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4月29日












(2004.04.26)   来自:Chinabyte  






 





ChinaByte4月26日消息 去年夏天,分析师Kastner从郊区搬到波士顿的公寓住宅,此时他的新房正在施工。在临时寓所安顿好后,作为Aberdeen集团首席分析师,第一件事情就是配置Wi-Fi网络,以便尽快无线上网。


  一切顺利,但是几周后他却发现,无线电波开始杂乱起来。他说,在劳工节前后,所有的学生都回到了波士顿,附近所有的无线接入节点都被利用起来。很快他的笔记本电脑因网络冲突而开始经常发生故障和掉线。


  Kastner对问题做了一些研究,他现在担心Wi-Fi技术将被自己的成功拦腰切断。


  他在后来的分析报告中写道,正如我们知道的,Wi-Fi世界的终结将很快来临。他认为,今年Wi-Fi硬件销售的繁荣与都市地区可利用的无线空间将导致某些地区的无线互联网流量拥挤,在某些地方,这种上网拥挤掉线的情况还会更加糟糕。


  现在Wi-Fi接入节点的建设成本在100美元以下,无线局域网技术已经从深奥神秘飞快地转变为日常生活。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了解了这种不用网线的互联网接入方式,他们也开始理解了是什么东西能够让无线局域网不再工作。


  网络拥挤是无线局域网发展的最重要问题:当许多无线局域网接入节点彼此靠近时,无线信号接受装置可以感受到无意识的噪音,它们代替了清晰的数据流量。这就是去年在德国的Cebit计算机贸易展示会上所发生的事情,当时犬牙交错的无线局域网络使许多笔记本电脑无法无线上网。


  一家从事写字楼手机和无线局域网安装工作的奥地利公司Mobile Access Networks可以正常地解决这个问题。该公司采用无线局域网爱好者最初开发的软件来探测开放的无线局域网连接—不是发现免费的互联网连接,而是在用户的办公室配置无线网络时,可以避免使用哪些信道。


  解决无线局域网拥挤问题的办法是老式模拟无绳电话用户都熟悉的:改变信道。绝大多数用户使用的Wi-Fi标准802.11b可以采用11个不同频率,它们大约在2.4GHz波段附近。












(2004.04.28)   来自:新浪科技  






 





  第一步:复核清单



  搭上了缓行WAPI以及打击盗版等代价之后,美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放松承诺是我们获得的重要“返券”之一。


  本月21日举行的中美商贸联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上,双方签署的美国对华《高科技出口最终用户访问换函》的协议称,美方将复核其对华高科技出口限制清单上的各项产品,意在逐步满足中方提出的放松高科技出口限制要求。


  美国贸易代表处公布的材料显示,美方将通过行使一项名为“使用监督权”的有限定权力,监督对华出口高科技产品的使用情况。


  26日,美某高科技协会在华负责人向记者透露,美方将在今年派出专门团队来华,对所出口高科技产品使用情况全面核查,以为逐步放松相关产品使用限制提供参考。


  此前,美国在无线、芯片、软件、安全、雷达等高科技领域均对华采取限制出口政策,在相关产品本地生产、销售、研发等方面也提出了具体实施要求。而逐步取消相关产品出口限制更是中美历次谈判中中方提出的重要议题之一。


  信息产业部科技司某官员26日晚间向记者表示,此次协议的签订必将逐步改善中美在高科技领域的关系,也为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提供了一些不错的机会,但具体进程仍然需要双方好好把握”。


  他同时指出,逐步取消高科技产品对华出口限制后,“军转民科技产品”有望首批开闸。


  按照OECD(经合组织)的标准,中国将航天航空器制造业、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电子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业、医药制造业和医疗设备及仪器仪表制造业等确定为高技术产业。


  限制出口真相


  尽管才刚刚开始,但“这完全可以看成是一个转折点”,上述信息产业部官员如是总结,因为布什上台以来,尤其“9.11”之后,把国家安全作为第一要务的美国政府,在对外高科技出口政策上的限制日趋严格。


