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inue reading hover preload topbar hover preload widget hover preload

行脚僧偏多金钵,屌丝汉却爱美眷

Categories: 一点琐碎  |   Comments(98)

很多年以前,初到北京,连续几次搬家,写有一手小词:

搬家搬家,

秋燕衔新泥,

冬蚁堆细沙;

两箱布衣三箱书,

醒时斜阳晚,

零乱篆烟斜。


把今生来世,

检点个七七八八,

知我原来不是他。

便寻思春日融融时候,

小园香径,

独取落花……


近日再次搬家,行李却增加十倍。其他不多,惟增书卷十几箱,再三不肯丢弃。友朋笑是穷酸书生,遂戲做七律:

行箧已超三十余,布衣四箱书万卷。

行脚僧偏多金钵,屌丝汉却爱美眷;

穷因错信黄金屋,酸是误食过期面;

纵有娇娘如玉颜,岂忍五车散别院?


华藏图书馆馆长汉礼大笑:师兄不是在搬家,就是在搬家的路上。龙舞大哀,遂再吟打油诗:

每逢搬家不胜哀,经卷堆就五车高;

汗牛千呼迈不动,陋室百转难置篙;

工人搬书惊书重,房东挪地恨地少;

回看当年出生地,青山依旧水滔滔。

道家太乙传人子鹏一句短评:一首不如一首。每况愈下!

桃花難畫,因要畫得他靜……

Categories: 一点琐碎  |   Comments(1,492)

胡蘭成說:桃花難畫,因要畫得他靜……
其實桃花拍起來也難,一到春天,山桃花最先出現。炸開似的一重重,山間、澗邊,在在處處,遠看都是粉色硝煙在瀰漫。近了,也是無數蝶兒歡笑著,帶著輕薄的意味。
想拍兩張安靜的遠景的桃花著實不易的……
 
 

這一組與另外一組《拍這些桃花,只爲把胡蘭成氣活過來》是相對應的,因那組的熱鬧才映襯得出這一組的靜來……

靜中的靜,則以下面這張為我的最愛了。

将离

Categories: 一点琐碎  |   Comments(10,536)

半生書劍半飄零,還借芍藥半生名;

淺夢有跡金樽誤,遠山無痕流水輕;

白蛇盜草因貪愛,法海合缽為多情。

行至紅塵不到處,負煙霞與白雲。

 

           ——《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