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文/DoNews博客作家 何川

一夜之间,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开始鼓捣手机了。于是,我们又可以嚷嚷狄更斯那句名言了:这是手机行业最好的时代,也是手机行业最坏的时代。或者说,这是手机消费者最好的时代,也是手机制造商最坏的时代。

可我觉得一切并没那么简单,作为消费者,我们应该谨慎乐观。

短期内消费者很难得到真实惠

首先,消费者最好的时代,一定是行业充分竞争的时代。关于行业的充分竞争,我认为有两个前提,一是完全的市场经济体制(包括健全的法律法规)的确立,这是基础,是必要条件;另一个是成熟的消费市场氛围的形成,这是推动,是充分条件。二者产生的合力,就是尊重并保护创新,正当而有序竞争。

最近几年,社会上一个热点话题是“国进民退”,其实这个话题谈多了是有副作用的,那就是民营经济的注意力更多地从探索自身发展的不足上转移到了抨击国有经济的弊端上(形象点说,就是越来越矫情了),并因此形成了一种十分武断的结论:即民营经济早就实现了充分竞争,国有企业严重阻碍这种竞争。我认为这样说并不准确,至少从前半个观点看,我们高估了民营经济的发展水平。

举一个看上去最为开放、最为充分竞争的互联网行业的例子——3Q大战。作为消费者,经此一役,你还认为互联网这个高度民营的行业是充分竞争的吗?我认为恰恰相反,互联网行业在目前的民营经济领域中,存在着十分严重的寡头倾向。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政府除了在意识形态层面进行严控,其余一概放手。这必然导致在国内发端不过20年的互联网行业成为“资本主义早期的新大陆”(更不用说移动互联网了),互联网行业充分竞争的土壤正一点一点被沙化——做杀毒软件的要看360脸色,做社交网站要看新浪、人人脸色,做电商的要看阿里、京东脸色,做搜索的要看百度脸色,做视频的要看优酷搜狐的脸色……还有做什么都要看腾讯的脸色。

我们很早就懂得一个道理:垄断是竞争的必然结果,垄断也必然被竞争打破。这个道理的另外一层含义是,虽然市场在根本上是喜好竞争的,但竞争在根本上又是趋于垄断的。如果互联网的影响是全行业的(即互联网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宏观经济体),那现在的互联网,在各自领域内,都是存在垄断的。看上去这是一个没有制度倾斜、没有政府干预的领域,一切是那么的公平与自由,但同样,这也是一个不受制度保护的领域,而制度(往大了说是法治)无非是公平竞争的最基础的保障。

因此,在以保护产权、版权、专利权等法律法规健全之前,类似3Q大战般绑架客户的行为还将继续发生,目前正在发生的是——互联网公司纷纷做手机。与其乐观地说,这是互联网公司为各自用户提供更好地服务与选择的一种尝试,倒不如谨慎地说,这是各自领域内的巨头们,忧心竞争而绑架用户的一种延伸。

针对360推出特供手机,我曾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粉丝永远拯救不了偶像,除非你不是一个真正的偶像。周鸿祎之所以如此急着做手机的根本原因,是他输不起移动互联网这步棋。换句话说,在PC互联网不可或缺的360,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并没那么重要,因为这是一个完全崭新的领域,一切都将被打乱并重新排序。而360在PC互联网领域自下而上的革命经历,让他比谁都清楚一开始就占领终端的重要性,他希望通过占领手机客户端这种自上而下的革命,将360在PC互联网的统治地位平稳地过渡到移动互联网上。

这也是其他想做手机的互联网公司的基本心理——为用户考虑?别扯了,都喜欢挑好听的说。

所以我认为,在移动互联网稳定的市场格局形成之前,消费者很难在互联网公司制造的手机上得到真实惠。说互联网公司比纯硬件制造商更理解用户,不是没有道理,但一个基于细分领域的互联网公司,很难真正理解用户。更不要指望基于于互联网公司的手机行业会产生类似苹果的伟大企业——因为他们的功利性太强了。

时代厌倦了科技快餐

现在想想,诺基亚死得一点也不冤。尽管很努力,但诺基亚一直在做司机盒饭, 而苹果则更像是给用户做一顿充满温馨的家庭晚餐。

或许乔布斯很早就悟透了那个道理:相对于科技,人性的进步速度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因此,所有基于科技而产生的公司,都会过于迷信科技而在不同程度上忽略人性。于是,那些尊重人性、重视人性并努力去接近人性的公司,往往都更容易烙上伟大的印记。

这就给我们提出了另一个问题:科技的确是个让人兴奋的字眼,但人类消化科技的能力究竟如何?人类对科技产品频繁更新的需求究竟多大?再苛刻一点地说:那些打着科技与创新旗号的公司,到底是通过科技更多地创造价值,还是更多地泛滥价值?

我想,乔布斯除了为现代科技企业树立了一个标尺与无数的标准,更重要的意义还在于,现代科技企业在学习苹果的过程中,应该懂得减缓制造科技快餐的速度的必要性。因为相对于产品的更新速度,大多数用户更喜欢在一定时期内、一个产品上找到归宿感,这是人性的必然。我不认为只有通过无休止的重复生产,才能“瞎猫碰死耗子”一般地产生伟大的企业,抑或因此而印证某某公司如何“长盛不衰”。

否则,即便是看上去更理解用户的互联网公司,在手机制造方面,也难免落入产能过剩的轮回。当然,如果有一家互联网公司愿意尝试从全行业的角度去理解用户、尊重用户、整合对手,将是手机消费者的真正福音。但问题是,目前有哪家互联网公司有这个能力?或者有这个胸襟与勇气?

说到最后,我没用过小米手机,只是长久以来知道其在互联网营销上的成绩,并推出miui系统与米聊(事实证明并不成功),可并不能因此而将小米定义成一家互联网公司。也许小米只是另外一家更懂得互联网的手机制造商。也正因如此,小米才有机会站在全行业(互联网)的角度,满足用户在移动互联网时期的手机体验。

因此,(如果有)更懂得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的手机制造商,将比单一的互联网公司(包括与制造商合作)更能做好手机。因为独立的手机制造商在软件搭配上更能理性地站在全行业的角度上配置优质资源,这是单一的互联网公司难以克服的障碍。

如果小米真的是具备这样基因的手机制造商,那么请你拿出底气,完全不必在价格与利润上纠缠,消费者在乎的,仅仅是好的产品,一个可以改变消费者生活的好的产品。如果你真的能像你说那样做到这些,就沉下心去做,至于1999的价格,你不妨涨上去,或者换个角度,在别人都降价的同时,你能挺住。这才是本事,也是证明好产品的能力。

无休止的降价并不是对消费者真正的好,对于消费能力日益提高的消费者而言,他们更在乎的是性能上的满足而不单独是价位上的满足。倒是应该埋头于用户之上,远离全行业、大环境的浮躁与激进,走自己的路,让别人降价吧。

转载请注明 DoNews博客认证作家/何川


1条评论

  1. 涨价就卖不动了啊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