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24日

某个慵懒的下午,忽然心血来潮把从前买的CD拿出来整理一遍。除了几张欧美合辑外,所有的唱片都是同一个人。想来,喜欢王菲已经很久了。不仅仅是被她直抵心扉的空灵嗓音所吸引,更是因为她把林夕词中细腻的情感诠释得淋漓尽致。曾经尝试用一种颜色来形容王菲,却发现赤橙黄绿青蓝紫每一种都适合。从《天空》的清纯、《唱游》的安静、《只爱陌生人》的暧昧、《寓言》的妖艳、《流年》的感性,到如今《将爱》的伤悲,一路走来,王菲一直变换着音乐的风格与类型。同时也融入了许多时尚元素于其中,像是蝴蝶一样五彩斑斓。只是温柔尚在,寂寞永生,一如她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傲然高不可攀。在不久前的演唱会上,依旧没有助兴的嘉宾,没有华丽的套装,没有热情的互动,体育场内的主角自始自终只有她那绝美的声音,而对于喜爱她的人来说已是足够。其实,平日的王菲不管台上还是台下总是人们关心的焦点。出席颁奖,引发无数尖叫导致混乱的人是是她;发新专辑,在低迷的唱片界一枝独秀的人是她;每次恋爱,轰动娱乐圈闹得沸沸扬扬的人还是她;似乎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都会成为许多人茶余饭后经久不衰的谈资。油然想起某次公开场合,王菲面对记者尖刻的提问的回应:“不管我回答是还是不是,你都不会明白。不管我说十句还是百句,最终你还是会曲解我的意思,因为你永远都不是我。”淡定中透着份睿智和拒人千里的冷漠,也难怪当时在场的人们掌声雷动。欣赏王菲,因为她的与终不同特立独行,无论是她的音乐还是其它。(

2004年07月11日

为什么世界上有许多不公,也许我们只能独自忍受。

也许若干年后,我会明白人情世故,明白怎样生存。

谁能告诉我?

谁能?

你吗?

陌生人?

无论如何我会坚持下去,陌生人你也要努力啊。

2004年06月21日

我愿意为你,真的。

陌生人,愿你能在尘世中获得幸福,愿你能心想事成。我只愿独自守侯。

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世界上有种鸟没有翅膀,生下来就不停地飞,飞累了就睡在风里,一辈子只能着陆一次,那就是它死的时候。

我愿意这样,真的。

2004年06月18日

她就这么站在身旁,可是我却和她是朋友。

我喜欢他,可她 并不知道。

有时候,也许就这么无奈和寂寞。

 

2004年06月14日

☆┏┅◇ ·。 ◢◣◢◣  。· ◇┅┓☆
ツ┇纞┃ ·。【只為妳】 。· ┃愛ツ
の◇┅→→→→◥愛人◤ ←←←←┅◇の
℡↘ぁ愛我所愛↓◥◤ ↑¢無怨無悔↙★   我总是在想你!   ★★      我总是在爱你!     ★爱     总是在提起你!    Love

今天,无聊的考试,无聊的人,让我感觉很无聊。

母亲说,这就是生活,也许。

我一直以为倘若一个人能游离于自己的世界中那是幸福的,只是有谁能脱离俗世呢?

我只能随波逐流。

2004年06月13日

走在路上,被一妙龄女子叫住,本以为会有一场艳遇发生,没想到她原来是我的小学同学木子。分别时,我们都是幼稚的孩童,记不清彼此的模样。眼前这个拥有精致姣好的容颜,纤瘦的身材的女子,当真是那个脸圆圆有点霸道的小女生吗?心地一凉,无法辨认,才发现十年未见,我们早已面目全非。
  相邀走进一家路边的咖啡店,我和木子面对面地坐着。在与她的攀谈间,得知木子现任一家报社的编辑,每天都要处理一大堆烦琐的文字。但精神上的满足却取代了肉体上的劳累,因为这是她所衷爱的工作,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永远都是快乐的。渐渐的,我发现原本纯真的女孩已经转变为洞察了世间人情世故的女子,心灵也早已趋向成熟。她不再是那天真烂漫的木子,面对生活中的潮起潮落,她总会理性地坦然地去对待,而不是逃避现实,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所始料未及的。看来,在这青春绽放的岁月里,木子似乎丧失了她这个年纪应有的东西:不羁,时尚,甚至惊艳,却游离于自己那与世无争的平淡生活。我想对于她这便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分别的时候,木子说了句让我回味无穷的话“我们根本就生活在一个悲剧的时代,因此我们不愿惊惶自忧。不管天翻地覆,我们都得生活”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她依然能保持一颗淡然的心去面对,我以为这就是现代社会中许多人所失去的一种态度,一种生活的态度。