  据科技部高技术研究发展中心某人士透露,2003年,美国就多次向中国提出了来华进行现场核查的要求,他们怀疑对华出口高科技产品被用于军事领域,但一直没能成行。


  而为了实施有效限制,美国政府将壁垒设置到了在华延伸的各个高科技领域。比如,针对微软、英特尔、高通等公司对华的技术出口,美国政府均进行了严密监视和控制。


  思科(中国)公司一位人士说,该公司在国内被禁运的主要是采用256位加密算法以上的DES-VPN和数据加密板卡等产品。“这些产品主要用在政府机要部门,电信级用户一般不会用”,电信级用户产品采用的加密算法一般为56位。


  他列举道:在巨型计算机领域,美国政府规定,对华出口的产品运算速度不能高于同期中国自有产品的速度;某些美国芯片公司在出口产品之前,都会按要求把一个特别的口令留给美国国防部备案;微软公司则在其视窗系统中留下“后门”,并一直拒绝对华公开其源代码,直至2003年3月;英特尔公司也曾在每个奔腾Ⅲ处理器中内置了唯一序列号,以在交易时验证用户身份;与此目的相似的高通公司,在其BREW平台使用上,迄今坚持对产品的“数字签名”工序(也正是因为对此做法心存忐忑,韩国政府最近将该平台拒之门外,启用自行研发的WIPI标准)。


  在限制产品出口的程序设置上,美国政府更是不厌其烦。


  据了解,限制级高科技产品对华出口时,必须先取得“出口许可证”,该证件由美国国务院、国防部和商务部三部门跨部审批后方能颁发。


  而除此之外,美国政府还在具体商业合同上作出了具体规定,即要求对华出口高科技产品厂商与中国客户在合同上附加一个条款,“所出口产品必须指定最终用途或最终用户,并且美国方面可以对该技术或产品的最终用途和最终用户进行现场核查”。而这也正是美国方面多次提出来华核查产品使用情况的根据所在。


  根据意识形态、经济制度、中美关系以及科技实力等因素,美国商务部《出口管理法规》把除加拿大以外的国家分为7个级别的组,限制最严格的为“Z组”(即全面禁运),以下依次为“S组”、“Y组”、“W组”、“Q组”、“T组”和“V组”。克林顿政府时期,中国一直被列为“V组”,布什政府有没有对此作过调整,多位业界人士表示并不知情。


  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杨培芳称,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形态,是美国在某些高科技产品领域对华禁运的主要借口,而实际上则是出于国家安全和国际竞争的需要。


  美企业受损


  尽管在其他层面有其长远的考虑,但在实际商务运作方面,美国却在不断地为其“技术锁国”政策买单。


  首先承受压力的是美国高科技公司。


  据科技部高技术研究发展中心人士介绍,美国“出口许可证”从递交申请到批准的平均周期至少要3个月,甚至1年。而日本和德国政府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许可证”发放周期一般则只需要几周,最多1个月。如此,在商业竞争中,美国高科技公司自然失去了许多赚钱机会。


  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中芯国际的例子。


  2001年初,刚刚成立的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上海有限公司投资15亿美元在上海兴建厂房,眼看规模投产在即,却突然遭遇了美国政府的“枝节”。


  为了加强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新上任的美国布什政府临时冻结了克林顿执政末期批出的出口牌照,中芯国际在美订购的两个电子束系统不能到货,投资进度被迫停顿。美方也因此失去了此笔大单,中芯国际转投瑞典厂商,及时接单恢复进程。而直到半年之后,美国国防部、商务部和国务院才组成临时委员会,对该出口牌照进行复审。


  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机构的报告,2002年,美国对华出口排名前五名商品分别为航空器及其配件、电子机械设备、电脑、工业设备和特殊用途机械装备。这份报告指出,这些科技含量较高的产品占2002年美国对华出口商品近57%。


  科技部统计数据显示,2002年,中国高科技产品进口额为828.5亿美元,同比增长29.2%。而在中国高新技术和产品进口国家和地区排名中,美国已由过去的第一位下降到第四位,排在日本、东盟、中国台湾之后,占中国高科技进口比例仅为13.47%。


  自主研发与一体化


  该如何应对美国政府对华的高科技遏制?


