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inue reading hover preload topbar hover preload widget hover preload

行脚僧偏多金钵,屌丝汉却爱美眷

Categories: 一点琐碎  |   Comments(98)

很多年以前,初到北京,连续几次搬家,写有一手小词:

搬家搬家,

秋燕衔新泥,

冬蚁堆细沙;

两箱布衣三箱书,

醒时斜阳晚,

零乱篆烟斜。


把今生来世,

检点个七七八八,

知我原来不是他。

便寻思春日融融时候,

小园香径,

独取落花……


近日再次搬家,行李却增加十倍。其他不多,惟增书卷十几箱,再三不肯丢弃。友朋笑是穷酸书生,遂戲做七律:

行箧已超三十余,布衣四箱书万卷。

行脚僧偏多金钵,屌丝汉却爱美眷;

穷因错信黄金屋,酸是误食过期面;

纵有娇娘如玉颜,岂忍五车散别院?


华藏图书馆馆长汉礼大笑:师兄不是在搬家,就是在搬家的路上。龙舞大哀,遂再吟打油诗:

每逢搬家不胜哀,经卷堆就五车高;

汗牛千呼迈不动,陋室百转难置篙;

工人搬书惊书重,房东挪地恨地少;

回看当年出生地,青山依旧水滔滔。

道家太乙传人子鹏一句短评:一首不如一首。每况愈下!

故事沒有講完之「別離時 如何無怨無悔」

Categories: 心灵笔记  |   Comments(111)

中午。

高旻寺。

飯食訖。

老和尚收缽歸室,取潔淨洗布,細細擦試。

愛惜之情不假於色。

居士見,歎息:出家人四大皆空,師父竟珍愛一缽,也太過執著……

老和尚撫缽回顧,一嘻:物在手時自當珍惜,等到物別離時候自然才能無執無悔呀。

居士聽罷,恍然大喜。

故事沒有講完。

一日到了開元寺。

情不自禁,再讚高昱寺老和尚佛法高妙,禪意精深。

旁邊捧藕的小和尚忽然嘻嘻出声。

居士大奇怪,小和尚大笑:那句禪語翻譯過來不過是“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呀。

一法零亂未洗塵

Categories: 禅修笔记  |   Comments(412)

人在紅塵,需將清洗

否則一日不曾注意,就被塵障蒙蔽

多日來回向許多年修行

至今雖然紅塵打擾,其實心境安詳

只是偶爾忘記拂拭,便覺面目可惡

與同事團建,他們唱歌麻將,我則獨獨在竹子旁試新相機

終將零亂的竹影拍成了寧靜……

雨打

纷乱

归一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

一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少年時候,一不小心成了劉心武。

他某夜做夢,得了一句好詞,賞玩不已,實在忍不住賣弄,就寫了專欄文章報紙上刊登。說自己天授神筆,寫出一句千古難得的好詩,堪叫古代名流詩人汗顏,他的那句詩叫:

江湖夜雨十年燈。

而我則是大學時候自我把玩,不敢示人。直至上學,辦公室內有名流弟子相談詩詞,順口向他請教,說有兩句詩,不知出自何處,請兄台指出。口氣說是請教,其實也是賣弄,想讓他吃上一驚。於是開口吟誦:

也無風雨也無晴,

也無心事到天明。

名流子弟淡淡一笑,前句自然是出自蘇東坡的《定風波》,路人皆知。後半句實在想不出一個思路來,龍兄莫急,待小弟回去翻閱家父藏書,必有交代。

他這一說,我早就汗流浹背,不堪再論。哪裡還真計較他是否會去查閱。

當事時,窗外風起,掀著後樓枯黃稻草卷地,飛起,撞向碧藍天空……

自此不敢存什麼自誇的心,頭一沾枕頭便無言無語到天明,也算是應了詩詞後句。

一年以後,有了電腦。

多年以後,有了網路。

再多年以後,經常流覽的清韻文學網論壇中,談詩詞論金庸的人不甘寂寞,紛紛拔劍挽弓,褒貶他人,自況己勇。終於忍受不住,臨離開之時,忽憶當年報社的那次談詩情景,於是將剽竊來的詩句續了開頭,算是有個完整交代:

也無風雨也無晴,

也無心事到天明。

誰家院落尋常事,

也隨衰草賦雲。

自此再不踏足清韻文學網,直至其後清韻關閉,溫柔不在,詩壇零落才悵然所失。

拍这照片的时候,天正好。一群群飞鸟从天而过,也不喧嚣,也不散漫。草也正绿,远处黄得夺目的是连翘,红得绚烂的是碧桃,只有跟前水边的是这些竹子。

初时不曾在意,闲闲坐着,也无心事,也无风雨,只在那儿浪费时光玩儿的当口,就听到雨打竹叶的声音,脑海登时想起苏轼的这首词。

偏偏记忆不全,背不下来,索性就只以心来印他,以眼来观他。

就这么地,看着,拍着,人就多了番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