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31日

 

 用什么样的词汇来描述我现在的心情呢?

很难找到!

从机会的角度来考虑,我们的确赶上了这趟车,可惜的是,方向错了!

我们太急了,急于找到目标,所以总是想着走直路。

大部分的人也是这么想的,而他们却早已走在了我们的前面,并时不时地在前面喊到,到了,我看到了。。。

这刺激了我们不加思索的大步跟随,跟着,跟着。。。

这时,天气变了,变的有点雨,而他们在之前却作好了防雨准备。而我们,就变成了在雨中的太阳守望者。

充满茫然。。。

当他们在半山腰拐了一个大弯时,长啸而去时,我们却迷失在潇潇雨中。。。

这时,才发现,我们迷路了,才发现我们的车也不是越野车,不适合翻山越岭。。。

 

今天发现,和我们同时出发的还有一辆车,车型和我们也极实相似。

他没有跟着前面的车走直路,而是 先研究了整个行车线路,并跟随 党的号召,响应人民的呼声。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而现在的他们,因为 不走寻常路 ,倍受世人观注,并得到了党中央领导的一致肯定。

前面的路也 随之越来越宽。。。

 

而此时的我们,正扬着风帆,面对波涛汹涌的大海,即将开始新的征程!这

就是我现在的心情。

 

 

2006年10月30日

 

一把枪和一个游泳池,哪个更危险?

假设你有一个孩子8岁叫Well,而孩子有两个朋友,一个叫Job,一个叫Bill,当你知道Bill家藏有枪支,而Job家门口有一个很大的游泳池。那么你打算周末送well 去哪家玩呢?(这个故事发生在美国)

作为父母的你,肯定会把安全放在首位,而当你听到Bill 家的枪支时,我想,你肯定会送WELL 去JOB家。

可据统计资料显示,你错了。平均而言,孩子死在游泳池里的概率(1:11000)要远远大于死于枪口的概率(1:1000 000):也就是说,WELL 在JOB 家的危险程度是在BILL 家的100倍。

 

由于大家对习以为常的危险总是充满麻木,而对于可能性很小的危险却总是担心不已。

你也许会说:

      我宁愿坐车,也不愿坐飞机,因为飞机经常出事,而实际上 从出事机率而言,飞机的出事机率仅为汽车的千分之一。

所以你对坐车习以为常,不会感到有任何担心,而对于偶尔坐回飞机,却有点担心受怕。

 

 

     

 

 

 

2006年10月28日

 

谁是骗子? 学校老师?相扑手?

告诉你,在特定的激励下每个人都会欺骗,老师帮助学生作弊,相扑手之间的默契使他们故意输掉比赛。――内容远不止于此,只要有动机,所有的人都会“欺骗”。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世界,老师为什么要欺骗?

首先,我们应该站在老师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假如我是老师, 我要晋升,要出名,要提高收入,而能实现上述“梦想”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教好学生。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是,我们再仔细想一下,要教好学生 对于一部分老师是可以实现的,但对于我呢。。。

也许我比较忙于其它,也许我比较无心于此,也许我的天资。。。

当然,你放心,我也有我的办法,比如说 画 “重点”并再三嘱咐 ,帮学生 改“试卷”,不经意的放水。。

当然我这样空口说说,没有说服力,我们找个数据来证明一下吧!

列维特设计出了一套通过学生考试成绩来侦察教师是否作弊的办法。他设计出一套方程式对芝加哥公立学校七十万份试卷答案进行了分析,发现每年至少有5%的班级存在明显的作弊行为。《魔鬼经济学》

所以,某些 同学在 问考试有什么密诀的话,那么我会说 密诀有,那就是找个“好老师”。

2006年10月26日

闯事业就像走迷宫,“自古成功在尝试”。这就要求我们学会“三换思维”:换位思考,换心思考,换向思考。

有个经典故事可谓妇孺皆知,但不少人还是免不了重蹈覆辙。一位青年画家请教大画家门采尔:“我作一幅画只用一天的时间就够了,为什么卖掉它却要用上一年的时间?”门采尔反问道:“你为什么不倒过来试试?”