  上述科技部高技术发展中心人士认为,应该全力加大自主研发力度,争取在关键领域赶超对手。


  据介绍,2002年,我国财政科技拨款总额达到816.2亿元,比上年增长16.1%;研发经费总支出为1287.6亿元,占GDP的比重达到1.23%;在高技术产品出口方面,2002年,出口总额为678.7亿美元,比上年增长46.1%。


  杨培芳则主张把这个问题放在世界一体化大环境下来考虑,即在发挥自我优势的同时,可以考虑在某些高科技领域利用外力,而发达国家在这些领域的禁运措施也被认为会在世界经济一体化过程中逐步取消。


  杨培芳认为,美国等发达国家现在可以对华拖后腿的领域主要集中在集成电路制造,而在“集成电路设计”和“软件开发”等方面,中国具有比较明显的后发优势。因此,可以尝试取长补短,同时避免不必要的投入。


  据介绍,为了弥补在集成电路制造方面的不足,上个世纪90年代,我国曾在无锡和浦东分别建立了两个制造基地,投入几百亿人民币,但由于我国缺少长期工业化积累,这些投资都付诸流水。


  资料链接


  美对华高科技出口限制关键事件


  1949年被美国列入高科技产品禁运Y组


  1950年美国将中国列入Z组


  1980年单独为中国建立一个“P组”,以区别于当时进军阿富汗的前苏联


  1983年里根政府将中国的管制等级调至V组,同时公布新的“对华出口指导原则”和7类电子产品对华出口的技术界限,还提出了对华出口管制的“双倍政策”(即允许美出口商向中国出口技术和产品的技术水平是对前苏联出口的两倍),并宣布所有不必经“巴黎统筹委员会”审查的出口申请将由商务部审批而不须跨部审查


  1989年中美关系再次进入低潮后,美国中止了放松对华出口管制政策的审议


  克林顿上台后由于面临美国国会在该问题上的强大压力,美方在对中国的技术转让问题上裹足不前


  美对华高科技产品限制关键词


  ◎“考克斯报告”


  1998年6月,美国众议员考克斯及其8名同事组成“美国国家安全及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商务调查委员会”。


  1999年5月,以考克斯为首的部分美国议员抛出长达872页的《美国在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交往时,对国家安全以及军事、商务方面的关注》的报告,即《考克斯报告》。该报告罗列了中国“窃取”美国技术的“十大行为”,涉及核技术、导弹技术、空间技术、机械制造技术、发动机技术、计算机技术等所有高科技领域。


  ◎“巴统”


  1950年1月,美、英、法等国成立了一个不公开的“输出管制统筹委员会”,因总部设在巴黎,通称“巴黎统筹委员会”COCOM,简称“巴统”。该机构制定禁运货单,限制对社会主义国家输出战略性物资和技术,禁运物资基本分为军用武器装备、尖端技术产品和稀有物资等三大类。1951年5月,“巴统”设立“中国委员会”,制定更加严格的禁运货单。










(2004.04.22)   来自:pconline  






 




日前,研究者利用Internet2的主干网创造了一项新的数字传输纪录。这项新纪录是本周二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举行的Internet2成员2004春季会议上公布的。实验过程中数据以6.25Gbps的速度沿着一条一万一千公里长的链路传送到网络的另一端。这是目前普通家庭宽带连接速率的一万倍。这套网络系统同时也是上一次从洛杉矶发往瑞士日内瓦的传输纪录的保持者。这项新纪录是基于现行的IPv4协议实现的,由加州理工学院和日内瓦的CERN组成的联合小组操作实现。该小组曾在上一次以IPv6在同样的距离实现了4Gbps的传输速率。

    Internet2是由全球超过二百所大学与业界、政府通力合作发展下一代互联网技术的技术团体。关于Internet2的竞赛于2000年正式开始,至今已持续数年,吸引了全球的大批研究机构参加。竞赛的宗旨在于考察研究者建设最高速的,端对端的IP网络的能力。


  由于没有人能预见到这样高的带宽对于目前的用户有何用处,因此演示结果对科研机构来说意义更为重大。许多组织已经开始研究如何应用高速的网格连接研究院和实验室,此后科学家就可以高效率的交流大容量的数据了。另外据美国能源部的研究结果显示,高能物理、天体物理学、气候学以及其它学科在未来十年内的研究将要求达到TBps级的网络连接,因此,对于高速网络的研究已经到了准备投产的阶段了。












(2004.04.28)   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  






 




