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1日    晴方好

极小的时候很皮,据说被怀疑有小儿多动症,咱爸咱妈想出了一个法子,让我串珠子。一根不打结的线,串一桌的珠子,快满了,抖抖线,大珠小珠统统掉光光,拿起珠和线重头再来过。虽然我一直质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但是后来我能随时随地安安静静地坐下来看上一整天的书,也算是训练有素了。想的深远一点,高谈阔论口沫横飞满堂亢奋之时还能立刻换上不动声色的脸皮,狂奔疯跑满头大汗胡吃海喝之后仍能立刻坐到书桌前整理我的财务数据,不能不说串珠子的经历给了我动静转换的从容自如。父母是人生的第一个活课本,我学会的专注与安静显然弥足珍贵。

学前班的时候全民动员为“庆六一”小学生画展贡献作品,我的参展作品是一张白纸上三只大气球,红黄绿及其恐怖的搭配着,图画老师居然真的送去参展了,还拿了二等奖。即使喜出望外,我也不会疯狂到认为我是第二个达芬奇:我的艺术情操有目共睹,怎么瞒也逃不过群众雪亮的眼睛。在很多年后,在我发现许许多多也许可笑也许荒谬也许出格也许古怪的美丽事物时,我想当时我的图画老师只是想告诉我,其实每一幅画都有自己的美丽之处的,孩子眼睛里色彩斑斓的气球就是最好的画了。

小学毕业时报名参加暑假的英语入门班,完全没记住学到了几句英文——那本教材还是小学一年级还是二年级极具超前意识的咱爸咱妈给买的。课是每天都去上的,为的是在六年抗战结束的悠长假期里伙同一班丫头小子疯玩,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补课的学校小食店里的三毛五一袋的麻辣豆丝味道真是好极了。刚上初中的时候,第一次考试居然撞大运考了98,那两分还不是学过的内容,我的英语老师大为赞赏,而我一时豪情大发把书上用中文注释的“卖呢姆一日憨妹妹”(My name is HanMeiMei)给擦了个干干净净。后来我的老师给我写推荐揣度我去申请英语辅导报的学生记者,我凭借异常幼稚的一封自荐信老师不遗余力的鼓吹以及一张被我妈称作是猿猴图的黑白照片成功入选,享受了多年免费的英语辅导报的滋养。可是我老师教会我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不管当天有多么多事情要做都一定要学英语。严格的贯彻这个口号的很多年后,每日的英语学习已经成了我生活中和呼吸、吃饭同等重要的事,不管是在明天要研究生报送面试或者是圣诞节狂欢之后,我从未间断过每天学英语。当一件事物成为你的呼吸时,它给你的快乐是无与伦比的。每一次我顺利通过**英语考试时,我都会i一千零一次的感谢戴瞻老师,她自己也许都不知道她教会了我多么重要的一种学习方式。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方式已经深深地融入了我的品格和处世方式的持之以恒里,无数次的让我获益匪浅。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