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09日

作者:林雪
来自:大地网


读书偶感
      (一)解犀——《办公室现代秩文录》
  现代使命的呐喊,虽不如鲁迅的《呐喊》深沉警辟,倒也惊世骇俗。
  随着科学的发展,在讲求知识文明的今天,许多有识之士,徒有千里之志,也徒有伯乐,只因为无驰骋千里的机缘,更无百载难逢的巧合,因而丧失了发挥才能的契机,终究一生默默无闻,若能平平淡淡倒也是福气,穷困潦倒者不计其数,颠沛流离者数不胜数,甚至有人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可叹,可惜。
  官僚体制的臃肿,新旧交替中混水摸鱼涌上来的有些官员,毫无识人任人之才能,却口口声声惜才爱才,实质是压才妒才。不仅英雄无用武之地,更有甚者下场可悲可叹。纵然有阴差阳错偶展头角者,也以“只要是真金,总会发光的”为由,“姑俟异日”而搁置不管。无德无能之辈被捧上云端,接受膜顶崇拜。原来,人才、庸才全系于用人者的一念之间。纯属偶然。呵呵,哭着笑,笑着流泪。
从人类有教化开始,文明和愚昧就一直在进行着看不见硝烟的殊死搏斗。表面看起来,文明是以其必然的趋势,在饱受痛苦压制中顽强的发展,但是,愚昧并没有缴械投降,轻易放弃自己的阵营,自然,争斗在所难免。虽然,总的来说,发展是不可遏止的,可是细看局部,各个部位却在停滞不前。权力圈子的作用仍不可低估。
  许多人打着改革开放的旗号,以重用提拔人才为由,把很多人才网罗至自己手下,却任由他们放在仓库里发霉、变质,甚至毁灭。他们口里喊着“人尽其用,人尽其才”,可是那些躲在角落里捏着鼻子说不出话来的人才却在流着辛酸的眼泪。
(二)黎黎——《拖功》
  借“拖功”,泡出成效,虽狠着狠也,但毕竟连升四级。仿“拖功”者,只是瞬间有那么一点点轰动,可是,他们哪里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堂堂军队,有那么一些人,永远是出色的军人,但是,他只能作为军人存在,不能成为指挥者,他们的一些成就只可能被另一些巧于心计、攻于心计的人占有,且被他们有效的及时利用,那些出色的军人只能成为别人晋升的阶梯。
  该批判,或者赞扬?
  干脆什么也不说,沉默,默默无闻些吧,命运虽然苛刻,若你不像扬名立万,日子勉勉强强也可应付。
      (三)张世黎——《枣儿沟人》
农村,心眼狭小的农人,鼠目寸光的乡民,原始蒙昧的村落,注定先行者必然的悲剧归宿。改革之风吹不进这个角落,虽然也会偶有一丝丝涟漪,但在根深蒂固的强大压力面前:亲人的远离,妒忌而贪婪的邻人,自己不富就诅咒甚至孤立先行者。
  先行者死了,家人花光所有积蓄轰轰烈烈办丧事,于是,买回了谅解,买回了友善,可是,她永远失去了他,孩子永远没有了父亲。
  究竟谁之过?
(四)弗拉基米尔·包格莫洛夫——《初恋》
没有人知道
我们已经是三个人
没有人知道
她是谁是我什么人
或许任何人都不曾料到
战争中有这样的 初恋
而今太阳升起来了
清晨悄然来临
我站在那里像高高的树桩
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见
她留仔后面
那儿躺着埋葬的战士

如果我能赶在它前面
如果我能赶到在地平线的那一边
如果我能够把黎明追回来
如果我把这一切告诉了上校
如果她不留下来
如果……
我们还是三个人,两个小时前
还是三个人,也许现在