曾国藩所率湘军与太平天国军作战,连吃败仗。幕僚草拟奏章,中有“屡战屡败”字样。曾国藩大为不悦,提笔改为“屡败屡战”。同样两词,顺序一换,战无不败的颓唐之师就变成了百折不挠的威武之师。

两个故事,一个道理:要想知道,打个颠倒。不管螺丝怎么设计,正向拧不开的时候,反向必定拧得开。山重水复,此路不通的时候,换换位,换换心,换换向,往往豁然开朗,柳暗花明。

邯钢的成功,来自成本倒推。
蒙牛的高速,来自目标倒推。

人的导向模式有两种,一种是“原点导向式”——从现有资源出发,正向推演,步步为营,如同笑话《一个鸡蛋的家当》所言的那样:一蛋生一鸡,一鸡生多蛋,多蛋生多鸡,多鸡换一牛……另一种是“目标导向式”——从目标出发,反向推演,步步链接:倒推资源配置,倒推时间分配,链接战略战术,链接方法手段……不问我的一双手能干多少件事,惟问移泰山需要多少双手;不问我的一口锅能煮多少斤米,惟问劳千军需要多少口锅;不问我的一盏灯能照多少里路,惟问亮天下需要多少盏灯!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目标导向式,就是在原点与目标点之间架起最短的桥梁。臭皮匠与诸葛亮之间有什么区别?一提到箭,臭皮匠想到的是砌多少铺子,砍多少竹子,铸多少模子;诸葛亮想到的却是“草船借箭”。

市场竞争,资源互动,人无边界,财无边界,物无边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目标的诞生,不仅是个抱负问题,也是个方法问题;目标的伺服,不仅是个机械过程,也是个能动过程。“原点导向式”,先点兵后打旗,捡到篮里才是菜,从有做有;“目标导向式”,先树旗后招兵,没到篮里也是菜,从无做有。有的人广阔天地无作为,有的人螺蛳壳里做道场,心大天也大,志阔地也阔。古人讲“善假于物”。只会用自身肢体作战的是低等动物,能够用十八般武器开战的才是高等动物。只会盯着脚尖就事论事属于一般智慧,能够运筹千里谋定而动才是高级智慧。

(有网友问“要想知道,打个颠倒”是什么意思,故将撰写于2003年5月的本人拙作粘贴于此,与大家交流)

  我还会继续写吗?