我要说的这个短小的爱情故事,也许没有人会相信,也许有人会说我胡编乱造,可它的确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的身边。
  从前有一对老夫妻住在一个小镇上。他们相儒以沫地度过了几十个春秋,一同走过了许多风风雨雨,而且他们的子女也很孝顺。但是,丈夫的心脏不太好,常常发病。子女们为了使父亲得到更好的治疗,把他接到了城里,留下母亲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家。也许是思念过度,也许是病情恶化,没过多久的一天晚上老人突然的毫无征兆的离开了人世。子女们很伤心,本不想把这一噩耗告诉母亲,但最终还是说给了她听。第二天,起床发现母亲的记忆全失,脑子里直留下父亲的一切。问她叫什么名字,回答是父亲的名字。……以后的每一天她在为老伴生活着,直到现在。
  这个老人就是我的外婆,今年已经87岁高龄了。这事发生在一年前,差不多也是现在这个时候。外婆她现在很健康,除了记忆全失之外,一切都很正常,安逸地住在一家养老院了度过她人生余下的岁月。我常常想,这个世界上大概很少有人能拥有这样让人震撼的爱情。看多了身边的分分合合之后,回头还是觉得外婆的这段老爱情是我对爱有了更深的理解。爱情是永恒的,是矢志不渝的,正因为这样,所以需要付出你的一切,乃至生命。想想现在的人们普遍只是为了消遣,为了时髦,为了一个偶尔的念头而投生于情场,他们的爱情根本经不起岁月的考验,就像一朵娇艳的生活在暖房的花,经受不住风雨就早早夭折了。
  最近,没事就会去看望外婆。每次去都看见她坐在藤椅上望着远方。看到我来了,也只是象征性地淡淡的微笑,随后又继续看着属于她的那片风景。我知道她把我当作一个来看望别的老人的家属,我知道她正在等着一个人出现,他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会有一个人,等着你,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她在什么地方,反正总会有这么一个人。”……

经常在电影中看到类似这样的镜头:每次恋爱的结素,男方总是伤感的嘱咐女方“一定要幸福”,接着两个人相互拥抱在一起……感觉这样让人挺感动的。
  忽然脑子里就想起句话:“爱情是盲目的。”这话还是挺有道理的。恋爱中的人们的眼里只有对方和自己,思维也要迟钝许多,而那份真爱却正好隐藏在困惑和不界中,直到分手之后,才知道原来那份真爱就是幸福的所在,只可惜为时已晚。无独有偶,发现身边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认识一个报社的朋友,她的那个男友每天都能想出新花样来讨好她,几乎是把《河东狮吼》里的“爱妻守则”全部付诸于行动上,男友做到这个分上我想她也别无所求了。可她却把这样的生活当作了一种习惯,对他呼来吓去的。其实作为旁人本不应该多说什么,但还是忍不住提醒她不要太过火,她却总是用一句:“不搭介的。”一笔带过。终于有一天,她眼眶红红地跑过来对我说,她失恋了,男友说一个人付出的感情不叫爱情,所以选择放弃。我劝了几句,想想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我知道,有许多人不懂得珍惜,朋友也是,我也是。每当身边的人离开,我总是后知后觉,比如:亲人,朋友和爱人。在我的生命中这三者是并存的,是缺一不可的。我不止一次对别人说过要找一个既像亲人又像朋友,更像爱人的女友,可在寻寻觅觅中,才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更多更多。人生就是这样,难免患得患失的一个过程,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曾经有人问我“缘”作何解释。当时,我回答说:“每一次相逢就是缘”,现在想来,有些片面。冥冥之中,有中感觉,有种体验,与某一个人的相遇,与某一个人的相离,这似乎都有一种冥冥中的约定,我想这才是“缘”的本质。所以,对于一些人的离开,我只能别无选择地去相信是缘分走到了尽头。
  其实,现在除了做一些日常的琐碎的事情之外,更期待有一场短暂的轰轰烈烈的爱情,因为到时我也能像电影中演的那样感伤地祝福曾经的爱人“一定要幸福”,然后再开始一段新的恋爱。
  是不是很无聊,很空虚,没办法,生活就是这样,没有谁可以去改变。
  

昨天,过马路是看见了花,她正一个人在新世界的门口徘徊,不时抬手看看时间,显然在等人.最终还是没有过去和她打招呼,因为每次见到她心里总感觉一丝心虚,所以能避则避.
  花是我的初恋,认识她纯属偶然.那是依次闹哄哄的工作聚会,我近乎机械似地对着每一个被介绍的陌生人微笑,又在回首间忘却他们的姓名,职业甚至长相.我常在握手,微笑间发现自己的孤寂和游离,我知道我是不喜欢这种场合的,可没办法,这是我工作的附属品,我只能在里面苦苦地挣扎,直到花的出现.我永远都忘不了花那天的装扮;白衬衫加一条深蓝色的及膝的裙子,素面朝天,清汤挂面式的长发披在肩头.也就是那一刻,我深深地被她的简洁大方所吸引.我开始发现原来闹哄哄的聚会也能变得让我感到稍许的快乐,我知道也许这是花的缘故.平淡的谈话,我和花却聊得很愉悦.在和她的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预感会和她发生什么.果然,随后所发生的事情我称之为奇迹,因为一切都来得太顺理成章,花就成了我的女朋友.也许是第一次恋爱,在她的面前我表现得一团糟,把饮料打翻在她新买的衣服上,游园会是与她的走散,等等,一切的一切都表明我的幼稚,可花还一一包容了我的过失.
  后来由于工作的关系,我需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期间我几乎每天写E-MAIL,打电话给花,想让我与花的感情不至于趋于平淡,但最终还是徒劳一场。在回上海的前一天晚上,花发来E-MAIL说经过长时间的考虑,她认为我和她不适合在一起,还是维持朋友关系比较好。短短的几句话把我打下了无底深渊,万劫不复。那晚我彻底失眠了,吃了两颗安定却依然不能使心平静下来,我的初恋就这样走了,只留下一段美好的时光。回来之后,我没去找她,对于爱情我一直以为还是顺其自然,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终究有天会离开,毕竟强扭的瓜不甜。缘起执手,缘尽离散,是我和花的缘分走到了尽头,我也只能这么去相信。
  现在,我和花名义上还是朋友的关系,可私底下基本没什么联系,有时路上的偶遇也只是象征性地打声招呼,形同陌路,随即各自没入人海。也许是我们都不愿再去去触摸那段回忆,也许是希望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磨平心中那淡淡的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