为了祖国了战斗
为了我们所挚爱的一切
  土地国家我们的人民
我只有沉默
我们只有战斗

或许那是个男孩
也可能会是个可爱的女孩
现在 只有战斗
她扛着卫生员的药箱
我指挥一个连血战
我们胜利了
她留在了后面
和我们的宝宝一起
留在了后面

如果
如果
也许我们还是三个人
只为了更博大的爱
她留在了后面
那儿躺着埋葬的战士
后记:读书的时候,狂热的喜欢军事文学。有那么一腔热血,虽然幼稚,但很真实。

(五)张雪松《笔》
我永远画不出你的眼睛
你永远写不出我的心境
(六)罗力夫《醒船》(散文组诗)
所有的沉梦,都作一回点燃
夜,就不再生长
诗歌的节奏和诗歌的语言中,弥散着沉重的叹息。“澎湃的血”以及翻到最后最热烈的章节,在沉寂中成熟,在沉寂中屹立成珠峰,在沉寂中延伸成皱纹。
沉,痛,如剖开心胸,目睹心碎,血流如注的感觉。这种深沉、壮越之美压抑,凝重,震撼心扉。
(七)威廉·巴勒斯《赤裸的午餐》
威廉·巴勒斯美小说家,“跨掉一代”文学流派的领导人之一。《赤裸的午餐》描写了嗜毒者世界。他推崇普鲁斯特,敬慕贝克特,模仿乔依斯。
(八)贝克特《等待戈多》
人物永远等待下去,戈多不会来。
整部作品,无时间观念,不注重对话。
(九)《结局》
受时间支配的只有那些可以命名或可以表露的东西,无人类情感,却有着隐隐的痛感,厌倦和忧伤。
把人的心灵切成几个不同的断面,由若干个角色扮演,没有人物的结局,仍有一个没有结局的结局,同属于一个肌体。
(十)刘镇《红熟在高枝的恋歌》
诗人的情感在高枝红熟,而过去酝酿的期待、希冀,如哗哗舞动的绿叶,在春秋季节里撰写着年轮。
作者反复吟唱,“我的树叶哗哗响的日子呵/绿了黄黄了绿”,是对过去的缅怀,也是诗人发展每一个段落的季节。“当日子秋风中一片片的飘零/我的恋歌也红熟在高枝”,这是一曲生命的恋歌,热血的恋歌,诗人的执著追寻在树叶黄了又绿绿了又黄的历史长河中,将自己的理想、爱情、人生酝酿成熟,呈欢在高枝——反思。
诗作有血,有泪,有喜,有乐,但格调高昂,催人泪下,催人奋进。
特色:空灵潇洒,色调明快。
不足:作品过多的引入,一不自然,二难以理解。
(十一)西岸《异乡的海二首》(田园回想)
诗作贯穿慷慨激昂的悲情,居家者向往异乡,浪迹者怀念故园。诗人沉浸在大海深沉、浩瀚的蓝色中,他的海是水平的海,不息的海,搏击的海,延伸出一种力度和顽强的抗震精神。但是,这还同时又是丰硕的海,迷人的海。海,神秘莫测,变化无穷。人生不也如斯吗?
诗人将追怀与正视,热爱与向往,幻境与现实,过去和未来交融在一体,是一支多重复奏的人生悲歌。
不足:韵脚太紧,使诗空前的展开受到限制。另外,想象太过穷尽,为给读者留下回味的空间,刻意寻求玲珑美,破坏了诗的自然与深刻。
(十二)王鸣久《东方小孩》
是历史文化的反思,刻画了人与人之间真挚的呼唤与追求,以及人子与母亲眷爱之情。据浓郁的忧郁意识和沉郁空灵的风格。
(十三)吕新《瘦瘦的相思花》
相思花的破壳,寓意着蓬勃的情绪;世界风,能引领人走出沼泽地。瘦瘦的相思花象征着友谊、生命、死亡和爱情。
笔调深沉明丽,凄婉而亲切。
(十四)任桂秋组诗
《茶》
一千年难过的
总是黄昏后
茶肥月瘦时
《卡拉OK》
另一个我,泅过忘川之水,片刻宁静后,开出幽兰的花朵。
《变色镜》
一切,都变得浅柔了。浅柔的太阳,浅柔的月亮。
人生很重,世界很沉,诗人却以纤柔的笔触雕刻人生的艰辛与苦难,发掘人生的灿烂,感慨世界的沉重,同时,也惊讶于世界的辉煌。
每一种体味,每一声幽叹,是执著的追寻,也是沧桑的深喟。


