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7月30日

 【网易科技特稿】方兴东先生写过一篇《起来,打破英特尔的垄断!》,明确指出,“英特尔对CPU的垄断,最终将影响到中国的国家利益”。

    英特尔垄断中国CPU市场是不争的事实,不仅垄断着高性能计算机,也控制着台式机市场。赛迪传媒2002年的统计数字显示,英特尔在中国CPU市场所占份额约为84%,利润约46亿元。另有数据证明,英特尔利用垄断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我国每年由此付出的额外垄断成本约为50亿元左右。

    无论是国家利益出发,还是从民族PC产业的未来考虑,打破英特尔的垄断,都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不能不令人深思。

    但是,在中国,谁来打破英特尔的垄断?谁有能力打破英特尔的垄断?

    英特尔垄断市场的手段很多,最有力的“控制术”除了专利授权,就是采取广告返款策略,控制国内整机厂商,强迫这些厂商安装和销售英特尔产品,限制和打击竞争对手,以最大限度地攫取CPU市场的垄断利润。

    在过去的10年里,英特尔在中国市场凭借其强大的公关优势,打压竞争对手,并以资金上的优惠广罗各大品牌厂商。无论是在PC市场,还是在服务器领域,英特尔都建立了可以主导全局的利益共同体。在中国品牌电脑市场上,一线厂商唯英特尔马首是瞻,英特尔居于整个PC生态链的核心地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在商言商,对于任何厂商来说,利益都是不可抗拒的诱惑。国内下游厂商死心踏地跟在英特尔跑的屁股后面跑,能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所以甘愿成为英特尔的马前卒。1999年初,AMD处理器第一次在性能上超越英特尔的“速龙”发布之后,英特尔立即向一线电脑厂商施加压力,并以取消广告扶持等优惠条件相威胁,各大厂商只能听命于英特尔的摆布。当AMD64位处理器初上市的时候,市场就是一片叫好声,然而,国内厂商趋之者寥寥,原因也是在看英特尔的脸色行事。事实上,即便一线大厂乐意向AMD投怀送抱,但迫于英特尔的压力,尤其是经济利益的诱惑,谁也不愿意做那种光赚吆喝不赚钱的“傻事”。

    那么,整机厂商安装和销售英特尔产品,究竟能得多少好处?

    近日,博客论坛里出现了一个《全靠英特尔“施舍”而活:英特尔广告返款首度曝光占七喜电脑利润1/4》的贴子,明确回答了上述问题。

    据七喜电脑公告显示,在电脑业利润趋薄的情况下,英特尔的广告返款已占到公司利润的1/4,并成为公司利润增长的主要源泉。2002年,七喜电脑共收到英特尔的返还款1019万元,占同期利润总额的22.28%;2003年共收到英特尔的返还款1769万元,占同期利润总额的26.58%.这是英特尔控制PC厂商的广告返款金额的首次曝光。由此类推,自然可以联想到,没有英特尔的“回扣”,国内PC厂商将怎样生存?据悉,只要PC厂商的广告中按规定出现INTEL标识,即可获得英特尔的大比例返款。七喜电脑2002年在国内PC市场的份额只有1.9%,就能拿到英特尔1000多万的“回扣”,那么,联想、方正、清华同方等一线品牌大厂该从英特尔那儿拿到多少“回扣”啊!反过来再问,如果没有英特尔的广告返款,国内品牌PC厂商还能不能挺得住?

    想到这一层,不能不令人惊叹:民族品牌PC产业原来就是这样成长壮大的。

    这也难怪,自己没有核心技术,只能背靠英特尔的大树下乘凉。全国品牌PC团结一致吃英特尔的“回扣”,从眼前看,成就了自己,从长远看,则助长了英特尔的霸气。英特尔在中国CPU市场上的垄断就是这样形成的。

    俗话说,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问题的严重性不在于英特尔的垄断,而在于没有了英特尔的垄断,民族PC产业能走多远?

    对于这个问题,AMD资深副总裁Dirk Meyer已经作出回答:”如果没有我们(AMD)的存在,我想,英特尔就会利用他们的地位,掐着每个人的脖子,要大家买Itanium.”好在还有个AMD,在一定程度上保佑了国内PC厂商,没有完全沦落为英特尔的“雇工”。更为可喜的是,一线大厂终于不再死上一棵树了。在中国品牌电脑市场上,清华紫光和夏新电子等品牌厂商率先选择了AMD,英特尔四大OEM直供客户之一的方正也牵手AMD,在高端服务器市场上,继曙光与AMD强强联手之后,联想已经倒戈,从英特尔转向AMD.不管怎么看,中国PC业的老大联想与AMD签定战略合作协议,都是一种进步,对整个民族PC产业将产生积极的引导。

    民族PC产业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坚守国内市场,惠普和戴尔步步紧逼,民族品牌的价格优势正在减弱;进军国际市场,与国际巨头相比,品牌知名度更是难占上风。

    据IDC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整个亚太区(不包括日本)的个人PC销量增长19.6%,联想虽然继续在亚洲领先,较上年同期上升14.1 %,但增长率已经低于平均值。民族PC品牌龙头老大联想的处境尚且如此,其它国内品牌的压力可想而知。

    如果说,销售模式难敌戴尔,核心技术和综合服务难敌IBM和惠普,那么,国内PC厂商的自主选择的最好出路,也许是反英特尔之道,还治其身,变被动为主动,削弱英特尔的控制力,突出它的垄断阴影。

    无论是政府,还是厂商,都不愿意看到英特尔长期垄断中国CPU市场,打破垄断局面,国内的CPU技术研发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而引入AMD对抗英特尔,至少在目前看来是一条最好的捷径。

    AMD已被证明是CPU领域中唯一可以挑战英特尔的竞争者,在全球范围内,AMD的CPU在不同的细分市场中可与英特尔展开全面竞争。在64位时代即将到来之际,AMD对抗英特尔,已经捷足先登。

    过去,英特尔在中国市场控制国内厂商,并不希望哪一家做大做强,比如,奔腾4芯片在国内上市之初,英特尔有意冷淡联想,在价格、供货数量向TCL倾斜,目的是扶持TCL以制约联想,坐享“渔翁之利”。

    在全球市场上,IBM、HP、SUN等PC巨头也不愿意为英特尔作嫁衣,纷纷加盟AMD阵营,势必对英特尔的产品普及政策和自身利益产生较大的影响,对全球PC市场的格局也将造成一定的冲击。

