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听他在上面夸夸其谈,而且近乎无耻,不过这次算最短了,才谈了2个半小时,算是最克制的一次了。

他滔滔不绝地在谈年轻人要如何如何奉献,说到底就是要牺牲一切为他卖命,年轻人甚至不因该谈恋爱,我实在不明白,他的意思是不是非要到他那样回天乏力了才可以谈恋爱,到棺材边上谈恋爱也许是他最愿意看到的结果,阿门,救救这个可怜的戴老七吧!

然而他自己似乎丝毫不觉得可怜,反而觉得我们很可怜,他一定在想你们一群穷酸学生,要不是有他,你们岂不是要饿毙街头,想到这里,他舔了舔黑黝黝的嘴唇上的白沫,兴奋异常!

他是有理由兴奋的,看着你们老老实实坐在下面,恭恭敬敬竖着耳朵的样子他就禁不住自得起来,虚荣心得到极大地满足,就仿佛一个爆发户睥睨着癫狂:我就是要你们斯文扫地,就是要你们狼狈倒地还要虚张着笑脸!

他俨然一个土财主,并且土得心安理德,洋洋自得,我想我是不会陪他玩下去的……

 


2条评论

  1. 没有人陪他玩下去。

    让他的钱陪他下去吧。

    让他的高谈阔论陪他下去吧

    就当可怜他吧,没几天好日子了……

  2. 猪,怎么回事,是你们校长?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