息以后会像互联网一样普及。路透社的即时消息服务(Reuters Messaging)目前在近100个国家的2000家公司里拥有6万多名用户。所有的事情,从谈生意,到和同事约好去喝一杯,或者看看我们的孩子是否已从学校安全地回到家中,都可以通过即时消息来完成。

未来十年,国家和边界的概念也将被弃之脑后。世界正逐渐演变成诸多分散的社区。在这些社区里,人们虽然相隔千里之遥,但他们的共同之处却远多于他们实际上的邻居。我们的工作将是把这些社区联接起来,无论它们在什么地方。

我们也将期望,能直接满足世界上最大的新兴经济体——中国的需求。目前中国占全球贸易额的5%,GDP年增长率超过8%,出口增长达20%。中国政府推动人们创造了巨大的财富。证券市场的发展,机构投资者的出现,为我们这家全球财经信息供应商创造了巨大的商机。

那么,10年后,我们会在哪里呢?我们的价值观没有变。但我们的技术是经过客户化定制的,我们的市场还在发展。最重要的是,我们会继续努力赢得客户的信任。

本文作者为路透社首席执行官

译者/苏眉

作者:弗朗西斯科?格雷拉(Francesco Guerrera)
2004年7月20日 星期二 出版  
 
周五,台风即将席卷香港,暴风雨吞噬整个地区。这是个科技高度发达的城市,人们甚至可以在车中用手机打开空调。因此令人欣慰的是,居民事先都得到了高科技的准确预报,用胶带把大多数窗户都贴得密不透风。


当下一轮股市旋风席卷香港和纽约投资界时,预计同样会出现这种不足为凭的防范行动。我当然是在谈论中国两大国有银行——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和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期待已久的上市发行。

与难以预测的风暴天气不同,投资者应该能够准确地觉察到中国银行风暴的走向,其目标正是他们的腰包。

这两家信贷机构都急于在明年初上市,投资银行则策划如何说服国际基金经理和香港散户,让他们作出认购首发股这一明显不合逻辑的决定。

投资银行说,影响中国各银行资产负债的痼疾——坏账正迅速减少。昨天,中行大胆地宣称,其坏账已低于贷款总量的6%。考虑到几个月前这还是个两位数,这一变化令人瞠目。

体系和运营都在得到显著改善。一旦“战略投资者” 教给中国人怎么做,这只会变得更好。建行的战略投资者是花旗集团(Citigroup),而中行的战略投资者则由一个志愿者同盟组成。

再加上2005年初国际资本市场有望掀起新一轮“中国热”,中行和建行应该能够如愿以偿,从慷慨的股市投资者手中筹集到大约160亿美元。嗯,至少理论上如此。

当然,不要过于消极。我想,目前各种各样的暗示,选择性的信息披露,以及给投资者和媒体半生不熟的“高层简报”等,也有着积极的一面。有一点不错的是,虽然中国的金融机构在奢侈浪费和低效信贷的文化中成长,却总是很节俭,即使对待真相亦是如此。

我想省却与你进行技术上的探讨,比如坏账减少是否真实(抑或只是贷款量增加了?),账目是否值得信赖(试过2.75万个分支机构的“抽样调查”记录吗?),以及管理是否完善等。我的问题简单多了,当你可以同样轻而易举地购买汇丰(HSBC)或花旗的股票时,为何要买中国国有银行的股票?

我们应正视这一点:如果左右中国首发股的恐惧和贪婪周期对其有利,中行和建行的股价就不会便宜。

别忘了,在香港上市的中银国际的股价是其账面价值的两倍多,几乎与花旗和汇丰持平,大大高于JP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或皇家苏格兰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等。

无可否认,随着这两家刚上市的中国信贷机构把新资本用于提高效率和生产力,其股票每股收益增长的前景令人垂涎,从而会吸引那些追求“增长”的投资者。

但现实是,首发股筹集的资金将用来改善资产负债,并减少坏账,这才是上市的首要原因,而不会将其用来提高每股收益。如果你看重的是每股收益增长,澳大利亚的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等亚太区的其他银行前景更佳(根据瑞银(UBS)的研究报告,今年麦格理的每股收益增长率为40%)。

对于那些希望部分投资于高速增长的大国经济奇迹的人来说,诸如印度的HDFC银行(HDFC Bank)等声誉好、风险低,预计收益增长率高达25%,因此与拼凑起来的中国银行首发股相比,它一定可以成为可靠的替代者。

事实上,可以在全球投资的国际基金经理并不需要到亚洲、特别是中国来投资金融服务业股票。尽管亚洲股市令人兴奋,但银行业却并不吸引人,它要么竞争激烈(如台湾、香港),要么风险巨大(如韩国、印尼),要么银行过多(如新加坡、马来西亚),要么不够发达(如中国)。

几位分析师都想知道,日本三菱东京金融集团(Mitsubishi Tokyo Financial Group)和日联控股(UFJ)昨天宣布合并后,会否打造出一艘能够在全球银行业对汇丰和花旗构成挑战的巨型航母。或许有什么东西我没弄懂,但我确实无法看到问题所在。一边是两家本国银行为防止其中一家倒闭而草率结合,而另一边则是全世界最大、最高效的金融服务业巨擎。三菱东京和日联控股合并后,资产也许会超过花旗,但关键却是如何使用。

译者/安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