    对于中国PC厂商来说,放弃眼前的利益,着眼长远的利益,必须摆脱英特尔的控制。向64位过渡,是打破英特尔垄断的一个机遇,国内厂商更多的借助于AMD的力量,以小搏大,并非不自量力,只要形成一定的气候,就能迫使英特尔放下架子,对下游厂商作出更大的让步。也许,PC厂商暂时会失去英特尔的一部分广告返款,但从长远看,将更加有利于整个民族PC产业的未来发展。

数月前曾在PyCon 2004大会上轰动一时的IronPython——一个在.NET平台上实现的Python——号称比CPython还快,本月28号发布了其第一个版本:IronPython 0.6。

这是一个颇令人振奋的消息,虽然目前这个版本对标准库支持非常有限,但是解释器本身已经能够很好的在.NET 1.1和mono1.0上运行。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这个项目会吸引不少Python的用户开始对.NET平台发生兴趣。

IronPython的作者为Jim Hugunin,他同时也是Jython的作者,Jython是一个在Java平台上Python的实现。曾有开源社区的开发者认为.NET不是一个很好的动态语言实现平台。但是事实证明.NET可以很有效率的运行动态语言所生成的代码。IronPython这还仅仅是在.NET 1.1上就有很不错的成绩,据悉.NET 2.0将会强化对动态语言的支持,我们有理由期待Python在.NET平台上更好的表现。

IronPython在.NET平台上成功的实现,将会为其它诸如Perl、PHP、Ruby这样的动态语言向.NET平台的移植起到一个非常好的示范作用。在未来几年内,.NET将会迎来一个语言发展的黄金时代,只有到了那时,微软的.NET所宣扬的跨语言战略才能真正发挥它的威力。

相关链接
IronPython的主页 http://www.ironpython.com

近来有传言称微软将下一代Windows操作系统——Longhorn的部分开发工作外包给了印度合作伙伴,对此微软在周四予以了坚决否认。
      
       本周早些时候,一家名为WashTech的地方组织开始组织微软内部员工进行抗议活动,主要依据是微软将其印度公司的人员规模增加了一倍,达2000人,其中只有900人是微软正式雇员,其他都是合同制工人。WashTech在其网站上称,微软在内部文件中要求“雇员与合同制工人都介入高层的研发项目”,而不是以前所说的呼叫中心等低端服务。
      
       不过,微软发言人StacyDrake坚决否认了公司将Longhorn的开发工作外包,他承认有部分下一代Windows的测试工作交给了外部的印度承包商。此外,其他某些任务,如将现有Windows的电脑系统移植到Longhorn中的工具等,也外包给了印度合作伙伴,但Windows的核心开发工作始终在公司内部进行。他强调:“Longhorn的开发工作只能由微软雇员来完成。”
      
       近年来,微软等美国高科技企业纷纷开始启用印度的软件工程师,这些技术人员不仅会说英文,而且成本较低。去年,微软开始将部分技术支持与研发任务转移到印度,并先后在印度的班加罗尔、海德拉德(Hyderabad)等地建立了机构。
      
       根据公司CEO斯蒂夫-鲍尔默月初发送给下属的备忘录,微软正计划削减10亿美元的费用,恰逢此时微软开始扩大印度的人员规模。WashTech还指出,微软正在削减公司福利。今年5月,公司小幅降低了员工内部股票折扣、医疗、产假等方面的福利政策。(文字编辑 张立楠)

无论是用Google搜索还是在应用QQ、Outlook和网络游戏,都有可能会感染上病毒,而收到的邮件系统错误报告邮件,也有可能是病毒设下的陷阱。昨天,三大病毒开始突袭互联网。
      
       一款用Google搜索感染对象的“SCO炸弹变种N”变种在昨天狂扫互联网。据瑞星反病毒专家介绍,此病毒最厉害之处在于利用了Google、Yahoo、lycos和altavista四个著名搜索引擎查找受侵害对象。
      
       昨天,江民快速反病毒中心称,“密码杀手2004”木马的最新变种Trojan/PSW.PassKiller.2004.c被截获。病毒通过键盘记录的方法,能够截获所有键盘输入和鼠标左中右三键的点击操作,企图获取大多数登录窗口的输入信息。
      
       对邮件系统错误的报告邮件,也要小心!昨晚,趋势科技发布“末日天下新变种病毒”中度风险警报。该病毒伪装成邮件系统中的错误报告邮件,正侵袭全球网络,目前以美国、新加坡、德国的感染报告为多。

2004年07月29日

今年的“黑帽安全简报”会议(Black Hat Security Briefings)对网络管理员来说大部份都是坏消息:越来越多黑客利用越来越好用的工具,以更快的速度在寻找漏洞,借以攻击漏洞并隐藏自己的攻击。
      
       一些安全专家将炮口指向威胁日益严重的“零时差攻击”(zero-dayexploits)的同时(利用之前未曝光的漏洞进行攻击),有更多专家则是在强调,在线黑客的攻击能力越来越危险,他们可以分析漏洞的修补程序然后快速转变攻击的源代码。
      
       黑帽安全简报的创始人Jeff Moss表示:“一天之内就可以拿到漏洞、发现问题,然后制造攻击程序。”“如果修补程序在今天出来,明天攻击程序就跟着出现,企业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注意他们的安全问题。”
      
       许多安全公司,如Symantec及Veri Sign都已经指出,据非正式的证据显示,一些利用特殊漏洞的源代码,其出现时间距离漏洞首次发布越来越近。黑帽大会上的安全研究员指出,有越来越多黑客使用一种利用漏洞反向工程(reverse-engineer)的工具,因此形成了这个趋势。
      
       攻击程序的制造速度越来越快,意谓着公司企业修补程序的频率也要越来越高,或者也要越来越常找出确保电脑免受最新漏洞攻击的方法。
      
       Paul Watson是Rockwell Automation的信息安全专家,同时也是基础网络漏洞报告的作者,他表示:“管理员再也不能等着下一季的漏洞修补程序了。”“公司企业通常是一年使用一次──出门,拿到修补程序的套件,然后安装。如果现在还这么做的话,就死定了。”
      
       Slammer的作者给了网络管理人员六个月的时间让他们修补系统,一直到2003年1月才把病毒放出。2004年4月出现的Sasser,则是在漏洞发现几周之后就传播开来了。Witty更在安全漏洞发现之后才2天就开始散播。
      
