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19日

 欢迎媒体、网友转载,联系方式:

 

手机:13665236470    MSN:qinchencn@hotmail.com;e-mail:qinchencn@163.com;gmail:qinchencn@gmail.com;QQ:181662977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本状篇幅较长,首先申请法庭给以我充分时间进行自我辩护,并对不得以占用法庭过多时间表示歉意。因千龙网博客副主编沈阳起诉我名誉权纠纷案,现提出答辩如下:

第一部分、事实的经过

2005年6月20日,我与沈阳通过QQ聊天认识,因此而产生纠纷。2005年6月20日上午11时57分,沈阳在博客中国网站发文《“顺风”们的“网奸”有机会说话吗?》,不仅没有与我沟通,擅自有选择性地将我们的聊天记录发布到互联网络,同时对我进行了暗示性的中伤,文中说“你与顺风在文革中一定会成为毛主席的红卫兵”。这种恶意宣扬别人的聊天记录,并有目的性的对刚刚认识的网友进行暗示性中伤,极大地影响了我对沈阳的印象,由此,当日我便将沈阳从我的QQ里清除出去。

随后的数天内,沈阳又发文《涂鸦博客(13)“新文革”网霸“博客”顺风们》等具火药味与暗示性攻击的文章,将一场本来是对中国互联网民族产业思考与反微软垄断的思考,变成人身攻击,大量地将“新文革”、“网霸”等词语用于对顺风、对我,对所有一起思考如何保护互联网民族产业与反对新形势下的微软垄断策略的朋友的比较隐晦的攻击。作为被攻击者我查阅了沈阳近一年来的专栏文章及资料,惊讶地发现,沈阳对互联网业界的很多从业人员与思考者进行了大量类似的隐晦性攻击或任意地公开他人的聊天记录、电子邮件,以及系统地搜集、整理、发布个人资料。作为有相同遭遇的我,看到那么多的人被沈阳攻击,一时义愤之下,便写出了《解剖沈阳——反微软垄断,保护民族网络产业》。因为当时非常气愤、情绪难以控制,言词有过激之处。

随后的数月沈阳对我的攻击一发不可收拾,从2005年6月20日开始,一直到目前,沈阳依然在不停地对我骚扰、攻击(对此我已在扬州维扬区法院对沈阳提起诉讼并被受理)。面对持续骚扰和攻击,我年轻气盛,上了沈阳的圈套,沈阳用具有挑衅性的、隐晦的语句,对我暗示性中伤,我沉不住气,便在博客上发表文章与沈阳对抗。

2005年12月17、18、19、20,沈阳对我的攻击扩大到每日一篇的速度,甚至具有非常直接的辱骂,譬如2005年12月18日,沈阳发文《面对“博客名人”都是出笔(口)意淫》,有如下语句:“一位21岁、性文化观点就如此偏差的大学生”、“一位21岁海未到法定婚龄的小伙子就如此出笔意淫”、“本人父母亲是50年代毕业兽医(大学讲师),自己在1978年进兽医专业念大学时己接受过《家畜育种学》等繁殖家禽畜专业训练,80年代也在大型猪场(种公猪就150头)工作过数年之久,天天处理与配种、接生、催产工作,是与母猪围产期疾病打交道很多的临床兽医,根本对“秦尘”用这些词汇不陌生,倒是为江苏省扬州市读书的未到法定婚龄“秦尘”老弟心理发育担心。”这些不仅仅是暗示性中伤,更是赤裸裸地进行人身攻击的语句。虽然很不舒服,但我没有还击。

2006年1月6日,沈阳发文《博客写作原则(29)别让博客还处于未独立状态》,由出现如下语句:“只想劝此匿名“秦尘”ID:别为此而“放屁脱裤子——多余!”、“如果如此属实想让人怜香惜玉、俺兽医治疗你的文迹伤口”、“如果象匿名“秦尘”ID这么下笔又声称“独立博客”,本质上是在制造文字狱”

沈阳多次公开发表骚扰和刺激我的言论,终于让我愤怒到极点,更重要的是我对他长达半年多的骚扰、攻击产生厌倦,不希望与他再纠缠下去,因此我公开发表了《警告沈阳:请不要骚扰、诽谤我》一文,以及《敬告沈阳妻子Francy王昱人:管好你丈夫的嘴》一文,我当时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希望沈阳能够停止对我的攻击,我也无意于与他进行纠缠。我还分别在2006年1月7日12时38分、12时48分、13时10分、13时47分向博客网、沈阳妻子王昱人、沈阳文中的律师于国富、沈阳妻子王昱人发送电子邮件进行沟通,希望能够促使沈阳停止对我的长期骚扰,这是我第一次主动提出希望结束这场争端。

2006年1月8日,沈阳开始写《透视扬州大学历史系学生“秦尘”的博客逻辑系列》,开始系统地、有针对性地对我攻击,在第一篇就把我的姓名、学校、系别、年龄、联系方式等,甚至还从其他地方找来了我的照片,一并发布到互联网。如此的恶劣的大肆公开宣扬一个学生的个人资料,明显侵犯了我的隐私权,是赤裸裸的人参骚扰,我忍无可忍。

2006年1月15日,有朋友劝我,把姿态放高一点,要大度一点。在众多朋友的劝说下,我也决定主动让步。因此,在2006年1月15日、16日、17日,我采取了以下行动:

2006年1月15日,发出《投诉函》,向博客网投诉沈阳。

2006年1月15日,发出《关于“沈阳—秦尘”事件的处理意见——致信博客网、方兴东先生,及沈阳》,首次提出主动退步,寻求和解的可能,并且承认自己处置不当。当时我的原文如下:

1、“沈阳-秦尘事件”起源与每一次争论,都是沈阳率先挑衅的,我希望博客网、沈阳都能认识到这一点,我是被迫还击;

