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6月28日

在城市的某个角落,你总是能找到让自己停下脚步的事情,或者是一个人,或者是一道风景,或者只是一个可爱的小物件……
接连几天的酷暑,这个城市终于迎来了几滴的甘露,当盛夏的雨打在干涸已久的大地上,灼热的矫情顺着热焰表面散出的屡屡青烟,把城市的内沿、外围装扮得浓烈而敦厚。似乎是待嫁已久的剩女,被这突如其来的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直到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雨却停了,剩下不尴不尬的回味,像挂在枝头的几滴雨,又似轻尝浅止的牛油浓汤,想渗透,却总未深入,似入味,却总是余味。
对于荔枝的情怀,如这夏天浅尝而止的雨,欲拒还羞。午后,回家买菜时,就看到市场里推出的当季的荔枝,青红相伴,带着几滴雨滴,很是诱人,不过还是抵住了诱惑。兜兜转转来到单位,当红艳艳的荔枝,捧到你的面前,着实难拒。
剩下的,就是你与荔枝的独自相约。
剥去粉红色的外衣,让乳白的浓汁顺着你的舌尖攀爬,即使窗外的热气隐隐逼来,你的味觉丝毫不减。
这丝丝入扣的甜味,迅速地散播在你全身的每一个末梢,像是一只隐形的手,怀抱着你,城市陡然安静,静得可以听到一根针的声音。
盛夏的香甜、成倍的香气,慢慢舒展开来,在灼热的空气中,翻滚成一片……你能感觉到你味觉的快感,逾越出单一的房间,从窗外逸逃,越过窗台,越过高树,越过云端,在城市的高处欢呼,颠旋。直至坠入云底,舌尖滚烫,身体像遁入丝质的床单里,翻滚、喘息,所有的余味扩散到我的发梢 我的喉咙和我的耳根,顺着城市的车水马龙流淌成一片……
于是,欢乐不再是欢乐,味觉不再是味觉,城市就压在你的脚下,远山散发着香气,石桥溢满清流,声色迷离的盛夏慢慢打开荼靡的画卷,一寸、一缕

2011年03月04日

终于把自己嫁掉了,事情比想象得复杂一些,不过也还顺利,花了一个早上的时间,完成了形式。似乎结婚要比传说中的贵一些,除了领证的10块钱以外,另还需付拍照的50块钱。整个过程X似乎很高兴,其实我自己也不确定,X是不是真的很高兴,只是我很清楚自己的感受,这份喜悦实在有些淡;我记得自己最开心的那一刻,是在我看到和我们一起的一对对男男女女排队拍照的时候,在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并不是孤独的,我和千千万万人一样,终于踏上了婚姻的殿堂。

  中国对于婚姻有很多写意的说法,或者说是牵手,或者说是遇见,像是旧有的故人,几经命运的轮回,终于在那一刻又聚合在一起,不过在这样含蓄的表达中,更多的是一种隽永的温情,也许对于国人而言,本就不太善于表达浓烈,更多的时候,人们喜欢用艳丽的玫瑰来代表爱情,却用温婉的百合来代表婚姻。

我不知道,每一个人结婚的时候,是不是都是同样的心情,一路上,一直在观察每一对来登记的男男女女,在想着上帝究竟是基于什么样的安排,让这些人走在一起,这种观察,让我有一种超越,超越自己对于快乐和幸福的追究,甚至在参透命运的玄理的时候,瞬间有了一种魔力。

结婚登记完了之后,X说我们去大吃一顿吧,我说去路边摊吃就好了,不过我要求给自己买一个礼物,花了230块钱买了一幅凡高的向日葵,苏绣,我跟X开玩笑说,颠个个,刚好是3月2日,话一说完,我就觉得一切在冥冥之中,原来早已有了安排。