(十五)孙慧芳《中南海》
人物:娄镇长女人,管书记女人,蔡书记女人,丁镇长女人,范镇长女人。
一个小小的领导夫人团体,其间蕴藏着苦、辣、酸、甜、咸的种种滋味。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小九九”,可是,为了共同的利益,又会在适当的时候拧成一股绳,看起来牢不可破,甚至可以毁灭一切。但为了个人的小利益,又会刻薄尖酸,机关算尽。
虽然畸形但又实在。这个团体,有传统的集体意识与凝聚力,也有政治、经济的发展为这些来自乡村的“夫人”的影响和震撼。无聊生闲,也可以看出妇女人在某种程度上还没能摆脱夫权的压制,从而取得自己独立自主的地位。
小小中南海如此,其他的呢?
结构:采用串珠式,各自独立又相互关联,甚至交织交错。
    (十六)边玲玲《呵,朋友》
她和他,曾经是默契同情的夫妻。可是为了各自的事业和追求,又分道扬镳。她有了《帆》,事业有成了,自身的价值得到证实了,可爱情没了。
她和他,又是默契相通的知音。一起寻觅相见的心跳,互不从属,却多了一份轻松、和谐,多了想象的天地,多了填不完的空间,少了一份压迫感和限制。
想象总是美的,美的就值得珍惜。距离让他们彼此增添了信任。
    (十七)王绯《老人河》
人可以老,但艺术的生命却永不衰颓。
她把自己黄昏的橘黄色幻作了漫天彩霞,哺育下一代亮晶晶的太阳,只为谱出一曲老人河——生命的河,爱的河。
“爱吧,能爱多救愿挨多久就爱多久吧,你守在墓前低吟哀诉的时刻快要来了。你的心总保持着炽热,保持眷恋。只要还有一颗心对你回报温暖,只要还有人对你披露真诚,你就尽你所能,使他时时快乐,没有片刻愁闷。”
  (十八)魏杰远《洁》
沉重、沉痛的爱,负疚、负罪的爱,残酷、心碎的爱,可他毕竟是爱呀。只要是爱,只要是爱,就已经足够。也许生死渺茫,那就多播种些爱吧。
  (十九)《真正的人》
日记形式,艺术与现实的关系。
回避作家应尽的责任,逃避现实生活。
      (二十) 《泰德家的风波》
世态喜剧和道德喜剧。
婚外生活对家庭的破坏力。
布赖恩·泰德教授夫妇。父母越轨——儿女愤怒——引发内战,从而导致家庭危机。当然,最后是以大团圆作为结局的。
主人公厌倦漂泊不定的独身主义,希望摆脱孤寂,以享天伦之乐。
  (二十一)《还是孩子》
以经济大萧条为背景,刻画了一场奇异的爱情战争。
作品以孩子的眼光看世界,观察成人处事,女人婚否,爱情的性质,以基本被扭曲了的男人对女人的看法。
  (二十二)田中禾《明天的太阳》
“明天的太阳,同今天一样明亮。”
从家庭折射社会。
梅,冰清玉洁,愤世嫉俗,但一事无成。根本缺乏投入生活的勇气和决心,在生活中缺乏自我救拔的能力。
非希望,也非绝望。超高玉洁对生活淡定透彻了的认识。灵与肉,贪与欲,自律与放纵的矛盾,是生活持久烦恼之源,同太阳、大地、万物一样永恒。
人不是注定要在烦恼中沉沦,一种心智清明,无畏入世有能自持不移的强悍人格也许才是真正的“明天的太阳”。
    (二十三)朱苏进《绝望中诞生》
罕见的狂热欲望和极其冷静的理智。
天才,孟中天。心性高傲、寂寞,精力过人,业务娴熟,有着惊人的直感。
人才,吴紫林,股长。需在别人的牵制和鞭策下才能成就大事,没有驾驭一方天地的性格。
奇才,取天下为己用,又弃天下为己用。“大人着,言不必行,行不必果。”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气度。
(二十四)余华《鲜血梅花》
“像两片碰着的树叶,在前行的路上发出同样的声响。”
以纯粹震撼的情感介入,异常冷静理智,有条不紊的叙述一个恶性膨胀,血肉相残,不能遏止的人性世界。
生存迷宫,冥冥之神,母亲自焚。命运之手让他历经沧簸。寻找杀父仇人,于是踏上了自己的死亡之路。命运循环轮回,化为幽灵。致死不忘复仇,于是,昏昏无涯,苦行于魔境无目的漫游。其实,这由人而成为幽灵,只是生存方式的象征罢了。
偶然,必然会时空交替,相遇,相识,相忘。

心若一动,泪就一行![转帖](女士莫入,很伤感)