2、我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我对《敬告王昱人》一文处置有失妥当,我承认自己此文欠缺考虑,有失风度;但我也是被沈阳长达半年的攻击惹恼之下,一时义愤之举。

3、不管我如何被动、如何被攻击,我的系列文章所产生的负面影响,无论对沈阳,还是对博客网,都会有一定的伤害,对此,我也主动承担自己的责任。

4、我承认自己在此事中,个别细节上处置不当。我也希望,沈阳能够主动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5、我将主动删除我专栏文章中,所有与沈阳相关的文字,同时我也要求沈阳能够作出同样的善举,最起码,将最近的《透视扬州大学历史系学生“秦尘”的博客逻辑》系列,以及所有涉及我的隐私、身份的文章予以删除。

6、我可以承诺,今后决不主动写涉及沈阳的文章,我也严重敬告沈阳,请不要再在专栏、个人博客等其他网络媒体、传统媒体撰写关于我的,无论涉及我的真实姓名还是ID“秦尘”的文章。如果再次被我发现新的,我将不惜一切代价,决不轻饶。

7、最后,我还是这样一句话,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主动退步, 寻求和解的可能。

这是我第二次就沈阳与我的争端主动提出解决问题的意见,寻求和解的可能。

2006年3月,我在天津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纪事》栏目采访时,再次表示愿意主动就自己的过激言词表示道歉,该节目于2006年4月16日播出,题目是《你博客了吗?》。这是我第二次表达对于针对沈阳的过激言辞的歉意。

2006年4月3日,我又公开发文《关于“沈阳—秦尘”事件的公开道歉》,表示:

1、“在我过去所写的涉及沈阳的文章里,确实有用词不当,言语过激的行为,对于因此而影响了当事人的感受,我表示我诚挚的歉意,在此,我诚恳地说:对不起。”

2、“我愿意承担自己的过错所带来的责任和后果,勇敢地去面对这件事情和自己的缺点、不足之处。”

3、“我的文章被网络转载,这是我无法控制的,我无法去追查什么人、什么事件转载我的文章,我的文章都是在哪些网站被转载,这是我无法控制的。”

“目前,我发表在博客网的博客专栏里的文章,涉及此事的,与沈阳有关的,都已经被博客网删除。”

4、“申明:整个事情,是我的个人行为,与任何单位、他人无关。我愿意道歉、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5、“论事态如何发展,我在此为自己的不当、过激的言行公开道歉,我今后注意言行,同时修身养性,提高自己的涵养。”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就自己的行为表达自己的歉意。

2006年4月3日13时31分,我向沈阳发送了一份名为“沈阳:我向你道歉——from秦尘”的电子邮件,内容如下:

“沈阳:你好!
 
冒昧给你发一封电子邮件,在此之前,我已经在博客网的博客专栏向你表示公开道歉:
 
关于“沈阳-秦尘”事件的公开道歉
 
http://column.bokee.com/132961.html
 
这件事情,纠缠了很久,我自己也反复过很多次。现在,我确实应该承认自己的过失,我在博客网的博客专栏里所写的涉及到你的文章里,的确有言语不当、过激的言行。对此,我很诚恳地向你表示道歉:对不起。还希望你能原谅一个小年轻的冲动。
 
关于此事,除了道歉,我不想再多说什么了,我希望这件事情,你我之间,能够到此结束,就此了结。相逢一笑泯恩仇,过去我确有做错的地方,我现在向你道歉。今后,我吸取教训,再也不会写关于你的文章,对此,我可以保证。”

至此,我已经通过各种途径,设法与沈阳沟通,主动调解此事,希望结束争端;我已经连续3次,在互联网、中央电视台等公开向沈阳道歉,对自己因为年轻和一时气愤而发出的过激言词,表示了应有的负责任的态度。

但是,在沈阳对我的起诉状中,以及很多媒体的报道中,多有意或者无意的对于我先后多次、在多渠道向沈阳道歉的事实予以忽略,沈阳甚至在起诉状中继续提出我向他道歉的法律主张,形成我从来没有向他作过道歉的假象,并为媒体广泛传播。

从2006年2月1日至2006年8月1日,在长达半年的时间内,除《关于“沈阳—秦尘”事件的公开道歉》外,我没有写过与沈阳有关的东西,尽量强迫自己对沈阳的骚扰假装视而不见。但是,沈阳在起诉后的时间中,也从未停止过对我的攻击。

一方面,沈阳发表《透视扬州大学历史系“秦尘”的博客逻辑》系列文章后,继续发表《透视扬州大学历史系张明的博客逻辑》系列文章以及《我为何起诉秦尘与bokee网》系列文章,对我进行暗示性中伤、辱骂攻击、侵犯我的隐私,将我的现实生活个人身份、照片等大肆宣扬,给我带来了深深的心理伤害,对我的名誉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详见本状第四部分“沈阳攻击我的历史”中的有关陈述)。

另一方面,沈阳不停地接受媒体的采访,在媒体面前同样对我进行一些攻击,譬如说我“靠骂名人来出名”等等。在这数个月中,媒体因为不了解本案复杂背景而产生一边倒的舆论,给我造成非常大的精神压力以及名誉损失,我甚至因此而丢了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在最近,沈阳还在发表文章,扭曲事实,对我的人格污蔑。譬如捏造《东方早报》记者李克诚请我吃饭(见下面的陈述)。

我曾经愤怒到极点。但是,今天我站到这里,站到被告席上,即使沈阳依然在对我攻击,我还是希望能够解决此事,我还是有勇气,坦诚沟通,在此我继续对我过去的过激言词表示应有的负责任的态度。同时,我急切的希望了结与沈阳的恩怨,希望以后我的生活中不再有沈阳这个字眼,不要再为沈阳的攻击担忧,我心里难受、气愤难平。我难以理解,为了我曾经向沈阳发出的过激言辞,我究竟需要道歉多少次才算够??