  继续有媒体邀请写专栏。

  继续看书,写心得。

  继续退休之后的教书梦想,提早写教材。

  继续写点东西跟儿子沟通。

  继续产生知识,与人分享。放在脑海里,遗忘了,就等于没发生。

  继续碰到飞机误点,避免找航空公司理论的最好的方式,是静下心来写文章。

  继续出差,利用旅途的零碎时间。

  继续享受夏日午后的冰红茶、爵士乐、笔和纸。

  继续培养文学气质。

  继续找借口不做家事。

  继续提醒自己做事的态度。

  继续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

  继续使用最低的成本,创造最大的价值。

  继续文以载道,以文会友。

  继续学习画家叔叔,求真、求善、求美的态度。

  继续环保,回收背面空白纸。

  继续用热情与勇气填满人生空白的稿纸。

  继续《金刚经》所说的“应无所往,行于布施”。写作,是一种“法布施”。

  继续一个人的世界,使产生力量的孤独不会变成令人心痛的寂寞。

  继续教学相长。

  继续培养写作能力,锻炼领导能力。

  继续寻找“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地方。

  继续用另外一个角度看人生。

  继续把好东西与好朋友分享。

  继续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立功,立德,立言,谓之三不朽。

  继续将笔掌握在自己手上。世俗的荣华富贵,升官发财,绝大多数掌握在别人身上。

  继续清晨走路上班,将流汗的体力活,变成激发灵感的脑力活。

  继续与伟大的心灵对话。

  继续提高吸收知识的欲望。要想把文章写好,就要多读几本书。

  继续让欲望的天平,从物质倾向精神。

  继续带支笔,出门旅行。出差也好,旅游也好,最重要的行李,就是纸与笔。

  继续倾听身边的人。写作成为习惯,听人说话,能听到内心的话。

  继续珍惜时间。写作,时间永远不够用,时间永远值得珍惜。

  继续一种缘分。写作,是与更多的人结缘。

                                                                                                 MICHAEL

  当你每出一次牌,你都必须研判现在的局势,猜想别人的牌形是怎样的,然后记住其他人的牌形,预测他们接下来会怎么打,如果猜错了,马上纠正,再找一个解决方案。但并不是一个解决方案能一直贯穿到底的。当13张牌已经拿到手,格局就已经基本确定了,你其实 是在猜一个已经形成的局势。打桥牌的人,不会看到最后一张牌怎么打,他只会往下看个三五张,每打一张,他都看个三五张,然后综观局势,做最好的决定。每打一张牌,如果局势不如当初规划,就得依照新的局势,马上进行调整,这可以很高效地训练一个总经理的心理素质。

  打桥牌时,你手上拿的一副牌没有所谓的好牌和坏牌,这一点也许有些人不理解,但如果你曾经打过桥牌,你就会知道。其实你每次拿到一副牌,都是一次对局势的研判,然后做最好的处理;或者做最佳的攻击,或者做最佳的防御,跟拿什么牌无关,却跟你的能力发挥的极限有关。所以桥牌是非常好的一种游戏。打桥牌养成的性格,使我今天在做市场的时候,别人认为很困难的事情,我觉得很兴奋,越困难,价值越大,赢过别人的机会也就越大。

  另外,打桥牌还能养成非常好的心态。第一,不抱怨,总经理没有抱怨的余地,既然没有好牌、坏牌之分,就只有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而抱怨则会使他忘记去寻找最佳的解决方案;第二,打桥牌是一个团队在打,所以一定要信任对方。我必须要根据对方的叫牌,猜到他的牌形,只有两个人的牌形凑到一起,才能赢。他不会认为他手上拿的是坏牌,所以各种环境都不会把他打倒,他只会尽力做好他的事。打桥牌可以悟到很多的人生哲理。

  人生不正是这样吗?没有好牌、坏牌之分。一个在富翁家里长大的小孩,老爸给他很多遗产,算不算好牌?不算,那个反而是坏牌!因为他的价值很可能不见了,他不敢也不愿去冒险,这使他人生的成长代价提高。为什么?因为我们知道,个性越喜欢冒险的人,越有竞争力,创造价值的成本就越低,到达一定的程度后,不管风险增加多少,成本不会再增加了;而不喜欢冒险的人,风险增加一点点,成本就增加很高。主管敢去冒险,底下的人才愿意跟你一起去冒险,表现出很强的创业精神,整条行动链才会有力。所以,反而是那种穷苦人家出来的小孩,敢拼敢冒险,创造价值的几率会比较高。用心打桥牌,会让你体会到,老天给每个人的环境是公平的,跟牌的好坏无关。

  在我生平当中,桥牌对我的影响很大。其实我们每个人,每天都拿着一副牌,对于每天发生的事情,朝着最佳打法去打。所以,很多人来找我,我都会给他解决方案。为什么?因为打桥牌养成的个性,一看到局势,就会找到最好的打法去解决。

  围棋是属于谋略型的,谋略的结果是我要把你杀掉,我要赢,你就要输,所以围棋有竞争对手。可是桥牌没有竞争对手,你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即使你分析错误,重来,搞不好他也分析错误,你也不见得输,所以你不用黑白分明地去跟他厮杀。围棋训练的是战场上的事情,永远都是一对一地争个你死我活;而桥牌训练的是商场、企业界的事,在真正商业的舞台上面,自己是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我产生了创意,产生了一个生意模式,然后我就好好地做好这个生意模式,不需要跟谁去竞争,所以商场上可以没有竞争对手。