人都说一死万事空,其实,很多事情都一直存在的,不堕不灭,无生无死。

我是一名鬼卒,一个轮回司主手下的小喽罗。我们可算是天上地下最低贱的生物,只能在黑暗的地狱里生活,永生永世。
我的职责就是在奈何桥边巡逻,是个清闲的差事,因为这里除了偶尔经过孤魂野鬼,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会有。我经常呆呆的坐在奈何桥边,呆呆的看着孤单的魂魄,孤单的飘来。天天,月月,年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有一天,轮回司主把我叫去,说我忠于职守,因为我已经在奈何桥巡逻了300年,没有出过差错。所以他让我做了勾魂使者,让我有机会去人间看看。
人间的确很好啊,什么都有,比起那只有阴沉和黑暗的地狱简直就是梦一样。可惜我每次去人间都是半夜,而且都是去拿别人的魂魄。日子久了,我知道象我这种人,不,应该是鬼怪吧,是人们最害怕最痛恨的,因为我们一去,就意味着人间生活的结束。我只有苦笑,因为人既相信命运,又害怕命运,顺便连我们也恨了进去。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百年又匆匆过去了。轮回司主对我说,你已经有400年的道行,等到你有500年道行的时候,你就能去人间轮回,或者在地狱修行,去做一个神仙。当时我很开心啊,开心得笑了,这也许是我第一次笑吧。在场的白无常大哥取笑我,说我笑得比鬼还难看。我想:我本来就是鬼,而且白无常笑得比我还难看,人一见他笑,多半会吓死。

最后100年的时间里,我继续努力的办着轮回司主交给我的每一件事情。可是我觉得这100年比原来的400年还要漫长,我多么期望它快一点过去,到了那一天,我一定要去轮回,去人间…

 

一 、 缘起千年)

一天,我信步走到奈何桥边,黑暗里隐约传来一阵轻微的抽泣。我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女鬼在那里哭。我问她为什么呆在这里,她说她不小心弄灭了照亮轮回路的灯笼。我心情好的时候也乐意帮助别人(鬼),那时我心情很好,所以我就说我可以带她去轮回司。她擦了擦眼泪,对我嫣然一笑:“谢谢你。”刹那间,我的胸口好象被什么猛击了一下,心里好乱…我从来没有见过笑得如此好看的鬼魂,我只觉得自己的脚好象变软了…

到了轮回司,司主查看了她的记录,说她是枉死的,不能投胎转世,只能住在枉死城。她一下子哭了起来,我也一下子心软了,问司主可不可以让她去投胎。司主发了火,骂了我一通,骂得我浑身发抖,她也吓得不敢再哭。我垂头丧气的带她去枉死城报到,路上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到了枉死城,我让她进去,她点了点头,走进城去。我目送着她远去,这时,她回头看着我,又说了一句:“谢谢你。”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城门,只留下我呆呆的站在那里。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惊奇的发现我还挂念着她。于是我偶尔就会跑到枉死城去,偷偷的看看她。我发现她经常很早就急匆匆的跑到望乡台去,在那里看上一整天,然后哭泣着离去。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她哭的时候,我也想哭…

春天已经悄悄离去,零落的杨花已经化做漫天的飞雪。燕子回时,天际陪伴着灿烂的落霞,远去的已经消失在如水的眼眸,新来的早就烙上心头。无意间,有一种隐隐心动的心绪却似乎依然萦绕心头,不曾随南燕归去。

那年清明,我找到了她的坟墓。一捧黄土前,一杯水酒,三色果品,两个痛哭的人,一个大人,一个小孩。我呆呆的看着那两人,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伤心,失落一直萦绕在我心头,我在那里呆了很久,一直到深夜。喝了一杯人间的酒,劣酒苦涩,心里却感觉不出是什么滋味。有一次,我不经意问白无常大哥,枉死的人怎么样才能投胎。他说需要因果。我问什么是因果。他说因果其实也就是代价,如果有人把投胎的机会让给没有机会的人,那么就可以投胎了。他又说,这机会白痴也不会愿意让给别人的。

日子又过去了很久,轮回司主把我叫去,说我已经满了500年的修为。问我有什么选择。我说我愿意去投胎,轮回司主问我愿意去哪里,我说我愿意让她去投胎。司主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白无常更是惊奇得舌头掉到了地上。司主告诉我,如果我放弃500年道行的话,将重新去做一个鬼卒。我说:“我愿意这样。”说完,我静静的离开了,这时我的心里很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她走的那一天,我偷偷的看着她,直到她喝了孟婆婆的茶汤,上了转轮台。远远的,我已经看不到她了,我忍不住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望向远方。孟婆婆吃惊的看着我,慢慢叹了一口气,继续摆弄她的茶汤…


我又变成了一个鬼卒,还是负责巡逻,我天天都会去奈何桥头,去看看。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再见到她..