你很难想象咱们这个星球上居然有像Google这样的公司:上千名穿着休闲服的软件工程师可以尽情享用公司提供的免费的丰盛午餐,甚至免费的按摩服务;而不经意之间,你就会发现这个公司的大老板、创办人之一佩奇穿着溜冰鞋在你身边呼啸而过;更刺激的是,这些工程师不会被固定在一个团队里,从事一项固定的工作,他们可以为了一项自己感兴趣的课题而自由组合,半年甚至几个月,再继续寻找下一个“自由组合”。

如果这还不够令人惊讶,那么一个更令人惊讶的事实是,正是这么一个作风“散漫”的公司,从1998年建立开始,到去年它的五岁生日,资产已经从100万美元迅速扩张至2亿多美元。这意味着,按八小时工作日计算,这个公司每秒钟就有6美元的资生诞生。现在,全世界每秒钟就有超过3000台电脑通过Google发送查询指令。

市值超过200亿美元

有媒体披露,Google将在本月底宣布本年度初最重大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Google在去年的销售额高达9亿美元,纯利润高达1.5亿美元。早在去年9月,就有人把它和其他的网络公司相比。根据当时公布的数据,雅虎的市值是380亿美元,亚马逊和eBay分别是200亿美元和540亿美元。有分析师据此认为,Google的市值至少应该在200亿美元以上。

毫无疑问,这个消息足以让整个华尔街疯狂。

按创始人佩奇和布林最早的想法是,Google并不急着上市。“他们之所以要在今年4月进行IPO,”一位媒体同仁说,“主要是美国证监会的一些要求促使它尽快作决定。”

根据美国证监会的规定,拥有超过500名股东、资产高达1000万美元以上的公司必须公开其商业信息,而且应该在财政年度结束后的4个月内,公开他们的财务状况。这个条款曾经激发了不少美国公司干脆开展IPO的热情。而Google也符合这一规定:他有1000多员工拥有公司的股票选择期权,而资产早已过亿。

这样一家公司上市后,会不会对其他搜索引擎公司造成较大冲击?

目前,Google在国外的主要竞争对手是雅虎在中国内地,Google正面临着百度、新浪、搜狐、中国搜索联盟等的挑战。

雅虎的中国区总裁周鸿祎认为,Google的上市对雅虎在中国区的业务不会造成什么冲击,“如果Google要来中国开展业务,就会涉及到本土化问题,届时将需要有本土化的人才、技术和营销渠道。”周说,“这些需要时间和经验,当初雅虎在这方面也是交了学费的。”

但事实上,Google的搜索现在覆盖了89种语言和方言,这代表了82个国家,它至少说明Google不会放弃海外市场。特别是中文版的Google和中文版中出现的广告更是表明,Google已经涉足中国市场。Google是否有在中国做大的计划?当记者致电Google总部时,Google的全球公关弗斯特女士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投行吞食1亿美元

如果Google的IPO获得成功,它将是美国有史以来金额最大的IPO之一,投资银行可以从中获取近1亿美元的费用。

早在几个月以前,大家就在谁会成为“幸运儿”进行了长期的猜测。但近期一位消息人士向媒体透露,Google将请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和摩根士丹利作牵头银行协助上市,从而结束了外界连续几个月以来的种种猜测。

对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来说,Google肯定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虽然瑞士信贷在辅导高科技公司IPO方面享有较高的声誉,但是由于几年前的一桩IPO丑闻,其原雇员Frank Quattrone迄今仍受审查,这对该公司的名誉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另外,两年前,该公司还花了1亿美元消除了一项不利于它的违规指控,该指控认定它为了多收取额外佣金,而向一些投资机构提供了一些热门IPO公司的股票。然而有媒体披露,由于Google雇用了该公司的一位前网络股票分析师Lise Buyer担任业务主任,所以这个投资银行获得了Google的合同。

不过,也许摩根士丹利才是Google上市合同的最大赢家。摩根士丹利聘请了全美最著名、最具影响力的网络分析师Mary Meeker。有媒体认为,这位被美国传媒界誉为“网络股女皇”的著名分析师对摩根士丹利获得Google的IPO合同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熟悉内部情况的人士透露,花旗集团、高盛也有可能在此次IPO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而JP摩根和雷曼兄弟也会介入。这些均被Google列入第二波考虑的银行名单。