       安全公司及软件厂商则希望能够建立数字的安全围墙,让客户不用被修补文件追着跑。
      
       周一,eEye Digital Security发布了一款新产品Blink,可以建立电脑防护罩来防止快速的实质攻击。类似的方法,防毒软件公司则可以暂缓电脑程序散播病毒,而像Blink一类的入侵防护软件则可以阻止病毒或远端攻击软件的入侵。
      
       微软也希望在8月所推出的Windows XP Service Pack 2(SP2)操作系统可以让未修补漏洞的系统也可免除受攻击的威胁。微软将在这版更新里加入强化的防火墙及新增的安全功能,让漏洞攻击较为困难。英国的Next-Generation软件安全公司创始人兼管理总监David Litchfield表示,这两个功能将让Windows系统的攻击更为困难。
      
       Litchfield表示:“希望,Windows网络的病毒有结束的一天。”“这当然没这么简单,仅就走向更安全来说,就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企业揽才忙
 今年4月开始,TCL移动公司陆续在北京、上海、西安、成都、重庆、深圳和美国等地举行现场招聘会,列出的空缺职位达1000个之多,主要集中于手机行业的软硬件工程师、测试工程师、结构工程师、工业设计人才。

  去年10月才正式介入“小灵通”领域,并新成立手机业务部的华为公司,今年上半年也展开了大规模的揽才活动,仅5月份,就在沈阳、大连、东莞、惠州、成都、西安举办了现场招聘会。华为目前正在大批招聘各类手机专业人才,公司内几乎隔一段日子就能看到一批新面孔。

  与国内厂商相比较,跨国公司的揽才行动同具规模。西门子移动从6月起也开始了大规模招聘,仅北京的研发中心就将招聘400名研发工程师。

  据介绍,西门子计划将这个研发中心从目前的300人扩大到明年9月底的800人。

  中华英才网在刚刚发布的今年上半年薪资报告中指出,今年上半内通信、医疗设备、快速消费品名列三甲,电信行业的薪资水平依然雄踞各行业的榜首,年薪均值达到了48958元,高出第二位将近10%,绝对值与上一期持平。而在电信行业中,手机行业尤为打眼。对手机行业各类人才来说近期绝对不愁找不到工作,因为手机行业的跨国厂商与本土厂商在今年上半年轮番展开了全国性的大规模招聘工作。

  行业需求量大

  中讯天创通信有限公司大区销售总监边辉告诉记者,目前手机行业内各层专业都处于人才缺乏的状态,这其中包括销售、内部管理人员以及技术人才。而其中最为缺乏的非技术人才莫属。按照行业从业人员正常构成,技术人员应该占整体的60%以上。这就注定了这个行业对技术人才的需求量。边辉介绍说,技术人才之所以在该领域内如此缺乏,是因为技术人员在手机业的使用领域非常广。不仅是研发工作需要技术人员,包括产品改进、生产选料、客户服务、售后维修等多个专业领域都需要技术人员来支撑。

  多数人经验不足

  目前手机行业技术人才缺口有多大?边辉举例说,中讯天创除了总公司外,还有遍布各地的300余个网点,所需要的人数之多,可以想象。从4月开始,TCL移动公司陆续在国内的北京、上海、西安、成都、重庆、深圳和美国举行现场招聘会,列出了1000多个空缺职位,主要集中于手机行业的软硬件工程师、测试工程师、结构工程师、工业设计人才,每个职位的招聘规模少则20人,多则200人,需求量非常大。

  很多业内人士表示,现在手机行业技术人才缺乏,不单纯是数量问题,更主要的是一个素质缺乏的问题。从数量上来说,目前市场上的人才总数应该还是可以满足企业的需求的,但很多时候,更让人头疼的是这些技术人员的素质还不能让人满意。尤其是一些职位,对人才的要求标准非常高,既需要他们懂手机方面软硬件的专业知识,还需要熟练掌握电子工程或计算机工程方面的专业知识,要招聘到这方面的优秀人才非常难。

  中讯天创通信有限公司售后总监杨威说,技术人才的现状和企业理想状态的需求还是有很大差别的。目前很多公司的人员都可以“用”,但总是还差了那么一点。直接原因是,目前手机行业对既具有专业知识、又有从业经验的人才需求日益加大,但多数人还是经验不足。

   企业挖人各显其能

   技术人才既然是这个行业的急缺人才,那么该从哪些渠道进行人员补充呢?这对毕业生来说,会不会是一个理想的输出途径呢?各企业的负责人均表示,这个领域内的人员构成以具有一定工作经验的技术人员为主,一般很少考虑吸纳新毕业的学生。即使录用毕业生,也是让他们从事比较简单的技术工作,比如在客服部做咨询或简单的维修工作。

   目前的手机产品技术更新换代周期短,各厂商必须不断地更新和提高自己产品的技术含量。研发人才因此更成为手机行业里的核心人物。而手机行业的研发又需要不同类别的技术人才的组合,以产品研发部为例,需要结构开发工程师、软件开发工程师、手机MMI设计师、工业设计师、测试工程师、硬件工程师和生产工程师等多方面技术人员,每一岗位在研发过程中都缺一不可。

  行业对研发类人才的素质要求最高,这类人才的缺乏程度也最大。据称,获取这类人才的途径就是挖人?选

  边辉介绍说,手机行业的人才流动率非常大,这主要是因为近几年手机行业崛起的态势越来越明显,各家企业为争夺人才,也动用了各种招数。而众多的技术人才也乐得从容选择。

   不断充电才能领先

   作为电信行业中的翘楚,手机行业的薪资状况要远高于电信行业整体水平。据了解,本土手机行业的薪资状况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专门从事各项具体技术工作,其薪资由工作的技术难度和涵盖的技术面来定;另一种是项目开发,这类工作从机型的设计到研发到生产到销售都由这一个team完成,其收入与其产品销量直接挂钩。一般来说,后者的薪资状况往往要高出很多。从整体看来,手机行业的平均薪资水平在3000元/月左右。作为核心人物的研发人员,其薪资往往是这个平均薪资值的2倍以上,也就是在8000元/月左右。其余大多数技术人员的薪资在4000元/月左右。而国外大企业的研发小组组长大概可以达到1万元—2万元/月的水平。另外,在某些企业,一个优秀的技术人员也可拿到20万的年薪。