第二部分、对沈阳起诉状的辩驳

第一、对于沈阳在起诉状里所列举的材料,我进行如下解释、澄清。沈阳所列举的语句,大致可以分为三类:根本没有污辱性的、引用沈阳的、我气愤之下说的。

1、“玉米虫”、“兽医”根本就不是侮辱性的语句,对此根本不构成名誉侵害。“玉米虫”是指国内大量从事投机倒卖域名的人的称呼,并没有污辱性。沈阳就是做这个的。所以我用了“玉米虫”。

“兽医”是我国的职业的一种,三百六十行里的一行,并没有高下之分。并且沈阳一再多次在自己的个人资料、博客文章里强调自己是个“兽医”,甚至写了“兽医博客”。譬如沈阳在2005年7月30日,发文《兽医博客(2):关于链球菌的一些常识》。因此,兽医同样不构成人格侮辱。

2、博客痴呆症、、网虫、《葵花宝典》、“自宫”都源自沈阳的文章。

a、博客痴呆症

博客痴呆症由沈阳在2005年4月22日发明,又名博客痴迷综合症、Blog综合症,曾经用于攻击中国十大博客人物、互联网评论家顺风先生。原文如下:

““顺风”IM里说自己Blog时间不长,但是已是如此名扬“全球第一博客网站”,不能不说让笔者也口服心服,但是“顺风”这家伙还唠叨说有反对者敌视他的Blog行为,其实此君便是一个典型的Blog综合症患者,以笔者从事动物行为学研究那么多年的研究功底,一番分析之后便逐渐看出此君有此病特征。”(见《博客随笔(82)评评“顺风”这家伙》http://column.bokee.com/70266.html

2005年6月15日,沈阳提出了“博客痴呆症”一词,并且表示这个说法是“BBS痴呆症的博客板本”。原文如下:“别把博客-专栏太当一回事,否则,将会出现一种人,先给它一个冠一个新名词:“博客痴呆症”(BBS痴呆症的博客板本)。”

b、网虫

沈阳在他发表的《网虫看网虫系列(1)开栏的话》(http://column.bokee.com/638.html)一文里介绍,网虫“为在网上活跃的、灌水的、拍板砖的人,网络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他们在网上结交朋友和树立敌人,他们在网上嬉笑怒骂,他们把生活分了一半放到网上;沈阳还在他发表的《911一周年随笔(6)》(http://column.bokee.com/638.html)一文中写道:“网虫”从贬义变为褒义几乎在中国经历了整整三年时间(1998-2001年)。由此,按照沈阳自身的文章观点,网虫并不具有攻击、侮辱含义。

c、“自宫”与“《葵花宝典》”

“自宫”与《葵花宝典》源于沈阳发表的《三评网络实名制:QQ公司举刀自宫之路》一文,原文如下:

““自宫”是指把自己的性器官(通常指男性)切除,古代至近代史上的皇宫内“太监”是“被宫”(兽医叫“去势”或“阉割”)。因为金大侠在《笑傲江湖》中描绘为称霸武林而偷练“葵花宝典”的“岳不群”及其女婿就是“自宫”后极为阴险人物,因此“自宫”一词在网络上都是坏人代名词。”

至于“哈哈儿”一词,则是来源于2000年6月新浪论坛网民狂马著名的评论《IT论坛恶人谷十大恶人》对沈阳的评价。在当年新浪IT论坛十大恶人评选中,沈阳名列第二。原文如下:

“笑里藏刀哈哈儿:sz1961(注:这是沈阳在论坛的网名)。寒夜飞霜笑杀人,哈哈儿是也。Sz自任电商斑竹,兢兢业业,和气待人,给精品从不手软,结果这日挑进新浪网友top10一看,大吃一惊,sz赫然排名第二,精品数如龙舟之水暴涨。可怖之哈哈儿。”曾有网友反映沈阳出任新浪斑竹,非常短的时间内,给自己加精华达数百篇,由此成为笑柄。(http://bbs6.sina.com.cn/cgi-bin/newsoul/soulview.cgi?id=107892&fid=69&postdate=2000-06-16&ver=tree

另外沈阳还发明了大量的新词汇,譬如“新闻变态综合症”、“bbs痴呆症”、“新文革”、“网霸”、“web2.0综合症”,其中相当部分直接用于对别人的人身攻击,我就很不幸地被沈阳辱骂为“web2.0综合症”,原文见沈阳于2005年10月6日发表的《神灵Web2.0痛脚(2)博客道德也Web2.0》一文。

3、例如“狂犬病”、“鸟编委”等过激言词,则是因为我数十次遭遇沈阳比较隐晦的暗示性中伤语言的攻击和挑衅,导致我一时义愤,情绪难以控制,才说了这些话。但是,我已经就这些过激言词表示道歉。在此,我建议法庭认真考虑我对沈阳采取这些过激言词的背景以及我多次道歉的事实。

第二、截至目前,沈阳针对我的隐晦的或者赤裸裸的攻击文章已经近30篇左右,据不完全统计,具有明显攻击性的文章21篇。

沈阳曾经长期无业,有充足的时间行使计谋对我进行莫名其妙的挑衅,而我只是一个尚未走出校门、从未面临如此高频度的骚扰攻击的学生,因为社会经验欠缺和不够老谋深算,一时义愤,才对沈阳使用了过激的言词,希望法庭考虑我的被动性、自卫性,以及沈阳在本案中的主动挑衅和持续骚扰我的主要责任,并且恳请法庭设想一下,任何一个20出头还未毕业、缺乏任何社会阅历的在读学生,在连续遭遇上述骚扰的情况下,怎么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须知,我确实和沈阳本来素不相识,我也不是精神病患者,如果没有一定的背景和让人极度气愤和无法容忍的理由,我怎么可能针对沈阳发出上述过激言辞?我认为,沈阳针对我幼稚和自控能力差的缺点,以一个40多岁的成熟老男人的计谋和他的社会阅历,故意激发了我的上述过激行为,激怒我、让我失控做出不文明行为,本来是他持续骚扰我的明显目的之一。

