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ilovadonis (山水清音), 信区: soccer
标  题: 我若想起你,会微笑
发信站: 吉林大学牡丹园站 (2004年12月24日22:08:30 星期五), 站内信件

12月17日,流年不利的博卡终于捧起了南美杯,他戴上Mitre电台的耳机,对着越野车里
的马拉多纳开始哽咽:其实,我并不想离开的。20日,拿起10号球衣在科林蒂安首次亮
相,问及最伟大的球星,回答,我知道巴西人都认为是贝利,可是我是阿根廷人,在我
心里,马拉多纳最伟大。
说话的人个子低低皮肤黑黑,缺了一颗牙齿,脖颈上还有一块明显的伤疤。
这便是特维斯。

有时会疑惑自己的审美观,周围一票老大不小的女人,平日里眼皮子吊得高高的,费德
勒也不过头发稀少胸毛太厚,对着现在的贝壳也能拽拽的哼上两声,忽而一天。对着这
横看竖看看不出半点潇洒俊朗的小青年,呵呵、呵呵的笑,——招了吧,我比他年纪大
,我的理想是做成熟有内涵的知色女性,——我不觉得他有哪点符合我的追星标准,可
是毫无理由的我还是喜欢他。

然而,看他大大咧咧的站在那里,招牌式的咧开嘴笑,偶尔调皮的吐吐舌头,我也会凑
到电视机或者电脑前面,目不转睛,叹气,再叹气。
曾经告诉muhahaha姐姐,这年头追星也是有难度的——星星们一个比一个小,真是希望
自己能年轻个十岁八岁的,这样再迷他几年,也不会被人耻笑老不正经,虽然他就要远
赴巴西科林蒂安踢球,几年后还是路茫茫前途未卜。——阿根廷升起又坠落的小星星,
并不是没有。

其实他的踢球技术,也不算顶尖,充其量也就是个潜质青年。即使今夏的美洲杯、奥运
会接二连三的大出风头,甚至被誉为马拉多纳的接班人,可是阿根廷这样张扬个性的国
度,打上老马接班人标签的小孩怎么也不下一打,这算不上什么的——可是偏偏我还是
喜欢。

我喜欢看有他的比赛,喜欢研究他球场上的一举一动。深入骨髓的狂野,飘乎不定的移
形换位和让人难以置信的爆发力——也许这能解释奥运会上他为什么轻易而举的率先攻
破链式防守的意大利的城门,——别强调意大利来的不是主力,超龄球员大家都只有3个
名额的,比的不还都是小青年。一路追随了好几个月,我对他的观察已经深入到了诸如
他从来不会头球破门,以及他在带球过人和射门时总要调皮地伸出舌头,而脸上分明是
拼了命的表情。
那一点点顽童似的纯真,在瞬间打动我。

可他的生活并没有一丝童话气息。他的家庭一直在穷困中挣扎,小时候他什么都没有,
甚至常常吃不饱饭,生活之于他便是一场争取生存的战斗。在那些街头踢球的少年岁月
里,在那片充斥着石块,垃圾、弹坑以及孩童之间的暴力的球场上,生存是以野蛮为准
则的,比皮球还硬的拳头让他早早的学会了什么叫做强者生存,幸好也教会了他为人处
世的慧黠和技巧,难得的是并没有剥夺他的微笑。

他的成长之初也并非一路顺畅的,被球探发现,去了博卡,在预备队一待就是5年,后来
到了一队,但那时当红小生是里克尔梅,他不过是个棚户区出来的孩子罢了,进了一队
也不太能打不上比赛,——罗米时他的偶像呢,也在训练休息的时候想找罗米签名合影
留念什么的,以罗米的个性开始自然是拒绝再拒绝,慢慢的罗米居然也接受他了,待他
如兄弟——也许是相似的家庭背景相似的童年苦难,也许是看到了他的潜质,也许是感
受到了傻孩子的真诚。那个时候罗米常常跟他聊天,告诉那个时候还打不上比赛的他怎
样多做积累多向别人学习。2001年10月,18岁的时候,他在博卡一队的位置算是稳定了
,可是就在两个星期以后,里克尔梅被卖到了巴萨。

