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06日

http://mengyingz.blogbus.com/ 上开新房,纯粹的,百花齐放的,梦!

梦见我的娘的(上辈子,上上辈子?)一段感情经历,我和少女时期的娘还是朋友,中间很多复杂的内幕:背叛,伤害,倾诉。

睡得好累!

结果,梦见我在自己的梦境中昏昏欲睡,曲着胳膊,脑袋耷拉在上面。身旁,有个男生,好像是我的好朋友,模样平凡但是很清淡,他微微笑着低头,小声对我说:“有个男的很喜欢你。”
 
我没精打采地说:“喔,是吗。我认识么?”

他说:“认识的,他经常看见你。”

我快要睡过去了,含含糊糊地回答:“我没看见他,就不算认识。”

然后,我听见他很小声地问:“你在吃什么?”

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嘴唇轻轻的贴在我的嘴上面了。我越发的困,迷糊地想着,这样亲吻的感觉很舒服,是他喜欢我么?

然后,他很轻缓地用舌头,从我的嘴里面带出一颗话梅糖,抿在嘴里面,笑着看我。
————————————————————————————————————————
好久没做这种梦。记忆最深的,是初中某次,我住在外公家。晚上感觉自己突然醒了,因为床头站着一个人。我又很确定他是个男人。但是一点也不害怕。那个人慢慢走到床头,伸出一只手盖在我的头顶。霎时,那种温暖,安全和期待一股脑地冒出来了,而且特别难过,想要见到他。感觉那个人弯下腰,和我的脸离得很近很近,我紧紧闭着眼睛,却很想看清他的样子。

一下子就醒了。

多年后,有次在水木上说起来,有个男孩说我遇见“魂”,还不知是“魄”,这是不伤人的东西。说他导师在日本出差的时候,也有过类似经历。

2007年11月23日

我家买了座小的四合院,前面有片清澈的秧苗田,后面有座小山包。

一会儿,小山包变成一座楼房。

然后,一个又一个的人被推下来,或者自己跳下来,人肉落在地上、落在秧苗田里面,噼里啪啦。

我和谁,认为这是一场政府策划的谋杀和诬陷。于是,踩着星星点点的脑浆,还有血,爬上这座楼房。

这时,又一个人从上面急速掉了下来,离我很近,近的我可以看清楚他的脚指甲。

大家都在逃往,要远远地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妈爸在收拾行礼,恋恋不舍地在我家的院子里面磨哜。于是,无聊之余,我和wgs去秧苗田里面摘豌豆苗,翠翠绿绿的苗,摘了满手。但是水已经被尸体污染了,我们还得躲过政府派来的巡逻队,只有闭着呼吸缩进水里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下子醒了,心脏还是跳很快,浑身被吓得发凉,凌晨的微微光,透过窗帘,我想,今天一定要去祥升行取照片,一定要吃广西米线。

2007年09月06日

到处都找不到你,这月底我会回成都一趟,最后的希望只有去你的家,希望还没搬!

我的手机和信箱,都没有变。你要好好的啊,我们都很想你!最近可能想去一次若尔盖那边,看黄河第一湾的日落,然后去郎木寺。附中的时候去过,那时刚好满17岁,认识了一位叫巴顿的喇嘛,帅得不行。我还把随身带的雨花石送给他了。10多年过去了,不知道他还在不在那里念佛经。那次写生,我们那群人有很多奇遇:肖功渝刚骑上马,就被藏獒追赶,他一路狂奔,差点没颠死;我和几个同学骑藏民的马过河,之后再也回不来,走到集合的地方已经晚上8点多,被老师修理得血淋淋,当晚脸就脱皮了;丁丁画的速写很美,电线杆都是黑色的十字架;同学从天葬台捡了根巨大的秃鹫羽毛,但是莫名其妙地丢了,据说天葬台的东西是无法带出来的。

王以也问起你,大赵欣也在找你。何贵,越长越标志了。杨林青从法国回来了,胖了两圈。你多久回来??

生日快乐快乐!把自己照顾周到些。

2007年05月19日

http://meng.pianmian.com/

慢慢来,最近精神很不济,每天恶梦,还是杀人变态的,而且凶手都要和我对视很久,shit !!!

这边我还不想彻底放弃,也许隔三差五还是记录些梦境。

2007年05月08日

亲爱的乘客们,北京时间晚上8:54,阴有小雨,

我们即将到达http://meng.pianmian.com/,这个未知的星球目前刚刚被发现。科学家们觉得此小球的大气层颜色呈现绿色,或许是森林过多,或许满地沼气。所以,勇士们,花花公子女士们,书呆们,和尚尼姑们,戴好你们的防毒面具,背好野餐及救生包,做好准备吧!!!咱们估计一星期后就到。

此前,咱们先观看一段另一轨道的新星球的录像:http://yan.pianmian.com/11.html

ARE YOU READY?? GO!!!!!!!!!!

:)

2007年05月06日

去MIDI是想拍衣服,结果没太多有兴趣的,很多人穿得就是西单贩子。反而有些初看一般的女孩,在某些无意情况下,出于功能性考虑而做出的搭配我很喜欢," function engenders good aesthetics." 趴在潮湿的草地上,也无意拍到了我喜欢的那种女孩走路姿态。早知道就一直趴哪儿拍照片了。

 

2007年04月19日

i am available

于是开始写第一篇稿子, 真不容易. yan说他们自己就是"侦探 贩子 公关"

赐予我力量吧, 我是西瑞脚下 的 一 只 张 郎

 

2007年04月13日

这个村子, 所有的房子按照没有盛开的玫瑰花瓣来排序. 每一条巷子都如同花瓣间的缝隙.

我从花蕊中,慢慢沿着小巷子往外走, 走出这朵花儿. 沿途都有熟悉的人在和我问候. 越走越远, 吹来些风.

有人在卖满车的花瓣, 闪烁着粉色的微光. 我看见了阳光和自己的影子. 一条条鱼从眼前欢腾着跃过, 细鳞就象我手上一分的钻石.

树梢上的嫩芽也象翠绿的钻石, 等叶子长开后, 才真正有被切割后的璀璨和绚丽.

不想再回到花朵般的村庄去了, 于是躺下, 看见一只老黄牛在泥土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每天不能赖床咯, 大堂的大理石地面全部换新的! 敲打和钻头声准时很早响起, 于是有了机会看清晨的春天. 那天无意看了个记录片, 陈忠实老爹说, 他家的房子是听得到鹌鹑叫声的屋子, 他决定就在那里住下了.

我的屋子看得见粉色的樱花.

2007年03月17日

试试能不能贴图, 本来豪情万丈想把那天照的"巷战"贴出来,但是太费劲了.

春节前,玩了博物馆就无意逛到了一片拆迁的地方, 废弃的楼房里面, 水电表还诡异的闪着红灯, 蓄水池里面的冰结得滑溜溜的.

然后看到收荒的小团队蜗居在各个最隐蔽的角落. 有个女人还戴着顶圣诞老人的红帽子,一脸悲愤的敲砖,我考.

所有的屋子,墙面都被敲了,所有的床只剩个弹簧架子.我可以在每家人,每个屋子里面上窜下跳, 有的房间还挂着郭富城的海报, 一骨子青春的妄想气息扑面而来. 可能屋主人也许都长大, 开始泡真实的女孩或男孩了.

发现了有些年代的漂亮天花板层, 就像靶子一样在阳光里面晃荡, 心里一阵子紧. 还发现了特别60年代几何图案的壁纸, 贴在残破的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