  第二天,X又踏上的回程,我这才觉得自己的婚姻其实和很多人都不一样,凡高的向日葵永远不败,而我终将慢慢枯萎。

夜半,趁微熏的红酒走在回家的路上,树影婆娑,带三分醉意,所有或大或小的欲望蠢蠢欲动,很想借着几分酒劲,干一些傻事,又觉得站在理智与情感的边缘,纠结得让人难受。

  每踏一步,都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好象是扣心上,

每一个毛孔在半微的夜色中慢慢的张开,像支离破碎的夜影,拉长、放大,又缩小……

分明那就是在精神世界里被欲望折磨的自己,变形的,以为走了很远,其实还是原地不动,思想的飞絮早已逾越于肉身,在灵魂的深处游晃了一圈,但肢体却依然被束得紧紧的,不动的,静止的,仿如死水

这寂静的夜里,这纹丝不动的外表下,埋藏着多少个波澜壮阔的灵魂,只是借着夜的凄迷,让张狂的内心,得以掩饰。

最后,还是忍不住,找一个理由,拨通了电话,然后知道结果,所有的欲望像水银泻地,轰然中空,其实早已经知道结果,不过还是忍不住有些怅然。

踏着这夜色,三分醉意也早已消失待尽,夜的诱惑慢慢拉开他的帷幕,原来空白一片。

补记:明天就要回家了,好好睡一觉,又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2011年02月18日

今年过了一个很不一般的情人节,又过了一个很不一般的元宵节,好象老天爷冥冥之中已选好日子,让我永远都忘不掉这样特别的节日……

还有1个小时13分钟就到12点,元宵即将过去,耳边炮声不断,虽然没有出门,我能想象烟花划过这样潮湿夜晚的样子,像一朵又一朵无果的花,片刻绽放,又迅速坠入天际,廖廖的青烟在夜幕中,仿如虚脱的轻梦。其实很多的无谓的幻想就像这轻梦,只怪自己走得不够快,看得不够深,羁羁绊绊掉入这万丈深渊。

和老田商量一起去上海,他们帮我规划是先到上海、再到青岛、再到河南,鬼都知道,我多么想明天就能站在我们领导面前,趾高气扬的告诉他我要公休,然后背上行囊,奔走他方,再回来的时候,好象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似的……可惜,生活不能重来,很多时候,还是被男人眼里的天真拉进他的深海,这才发现自己原来真是凡夫俗子,真的会痛。

我相信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只是在这样一个不尴不尬的年纪里,谈成长,连老天爷都会笑我愚蠢,有人笑说这个世界让女人变得越来越现实,其实从一开始,她们总是奋不顾身怀抱着一颗最温暖、最细腻粉色的心,可是到了后来,鲜花丧尽,粉色的心也被磨成粉、烧成灰,这才知道,恋爱的意义不过是在吞噬着对方的那颗心罢了,也不知道,哪天被啃得七窍流血,还要一声唉过一声地说,还我心来……

走过那么多条路,听过那么多的故事,到最后终于读到自己的故事,2011年的元宵悄然过去,今天对我的意义也仿如昨日。其实,个体的意义在芸芸众生面前实在太可笑了,哪怕,和你擦肩而过的那个人,也都不过是沧海一栗……既然不能苛求别人,还是学会苛求自己!以我很喜欢仓央嘉措的另外一首情诗作结吧,稍加改动,但以佛心化解人心,偿我一世宿缘: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的梵唱,

不为参悟,不为求道

只为寻找你的气息

那一天,我转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不为来生

只为你的温暖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不为升仙

只为帖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

翻遍十万大山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

2011年01月16日

一场闹剧性的评选终于落幕,结局早有人操纵,只是忙得局内人团团转转,不过结局是好的,听到结果时,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下来,接下来难免有些怅然……

像是一场战役,号角吹响,整装待发,突然战役结束,突然获得一个完满的结局,原来真的早有安排……

我总是盼望自己只有天术,能参透这冥冥之中的一切,可惜每一次都是被置身事外,这一次倒有高人指点,不过赤裸真相更让我有一种无趣作呕的感觉,我们无力抗拒于这个社会的规律,可是我真的很担心自己是否每次都能算得那么精准,脚一划,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写于2011年1月16日,21点47分,今天有人爽约了,一个很唐突的理由,让人有些突然,真想也能参透真想的界内、界外。