日子又过了一天又一天,我在桥边守了一天又一天,日子多得我已经数不清了。
轮回司主又把我叫去,说我又在地狱守了500年了,可以再选择自己以后的路了。司主说完话,我茫然了,又是一个500年了,这500年里我天天都守在桥边,但我怎么一直没有看见她回来呢…司主看见我神智不清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迷迷茫芒中我又走到了奈何桥边。在这桥边,我坐了1000年,在这桥边,我等了500年。500年桑田沧海,连顽石也长满青苔。我却没有等到她的归来…后来,白无常告诉我,人若是转世投胎,天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模样,是女还是男。

我突然之间发现自己好傻,好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我的眼睛在刹那间迷蒙了泪水…无底的黑暗中,一个痛哭的鬼魂。
这一次,我不知道我该再期盼什么…过去的一切已经过去,如昨夜梦中的泪痕,今朝已无法寻觅。梦里无尽的心思,依稀记得铿锵如鼓,震得世界崩落。梦醒时却只留下无法拼合的残片,如远古的文字,无从说起。但是那让人隐约记忆的耳语,却象闪电的光华,撕破脑海永恒的夜空。
不知道梦到了什么,也不愿意去追寻梦中的浮云。我知道,不会伤心,自然不会流泪。拂弦轻唱,不唱悲歌,红尘中悲伤事,已太多。信手填词,难填笑语,人世间欢乐趣,谁人知?而我犹如风霜中的野花,不知道将为谁而开。犹如荒原孤独的野草,不知道将为谁而绿。

我再次放弃了投胎的愿望,我怕再看到那诱惑我的万丈红尘…害怕再看到让我无法忘怀的嫣然一笑…轮回司主叹息说象我这样尘孽纠缠的鬼是做不成神仙的。我依然坐在奈何桥旁,做一个鬼卒,等待着一个也许不再存在的人。

再次坐在桥头,我看着过桥的鬼魂们,他们的脸上似乎都写着一个故事,在他们空洞的眼眸里,似乎在讲述着曾经以往的那个时刻。看着他们的迷茫,我庆幸自己还有知觉,我渐渐懂得,人间给了所有的人无数的问号,而答案需要在哪里寻找呢?地狱吗?我想不是,因为我的心里,也有太多太多的问号。

我再次回到了没有欢乐,没有希望,没忧愁的日子,一个鬼魂的日子。信手拂弦,本应随性长歌,谁料琴声幽怨,杜鹃啼血,良人思归。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又谁能知乱弦之中两重心字,一生愁! 弦随心动,恨手难如意,只赋得半阕残词,一弦悲歌。沦落千载,脑海中只拾取了无数残缺的点滴。回望往昔,物是人非历历。满怀希冀把记忆的点滴汇聚,谁知道却变成一幅野渡无人舟自横。

日子继续一天一天过去,我一天一天在桥边走过,虽然我已经不再期盼,但是我每次经过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望过去,看看从桥那边是否有那个我忘不了的影子。每次这样,我都会暗自觉得自己很蠢,在心里骂自己几句,但是,只要走到这里,我都会做这件愚蠢的事情。甚至我还神经兮兮的跑去了枉死城,想看看是否还有那个在望乡台上哭泣的魂。后来的日子里,我开始有点后悔,后悔为什么在她离开的时候不去和她说最后一句话;后悔为什么在她离开的时候要偷偷躲起来而不看她最后一眼;后悔在她离开的时候…世间幸有记忆,能记得世界的颜色;世间哀有记忆,能记得世界的灰暗。时间的魔术把彩色与黑白重叠,把它撕裂,把它挥洒…留下漫天纷飞的纸片,让我去追逐,去拼合…为了忘却的,为了不能忘却的,为了忘却不了的,一切。

在春雨里绽放的花朵,随着秋风纷纷飞落,花瓣轻舞,让最后的娇艳在阳光下吟唱出一曲依依不舍的恋歌。不愿离去的花瓣啊,就如我零落成泥的心。自然之神啊,你让温柔的春风唤醒花的魂魄,为什么又让无情的秋雨湮灭花的生命,难道世间的一切都应该有始有终…
离别总是太匆匆,挥一挥手,天边云彩依旧。过客匆匆,不经意间蓦然回首才明白。而此时早已曲终人散,落幕的掌声余音在耳,舞台上却只有自己独对清秋。离别总是太匆匆,挥一挥手,看似欲走还留。秋风声里人远游,曾经纷飞于身边裙裾的褶皱萦绕耳际软语的温柔是那风筝的线,任风筝越飞越远。丝线早已断,风筝早已不知何处。我却不知道一切已经结束,依然紧握着那一截断线,等待着归去,归来。离别总是太匆匆,挥一挥手,还依稀记得你的气息,还常常怀念你的长发,还偶尔寻找你的影子…等到秋风再来的时候,我不知道这一切是否也会象残花一样被雨打风吹去,零落,湮灭,了无痕迹。