   但作为技术人员也必须承担很大的工作压力,据称在单位加班熬夜是常事。而且,最重要的是要使自己的工作能力保持领先,这就要求必须具有不断学习的精神。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技术人才,除了依靠单位提供的各种培训机会之外,还要广泛涉猎各种知识,不断磨练自己,以具备足够的学习能力和创新能力。

2004年07月28日
BASIC的四十年

你知道吗? BASIC 语言今年四十岁了。和只有九岁的 Java 语言以及只有三岁的 C# 语言相比, BASIC 可以算是程序设计语言中的长辈了。可奇怪的是,某些程序员居然坚持认为 BASIC 是所有语言中最“幼稚”的语言,这不是在颠倒黑白吗?话说回来,就算 BASIC 语言长得嫩一点,那也是人家保养有方、青春永驻啊!现在, BASIC 家族的支持者遍布全世界(在下不才也勉强算一个),未来的 BASIC 语言更没理由衰微——依我看, BASIC 多半会变成程序设计领域里的“老顽童”,嘻嘻哈哈之余,没准儿还会练就一身绝世的武功;这其中的原因嘛,很简单:在过去的四十年里, BASIC 几乎每天都充满了活力,这样一种健康活泼、激情无限的语言当然会在新世纪里大有作为!

名门正派 ?

四十年前的 1960 年代是程序设计领域混沌初开的时代。在那个时代里,使用高级语言编写程序的人并不多见,可供选择的高级语言也寥寥无几。 Fortran 语言、 Algol 语言和 COBOL 语言异常繁琐,思想超前的 LISP 语言又在执行效率上表现不佳。用今天的眼光看, 1960 年代的程序员和学习程序设计的大学生们的确苦不堪言。

为了让程序设计和学习程序设计的过程变得更加轻松和愉快, 1960 年代早期, Dartmouth 学院的 J. Kemeny 和 T. Kurtz 开始设计一种新的语言。他们为这种新语言定下的设计原则包括:

简单,尽可能地简单 ?

据说, J. Kemeny 和 T. Kurtz 这种尽量追求简单的设计理念来自爱因斯坦的科学哲学观。在理论物理学领域,爱因斯坦毕生所持有的斯宾诺莎式的哲学信仰及其在理论研究中对简洁和优雅的追求历来都为科学史家们所称道。今天,我们已经很难判断, J. Kemeny 和 T. Kurtz 在设计 BASIC 语言时是否具备了爱因斯坦那样深邃的哲学思辨精神;但毫无疑问的是, BASIC 语言的两位创始人把爱因斯坦的思维方式发挥到了极致,他们在摒弃繁冗、追求简约方面的实践非常成功:早期的 BASIC 语言只有 14 条语句,但它却能解决当时已知的大部分计算问题。 BASIC 在语法上的简洁与 Fortran 、 Algol 和 COBOL 语言的繁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像英语,尽可能地像英语 ?

从现代英语中借鉴关键词和语法规则并不是 BASIC 的创举, Fortran 语言已经在这一点上为后来者做出了很好的表率。不过, BASIC 语言的设计者对此显然更为注重,这甚至可以从“ BASIC ”这个语言名称上反映出来。人们通常认为, BASIC 这个名字只是一系列单词的缩写,但少数研究者指出, BASIC 这个名字似乎与 C. K. Ogden 的一项发明有关。 1930 年,为了让非英语国家的英语学习者更快地具备英语交流能力, C. K. Ogden 别出心裁地发明了一种只有 850 个单词和几十条语法规则的“简化版英语”,并将其命名为“ Basic English ”。尽管这门奇怪的英语并没有像 C. K. Ogden 最初所设想的那样成为一种全球通行的“世界语”,但 C. K. Ogden 对英语进行简化以方便交流的思想在事实上促成了今天“商务英语”、“科技英语”等现代英语形态在全世界的流行。从这一点看,程序设计领域里的 BASIC 语言的确与 Basic English 有一定的血缘关系,这种血缘关系也在事实上为 BASIC 语言的流行铺平了道路——对于第一次接触程序设计的人来说, BASIC 语言中的英语语法和英语单词看上去显然要比 LISP 语言中层层叠叠的括号亲切得多。

1964 年, BASIC 语言正式诞生。关于这种新语言的名称, J. Kemeny 和 T. Kurtz 给出的官方注解是: BASIC 是“初学者通用符号指令代码( Beginner’s All Purpose Symbolic Instruction Code )”的缩写。第一个 BASIC 语言运行环境由 J. Kemeny , T. Kurtz 和几个学生在 GE 系列计算机上实现,并成为了 Dartmouth 学院为 GE 系列计算机开发的分时软件系统 DTSS 的一部分。

从语法特征上看,这种新的语言继承了 Fortran 和 Algol 语言的许多优点,其代码的外观与 Fortran 语言非常接近。但与以往大多数高级语言不同的是, BASIC 语言是一种“交互式”的语言。也就是说,大多数 BASIC 语言程序以解释的方式运行,人们用不着预先编好全部代码并使用批处理的方式提交给计算机处理;使用 BASIC 语言时,我们可以在一种更加舒适、更加人性化的环境下,一边键入代码,一边观察代码的执行结果,并随时对代码进行修改和完善。 BASIC 语言的交互式特征被后来的许多解释型语言和脚本语言所借鉴。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 Smalltalk 语言的许多实现(如 VisualWorks )不但继承了 BASIC 语言交互式编程的基本特征,而且还更进了一步,把语言的编辑和运行环境、类库、调试界面、功能插件都整合在了一个可以充分交互的集成环境里。

初生的 BASIC 语言首先在教学实践中取得了成功。从 1964 年开始, J. Kemeny 和 T. Kurtz 在 Dartmouth 学院使用 BASIC 语言讲授程序设计课程。学生们对这种入门型语言的印象极为深刻,他们认为,掌握 BASIC 语言非常容易,在掌握了 BASIC 语言之后,学习 Fortran 等的高级语言也变得相对简单了。应当说, J. Kemeny 和 T. Kurtz 设计 BASIC 时的设想大多被后来的教学实践所证实。很快,其他一些开设计算机课程的院校陆续将 BASIC 语言纳入了教学计划,研究人员也在随后的几年内将 BASIC 语言移植到了好几种不同的计算机系统上。