大家都知道《孙子兵法》是谈论军队作战最著名的一本书,古书中其实还有荀子的《议兵篇》,讨论军事,尤其是领导,有非常精辟的见解。荀子《议兵篇》的五权,谈到领导要注意避免五种思想上的错误,其中一种是要避免“威内而轻外”。意思是,一个人,尤其是领导,通常会犯主观认定上的错误,在内部觉得自己的能力很强,其实以外部的客观角度分析,往往不是这个样子。

  人在自己所熟悉的环境里,总是比较能够支配身边周遭熟悉的资源,有效率地解决问题;或是容易掌握信息,做出正确的判断;与熟悉的人搭档做事,容易沟通,有默契,比较能够整合团队精神与力量,而不会浪费在人与人之间的互相猜疑方面,以至抵消战斗力。组织日积月累形成一股力量,站在组织力量的光环里与外界交流,外界很自然地会对组织敬重,投射在你身上,主动配合你,让你觉得很有力,做起事来也事半功倍。这种对你有利的情况累积久了,会让人产生“自身能力很强”的错觉,忽略到环境的加成因素,放到外面的环境,客观评估,并非如此。这就是荀子所谓“威内而轻外”的毛病。一个领导如果犯了这个毛病,会影响他对局势的判断和掌握,影响他的主客观分析,导致做出不合时宜的决定与行动。

  “威内而轻外”的毛病与所掌握的权力成正比:权力越高,越容易威内而轻外。在传统的官僚体制里,信息在跨层级上下传递的时候,通常会产生像电子产品最常见到的一个零组件——滤波器与放大器的效果,将对自己不利的信息过滤掉,而将对自己有利的信息放大。从下层组织传来的信息,不断地经过人为的过滤与放大,扭曲原本的意义,导致上层的人获得的信息失真情况很严重。一个瓶子的颈部位于瓶子的上方开口处,一个组织的瓶颈一般发生在组织的高层人士。“威内而轻外”的现象最容易发生在有权力、位阶高的人,这就是造成组织瓶颈的原因。凡是人,凡是组织,都很难避免。

  明基中国营销总部这8年来成长非常迅速,从1个人成长到1000多人的团队,年营业额将近30亿元,很多产品在市场上的占有率名列前茅。近来,公司面临高速成长的第一个瓶颈,而这个瓶颈与主管们普遍“威内而轻外”有关。这并不是说他们官僚,眼高手低,事实上他们都很踏实,很努力,很有责任感,给自己的压力也很大。“威内而轻外”通常发生在当年轻人经历的事情不够多,受到的挫折不够多,而在几年之内又顺利地坐到主管的位子,此时特别容易不自觉地“威内而轻外”,几乎无法避免。除了通过读书会、机会教育、失败案例分析、员工轮岗、换位思考不断地提醒同事之外,最重要的还在于提升自身的素质。一个心胸宽阔,容得进大山大海的人,一个具有强烈同情心、同理心的人,一个具有强烈人文关怀的人,比较容易避免主观过强,官僚过盛,权力腐化思想的“威内而轻外”。

  几年前,我们派一组人前往香港开拓市场,建立BenQ 品牌。中国品牌要国际化,第一步就是先要把家门口的香港市场做好。香港是中国人生活习惯、价值观与品牌倾向最国际化的地方。我要求BenQ 在香港市场不能以价格战打开知名度,必须要从定位战入手。BenQ 在内地的定位就像索尼、三星一样,在香港也要如此。香港这个成熟的国际化市场,要做到我的要求困难度极大,这种要求带给他们很大的压力。经过一年的努力,这一群人终于有了结果。BenQ 各项产品在香港的占有率逐渐上升,新推出的笔记本电脑Joybook居然领先内地所有分公司而排名第一。

  香港分公司的产品经理跟我说,当初内地的这个BenQ 已经有强大组织资源与品牌影响力,到达香港这个对BenQ 一无所知的地方,一下子就发现自己的能力有限,在内地所学到的经验与知识,无法直接在香港复制,精神上的压力超过想象。不过,这一段从无到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经历,让他学到很多东西。