2010年09月19日

是不是该在这样一个台风天的前夜,看一部纯美的爱情故事

   或者是听一首动人的情歌,让醇厚的男中音一丝一屡地熨平心里所有的焦虑,

关于这个台风天的焦虑,关于爱情的焦虑

   台风迟迟未来,等的人迟迟未到,

外面偶有声响,听到自己的心扑的要跳出来

才发现自己真的等得很焦虑

晚上,从10点到11点30分

半个小时,一共接了5个电话

有四个是来问候我在台风天是否把自己裹得严实

有一个是打错电话的

该打的电话没有来

该到的人没有到

炎热的台风天气丝丝入扣的从窗沿的细缝里蜿蜒进来

直逼人的眼

觉得好生生涩,但决不是眼泪,只是对着电脑太久

结果已经布在眼前

却总还想狡辩,还期待有奇迹

在这样一个台风天气,希望有一个人冒着风的炎热,走到我的窗前

就像哈姆雷特在公主的窗前唱着夜莺般的歌声

让简陋的小屋瞬间富丽堂皇

或许只需要匆匆的一个拥抱,心的房间如一夜玫瑰盛开,香气盈盈

不过一切总归只是幻想

所有的希望让这个台风天气里曲折得如同迷空

过去的一分钟否定前面的一分钟

木然回首

才发现自己陷入自己的十面埋伏当中

十二点即将来到

所有的童话结束

又翻开新的一页……

注释:2010年9月19日23点46分,

利比亚台风将于凌晨登陆

我等的人如期失约

2010年06月09日

好久没有看书了,突然从墙头翻到老Z前几天送我的书,他说很适合我,《美丽与毁灭,》爵士小说,美斯科特.菲茨杰拉德著,没看几页就有点想睡着。偶尔瞄到一段话,却觉得特别的贴切,关于年轻的爱情,

年轻的爱情与人生是甜美又黏腻,像冰淇淋,若不实时大啖一口,只怕它在现实的热度里融化了,流了下来,沾的满手都是,非常困窘,非常不堪,于是开始心生厌恶,想抛开,找东西檫手,忘了曾经多么渴望这个滋味。或者,吃着吃者,心里着急了,于是贪婪大口吃下去,吞咽手上的一切,来不及明白那味道,来不及记清楚,来不及记清楚,然后就什么也不剩了。追求过的,几乎到手的,原来都遥不可及,买不到,留不住。

其实何止是年轻的爱情,我到觉得生活很多的时候仿佛皆是如此,摘录一两段最近的经历,算是纪念得到又失去过的岁月片段:

故事一:关于位置

前段时间又搬了一次“家”,这是来单位后搬的第三次家,从四楼到三楼再到四楼,好象冥冥之中开了一个玩笑似的,绕了一圈又回到原处。还记得刚开始搬家的时候,领导对我说让我搬到独立一间是组织对我的格外厚爱,只有正科级干部才能享受到如此的礼遇,当时我只是笑笑,有点无所谓。一年之后,我终于落实到学历给我带来政策,可是位置又回到了原处,四个人一间。生活有时候就像一个大轮盘,将你不停的绕啊绕,只是很喜欢自己一年前局外人的心态,没想到在机关绕了一年,倒是真的有点被绕进去了,对于原本可有可无的位置,无端生些寂寞