J. Kemeny 和 T. Kurtz 在 Dartmouth 学院实现的 BASIC 语言被人们称作 Dartmouth BASIC 。在随后的几十年里, BASIC 语言的两位创始人,以及他们的同事和学生们一直致力于对语言本身的语法特性进行优化和改进。 1983 年以前, Dartmouth BASIC 已经陆续发展了七个版本。在 J. Kemeny 和 T. Kurtz 眼中, 1964 年的 BASIC 语言还远未成熟,那时的 BASIC 还只是一组编有行号的指令序列,其中还穿插着惹人生厌的 GOTO 和 GOSUB 语句。由 E. W. Dijkstra 发端,于 1970 年代兴起的结构化程序设计运动不但催生了 Pascal 等一大批结构化程序设计语言,也为 BASIC 语言的进一步发展指明了方向。 1971 年, Dartmouth BASIC 新增了带参数、可调用的外部子程序功能, A. Luehrmann 还为 Dartmouth BASIC 实现了一个交互式的图形库,这让 BASIC 语言在结构化的道路上前进了一大步。 1976 年, Dartmouth BASIC 第一次拥有了完整的结构化语法规则。 S. J. Garland 在 Dartmouth BASIC 的基础上,实现了一种完全符合结构化编程思想的 SBasic 语言( SBasic 是“ Structured Basic ”的缩写)。从这一年起, Dartmouth 的学生们编写 BASIC 程序时,就已经不再需要行号和 GOTO 语句了。 1979 年, Dartmouth BASIC 第一次引入了“包”(有时也被称为“组”)的概念,这是一种类似于 Ada 语言的“包”结构的语法特征,它可以使 BASIC 语言拥有初步的数据封装能力。

1983 年, Dartmouth 学院的一些学生说服 J. Kemeny 和 T. Kurtz 将 Dartmouth BASIC 语言变成一种商业软件在市场上销售。为此,一家名为 True BASIC 的公司正式成立,公司推出的产品也叫 True BASIC ,它其实是由 Dartmouth BASIC 第 7 版演化而来的。最早的 True BASIC 可以在 IBM PC 和 Macintosh 计算机上运行,既能以解释方式执行 BASIC 代码,也能将其编译成机器语言,以提高运算速度。从问世的那一天起, True BASIC 就是一种纯粹的结构化程序设计语言,它在后续的每一次版本变迁中都始终不渝地坚持走结构化的道路,并一直遵循着 BASIC 语言历来奉行的简约主义精神。今天, True BASIC 已经发展出了 DOS 、 MacOS 、 Windows 、 Unix 和 Linux 等多种版本,并提供了图形、声音、窗口操作、数学运算等丰富的功能库。

和其他主流程序设计语言的发展规律相仿, ANSI 和 ISO 等标准化组织也先后为 BASIC 语言制定了相关的标准。这包括 ANSI 于 1978 年, ISO 于 1984 年通过的“最小化 BASIC 语言标准( Standard for Minimal BASIC )”,以及 ANSI 于 1987 年, ISO 于 1991 年通过的“完整的 BASIC 语言标准( Standard for Full BASIC )”。 ANSI 和 ISO 组织制定 BASIC 语言标准时的主要依据是 Dartmouth BASIC 和 True BASIC 。在今天我们可以见到的所有 BASIC 语言产品中,与 ANSI 和 ISO 的 BASIC 语言标准吻合得最好的自然也是 True BASIC 了——这句话的另一句潜台词是:很遗憾,除了 True BASIC 以外,目前市场上的其他 BASIC 语言几乎都与 ANSI 和 ISO 的标准相去甚远。

毋庸置疑, True BASIC 以及 ANSI 、 ISO 的 BASIC 语言标准代表了 BASIC 语言的“名门正派”。但不幸的是,“名门正派”在市场上并没有取得应有的成功。正如本文后续部分将要提到的那样,从 1970 年代 BASIC 语言在个人电脑市场上崭露头角开始, J. Kemeny 和 T. Kurtz 就几乎在普通程序员的心中消声匿迹了。当 Microsoft 把 BASIC 语言当作“摇钱树”卖给了几乎所有个人电脑用户的时候, Dartmouth 学院的研究者们只会在实验室里指责市场上的 BASIC 都是些过时的垃圾;当 QuickBASIC 、 Turbo Basic 等非 Dartmouth 血统的结构化 BASIC 语言在市场上通行无阻的时候, True BASIC 尽管身出名门,却无法抢到哪怕 10% 的市场份额;当 Visual Basic 、 VBScript 和 Visual Basic .NET 羽翼渐丰的时候, ANSI 和 ISO 的标准也早已失去了应有的效力……很多人抱怨 Microsoft 不遵循 ANSI 和 ISO 的 BASIC 语言标准,以至于市场上的各种 BASIC 至今无法统一,但却很少有人问一问 Dartmouth 学院的研究者们,为什么不能把“名门正派”的产品尽快推向市场?为什么总是让先进的技术和先进的标准在纸面上停滞不前?为什么在 Microsoft 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标准制定者之后,还要坚持所谓的“正统观念”?

当然,我没有指摘 J. Kemeny 和 T. Kurtz 等人缺乏商业头脑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大家, BASIC 语言的发展史中确实存在这样一个悖论:一方面, BASIC 语言在计算机领域,特别是个人电脑中四处开花,迅猛发展;另一方面, BASIC 语言的实现版本千差万别,程序员们莫衷一是。也许, BASIC 语言天生对“简约”的追求与现实中软件系统的复杂性是一对永恒的矛盾。当 Microsoft 等实用主义者发现类似的矛盾难以调和的时候,他们会粗暴地修改 BASIC 语言的语法规则和设计理念,并用一种折中了“简单”与“实用”的新版本向“名门正派”发起挑战。到 1980 年代的时候,这种挑战已经发展到了让 BASIC 语言的创始人们坐立不安的地步。 1984 年, J. Kemeny 和 T. Kurtz 出版了《回到 BASIC ——语言的历史、堕落和未来( Back to Basic: The History, Corruption, and Future of the Language )》一书,并在书中鲜明地指出,所有 Dartmouth 学院以外的 BASIC 都或多或少地背离了 BASIC 语言的设计初衷,它们都是“浪迹街头的 BASIC 语言( Street Basic )”,应当尽快“回家”。 J. Kemeny 和 T. Kurtz 所说的 BASIC 的“家”当然是指以 True BASIC 为代表的正统 BASIC 而言。此外,在 1999 年的一篇文章中, T. Kurtz 还对 Microsoft 公司在 Visual Basic 中把原本全大写的 BASIC 名称变成了“ Basic ”这样大小写混合的做法表示了不满。 T. Kurtz 认为,全大写的“ BASIC ”一词才是“初学者通用符号指令代码”的缩写,才能体现出 BASIC 语言面向初学者的设计初衷和精神实质。

J. Kemeny 和 T. Kurtz 维护正统 BASIC 尊严的做法无可厚非,这就像武林中名门正派的高手在旁门左道面前总会摆出满脸矜持以示高人一等一样。但市场规律并非哪个知名学者的一两句“呼吁”所能逆转:从 BASIC 祖师爷召唤 BASIC 回家至今已经整整二十年了, BASIC 语言却在“浪迹街头”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样残酷的现实除了让我们对“名门正派”无限同情以外,还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胜者为王 ?