  香港市场的从无到有,让这群年轻人打破“威内而轻外”的惯性,让他们浴火重生,建立具有开创性的领导能力。的确,要打破年轻人“威内而轻外”的惯性,最好的方法,就是送他们到全世界,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文化与社会,建立BenQ 的国际品牌。BenQ 能成就这群人成为卓越的领导人,这群年轻人也能成就BenQ 以中国出发,成就世界品牌的梦想。

第一次参观苏州明基的人,都会对公司的洗手间特别有好感。除了干净、清香,布置得很雅致之外,最吸引人注意的,就是贴在各个如厕位置的剪报。这些剪报,从报刊杂志和书籍当中精选出来,或是一段格言,或是一篇散文,或是一篇心情故事,或是一个生活小常识,或是一种生活感悟,或是幽默的笑话。剪辑后贴在每一个如厕位置,头所面对的地方,以让人在方便之余,还可以利用时间,读一篇好文章。

  由于文章选得好,吸引人欣赏,广受大家的好评。于是可以看到,同仁们上洗手间的时候,会刻意地选择不同的位置,以便欣赏不同的文章;上的时候,为了要仔细阅读文章,身体会靠近便器,如此一来避免了尿液溅在便器之外;看到一篇好文章,还会跟旁边的熟人分享心情,使得洗手间也成为知识与心得交流的地方。原来洗手间应该是最脏的地方,但在明基却变成最干净的地方,无论是外表,或内心。文章,让洗手间有内涵;内涵,让洗手间有趣。

  生活当中,有许多零碎的时间无法运用,只能眼睁睁地浪费。像上下班的交通,等车、坐车时间,出差时候等火车、等飞机,约会时间等人,就餐时候等上菜,还有就是每天上洗手间的时候。做好时间管理,除了避免一天当中的大块时间被琐碎的事情切得七零八碎,影响时间运用的效率与质量之外,如何将零碎的时间,捡回来好好运用,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我每次出差,行囊里总会放上两本书,一本笔记本,一支笔,一个数码相机与MP3,利用出差过程当中所产生的零碎时间,或看书,或记心得,或写文章,或用相机记录沿途的形形色色。当什么都不能做的时候,就用MP3欣赏音乐,研究流行歌曲背后有关时尚潮流的趋势。

  洗手间的文章,可以让你在一天当中,读到几篇好文章,感动几次,不经意当中捡回一段段零碎的时光。

  厕所文学是明基台北总部传过来的做法。每次回台北开会,总会趁机比较两岸的厕所文学。最近发觉,台北所剪贴的文章,比苏州这边水准高。调查中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苏州这边的厕所文学,由公司内刊编辑负责,由于她平常编内刊很忙,而厕所更换文章的速度过快,负担很重,所以她就买了些励志的书,直接从书上连载到洗手间里。难怪好长一阵,上洗手间看到的总是一些讲大道理的文章。励志性文章一多,压力就大,上起厕所来也不太通畅。

  台北的厕所文章,由总台负责。传统的公司,把总台的工作定义成总机小姐与接待员,选人的条件以外表与个性为主。而台北总部将总台职务定义成对外是明基品牌守护神,在待人接物的过程中传递明基的形象;对内是明基品牌大使,负责将我们的品牌精神传递到公司各个角落。在这种定义之下,选择的条件除了外表与个性之外,更加要求气质与内涵。公司内部的文艺活动,艺术走廊的布置与艺术品、美术品的选择,厕所文学的文章选择等等,都是总台的职责。在这种职责定义之下,总部的总台,也像五星级宾馆,或是银行的总台一样,专找大学毕业,气质与内涵兼备的美少女担任。一般而言,这群美少女,历练一段时间之后,可以转到人力资源部门,或是品牌推广部门,发展的路子很宽广。总台于是不光是总台,而且是职业生涯坚实的第一步。

  台北总台的要求是大学毕业生,比苏州总台的要求高很多。看起来相同的工作岗位,在不同的职务定义之下,要求不同素质的人才,所产生的价值也就大不相同。一个注意人力发展的公司,要不断地通过职务的扩大(Job Enlargement)与轮调(Job Rotation),提升人才所能发挥的价值。人的潜力无穷,人所能发挥的价值也就无穷。人的价值,要向上定义,向未来定义,向不断的成长定义。