在发现被沈阳连续以文字骚扰攻击我之后,为了了解沈阳是什么人,我查阅了沈阳近一年(2004年-2005年)的文章,惊讶地发现,被沈阳攻击辱骂的网友不止我一个,还有国内十大博客人物顺风以及麦田、卡拉不是狗、陈国华、李安科、博客网高管Owen等数十人累计达数十次,我当时固然对沈阳对我的攻击气愤不已,也非常不耻于沈阳的为人,出于义愤我要替天行道,为所有被沈阳辱骂的网友出口气、讨个公道。

第三、沈阳在起诉状中提及的《透视兽医网虫(一):扒沈阳的皮》一文不是我写的。

沈阳将此作为起诉我的侵权证据,甚至被媒体采访时,这篇文章被广泛地说成是我写的,我成了“扒沈阳皮“的人,对一些媒体未澄清事实就广泛报道,我表示强烈不满。我有理由质疑沈阳,在向法院起诉我时为什么不认真核对事实,我相信其中不排除对我恶意中伤的动机。作为现任千龙网的现任博客副主编,连一篇文章的作者是哪个博客都搞不清,并以此中伤本人,实在可笑。对《21世纪经济报道》、《北京娱乐信报》记者贺文华等对于“我曾经写过这篇文章造成侵权”的不实报道,我将保留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权利,不经核查传播虚假事实,不仅造成了我的巨大心理压力,也构成对我的人格侮辱和名誉侵害,在适当时机我将坚决捍卫我的合法权利。

第四、《敬告沈阳妻子Francy王昱人:管好你丈夫的嘴》一文,虽然有不当之处,但却是我主动希望解决争端的开始,沈阳将此列入我侵害他名誉的文章,但并没有列举出有侮辱人格性的语句,请大家注意,我使用的是“敬意”的“敬”,而不是“警告”的“警”,我是敬告而不是警告。在行文时,我对沈阳妻子非常注意分寸,但却被沈阳片面地拿作我攻击他的证据。沈阳为什么不敢拿出《警告沈阳:请不要骚扰、诽谤我》一文作为我对他的攻击呢?在此文中,我要求沈阳停止对我的骚扰,但沈阳隐瞒这一事实,谎称“他多次通过各种文章给我机会”,事实上沈阳在撒谎,如上陈述,从一开始通过连续发文希望沈阳停止对我的骚扰并且真正主动寻求事情解决办法的人是我。

第三部分、关于沈阳起诉我的动机的分析

尽管沈阳一再对媒体宣称是希望通过起诉我来规范BSP、来教育我,但我希望法庭能够辨别沈阳起诉我的真正动机:

1、对沈阳有过过激言辞的人远不止我一个,沈阳起诉我是欺软怕硬

为什么那么多的人对沈阳不满,进行攻击,沈阳没有起诉他们,却偏偏起诉我呢?因为我没有法律知识,还未毕业,人生经验不足,很容易上当;同时我家境贫寒,因此沈阳觉得我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觉得我软弱可欺。

事实是:

2000年6月16日,新浪论坛网民狂马评论《IT论坛恶人谷十大恶人》,沈阳名列第二。并评为“笑里藏刀哈哈儿”。

2000年9月,世界博客大赛得主猛小蛇发文《猛小蛇眼中网品最差的网友》,称“至于sz1961这样的人虽然我在qq上经常也说上两句,但他这个人在网上的网品太差了(人品不敢乱曰),是我见过的网品最差的。”

2001年4月,狂马在《朋友是拿来出卖的,与沈阳绝交书》,称沈阳是“无耻妄言的人”。

2005年5月,李安科在《对沈阳先生示以怜悯》,称沈阳“大放厥词”,还用了“那跟狗还有什么区别呢?”一语。

2005年12月,康国平在TECHWEB论坛发文《我准备揍沈阳这个SX一顿》,有人评论说:

“SY,性别:表面为男,至于是否为合格真正男儿身,有待法律验证,因为其性情与封建社会的宦官极为相似。
特征:自大、喜欢被后说人坏话、喜欢骗人钱财。
年龄:40左右。(据说,依旧是网站小编一职,中国最老的网站编辑)”

那么多人沈阳不起诉,却偏偏起诉我,是因为他欺软怕硬。

2、沈阳起诉我是为了自我炒作

首先,沈阳在起诉我之前,不是所谓的网络名人,他急需通过某些新闻事件炒作自己。起诉我之后,在一些媒体的报道里,沈阳被报道为“中国知名网虫,知名博客”,被《北京娱乐信报》的记者贺文华报道为“博客专家”。事实上,博客网2005年评选出的“中国十大博客人物”、强国博客推出的“中国博客五十人”名单里,从来没有沈阳,我倒是“中国博客五十人”之一。

其次,非常凑巧的是,在起诉我之后,沈阳隆重推出了自己独立建站的个人博客站点(www.w.org.cn),并且将有关本案的大量材料、博客文章发到那里,很多资料连他的职业所在千龙博客都没有发表,很明显的证明沈阳希望本案给他拥有全部产权的个人博客网站带来巨大流量的企图,为此他甚至不愿意与自己目前工作所在的博客服务网站千龙网分享流量的利益,可见沈阳的动机就是炒作他自己和他独立建站的博客,到目前为止沈阳也确实达到了他的目的。

第三,沈阳最近在他的个人独立建站的博客最上方加了一行字,声称是“一个三年来写了699篇Blog约有295.5万字博客文帖的老网虫夫妇博客网站”。经过对沈阳最近四十余篇博客文章的抽样统计后平均折算,他的博客文字总数不可能超过150万。如此造假,证明沈阳有强烈的出名动机,为此他不惜公开说谎,他希望把自己打扮一个成为勤奋创作、产量丰富的有名博客。