接下来,我们不妨看一看,那些被 J. Kemeny 和 T. Kurtz 视为“街头浪子”的 BASIC 语言是如何在 Dartmouth 学院以外蓬勃发展起来的。

在 BASIC 世界里, Microsoft 是市场上的实际领导者,也是不折不扣的异教徒。就像几百年前新教在欧洲和北美大陆的迅速兴起一样, Microsoft 在 BASIC 语言市场上的成功也几乎可以用“势如破竹”来概括。

1975 年时,计算机历史上最大的变革——个人电脑的风暴已经蓄势待发了。就在这个时候, Microsoft 公司的两位创始人, Paul Allen 和 Bill Gates 为 MITS 公司生产的个人电脑雏形 Altair 8800 开发了一个 BASIC 语言解释器,这也是 Microsoft 公司的第一件产品。今天,当我们回过头来,再次检视那个英才辈出的年代时,我们不难发现:个人电脑和 BASIC 语言的结合实际上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因为那个时候的个人电脑运算能力都非常有限,根本就无法运行任何复杂的应用,而语法简单、交互性强的 BASIC 语言正好可以满足个人电脑的需要;另一方面,正是个人电脑和 BASIC 语言的珠联璧合造就了 Bill Gates 和 Microsoft 的成功,这大概是因为,当时没有哪个大公司愿意纡尊降贵去编写那么“简单”的 BASIC 解释器,而大学还没有毕业的 Bill Gates 当然不会在意自己的产品是否有足够的技术含量。于是,一个能在 Altair 8800 计算机上运行的,不足 4KB 大小 BASIC 语言解释器揭开了 Microsoft 抢占软件市场的序幕。

1975 到 1979 年间, Microsoft 把自己的 BASIC 语言解释器先后移植到了 TRS-80 、 Commodore 、 Atari 等个人电脑上。 1977 年, Apple 公司的 S. Wozniak 设计 Apple 电脑时,为了让 Apple 电脑也拥有 BASIC 语言运行环境,自己开发了一种只支持整型运算的 Integer BASIC 语言。 Integer BASIC 在功能上远不如 Microsoft 的同类产品强大。于是, 1977 年底 , Microsoft 和 Apple 又共同为 Apple II 开发了名为 Applesoft 的 BASIC 语言解释器。不过, 1979 年以前, Apple 计算机内置的 BASIC 语言解释器仍然是 Integer BASIC , Applesoft 仅以磁盘方式发售。 1979 年,著名的 Apple II Plus 计算机中才第一次内置了 Applesoft 。随着 Apple II Plus 在商业上的成功, Microsoft 几乎为当时市场上的所有个人电脑提供了 BASIC 语言解释器。

1981 年, IBM PC 的出现掀起了个人电脑发展的新高潮。众所周知, Microsoft 为 IBM PC 提供了磁盘操作系统 PC-DOS ,同时, Microsoft 也用 MS-DOS 的名称为其他 PC 兼容厂商提供一模一样的操作系统软件。 PC-DOS 内嵌了一个名叫 BASICA 的 BASIC 语言解释器。 BASICA 代表“高级的 BASIC ( Advanced BASIC )”,尽管它一点也不高级,还不具备结构化语言的特征。类似地, MS-DOS 中也内嵌了一个同样的 BASIC 解释器,只不过名字变成了 GW-BASIC (有人说 GW 在这里是“ Gee Whiz ”的缩写,也有人说 GW 其实代表了 Bill Gates 的名字 Gates William )。值得注意的是, BASICA 和 GW-BASIC 都是捆绑在 DOS 系统中销售的免费软件——不用说,这也是 Microsoft 的一贯“伎俩”了。

BASICA 和 GWBASIC 既非结构化语言,执行速度也不快,但却与 DOS 系统一道占领了 PC 市场。 1982 年, Microsoft 首先解决了 PC 机上 BASIC 语言运行速度慢的问题,他们为 IBM 开发了一种 BASIC 语言编译器 BASCOM 1.0 。

1984 年, Apple 公司推出了第一种具备图形界面的个人电脑 Macintosh , Microsoft 也相应地开发出了专用于 Macintosh 电脑的 BASIC 语言解释器 MS-BASIC 1.0 for Mac ,包含编译功能的 MS-BASIC for Mac 也在不久后上市。

1985 年, True BASIC 语言的提醒下, Microsoft 推出了一种完全结构化的 BASIC 语言—— QuickBASIC 1.0 。 QuickBASIC 有一个强大的集成开发环境,既包含 BASIC 代码的解释功能,也包含编译功能。与 True BASIC 追求简约的设计思路略有不同, QuickBASIC 在设计上更注重语言功能的完整和执行效率的提高。正如其名称所暗示的那样, QuickBASIC 几乎是那个时代里运行速度最快的 BASIC 语言,但其在语法上对“正统” BASIC 语言的背叛也成为了 Microsoft 为 T. Kurtz 等人诟病的原因之一。 QuickBASIC 的最终版本是 1988 年发布的 QuickBASIC 4.5 。随后, 1989 年, Microsoft 以新的名字推出了两个功能更丰富的 BASIC 开发环境,即 BASIC PDS ( PDS 在这里代表“专业开发系统”)的 7.0 和 7.1 版本。 1991 年, Microsoft 又在 MS-DOS 5.0 中捆绑了只包含解释功能的 QuickBASIC 的简化版本 QBasic 1.0 。