  两岸厕所文学的差异,代表着两岸总台小姐素质与内涵的差异,代表着两岸明基生活形态(BenQ Lifestyle)的差异,也代表着两岸明基企业文化落实到各个角落的差异。

  道在屎溺。厕所文学,是我们企业文化的精华之处。重新定义,可以让美丽又聪慧的总台,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成为每个我们单身汉望眼欲穿的地方。

现代人不喜欢“善良”这个形容词。女人被称善良表示不够漂亮,没有特色;男人被称善良表示没男子气;主管被称善良表示管理不果决;部属被称善良表示冲劲不够。总之,善良不是个好的形容词。奇怪的是,同事们对媒体却会用善良来形容我。媒体总是纳闷着,一个像狮子一样的人,怎么能用善良来形容呢?

我是一个盲目的乐观主义者,对于未来总是充满信心。这种正面积极的态度来自于佛家的一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总相信只要心存善念,常做好事,即使现在有挫折,际遇不好,也只是时机未到,未来一定会有好报。对未来的乐观有着宗教般的信心,可以帮助一个人克服困境,勇往直前。人不可以是温室里的花朵,不可能永远活在无忧的伊甸园。在社会中成长,会面临各种荆棘与坎坷,要克服人生一次又一次的困境,不在于外界给予多少资源,而在于内心拥有多么坚强的信念。贵人相助,贵人其实就是自己。建立无坚不摧的金刚钻,存乎一心,存乎一颗善良的心。

中国人受佛家的影响深远,是世界上最善良的民族。善良是一种美德,善良也可以成为一种心灵上的力量,帮助人们克服困难。但是在职场上,善良会阻碍一个人从专业人士进步成为专业经理人。专业人士讲究的是个人能力,而经理人重视的是带人的能力。经理所带的人不可能个个优秀,往往是根据统计学的原理,优秀与滞后的人呈现正态分布。组织里大部分的人是中等资质,少数优秀的人在前面带领着大多数的人进步,还有少数滞后的人在后面拉后腿。组织的资源有限,有效启动进步的引擎才能成就一个卓越的组织。要启动引擎,就必须高度聚焦,将资源集中到少数优秀人的手中,让他们进步的热情,影响整个团体。领导人的时间资源有限,必须克制自己有教无类、诲人不倦的欲望,集中精力到有限的精英身上,教导他们出类拔萃,追求卓越。越优秀的人越不用教,只要适时提供资源,排除障碍,他就能自己产生动能;反之,越滞后的人,越教不会,不管提供多大资源,排除多大障碍,在他身上花多少时间、精力,结果总是有限。

《从优秀到卓越》这本书里提到一个观念,优秀的人是不需要沟通的,延伸这句话的意思,需要沟通的人,必定不够优秀。不需要跟优秀的人沟通,因为他自己会看,自己会学,随着环境的成长而成长。只要是个学习型组织,他自己会吸收环境的养分。而需要沟通的人,既然有眼睛而看不到,有头脑而想不透,只靠嘴巴与耳朵,于事无补。淘汰末位之人,是建立卓越组织的必然之事。

淘汰末位与善良并不冲突。被淘汰之人,或许因为这次机缘,端正思想与态度,在下一个舞台力争上游,有所作为。不淘汰末位反而是残忍的,让一个人长期待在末位,丧失青春与热情,才是最大的伤害。凡是生命必定会找到出路,工作机会多的是,只要在每一次的更换岗位中,都能得到学习与进步,自动跳槽也好,被末位淘汰也好,都是好事一桩。

明基人善良,但善良的明基人又分为两种,一种人专业,一种人不专业。专业的主管可以轻易地把同仁分为ABC三级,集中精力辅导A级,淘汰C级,也可以将这种人力资源的专业应用到经销商上,建立一支卓越的队伍。这样一来,分公司的氛围很积极,业绩很好,天天打胜仗,同仁与经销商对主管的口碑自然也会很好。不专业的主管无法克服自己的善良,只能当个没有个性的“好好先生”,部门的气氛沉闷,业绩没有起色,同仁与经销商对主管的口碑自然不好,一天到晚打败仗。