故事二:关于青春

最近酒宴好象特别多,一场接着一场,我猜想上帝肯定数学很差,不懂得什么是平均主义,至少应该平摊一下,照顾我这个有上顿没下顿的人,不至于一个星期酒欢肠肥,另一个星期却饥寒辘辘。在一个朋友的酒宴上,遇见朋友新晋的女朋友,一猜就是80后后的,青春逼人。那天尽管我们都戎装出发,不过在这样一个年轻的小姑娘面前,还是溃不成军。三十岁的女人眼光总是很毒辣,一会说她有点婴儿肥,一会笑她言语不够文雅,即使她逼人地跟着在场的男生说我和你才是兄弟,我有胸,你有弟,弄得满堂尴尬,可是又能怎样。当面对这样一个可人,额头光洁,鬓角飞扬,皮肤的细纹里渗出阵阵香气,你不能不说青春无敌,我一直都很能理解四五十岁的老道男人会被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撂倒,或者更多的时候是拜给自己青春的影子,我们畅想我们的过去,当我们懂得如何更好地经营自己的青春时,却发现青春早已不在了,于是乎,即使是青春的尾巴总想抓住些什么,很多时候大体如此

故事三:关于故乡

回到故乡已经两年了,在大城市里,我觉得自己回被大城市所吞没,回到小城市里我觉得自己会被小城市所吞灭,当沉醉于这个小城市的安逸与闲适的同时,曾经的理想也似乎被抛在很远的角落里。故乡与旧友,似乎是回到故乡的人再经常不过遇到的事情,酒桌里的一段

“你是某某吗?”

“你不是去某某地方了吗”

“唉,我们也是绕了一圈又回来,没想到你也回来了,我们都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无疑,他与鲁迅在《酒楼上》那段是关于重回故乡的感受惊人相似

。“我在少年时,看见蜂子或蝇子停在一个地方,给什么来一吓,即刻飞去了,但是飞了一个小圈子,便又回来停在原地点,便以为这实在很可笑,也可怜。可不料现在我自己也飞回来了,不过绕了一点小圈子。又不料你也回来了。你不能飞得更远些么?”

这只能再次说明小说都是来自于生活。

故事四:幸福叠影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这些小故事叫作幸福叠影,其实每个故事都不开心。不过脑子里莫名就冒出这样一个名词。

经常会做这样一个梦,梦见自己被切割成好几断,然后慢慢的睡着。一直不理解这个梦境,直到有一天,忙得实在厉害,感慨着要分成两个人才好,才突然领悟自己为什么总是有这样的梦境。

生活有各种各样的处境要去面对,人就像被切割成不同的块体一样,拿不同的面度去应付不同的人、不同的事,收获不同的幸福,再把它收集回来,拼成一个幸福,在幸福的时候,你永远觉得它是一个平面,当你经历过这段幸福之后,它就成了幸福的叠影,你既可以锐利的看到当时的自己,也可以幸福的裂痕……

2010年01月30日

临上飞机的时候,他递给她一个木盒子。盒子里装满了他想念她的日子,不同天空照片延展所年来对她的思念,1975年的秋天,1978年的夏天,1992年的冬天,很冷,像无数嘶哑的回忆,拼凑着每一个关于初恋的印象……

午,百无聊赖,终于看了以前一个朋友推荐的电影《心动》,看完才发现,电影里很多的故事和她的故事很像,然后匆匆去网上搜寻各种网评,却又不过瘾,这让人感觉得有些困顿,甚至觉得影象总是逾越于文字之上,就像画面所呈现出的饱满一到了文字就成了枯萎的焦碳,寥寥烟火像是挥不去又说不出的情绪

喜欢一位网友的影评:

杯底的那枚戒指,就像最后一次见面偷偷放你口袋的钥匙扣,

后来我一直在想,倘若再见,我们会否也能像浩君与小柔那样,那么自然地拥抱,即便同样会恋恋不舍,还是会放手。

我想大概很多人都曾想过这样的问题,十年、二十年之后,当你再次和你的初恋相遇时,是否会选择和浩君和小柔那样的方式,或者还是以什么样的姿态相拥,对方又或为你张开他的衣襟,命运像一张大网,个体都只是沧海之栗,只是固执的情感像是逾越于命运的每一次任性的出逃,即使从头来过,选择依然是一样的,不过,还是希望能够给对方超乎理智之上暖暖的拥抱。这样爱的暖意也更让人觉得心痛。