胜者为王。 Microsoft 公司在 BASIC 市场上取得了空前的成功,也自然成为了市场的领导者和 BASIC 语言标准的实际制定者。在 Microsoft 看来, Dartmouth 学院里的人过于迂腐,而 ANSI 和 ISO 的 BASIC 语言标准又不能为我所用,此时, Microsoft 所能做的就是不断用新的 BASIC 产品抢占市场,并不断按照自己的思路对 BASIC 语言进行改造。也许,从理论上很难讲清楚 Microsoft 的做法对 BASIC 语言的发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但从市场角度看,胜利者的做法总是对的。无论如何,从 1980 年代起, BASIC 语言已经沿着 Microsoft 的方向一去不返了。

除了 Microsoft 以外,在 BASIC 语言市场上获得过成功的公司屈指可数。 Borland 公司可以算一家。要不是 Borland 在推出了 Turbo Basic 之后,因为公司内部原因而放弃了 BASIC 市场的话, Microsoft 后来的 Visual Basic 也许就不会有一览众山小的架势了。 1987 年,在开发工具领域毫不含糊的 Borland 公司成功地推出了 Turbo Basic 1.0 。 Turbo Basic 的原型是 1980 年前后由 B. Zale 开发的 BASIC/Z 。 Turbo Basic 和 QuickBASIC 非常类似,在某些功能上还更胜一筹。遗憾的是, 1989 年, Borland 发布了 Turbo Basic 1.1 后便放弃了该产品线。 Turbo Basic 的最终命运是, B. Zale 收回了自己的产品,并独立将其发展为今天的 PowerBASIC 。

脱胎换骨 ?

如果说, Microsoft 的 GW-BASIC 和 QuickBASIC 仅是在商业上取得了成功,而没有为 BASIC 语言引入更多新思想的话,那么,从 Visual Basic 到 Visual Basic .NET 的历程应可算是 Microsoft 为 BASIC 语言所做的最大贡献了。

Visual Basic 是最早在商业上获得成功的一种快速应用开发( RAD )工具。它的出现背景是, 1985 年问世的 Windows 操作系统在 1990 年代迅速普及,程序员对于快速图形化应用开发的需求越来越强烈。 1987 年, A. Cooper 和他的同事们在 Microsoft 编写了一个可视化开发工具的原型,它就是 Visual Basic 的前身。 1991 年, Visual Basic 1.0 问世。 Visual Basic 集成了 QuickBASIC 的语法特性、编译功能和 A. Cooper 的可视化开发环境,允许程序员在一个所见即所得的图形界面中迅速完成开发任务。这对以往几十年里程序员们所熟悉的“编码-编译-连接-运行”的开发体验来说,的确是一个脱胎换骨的变革。

1992 年, Microsoft 又特意为当时仍占有相当市场份额的 DOS 操作系统发布了 Visual Basic 1.0 的 MS-DOS 版。与 Windows 版本类似,程序员可以在 VB 中通过鼠标点击和拖曳开发出基于事件驱动模型、拥有窗口和菜单机制的 DOS 程序。此后不久, DOS 退出了历史舞台,这个版本的 Visual Basic 也成了 Microsoft 在 DOS 环境下发布的惟一的一款可视化开发工具。

1993 年, Microsoft 发布了 Visual Basic 3.0 。这一版本的 Visual Basic 支持 ODBC 、 OLE 等高级特性。 1995 年发布的 Visual Basic 4.0 不但支持 Windows 95 系统下 32 位应用程序开发,而且为 Visual Basic 引入了类( Class )等面向对象概念。 1998 年发布的 Visual Basic 6.0 是 VB 向 VB.NET 转变前的最后一个版本,也是传统 Visual Basic 中功能最全、应用最广的一个版本。

更震撼人心的变革发生在 2001 到 2002 年间。 Microsoft 以无比惊人的勇气进军 .NET 平台,同时也为程序员带来了一大堆让人应接不暇的新技术和新概念。伴随着 .NET 平台的横空出世, Visual Basic 又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的革命。为了实现 .NET 一统江湖的伟大构想, Microsoft 甚至不惜让新版本的 Visual Basic .NET 放弃与传统 VB 程序的兼容。在 Visual Basic .NET 中,我们看到了完整的面向对象特性,看到了 .NET 风格的内存管理和异常处理机制,看到了对 ASP.NET 、 Web Form 和 Web Services 等新技术的支持,同时也遗憾地看到,已有的大量 Visual Basic 代码必须经过改动才能在 .NET 平台上顺利运行。

2002 年正式发布的 Visual Basic .NET 让 BASIC 语言第一次拥有了和 C++ 语言、 Java 语言一样强大的语法功能,使 BASIC 语言可以和业界最主流的运行环境 .NET 站在一起并肩战斗,也让四十年前 J. Kemeny 和 T. Kurtz 为 BASIC 语言确立的“简单至上”的精神实质丧失殆尽。今天,我们看到的 Visual Basic .NET 已经成了多种语言特征的混合体,在这个 Microsoft 一手塑造的巨人身体里,既有早期 BASIC 的单纯外貌,也有 QuickBASIC 的实用主义风格,既有 .NET 平台的无所不能,也有大多数面向对象语言都具备的复杂语法……我不知道 Microsoft 还会为 Visual Basic .NET 引入哪些风格特性,我只知道, Microsoft 手中的 BASIC 语言已经越来越难以体现“初学者通用符号指令代码”的原始内涵了。

风雨江湖 ?

Visual Basic .NET 并不能代表 BASIC 语言的一切。在某种意义上, Microsoft 为 VBScript 语言及其相关技术所做的努力更能反映出 BASIC 语言的发展趋势。

从 1993 年开始, Microsoft 为 Office 软件提供了一种与 Visual Basic 类似的应用开发环境—— Visual Basic for Applications 。它是 Visual Basic 的一个子集。从应用角度看,它为 Office 用户提供了一种定制应用软件功能的可编程方法,我们可以把它看成是脚本化 BASIC 语言的前身。 1995 年,为了满足 Internet 和 IE 浏览器的应用需求,也为了和 JavaScipt 语言展开竞争,脚本语言 VBScript 正式诞生。