兵者五事,道天地将法。将者,智信仁勇严。过不了挥泪斩马谡这一关,不管多聪明,多诚信,多善良,多严于律己,终究当不成大将,做不成出色的职业经理人。

中国人普遍善良。善良的中国人分为两种,一种人专业,一种人不专业。专业且善良的中国人是最优秀的经理人,可领军作战,登上世界的舞台。

  提起营销,现在国内流行的理论无外乎是4P(产品Product、价格Price、地点Place、促销Promotion)甚至是6P(4P加权力Power和公共关系Public Relations)。于是,无论碰到什么问题,搞营销的企业人士都会把焦点聚集到这些“P”元素上,从价格、促销,到产品、公共关系,绞尽脑汁,翻来覆去,刻苦钻研,甚至掀起“P风暴”,希望找到能够在市场上制胜的法宝。

  诚然,4P、6P都没有错,这些都是前人总结出来的经验,可如果只是躲在屋子里,在烟雾缭绕中思维飞驰,生搬这些条条框框,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

  我们已经进入一个消费社会。消费社会与此前工业社会的根本不同之处,在于各种产品的全面过剩。随之带来的结果是,世界范围内几乎所有的行业都面临着高度甚至过度的竞争。在这样一个经济环境下,大众消费的职能已经从单纯的商品功能性满足,拓展到了感受性满足,从而摆脱了消费的基本使命。举个简单的例子可以说明这个道理,以前大家购买PC,只提CPU、硬盘和内存就足够了,没有人会对显示器的颜色、形状指手画脚,可苹果推出的iMac仅仅凭借完美的造型,就不知俘获了多少人的心。尽管价格高,但是仍然有不少人争相购买。这就是消费时代的消费者达成交易的决策基础——感受。

  感受实际上就是一种体验,在消费时代到来之时,也就是消费者体验时代的来临。对于我们的企业来说,那就是进入“体验营销”的时代,为消费者创造与众不同的消费体验,就成了这个时代的企业家们进行产品营销的主要手段。这种体验除了直接诉诸消费者的感官享受之外,更多的是通过营造一种感性氛围和想象空间从而刺激起消费者的想象和欲望,当然这其中经常使用的元素包括了性感、美丽等等美好的事物。由于这些体验和欲望往往与消费者的个人喜好相关,所以也有人把这种体验时代称之为“个性消费”时代。

  对于体验的这种追求,实际上源于人类自身解放的实现,是人性本身造就的,这个解放的基础是产品的丰富和人类自身对于美好事物的不懈追求。

  虽然能够看到消费大众的需求,但要真正做到体验营销,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能够开发出相关的产品之外,企业家是否具备感性思维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因为只有企业家能够从感性入手,感性营销才能够实现。相比之下,西方人尤其是美国人的感性思维能力是超过东方人的。美国的小孩从小受的就是一种开放式的教育,因为锻炼和培养的思维具有发散性,为感性思维打下了基础。而中国小孩的教育中系统的逻辑思维虽然具有重要作用,但在需要打开思路的情况下,往往就受到了限制。而目前美国在国际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我想可能就跟他们的感性思维较东方人发达有关。

  再举一个例子来证明美国人感性思维训练的常见性。记得我在美国密苏里大学研究所读书的时候,我所在的那栋宿舍楼有一个延续了很多年的传统——每年冬天第一个下雪的日子,全楼的学生不分男女都要集体裸奔,绕着学校跑一圈。这虽然是在美国这样的西方国家,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裸奔依然需要勇气。在这个时候进行价值判断的一定是感性思维,而不是理性思维。如果是理性思维的话,估计没有人愿意在众目睽睽之下裸身长跑。参加过裸身长跑的人和没有参加过裸身长跑的人,在今后进行思维推理的时候,采用的标准当然不同,结果自然也就不同了。

  苹果、索尼的成功已经给我们提供了太多的教案。运用感性思维,打破以往的束缚和传统,可能是所有希望在市场竞争中制胜的企业家们一个必不可少的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