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9月09日

  在不具备充分的资源禀赋优势的条件下,急于通过人民币汇率升值这一表象的金融手段来推动出口结构的转型,无异于缘木求鱼

  人民币汇率的变化真可谓瞬息万变,几个月前数度“破八”的激情尤在,如今却早已击穿7.95的心理底线。9月4日,人民币兑美元连破两个关口的一幕再度上演,中间价被定在7.9499,第一次击穿7.95,而在询价市场最终收报价更是达到7.9385,也是第一次击穿7.94这一整数关口。

  人民币汇率波动本是市场行为所致,本身并无可厚非。然而深究其背后意义,不难看出市场所一度流传的人民币升值趋势加速的传言正在变为现实。有关人民币升值趋势加速效应,相关市场人士和学者尚存在不小的争议。但是无论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这对本已压力重重的中国出口产业无疑又是雪上加霜。

  据日前披露的一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纺织行业利润将不堪人民币过大的升值幅度。这份报告的撰写人是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局纺织与质量处,该报告提出:在现有的外贸增长方式下,人民币不断升值和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将对企业生产经营带来较大影响。

  现有的最新统计数据也表明:人民币汇率每升值1个百分点,纺织行业的平均利润就会下降2-4个百分点。自从去年7月至今,人民币的累计增幅已达到4%以上,纺织行业的整体生存环境也在不断恶化。今年世界杯期间,中国浙江的世界杯供应商从中获利甚微,相对于以往来说不可同日而语,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影响不可小觑。

  有部分学者和业内人士认为从部门产业的角度出发来考虑人民币升值是否应该加速未能充分考虑到全局的影响,如中国净储蓄过多的问题,出口产业结构升级问题等等。事实上,上述两大问题的根源并非完全是国际金融问题。

  “金融经济问题是实体经济问题的倒影”,中国净储蓄过多问题的本质是缺乏良好的资本循环体制,即资本无法充分地被社会再生产过程所吸收,换个角度来看,也就是社会再生产无法创造更多的利润使资金升值,从而使社会资金停滞不动,并最终使社会再生产过程陷于停顿。表现在金融上即是现有的金融体制不能充分吸收社会闲散资金,广大投资者难以找到有效的资本保值升值场所。

  出口产业升级更是一个经济结构的问题,决定一国出口的最终因素是资源禀赋优势,人为的政策只能是充分挖掘这一优势,或者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培养新的优势,如不断的提升国民教育水平,使国家过渡到知识型社会,从而为经济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而目前中国除东南部沿海地区以外,许多地方仍相当落后,人力资源优势仍以廉价劳动力供给为主,而非发达国家的知识创新型人才。

  在不具备充分的资源禀赋优势的条件下,急于通过人民币汇率升值这一表象的金融手段来推动出口结构的转型,无异于缘木求鱼,画饼充饥。须知任何经济发展都有其自身的规律,具备了相应的条件,经济自然会实现平滑过渡;如果急于求成,拔苗助长,则往往非但不能实现预期目标,还有可能出现历史倒退的现象。

  毕竟,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产业经济具有无法替代的作用,我们不可能像少数城邦国家那样单一依靠金融业富国。应给予产业发展更多优先地位,金融业在实体产业发展基础上自然会茁壮成长。离开了实体产业的发展,金融业极可能发育不良。

  因此,基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考虑金融问题是目前发展的基本思路。事实上国家推行的政策也一直有类似的考虑,在目前市场所推崇的加速升值的呼声中,我们仍应保持足够的清醒。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一份最新研究报告显示,英国一名植物人在听取外界指令后便开始“打网球”,脑部活动与常人无异,显示植物人也可能有意识,不过科学家强调这只是个别例子,病人的实际情况会受其脑部受创程度影响。 

  英国和比利时一班脑神经科学家以一名23岁的英国女子作研究对象,她在去年7月遇车祸后成为植物人。医学界所谓的“植物人状态”跟昏迷不同,病人虽然对外界的刺激没有反应,也无法与其他人沟通,但跟昏迷病人不同,他们看似清醒,而且会有睡觉和睡醒的时候。

  病人以脑活动作回应

  科学家在她成为植物人后5个月,利用功能性磁力共振扫描记录她脑部的活动。科学家向她念出不同的句子,扫描显示她脑部活跃的区域跟正常人十分相似,科学家接着又指令她想像一些情景,包括打网球和在自己家中闲逛,也得出类似的结果。

  研究员形容有关发现“令人吃惊”,指病人明显有意图配合他们的指令,其中一名研究员欧文博士表示:“结果显示病人仍能够明白指令,她以脑部的活动加以回应,而非以言语或动作来回应。”

  欧文博士深信这一发现有助医学界更了解植物人状态,研究报告在最新一期《科学》期刊刊登。

  外击脑伤较容易康复

  不过欧文博士同时强调这只是个别例子,并非所有植物人也有意识,“所有植物人都有所不同,他们脑部受损的程度各有不同,痊愈的机会也各异。”他指出该名女植物人脑部受创相对较轻微,而且外击引致的脑伤一般比中风或心脏病引发的较易康复。

  不过有专家质疑研究结果,马修斯博士认为研究的结果不足以证明植物人是有意识,“植物人可能对刺激有反应,但不一定是有意图的,即使是复杂的语言刺激,也不足以证明病人‘自决’作出回应,就如被针刺痛缩开也不代表是‘决定’回应。”

  日前,我市教师健康基金首次发放资助金,我市共有110名教师成为首批受资助对象,总额70万元。此外,我市还从教师健康基金中拨出33.6万元,免费为4200名教师购买了“职工医疗互助保障计划”80元/份的保险。
  石岐中心小学的高继标老师是教师健康基金的受惠者。今年5月,他被确诊为肝癌中晚期,6月份接受了肝移植手术,手术费和治疗费近30万元,其中自付费用达17万多元。在学校的帮助下,高老师向市教师健康基金申请资助。依据他的条件,教师健康基金管理部门核发给他3万元的健康专项资金。“我和老伴都是老师,医药费花去我们多年的积蓄。教师健康基金的资助大大减轻了我们的负担。真的非常感激!”高老师表达了深深的谢意。
   记者从市教育部门了解到,目前,中山的教师队伍有1万多人,患有各类重大疾病的近300人。凡是因为大病造成家庭生活困难的老师,都可以向教师健康基金管理部门申请资助。资助金每年接受老师申请一次,视病情和家庭困难情况,资助额度在1000元到30000之间。我市首批资助的110名教师中,享受到30000元资助额度的老师有7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