电影所要探讨的也许还是关于爱情和时间,或者说是命运,这实际就涉及到回忆的问题,关于回忆是否真的能回的去,每个人都试图找寻时间的轨道,将原来的情感偷渡到现在,只是地点变了,时间也变了,就像电影的最后,浩君将自己所有的思念都送还给小柔,1992,非常冷。看到浩君的这句话,不禁感到一丝无奈的苍凉。是什么样的际遇要让人把思念都交付过往?思念太浓,却没有结果忘记不属于他,前进却早已没有合适的理由。1992年的那张照片,是小柔结婚的日子,新郎却不是自己。于是在那个日子,非常冷。曾经在和陈莉离婚后以为可以继续争取幸福的他,再度找到小柔求婚。然而面对幸福突然来临的小柔却选择了拒绝。戒指收了,却没有走到一起。又或者有些情感即使再次拾起,感觉未必如从前美丽。让人无法解释起时间的魔力,因为一次错过,就会有下一次错过,等到再次见面,没有什么需要再去担心,可是为何就在这种没有阻碍的时候却依然还是会做出了违背意愿的选择。

回到朋友的故事,不知道现在的她再次看《心动》时,会有什么样的感觉,我很喜欢她在以前跟我描述车站的那一段,今天凑巧在电影里看到了原型,那天很冷,小柔和浩君两个人一起出来,在车站久久伫立,小柔说,冷,浩君张开衣襟把她包裹起来,小柔又说,我们就这样一直站到天亮好吗?浩君说,好。

还是以张艾嘉自己的一句话做结吧“对于爱情,似乎永远都找不到一个清楚的定义。即使彼此心存炙热的感情,也不足以一起走下去。”那么,决定一切的究竟又是什么?

2009年09月28日

终于看了传说已久的《建国大业》,在漳州都卖到40块大洋一张,昂贵啊!完全冲着那百来号的明星去的,一到电影院就直奔主题,掐着指头以秒数人。果然明星很多,场面很大!

试问众星云集,这些明星孰优孰劣,影评人概括得好,老戏骨发挥正常,新生代陈坤出,姑不论三平兄如何调动这百来号大婉,从电影院走出来,至少感觉看得还算热闹,虽然很多场面上的人一溜烟跟拍MV似的闪过,很多大的场面也以旧胶片带过,不过还算好看。

看完整部电影,最让我感动的有两个场面,一个是开国大典的时候,刘烨扮演的老红军向毛泽东敬礼汇报。他眼中噙着泪,一字一顿,用沙哑的嗓音声嘶力竭地喊道:“报告!我是1228团的老兵。今天,我代表活着的、死了的红军老战士,向毛主席,敬礼!”毛泽东神情肃穆地向他回礼,一行热泪夺眶而出。让人不由得百感交集。

另一幕,则是蒋介石将退至台湾,送走台湾第一任长官,有点漠然地坐在石阶上,蒋经国看到,说:“父亲,快起来,石头上凉”蒋介石挥了挥手,说“过来,你也坐下”,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幕特别让我想起南朝李煜,一老一少的剪影,在江南灰白的背景下,末路英雄的无奈喷薄待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或者,从这两幕重观《建国大业》,虽然明星很多,暗含噱头不少,与历年所拍摄的主旋律电影相比还是有些变化,无论正面注重从细节刻画英雄人物,或是侧面反派人物抱以客观的人伦情理,都代表新时代导演对于历史解读更为达观的态度。这就带来这样一个问题,影片是怎样叙述历史?