难相见,易相别,又是玉楼花似雪…

很久以后,很久,很久…
那一天,我见到了地藏王菩萨。地藏王菩萨是地狱里最高的神,也是最温和最善良的。地藏王菩萨的慧眼一下子看穿了我心中千年积郁的迷茫踟躇,他很惊异于我,一个鬼魂居然也有如此的心事。他叹息道:“苦海众生,回头是岸。”可是我始终听不明白他的话。我尽情的把我心里积压的一切讲给了菩萨听。菩萨问我:“什么是缘。”我答不出来,菩萨又问我:“什么是情。”我完全不明白。最后,菩萨问我:“你有什么愿望吗?”

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痛哭流泣求菩萨让我做一次人,求菩萨让我和她,结一段尘缘。菩萨答应了,答应用我千年的修为换一次与她同世为人的轮回。最后,菩萨对我说:“万事随缘,莫执着。”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这一天,我终于转世为人了。
我家是当地的豪门,我一生下来就是少爷。
慢慢的,我长大了,喜欢上了邻家的姑娘。她家是我家的佣人,从小她就在我家帮工,小时候我们一起玩耍,可是长大了却渐渐疏远。可是我发现,我一天比一天喜欢她。而且我想,她应该也喜欢我吧。

在她18岁那年,父母禁不过我的请求,向她家提亲了,她家自然答应了。
那天我在她家门口碰见她,满心欢喜的想和她说句话,谁知,我看到她一双眼睛里却流露出无比的憎恨。我的心一下子凝固了,我怀着不安的心情回了家。隐隐觉得将要发生什么事情。果然,在迎娶她的那一天,她和邻村的一男子私奔了。我爹大发雷霆,派出大批家丁出去追赶,我也心慌意乱的跟了去。不久就追上了她们,我惊讶,迷茫,胆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她,看着她。她也看着我,那一双清澈的眼眸里仇恨的旋涡将我吞噬。顿时百感交集,心一阵收缩“她恨我!!”我眼前一黑…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家丁告诉我她和邻村的小伙子一路逃跑,最后双双跳崖自杀了…我一听到这消息,世界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时空都化为乌有…往昔的爱人只留下灰色的轮廓。过去的水晶在我手中变做了松散的沙雕,被时空的潮流吹散,一点一点,变作了风。风去何处?你不愿意带我而去,但是你至少带我的心离去,请不要丢下我一人,在世界的尽头呼唤,无尽的呼唤。黑夜会来临,生命也会消失,为什么两重心字却无法解开,为什么两重心字又无法重叠!?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觉我已经在奈何桥头了,白无常在我身边站着。等我回过神来,白无常告诉我,我昏迷以后不久,就一命呜呼了…他还告诉我,那个徇情自杀的女子,就是当年我苦苦等待的人,现在已经去了枉死城…

我头脑一片混乱,所有残破的记忆涌上心头,我不知所措…白无常把我带到了地藏王菩萨那里,菩萨含笑不语。
我忍不住问菩萨:“为什么她会恨我?”
菩萨说,这是因果。我问,什么是因果。
菩萨说:“有缘就是因果。你曾给她一次轮回,她半生服侍你,这就是因果。你给她一次轮回的缘,是因为她因你而枉死。她因你而死,是她要还你一次轮回的缘。人常言前生后世,其实是没有先后,前生在此,今生也在此。有来有去,始终却无生无死。”

我感觉到这一切一切都是一个误会,在一个特定的时刻,遇上了一个特定的人,发生了一件特定的事。似乎可以看到一个可以预见的结果,但是世事并非如此,是我错了。错过了一千年的光阴。错过了两段本该幸福的人生。我刹那间领悟了轮回,人之所以轮回,是因为有无数的错,无数的悔,无数的期盼,无数的失落,要到来世去补偿去找回。但是即使不停的轮回,在那个凝滞的时空的人又怎么能记忆起前生的往事去作为今生的指针?!轮回是佛的经文,让迷失在苦海的众生明白回头是岸,但是执着的人又怎么能理解佛的心意,望世生悔。

至少,我无悔。
到最后,我明白了菩萨点化我的心意,但我还是没有回应菩萨的话,我也不愿意去品味菩萨的话。因为我感觉过幸福,感觉过悲伤。有过快乐,有过心痛。有过千年不灭的梦,有过前世今生的缘,有这一切,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终于还是放弃了继续的轮回或修行,我愿意永远生活在我那已经延续了千年的梦幻里,永远做一个奈何桥边独坐的鬼卒。