VBScript 语言对 Visual Basic 做了最大程度的简化,尤其是对数据类型进行了大刀阔斧地合并。这使得 VBScript 语言在某种程度上与 J. Kemeny 和 T. Kurtz 所提倡的正统观念靠得更近了些。最重要的是, VBScript 为程序员们提供了一种远比 JavaScript 、 csh 、 ksh 、 Perl 、 Python 等其他脚本语言简单,也更容易为程序员们所掌握的脚本语言。在 Windows 平台上,配合 Microsoft 的 ActiveX 、 ASP 等技术体系,程序员们可以用 VBScript 语言迅速完成包括原型开发、文件管理、 Web 应用、数据库访问等在内的大多数日常任务。就像当年交互式开发环境的普及一样,脚本语言正逐渐成为最近几年里程序设计语言发展的又一个亮点。 VBScript 语言将脚本语言的学习难度降到了最低点,这也许表明, BASIC 语言在脚本语言的世界里还会有更大的作为。

此外,如果走出 Microsoft 营造的 BASIC 王国,我们仍然能在许多场合找到各种充满活力的 BASIC 语言:首先,许多提供二次开发功能的商业软件(如群件系统、工作流管理系统和数据仓库系统)都将 BASIC 或 VBScript 语言作为首选的开发环境;其次, PowerBASIC 、 REALbasic 、 FutureBasic 、 OmniBasic 等为数众多的商业软件仍然在 Microsoft 的王国外围坚守着自己的阵地;再次,随着开源运动的蓬勃发展, wxBasic 、 XBasic 、 Yabasic 、 SmallBASIC 、 Bywater BASIC 等开放源码的 BASIC 语言解释器和编译器为程序员们发掘 BASIC 语言的潜力提供了最好的资源…… BASIC 的江湖依然是一派风云变换的热闹景象。有人说,这反映了 BASIC 语言的无秩序和不规范;但混乱未必就是坏事,谁又能断言,这种混乱的起因不会是 BASIC 语言天生就具有的那种旺盛生命力呢?

天下大势 ?

《三国演义》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今天, BASIC 的境况看上去比三国割据的形势更为微妙:一方面, Visual Basic .NET 已经成为了 Microsoft 阵营中事实上的 BASIC 语言标准;另一方面,在 Microsoft 王国之外,层出不穷的 BASIC 变种也实在让人们难以取舍。

未来的 BASIC 语言需要统一吗?未来的 BASIC 语言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统一? BASIC 语言的创始人能看到 BASIC 回归到简约、优雅的理想状态吗?也许,我们没必要认真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只要 BASIC 这个程序设计领域里的“老顽童”能不断为我们带来快乐,能让我们永远保有一颗童心,我们就非常满足了——为什么一定要让 BASIC 承担太多的责任和期望呢?

原作:Brian Proffitt  

     我很想知道,谁将会收购MySQL?这并不是说我认为MySQL已经衰落,相反,这是一个强大的公司在猛攻另外的公司,因为这个公司真的拥有很棒的产品。

       一月份时,我预言,Red Hat会象Novell收购SUSE那样收购MySQL。我的理论是,Novell收购SUSE会形成网络Linux联盟,而Red Hat收购MySQLl会成为数据库-Linux强者。实际上,我认为这个理论还会继续成立。如果Red Hat收购了MySQL,会为他的生产线增添一员大将。

      然而,现在在议论Novell会吸收Swedish数据库公司。这看起来似乎更有益,象MySQL这样的数据库加入Star的openoffice组将会非常有利。

    乍一看,这似乎是个好主意,但我在想,Novell是否会在已经收购了Ximian和SUSE之后马上收购MySQL。

   以我的观点,只要Red Hat愿意,他们就仍然是收购MySQL可能性最大的公司。他们有更雄厚的资金,并且我认为他们也厌倦了被Novell的光环拢罩着生存。不考虑Oracle的乱作秀,MySQL的收购案绝对会掀起瀚然大波。

    Red Hat与Oracle的合作本身对收购并不十分有利。如果Red Hat忽然成为部分经营数据库的公司,Oracle可能不会再跟Red Hat保持长久合作。

    我确实没有看到MySQL将要被出售的迹象。这通常也是其它公司想要合并的一个重要原因:利用对方公司的客户资源,但这个原因适用于所有公司而不仅是MySQL。

    MySQL是一个需要更好的去理解的公司。由于他们双重许可证的尝试,他们已经站在了反对开源社区的那一边,而且他们想要自己成为强大的开源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公司想要获得成功,合并和收购并不是必需的,而且MySQL的产品线和象SAP这样的合作者充分体现了这个公司能够自己运行的很好。MySQL很成功,但或许正是他们的成功使他对于其他公司来说更诱人。

原文链接:http://linuxtoday.com/it_management/2004072301726OPBZ

2004年07月27日

近日,Purdue大学的研究人员已经开发出了一种新的搜索引擎,这种搜索引擎不再使用关键词文本进行搜索,而是使用图像或者草图进行搜索。用户自己画一幅草图,搜索引擎就可以对数据库进行搜索,并找到所有与草图类似的图像。

  这种搜索技术首先可能将在工业上得到应用,而不是作为商业搜索工具出现。但是据Purdue大学机械工程教授介绍,在未来10到15年之内,随着这种技术的发展,图像搜索引擎技术最终将可以出现在互联网上。

面对因特网海量信息无从下手的时候,搜索引擎可以助人们一臂之力。但目前搜索引擎能做到的只是将相关信息“搜”出来。美国科研人员正在开发的一种新型搜索引擎,能帮搜索诸如“按唱片销量列出前50名歌手”这样的问题,对信息进行“再编译”。

   来自美国华盛顿大学的研究人员说,如果利用目前的搜索引擎技术解决上述问题十分繁琐,因为用户必须先搜索唱片销量或歌手信息,然后链接访问大量的网页,自己收集需要的数据。而新一代的搜索引擎技术在搜索相关数据后,可以进一步按不同要求自行创建列表,用户只需轻点鼠标,就能得到各种“精细信息”。

  据《新科学家》杂志网站5月8日报道,这种新型搜索引擎定名为“无所不知”。开发负责人奥伦·埃齐奥尼称,这项新的搜索技术是“独一无二的”,它所呈现的信息并不是相关网页的简单链接,而是“可能不存在于任何网页”的加工信息。埃齐奥尼说,新搜索引擎最终目的是能够轻松回答出“1900年前出生的英国科学家”之类的问题。

  据报道,美国国防部下属的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及著名搜索引擎“Google”等都对这种新技术表现出浓厚兴趣,并正在积极出资资助技术开发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