3、沈阳通过起诉我获得了切实的利益

起诉前,按照沈阳在诉状中自称,他的职业状态是“失业”,当时我即将毕业,已经收到两个知名网站的工作邀请;起诉后,沈阳现在已出任千龙网博客频道副主编,而我却处于失业状态,不得不留在了扬州,没了收入来源,靠借钱度日。我现租住在一个即将拆迁的棚房内,下雨天3/4的面积漏雨,屋子非常简陋,生活非常清苦,曾有一个同学就因为屋子寒酸,而不愿意与我合租。我刚刚毕业,就因为沈阳起诉丢了工作,现在每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已经承受了任何一个刚刚毕业走进社会的大学生无法遭遇的巨大心理压力。

面对我一再向沈阳做出的和解行动,甚至在我两次表达了对过激言辞的负责任的态度之后,他仍然坚持不接受和解,是希望通过本案的延长与反复,频繁地接受报纸、杂志、电视等新闻媒体的采访,来自我炒作。在过去一段时间中的媒体报道中,他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很少有人关心本案的前因后果,没有人听取我的微弱声音,他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甚至成为所谓的中国知名博客、博客专家。

此外,在起诉我之后,沈阳这样一个多年在网上多次漫骂他人、多次作出网络不文明行为、证据确凿、列迹斑斑的骂人者,竟然代表千龙网参与中国互联网协会发起的《文明上网自律公约》的讨论,并且代表千龙网参与并成为中国互联网协会发起的“政策与资源工作委员会博客研究组”委员,这一是非不分的结果甚至让我现在都感到义愤填膺。试问自从2002年开始连续攻击漫骂他人的沈阳,有什么资格来维护和参与发起互联网合约《文明上网自律公约》,难道因为他起诉我对他的不文明,就证明他是一个文明的人吗?对于沈阳能够成为千龙网博客频道副主编一事我表示严重质疑,千龙网难道通过对沈阳博客的网上记录进行一下简单调查就可以发现的关于沈阳真实面目的事实竟然无所反应吗?显然,因为起诉我,沈阳在千龙网赢得了网络文明维护者的虚伪形象,这真是莫大的讽刺,也是我面对的最大的悲哀——主动挑衅者荣耀风光,被动自卫者却狼狈落魄,道歉多次至今仍被继续骚扰,世间还有公理吗?我相信事实真相谁也休想掩饰,这也成为我必须起诉沈阳的理由。

第四部分、沈阳攻击我的历史

作为博客网的博客专栏作者,我在博客网和我的个人博客上积极思考与学习,发表个人观点。自从2005年6月20日认识沈阳,厄运就来了,那以后至今沈阳已连续纠缠、攻击我14个月,大量发布许多有辱我人格、侵犯我隐私的文章,按时间顺序列举如下:

2005年06月20日11时57分在博客专栏中发表题为《“顺风”们的“网奸”有说话机会吗?》;

2005年06月29日17时25分在博客专栏中发表题为《给急于想出名的扬州20出头“秦尘”斗士捧个场》;

2005年10月06日15时03分在博客专栏中发表题为《神灵Web2.0痛脚(2)博客道德也Web2.0》;

2005年12月17日14时01分在博客专栏中发表题为《笑看二位博客名人对俺的画像笔》;

2005年12月18日12时30分在博客专栏中发表题为《面对“博客名人”都是出笔(口)意淫》;

2006年01月06日17时23分在博客专栏中发表题为《博客写作原则(29)别让博客还处于未独立状态》;

2006年01月07日23时59分在博客专栏中发表题为《透视扬州大学历史系学生“秦尘”的博客逻辑(1)》;

 2006年01月09日18时58分在博客专栏中发表题为《透视扬州大学历史系学生“秦尘”的博客逻辑(2)》;

2006年01月14日18时27分在博客专栏中发表题为《透视扬州大学历史系学生“秦尘”的博客逻辑(4)》;

2006年01月15日14时00分在博客专栏中发表题为《透视扬州大学历史系学生“张明”的博客逻辑(5)》;

以上文章均用极其恶劣的词语对我进行侮辱、诽谤,泄漏并宣扬我的隐私,使我的名誉受到极大伤害,社会评价严重降低,我因此承受了巨大的精神痛苦。这些文章大致可以为挑衅暗示性中伤与直接的恶意人身攻击,具体事实文字如下:

一、挑衅暗示性中伤文章4篇:

1、《“顺风”们的“网奸”有说话机会吗?》一文,有如下文字:

“sz1961sy  11:17:55 你与顺风在文革中一定会成为毛主席红卫兵,……”

2、《给急于想出名的扬州20出头“秦尘”斗士捧个场》一文,有如下文字:

“给急于想出名的扬州20出头“秦尘”斗士捧个场”

3、《透视扬州大学历史系学生“秦尘”的博客逻辑(1)》一文,有如下文字:

“秦尘,目前为自由人。擅长评论、小说、散文的写作, 爱好历史、IT网络、时政、教育等。 e-mail: qinchencn@163.com 。
 QQ记录显示:此君来自江苏扬州,自填妙龄21岁(现2006年22岁)。
在“强国博客(www.rmblog.com)”有“秦尘”相片(图一),在博啦!BLOG互动平台发布的2005年博客排行榜“最佳原创博客”中有“秦尘”(http://column.bokee.com/112570.html)相片(图二)。 ”

4、《透视扬州大学历史系学生“秦尘”的博客逻辑(2)》一文,有如下文字:

“它们都出自咱们扬州大学历史系一位张姓学生之手、出自一位人民网“强国博客”也评他是中国“自媒体—草根博客”代表人物50人之一”

“三是由扬州大学历史系培养的大学生己如此出笔“牛鬼蛇神”一扫光,人间是非“我判案”,是否该再来一次文革让这类红卫兵在中国造反一下?!”