他便这样开始了博卡的领军生涯——那时博卡的球员已经被卖得差不多了,能当顶梁柱
的球员都去欧洲了,他必须靠自己取得每一场的胜利,而不像过去有那么强大的支持。
没有里克尔梅的日子一个人的拼搏虽然孤单而艰辛,但是努力的回报也是丰盛的,年纪
轻轻便加冕了南美足球先生。——困难的日子虽然长,把担子一肩扛起来,咬咬牙也就
过去了。

真正让世界记住他是在今夏的美洲杯和奥运会上,他的一个接一个漂亮的进球。他体能
充沛,攻击性非常强、但不独,能自己射门也能助攻队友,拿球的时候会将全部精力投
入到进攻中去,而在不拿球时,他就凶狠的反抢。每次进球了,他都乐得屁颠屁颠的,
跑到场边就手舞足蹈起来,接着队友们就都过来拍拍他的头,有的时候还会一把把他抱
起来,继续拍他的头,很友爱很亲切的那种。——每每这个时候我就会母性大发,并有
把手放屏幕上摸摸他的头的冲动。有的时候看见他的笑容,真的有刹那之间便春暖花开
的感觉。

奥运夺冠之后便是世界杯预选赛,本来正是他大出风头的时刻,却偏偏遇上了贝尔萨的
辞职,换了帅之后的阿根廷国家队,罗米回来作了主力,他乐得眉开眼笑,也不管自己
坐回了替补席。对乌拉圭那场华丽的比赛他压根就没有上,到智利强悍的杠上阿根廷的
时候,他和马斯切拉诺、达历山德罗的TMD组合也是替补上场象征性的亮相了十多分钟。
到和委内瑞拉的比赛时,国家队的名单里根本就没有了他的名字。——天堂地狱只在一
线之间。

失意的国家队经历伴随的是场外新闻的种种风波。和模特法西的绯闻,殴打记者,日渐
焦躁的性格,称病请假不参加训练,大摆明星架子——围绕他的各色报道沸沸扬扬,而
且大多是负面的,除了马拉多纳,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了责难他的一边。与此同时便是转
会的新闻,他的名字在马竞、拜仁等欧洲俱乐部之间打转,最后他却去了科林蒂安——
也许是媒体的苛责和公众的怨怼让他苛求更自由的呼吸吧。

其实我是更偏爱德艺双馨的球员的,可是对他,我却还是不肯相信他会就此堕落,总是
相信他不会迷途,即使他还那么年轻,前路漫长而诱惑不断。

也许是某些细节已经在我脑中根深蒂固以致我还存在幻想吧。
我记得他不习惯穿西服、不愿意去整容、得到了贝壳的球衣会躲在房间试穿、有空就和
儿时的玩伴玩PS;
我看过他和弟弟妹妹玩球的照片,抱着妹妹趴在草地上的他,笑容跟妹妹一般无邪;
我相信他说的,我还是比较专注于我为自己设计的未来.否则等待我的就是失败。
——去巴西也许只是过渡吧,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面对陌生的人和环境,也许可以想清楚
自己要的就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安慰自己。可是这些细节分明真实地让人
不忍触摸。

又或许他真的就此堕落了,可是那又怎么样?
我仍记得美洲杯上他坐在替补席上嚼棒棒糖的场景,无忧无虑的孩童样,——想必最初
的时候他对世界也是充满了最最纯良的想望,只是足球成为一种职业,便
有它的游戏规则,便有纷繁的陷阱等着你,于是日积月累便再也回不去当日的纯粹了。
——说到底,只是因为不可回头,而我们何尝不是一样。

博卡的主场有一个相当动人的名字:糖果盒。
也许他之于我,便是盒里的某粒糖果,即使不知道后来的味道如何,可是最初的最初,
咬在嘴里,香甜的滋味就会沁入心里,爽口爽心。
即使他的前途几多荆棘,甚至就此埋没,多年以后提起他,我想我定会微笑——为着今
日那一点点棒棒糖似的孩童的香甜。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