电影中很多的画面都以旧胶片带过,它取代了我们对于这部建国大片大场面、大制作的期待,实际上细细品味韩三平的立场,就会发现,导演更多站在反观的态度,与旧电影《建国大业》不同的是,这里,影片的着力点在于再现历史中的人,而不仅在于完全再现当时的历史,或是无意之举,以明星点缀的《建国大业》,使得以往被我们所忽略的人物甚至是小人物在这样大的历史中都能脱颖而出,而相反,一再剪切的历史情节和跳跃式的叙述方式,八年的历史被浓缩在一个多小时之内,以往电影的重笔如三大战役,也被不经意的淡化。

不能否认,对于战争片、历史片,中国电影近年来的走向开始越来越受西方的影响,《挽救大兵瑞恩》,将二战片聚焦在十个兵挽救一个兵的故事上,冯小刚一直被叫好的战争片《集结号》,都带来了关于战争叙述的新潮,而在这部主旋律的电影中,韩三平也做了一个比较保守的创新,影片给我们提供了直面英雄对话的平台,在众多人物中,两位主角都被塑造得比较生动。其中《建国大业》十大场面之一,淮海战役胜利当晚,毛泽东等中央四位领导人喝酒狂欢相当感人,一贯温文儒雅的周恩来,此时不顾形象敞开衣衫大碗喝酒,高唱《国际歌》。喝醉的毛泽东则张着嘴,微笑着歪倒在一边,轻快的华尔兹背景音乐响起,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后事,历史烟云翻过,数年后,物似人非,百感焦急。

《建国大业》另一个亮点是对蒋经国的重塑,电影里,陈坤演得确实好,不过在以往的电影中,关于这个人物的着力点不多,所带来的新鲜感自在其中,对蒋精国的刻画、以及蒋经国特殊的意义,在整部电影中都算得上神来之笔。

2009年08月28日

江南印象——《青蛇》

下雨的天气特别适合看《青蛇》,一部很江南的电影,尽管背景里荷花全是塑料的,不过比起实地拍摄的电影,还是很有水乡的味道,难怪有人说电影的精髓不在于真实的再现,而在于拍出它的神韵。

李碧华把传统的白娘子的故事演绎得很不传统,徐克又将她的小说挥洒得太富灵气,以致你不能不被青蛇的妖媚缭绕得难解难分,欲罢不能,即使看上两三遍,总忍不住怀念青蛇如夜色中绽放的蓝玫瑰慢慢吐露芳香,惊虹一瞥,美得让你想不出还有别的选择。

不知道80年代出名的女作家李碧华是不是与30年代的张爱玲约好了,有趣的是香港的李碧华和上海的张爱玲在事隔50年之后,居然能够写出如此相似的句子,两个敏感的女人,在不同的时期一语道破了关于男人和女人的最大幻想: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他得到了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的绿叶;到他得到了青蛇,她仅是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是抬尽了头方见的天际飘飞的新雪花。

                                              ——李碧华《青蛇》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

有多少痴男,就有多少怨女,作为《青蛇》,以故事情节来看,电影的大胆之处正在于将很多传统的道德放置于他的对立面,以民间化或者说是百姓眼光来重释白娘子经典的道德寓言,故事最大的颠覆,大概是故事最终的主角不是白蛇而是青蛇,我想李碧华最终还是不喜欢白蛇这么正的角色,无论是妖媚好胜的青蛇,或是招三慕四的许仙,还是逃不出万丈红尘的帅哥法海,脱开白娘子的故事,《青蛇》分明就是一部现代版的多角爱情剧。只是小说的作者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女人,关于情、关于爱、关于性、关于男人、关于女人,在这个雨季漫飞的江南黄昏,铺展开来,还是有了许多深刻的让人思考的东西。

如果鲁迅要为《雷峰塔倒掉》拍手称快,那你就要忍不住为李碧华改版的“新白娘子传奇”拍案叫绝。

当然就电影本身来说,最让喜欢的还是电影里拍出的江南韵味,以致想到西湖,就会想到电影青蛇。

 

李碧华又著:《白开水》、《爆竹烟花》、《青红皂白》、《胭脂扣》、《霸王别姬》、《纠缠》、《秦俑》、《诱僧》、《青蛇》、《饺子》,是个很女人的作家,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