因为,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再见到她,那个永远不变的她…………….
二 ( 落红飞散 )

人有心,会去想很多很多的事情,也会忘掉很多很多的事情。我不知道地狱的鬼有没有心。

日子天天的过去,我觉得自己一天天变得冷淡,很多过去的事情,都记不大清楚了,我渐渐忘了那些心动的,心伤的,心痛的时刻,忘了,几乎全忘了…

忘了很多东西的脑子,需要有新的东西填进来,于是,我开始仔细琢磨当年菩萨的话语,似乎也明白了一些道理。

浮生皆苦,万相本无。这是菩萨说的话,我相信菩萨是对的,但我实在是不明白,既然有十丈红尘,为什么它又是空的呢?既然是空的,为什么又要用花花世界密乱人眼呢?神佛自然是清醒的,但是凡夫俗子有怎么能理解这外表后面的所谓真实呢?!难道这是神佛故意折腾人的把戏吗?让人们不堪苦海而回头佛国?!如此卑鄙阴险的神佛,是应该下地狱的。但是,我绝对不相信神佛会玩弄世人,因为他们是最慈悲的。这一切的一切,如何解释呢?


我埋头于经卷,痴心于佛理,我想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我还记得当年在人间的一点事情,现在想起来,不堪回首。如果我能明白这其中的因果,我相信,世间的痛苦也会渐渐消除。经历了千年的迷茫和等待的我,想帮助那些和我一样迷茫的魂,一样痛苦的人,就象帮自己解脱一样。


寻寻觅觅中,寒尽不知年,不知不觉,我又在经卷中埋头了300年。轮回司主曾经召我回去,说我大道有成,要我做他身边的判官,我谢绝了。白无常又惊讶得把舌头掉到了地上,说我什么已经看破名利,已经四大皆空,就要白日飞升了。我没有说什么,暗自在心里骂:我又不是和尚,空什么空,什么看破名利,不过是我自己内心混乱而已。不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周围的人,不应该是鬼,都对我客气了起来,菩萨也经常叫我去听他讲经说法。其实我只能明白一点,即使明白,我还是不觉得都对,因为我相信天地之间冥冥中自有真理,真理是什么?我觉得就是要让众生不再痛苦。菩萨说要割舍一切欲望,我却觉得没有道理,没有欲望的生命如何生活?但我却不敢说出来,只有唯唯诺诺,然后拼命在经卷中寻找答案。


看了无数的经书,有佛家的,还有道家的,我都半解其意,然后觉得道理虽有,却不是我想要找的那种。特别是庄先生的《南华经》,我完全被他的蝴蝶飞舞搞得晕头转向,洋洋满纸,不知所言。更让我迷惑的是菩萨每每问我禅机,我要莫信口开河,要莫沉默不语。菩萨却笑意浮面,我实在不解其心其意,惶惶然而终日。


又这样过了200年,我很惊异于自己的耐性,依然能苦读经书,虽然心不在,却能读。看来读经是有好处的,读经未成,却蒙菩萨青眼有加,得以传授修炼法门,很学了些御气飞升,辟谷养气,杀伐变化之术。我本小小鬼卒,本没有资格学的,也不知道学来有什么用,但菩萨说,修习法力乃除魔卫道之根本。我没明白,既然佛法无边,为什么还有邪魔外道。但菩萨说,有本性顽恶之徒,不可教化。我唯唯诺诺。


有一天,我在地府转悠,不知不觉来到了孟婆婆卖茶汤的地方。孟婆婆正在打瞌睡。我过去叫醒了她,孟婆婆猛然醒来,慌忙左右看看,半晌才松了一口气。我很奇怪她那么紧张,她说,如果有鬼魂没有喝她的茶汤而去投胎的话,她就犯了大错。我问她,为什么都要喝了迷魂汤才能去投胎?她说:是为了让鬼魂一世世的记忆不能连续,让他们每一世都有无法弥补的遗憾,这样等到他们厌倦了痛苦折磨的时候,就会放弃轮回,心向大道了。我很惊疑,这种方法对我而言,是欺骗别人,是故意在折磨人。我问,难道红尘人世不好吗?为什么不要他们做人呢?孟婆婆的脸色由惊异变的恐慌,什么都没有回答,匆匆把我打发走了…


从孟婆婆哪里回来,我的心情一直无法平静,我不愿意相信这种对众生的手段是合理的,但是它又的的确确是天条,为什么天条要如此不公平呢?佛经上说众生平等,也就是说众生有权利选择自己向往的生活,即使有人无心大道,但也是可以理解的啊。但是,让众生饱受折磨而回头大道,这显然是一个骗局。大道也好,红尘也好,宇宙万物自然而生,就应该有它存在的价值,为什么要不择手段的逼迫,诱使他们去心向大道呢?!