二、直接的恶意人身攻击文章:

1、《面对“博客名人”都是出笔(口)意淫》一文,有如下文字:

“一位21岁、性文化观点就如此偏差的大学生,咱们社会将来有一天也可能会被这种今天己成为“博客名人”文笔误导,这不能不说是BSP文化悲哀。”

“您一位21岁还未到法定婚龄的小伙子就如此出笔意淫”

“倒是为江苏省扬州市读书的未到法定婚龄“秦尘”老弟心理发育担心。”

“博客若成为传播欠缺科学、理性的性文化主流阵地,而且用“秦尘”这些心理、生理不达到成熟的人作为此类“性文化”导师,其社会为害将是可想而知的。”

““秦尘”这些心理、生理不达到成熟的人出笔意淫”

2、《博客写作原则(29)别让博客还处于未独立状态》一文,有如下文字:

“只想劝此匿名“秦尘”ID:别为此而“放屁脱裤子—多余!””

3、《透视扬州大学历史系学生“秦尘”的博客逻辑(4)》一文,有如下文字:

“扬州大学历史系学生张明同学”

“秦尘玩“自宫”招式”

“急于成名天下知的扬州大学历史系学生张明同学(秦尘)”

4、《透视扬州大学历史系学生“张明”的博客逻辑(5)》一文,有如下文字:

“从本文开始,以“扬州大学历史系学生张明”代替“秦尘”ID,因为大家己经知道“秦尘”ID就是出自扬州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历史02 ”

“这里指张明的博客逻辑只允许自已观点正确,不允许别人评论,反驳、反对、批判,否则会血口喷人、人身攻击、骂祖宗三代及全家。”

“但愿扬州大学历史系培养的张明同学不要在中国BSP发展史上太独创一格吧。”

5、《神灵Web2.0痛脚(2)博客道德也Web2.0》一文,有如下文字:

“换句话说,把博客道德也套上Web2.0是一种“Web2.0综合症”:一种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她)自已睑上贴有(Web2.0)字样的病态。”

6、《笑看二位博客名人对俺的画像笔》一文,有如下文字:

“那是两个疯子在给正常人讲理,越讲越成疯子理论。”

鉴于沈阳对我造成的严重的名誉损失,使得我社会评价降低,丢失人生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因此,我已经委托扬州乐助律师事务所朗继华律师在扬州对沈阳提起诉讼。目前扬州市维扬区人民法院已经受理。(附:《扬州市维扬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

第五部分、沈阳辱骂他人的历史(链接见“沈阳骂人丑行不完全记录”)

一、辱骂中国十大博客人物、中国第一本博客研究专著《顺风新博客论》作者顺风:

1、在《未为中国博客事业“奋斗”先“终身”吗?》一文中写道:““顺风”预言己被证实是类似文革“姚文元”一样角色”,还写道:“尽管记忆力差,但是顺风大师这些文字似乎与当年“中央文革小组”的《人民日报社论》文笔的用词很有一比”。(http://column.bokee.com/108990.html

2、《涂鸦博客(13)“新文革”网霸“博客”顺风们》一文(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77415.html),在标题指名道姓公开攻击顺风为““新文革”网霸”。

3、在《博客随笔(82)评评“顺风”这家伙》(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70266.html)一文中,在无任何证据情况下,指名道姓公开攻击顺风,具体摘录如下:

(1)““顺风”这家伙还唠叨说有反对者敌视他的Blog行为,其实此君便是一个典型的Blog综合症患者,以笔者从事动物行为学研究那么多年的研究功底,一番分析之后便逐渐看出此君有此病特征。”

(2)““顺风”吹捧方兴东有“傍名人”的目的,用心不良”、““顺风”很神,他会拿别人的材料二次组织,然后大作文章。”

(3)“如果有人不信,抽空去研究一下神人的“顺风”专栏里都是一些什么内容”。

(4)“如果有人说博客如何让人入迷的话,笔者推荐他(她)去浏览“顺风”这家伙的专栏,知道中国有一个博客痴迷综合症患者叫“顺风”,他工作与生活在江苏扬州市”。

4、2005年05月29日《涂鸦博客(4)中国博客研究何必大纲200这么多》一文写道:

“总觉得别扭,干吗不叫“逆风飞扬”,十足“马P”形象的ID”

尽是涂鸦文字,顺风兄见了别生气。

5、2005年06月12日 ,在《本人文稿标题加名字是否放屁脱裤?》一文中写道:

“顺风:+标题”的在本人写文稿制作标题时加上名字的怪事,尽管这没有什么对错之分,不过至少它给笔者几个印象:
一是怀疑此文是被网站的编辑经过整理的;
二是因为此文不是作者发的稿,是转载(推荐);
三是作者是“名人”,以“名”吸引人去阅读;
四是以上都不是,纯属“放屁脱裤”的多余之作(造作)。

希望此文不会让喜欢用此格式的人,例如“顺风+”们的反感,因为那是您的表达自由,而这是我的评论自由,咱们“河水不犯井水”。嘿嘿…

6、2005年06月16日,在《顺风在人民网传递MSN“非法从事博客内容服务”的灾难后果》一文中写道:

最近见他终于学木子美叫“李丽”一样,先在Donews专栏、后在Blogchina专栏署名“吴波”,下面等他改用自称为“吴波”时再叫他“吴波”兄;

把“作者:顺风 来源:人民网,”提了一个档次让博友们感受读文革期间“最新指示”的品味;

顺风别把自己当成能治百病“神医”;

顺风兄,您行吗,真的行吗? 从阁下在人民网传递MSN“非法从事博客内容服务”的说法,用专业人士观点来评论,无异于“文化大革命”的“6.16文件”灾难后果。此文就是在2005年6月16日凌晨写完的,谨以此文向世人共同警惕一股类似“文化大革命”的观点可能在中国Blog圈子中流行。