但是记者致电Google总部时,Google的一位发言人拒绝对上述情况作出评论。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和摩根士丹利两家投资银行在香港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也均对此事表示“不知道”或是不予置评。

然而,上述自称熟悉内幕的人士介绍说,Google在选择投资银行方面显得异常小心。去年,它和10多家投资银行进行了接触,然后筛选掉一半左右。“这些银行自去年第一次和Google接触之后,就很少再从Google方面得到消息,直到今年3月份。现在,有关IPO的细节仍是个谜。

有关IPO的规模以及价格等信息被视为高度机密,其中有一些条款也许仍在商讨之中。”这位人士说,“甚至本周他们宣布IPO时会公开多少信息也是个未知数。”

据一家海外媒体分析,高盛本来也是有力争夺者之一,但是Google管理人员对高盛和微软、雅虎的紧密关系感到担心。而且高盛对Google高层人员提出的通过网上竞购的IPO方式持保留意见,这也限制了它的成功入选。

Google在IPO方面的确不是个慷慨的企业。那位熟悉内幕的人士透露,Google的高层官员实际上并不看重投资银行的圈子,也不愿意为这个圈子内的银行交钱。

为了能绕过华尔街直接向投资者售股,从而与丑闻不断的投资银行保持距离,同时得到数量众多的小股东,Google的高层管理人员还探索了网上拍卖的可能性,据悉,Google创始人布林和佩奇对此非常支持,他们总是寻求以技术手段解决问题。

改写富豪排行榜

GoogleIPO将使其创始人一夜之间亦将跨入巨富行列。

首当其冲的是Google的创始人——布林和佩奇。现在两人持有的Google股份占到了总数的1/3-1/2。Google上市之后他们的身价将超过现在的雅虎总裁杨致远。以雅虎市值380亿美元计,杨致远身价为20亿美元。

作为Google的首位外部投资者,Sun公司创始人之一Andy Bechtolsheim1在1998年投资了20万美元购买Google的股票。尽管现在仅持有1%的股份,但其投资也将飙升到3亿美元以上。

1998年,美国在线以2200万美元和1000万投入Google。另外,Kleiner Perkins Caufield&Byers和Sequoia Capital两家风险投资基金也曾于1999年6月投资刚刚出生的Google,每家各自拥有约11-14%的股份。这些股份价值将增值为数十亿美金。

Google的其它投资者包括创始人佩奇和布林的母校斯坦福大学,Sun公司创始人Andy Bechtolsheim、网景创始人Marc Andreessen、eBay创立者Pierre M.Omidyar、风险投资基金Kleiner Perkins Caufield&Byers和Sequoia Capital以及Google现在最大的竞争者雅虎。他们当初投入到Google的钱都将升值几百倍。

现年31岁的佩奇是一位计算机教授和数据库顾问专家的儿子,30岁的布林是一位数学教授的儿子,这两个美国斯坦福大学计算机学系的博士生在中途退学后创办了Google。1998年,他们为新创的搜索引擎公司命名时,取的其实是数学名词“googol”(10的100次方,意为巨大的数字)的谐音。

显然,他们心底蕴藏着的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梦想。

2004年04月26日

怎么除了这个地方,什么网页都打不开。。。

2004年04月23日

+
-
OR
“”
“…+…”
site:
link:
inurl:
allurl:
intitle:
alltitle:
related:
cache:
info:

2004年04月08日

    1.忽略”据调查…”


    2.忽略”××称…”


    3.忽略结论部分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Google进军免费电子邮件服务领域的举动必将在业内引起震荡。除了雅虎和MSN,Google的Gmail服务还将对微软的Outlook产生巨大冲击。目前,大多数企业用户的信箱空间位100M,仅相当于Gmail的1/10。再加上Google本身所具有的出色的搜索功能,相信大多数企业都会放弃使用Outlook,而直接转向Gmail主页。”


    目前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公司,从资金和技术方面,Google都不是处于龙头老大的地位,对手皆非弱者;“纯免费服务”的市场争夺战也不会持续太久,毕竟商家的目的是赢利;假设Google的服务真的推广开来,我们也会看到M$可怕的反击。


    也许最后真正高兴的,至少雀跃一下的,只有我们这些喜欢体验新鲜事物的网民了。

2004年04月07日

说都不会话了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