怀着疑问,我再次埋首经卷,不知道把经卷翻了多少遍,只有一个答案,只有心向大道才是对的,理由呢?却没有,也不需要理由。渐渐的,我也懒得多看经书了,只是专心修炼所谓除魔卫道之法。


时间又过500年以后,地狱发生了一件事情,在别人看来,是一件小事,在我看来,却是一件大事,改变了我永远的命运…

秦广王手下的朱笔判官秦楚恋上一人间女子(这种事情时有发生),竟然偷跑人间。地狱使者劝说无效,十殿阎罗便派阴司鬼军将他捉了回来。谁知他执迷不悟,一心要去人间与那凡间女子相会,胆大到逃狱而出。最后还是又被捉住,而且鬼军还摄走了那女子的魂魄,把她永世监禁在幽冥地谷,让判官永远无法和她相会。判官悲愤而骂阴司诸神泯灭人性,诸神皆怒,要将判官诛灭,永世不得超生。


那一天,诛魂台上,判官被铁链所绑,摄魂钩穿了他的琵琶骨,此时除了判官高大的身材外,已经不成人形了。我觉得心里一阵抽搐,偷眼望了一下高坐莲台的地藏王菩萨,平时温和仁慈的他现在却面无表情,深邃的眼眸里我依稀看出一丝寒意,我心中一冷,只觉得自己在下沉,下沉…无比慈悲的菩萨啊,你现在的心里难道失去了怜悯吗?!


秦判官最终被五雷轰顶而灰飞湮灭…

大家都散去了很久,我又偷偷回到诛魂台,看着判官残留的红袍碎片,我只感觉到无限的凄凉。这时,一阵风吹来,一方素绢被风吹起,我连忙抓住。奇怪,地狱怎么会有风?我狐疑的拿起那方素绢一看,上面有字:


那年清秋 燕落桥边巧相会
脉脉如水 云剪青山翠
低眉莞尔 此生欲与醉
便从此 痴痴长坐 夜夜雨声碎

好一阕《点绛唇》!好一句痴痴长坐,夜夜雨声碎。我突然记起了千年的往事,寂寞桥边,孤独鬼魂,痴痴长坐,空等归人。一滴泪水滑落,在素绢上浸润开来,千年郁积的悲伤离别相思愁苦再次冲破层层心锁涌上心头,如素绢上的泪水般蔓延在心头。只是现在的我不知道,这一滴莫名悲伤的水珠是为秦判官而流?是为她而流?是为相思而流?还是为自己而流…


风继续吹动着诛魂台上残碎的布片,地狱是没有风的?难道是秦判官魂魄不死吗?风越来越大,吹动着我手中那一方素绢,我似乎明白的那风的意思,走下诛魂台,向幽冥地谷方向走去,回头时,风已停,纷纷洋洋落着判官红袍的碎片,宛如深秋落红…我这时觉得,秦判官或许还在…


悄悄来到了那名被囚禁的魂魄的牢房,那张万分憔悴的脸还能看到往昔的风韵,我不由得叹息。我没有想到鬼魂也会因相思而苦,因离别而悲,因鸳鸯别偶而憔悴。把那方素绢给了那女鬼,我转身离开了牢房,我不想听到哭声。


走了一段路,我没有听到哭声,却听到牢房那边传来幽怨却坚定的歌声:

那年清秋 燕落桥边巧相会
脉脉如水 云剪青山翠
低眉莞尔 此生欲与醉
便从此 痴痴长坐 夜夜雨声碎

歌声怄哑,却有一丝甜美;歌声哀怨,却带半点欣慰。歌声越来越远,在我耳中却如咫尺,我咬紧牙关,纵身化为一道青烟,飞离了地谷…
那一天,我明白了情是何物,教人生死相许。
那一天,我厌倦了地狱迷茫的无底深渊。
那一天,我不再追寻佛经的大道。
那一天,我离开了地狱。
那一天,我再次来到了人间。

我叛离了地府,大道,我要去人间寻找真正的大道。

在逃出鬼门关的那一瞬间,我回首羁绊了我2000年的地府,“等我明白了真正的道理,我会再回来的!”

我想:到了那个时候,也就不会再迷茫,再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