6、2005年08月19日 , 《麦田99 终于向顺风者说不?!》一文中写道:

现在很多“顺风”预言己被证实是类似文革“姚文元”一样角色

7、2005年04月24日,《拜读顺风《我的搜狐版主生涯(12)》有感》一文中写道:

最后,笔者只希望“网络资深评论人士,被世界IT实验室评为中国网络BBS十大主持,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顺风”兄(ID而己),喘息一会,该干嘛干嘛去吧。别伤了身心,那样对网站而言也只是(ID)“死而后己”—-2000年有一位BBS狂便死在论坛前,名叫“朱海军”,很多人认为很不值。

二、辱骂新浪前CEO:

王CEO身体力行,就在上周亲自出席杭州的数字狗熊疯会:面对面喷口水多爽呀,当面互相拍马贴金多带劲呀,扭扭屁股,摆摆架势,吃吃螃蟹,发发牢骚多滋润呀,搞什么网上论坛,过什么数字化生活!

中国的网络经济如果靠这些数字狗熊来支撑,我以为,他们还是早点歇菜的好,省得让股民同志们操心,耽误网站从业人员的黄金时代,误导我国青少年朋友,只能便宜半桶水都不够的“IT评论家”和媒体。

三、辱骂北京青蛇:

“这就IT了?是小说对话吧”

您的网上文章及所述内容、来电记录本人己一一记录在案,以备应诉证据。如果想发律师函,请向本人代理律师于国富、胡钢两律师发送,谢谢!

如果心理有障碍勿写Blog。

三、辱骂“心飞扬”:

而象Bokee.com员工“心飞扬”上文这类“无知+泼妇骂街”文章更加少点写为好,因为此文有几点很“无知”

四、辱骂蜀狂:

被电脑语言玩昏的“蜀狂”

五、辱骂慕容德:

“这个人的逻辑及其混乱,知识点明显有盲区,受的训练不够啊。 他的两篇文章实在乏善可陈….这种狗屎的东西我都懒得去驳。降低品味。”

在上述辱骂文字之后,沈阳还于2005.05.19. 在《域名业界纵横眼(12)慕容德(假孔海峰)先生应该有些专业精神》(http://bbs.ccidnet.com/read.php?tid=7871)一文中写道:

“【怕听骂声别上网来】 分析您《我看CNNIC(1),兼答沈阳》一文,导致您这么大反应的一个原因是“狗屎水平”几个字眼,让您几乎坐立不安。这是我觉得最可笑的地方。”

按照沈阳的逻辑,永远只允许他辱骂别人,而且遭遇他辱骂的受害者的愤慨反应还是让他觉得“最可笑的地方”,那么沈阳因为我一时义愤而攻击他作出起诉我的反应,是否也是让他觉得“可笑的地方”呢?

六、辱骂方兴东:

太丢人了吧,方兴东的Blogger专家们。

七、辱骂李安科:

如果是李安科以主编身份想与本人论战,请提一个公平场所,首先不要删除本人帖子或文帖,否则很不厚道。

第六部分、沈阳涉嫌恐吓媒体操纵舆论

在媒体对本案的报道中话语权被沈阳控制,妨碍了事实真相的澄清,我认为这和沈阳的恐吓伎俩和滥用起诉权具有内在的联系。

首先,沈阳近年来已经累计主动提出近30次起诉,并且从起诉中获得相当的经济收入,他具有丰富的法律经验和挑衅中自我保护、激怒他人的技巧,本案中我作为一个尚未毕业的学生,就是在他的恶意计谋下上了他的法律诉讼圈套。沈阳曾经参加过多次诉讼熟悉法律程序规定的事实,客观上造成他的优势的法律地位,导致很多媒体为了害怕麻烦而不敢报道我的声音,这进一步强化了我的弱势地位。其次,沈阳在接受东方早报记者李克诚采访时,得知他也对我进行了采访后,在发表的个人博客中捏造东方早报记者李克诚请我吃饭,表示他知道李克诚和我关系亲密,自那以后李克诚再也没有与我联系,沈阳的伎俩再次得逞。此外,沈阳在他的个人博客中还暗示可能起诉《竞报》,企图给《竞报》以无形的压力。正是因为沈阳滥用起诉权,媒体在开庭前无法全面报道和评价本案的前因后果,加剧了我的弱势法律经济地位和我的身心压力。

沈阳在起诉书中称,因我曾经攻击他为“博客痴呆症”因此对我提起诉讼,那么按照沈阳在起诉书中的法律逻辑,曾被沈阳辱骂为“一个典型的Blog综合症患者”、“博客痴迷综合症患者”的中国十大博客人物顺风先生,也有足够理由起诉沈阳,按这一理由我似乎也可以建议沈阳先生自我起诉一次。但事实是,顺风先生在遭遇沈阳情节恶劣的持续骚扰和人身攻击后并未向他采取法律手段,更谈不上滥用起诉权进行自我炒作,而是埋头进行博客思考,两年不到时间完成了四部博客和互联网研究书稿,发表博客思考文章累计超过150万字。对比之下,沈阳的行为令人义愤,我决心站出来揭露真相,还网络一个清白,也应该给顺风、蜀狂、慕容德等众多被沈阳反复辱骂的博客讨回公道。我在扬州发起对沈阳的起诉,以及克服经济困难借钱到北京应诉,也是因为我相信法律的公正,沈阳必须为他的行为承担应有的法律和经济责任。

第七部分、本案审理直接关系到和中国网络文明的出路

第一、本人上述陈述足以表明,我对沈阳的不文明行为是对沈阳主动挑起的对我的不文明行为的自卫和被动行为,而且沈阳还对其他很多网友采取了大量的、连续的、情节恶劣、动机恶意的网络不文明行为。对此,我认为维护网络文明的关键在于以事实为依据,让所有网络不文明行为,都公平对等的承担应有的责任,恳请法庭明确本案中沈阳的相关挑衅责任。如果忽视沈阳的主要责任和先行责任,脱离事实的真相和案件的整体背景,做出的本案的判决将非常不利于弘扬正气和维护网络文明。我决心并且已经为我一时失控做出的不文明行为付出了代价,沈阳也应对他的行为负责。

第二、近年来包括沈阳在内的网络间的人身攻击,网站间的互相谩骂、论坛里的污言秽语此起彼伏,层出不穷,其中不乏其情节之恶劣大大超出本案的案例。比如猫扑网下属的Donews网站的总编辑keso(洪波)曾经在其个人博客中发表《三言二拍:顺风,您真幽默 》(http://blog.donews.com/keso/archive/2006/02/13/724204.aspx)一文,指名字道姓谩骂顺风先生为“四处扔垃圾”、“顺风又臭又长的垃圾文字”、“垃圾得不能再垃圾的东西”、“破烂货色”,在keso(洪波)的管理下,Donews网站成了一个匿名辱骂的重灾区,平均每天都有大量粗俗不堪的匿名言辞,该网站不仅对此无动于衷,尤其恶劣的是将一篇名为《历数腾讯10宗罪,五马分尸马化腾》的文章推上了网站的头条,并因此招致猫扑网被腾讯起诉。沈阳在Donews网站的博客中持续对我辱骂骚扰,也没有得到Donews网站的制止。按照沈阳的法律逻辑,更应该站在我的被告席上的应该是猫朴网和他下属的Donews网站,而不是博客网。

中国当前网络文明问题的真相远远超出本案的范畴,我希望包括法律界和媒体在内的社会各界发现和尊重事实,真正认识当前网络文明问题和引发的侵权问题的严重程度,更希望本案成为澄清事实、让所有不文明行为的人们公平的承担责任(尤其是追究本案中沈阳的有关责任)、维护互联网健康秩序的良好开端,希望本案的公正判决为解决我国网络文明问题的指出一条正确的道路。

第七部分、综述

第一、我因一时义愤对沈阳曾有过激言词,我承认自己应该承担相关责任,并且我已在行动上表达了负责任的态度,我愿意在法庭上再次自我反省,表达致力维护网络文明、杜绝人身攻击的良好愿望。同时我将吸取在本次案件中的教训,提高自控能力,绝不再因别有用心者的挑衅而上当失控让其得逞,本案对我教训深刻,已给我带来生理、心理、名誉和个人发展方面的巨大损失。

第二、鉴于我并非主动和无原因的对沈阳采取过激言辞,对沈阳之外的其他人我也从来没有进行过主动恶意攻击,只因沈阳一再在网上对我进行骚扰和人身攻击,引起我极度义愤一时失控才导致本案,因此恳请法庭考虑本案背景,考虑沈阳在本案中的责任以及起诉我的动机,考虑我已一再表示歉意,考虑沈阳一贯、长期、反复多次攻击网上多人的事实,考虑沈阳的起诉状中存在的不实和虚假成分以及给我的名誉带来的损害,考虑广大网友对沈阳的大量客观评价,恳请对本案作出公正判决。

最后,《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有“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他人名誉并造成一定影响的,应认定为侵害公民名誉权的行为”等内容,《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十五条也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传播侮辱或者诽谤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内容”,通过我在扬州起诉沈阳对我持续骚扰和名誉损害,我相信足以教育沈阳纠正前非。

                  创智赢家,智闯天下——由创智天地、东方卫视、第一财经联手推出的第二季大型创业体验式真人秀《创智赢家》8月16日在创智天地展示厅正式启动!

                           期待今年能看上好的内容!

                                     http://www.winner100.cn/

2006年08月15日

  

 

    小泉又参拜了,真勇敢,佩服!

                                                                 佩服!

2006年08月13日

cwc2006sm.jpg

首届中文维客年会今天圆满结束,我没能参加,真遗憾!

 

明年一定要去!!

2006年08月08日

        我曾经想过做一个绿色的通行证,可以登陆很多通行证系统内的小型网站,这样免去很多重复的注册,用户也能得到自己去过地方的详细统计,小网站站长也可以带来更多的流量。

   没想到现在有人去做了(尽管和我设想的不太一样)。

   关注ing

http://www.openidenabled.com/

https://www.myopenid.com/

http://www.openid.cn/

http://www.openid.net/

第一次听说“伪客”:
  “偽基百科欣然宣佈,作為偽客觀、偽公正、偽持平、偽學術、專事挖苦的百科全書(別懷疑!),由2006年5月20日至今,我們的條目數量已達到1,315條並超越那邪惡的維基百科了!
   歡迎來到偽基百科社區。偽基百科是一個百科全書(別懷疑!),同時又是一個偽基社群。任何人,包括你,都可以編輯偽基百科。你可以先在沙盒中進行編輯試驗。為了更好地參與社群活動,請你多花幾秒鐘先來註冊帳號,以便獲得更多的功能。

這個頁面可以幫助你解答疑問,了解我們的政策,以及同其他偽基人交流。新手可以到互助客棧來提問。”
  它也有它的“方针”:
   “沒有遵照以下方針的條目的會極有可能被「偽基管理員」不予理由下修改。

[編輯]請勿使用「粗暴」言詞
如問候他人的家人,或過份露骨的情愛描繪。這可不是一個「三個X」網站。

[編輯]記著要加全形標點符號
在偽基中,開新一行是不能取代標點符號的。還有,請用「正體中文式」的標點符號,不要用「簡化字式」或「英語式」的標點符號。

[編輯]不要隨便亂寫
編輯條目時,別忘記要帶著腦袋,不要用麻瓜來取代它。"

Type the title here

Type the tex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