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1月23日

宝宝,你说我的日记上总是没有你的影子,你说你厌倦了做一个影形人,这的确是我的错,是无意还是刻意,我说不清楚,也许兼而有之吧,但是从今天开始我要记录我们的历史了,不管开心还是不开心!

很不幸,开始这样的念头缘于昨天晚上你的不开心,不过我相信马上我们又能开心起来不是么?

你我都受父母的宠爱,你我都不做惯家务,因此我爸妈担心我们不能自理是有道理的,想一想,如果我们两个人都在外地工作,我们的生活也许就不会这样安逸,也许每天下班会忙得一塌糊涂,你要洗衣服,我也许还要围上围裙做我并不熟练的鱼头豆腐,你更惨,你只会把鸡蛋”弄熟”,在享受可口的饭菜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想过自己改学学做菜了?而不是在客厅看电视,让妈妈在那里忙活?也许星期天我们该帮着做一做,你说不是么?我知道善良的你一定在心里点头了..

至于衣服,我觉得因该分开看待,如果平时我们工作忙,让妈妈帮忙用洗衣机洗洗也没有关系,况且我妈妈也是这么做的,她之所以和我小心翼翼地说,就是怕你误解,她不在乎多洗几件衣服,只是她觉得万一某一天需要我们自己独立生活时,成堆的衣服你会适应不了,你一定会说我大学自己洗了四年衣服,是的,你是自己洗了四年衣服,但是我这个不会洗衣服的人都觉得你的衣服洗得不那么好,当然这点聪明的你一定能马上学会,只是以前你是不是没有留意洗完衣服因该稍微甩掉点水?是不是因该注意晾衣服该把衣服拉拉平整?我这么说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每个人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缺点的,如果能改,还是改过来吧,就像你以前说我不肯洗手,现在我不是很积极地在洗么?

我 知道昨天我和你说那些话地时候你的挫折感很强,我也明白你已经很努力了,事实上这个环境已经肯定了你了,这点你应该能感觉得到.

最后我感谢你为我说受得委屈和挫折,相信我们能更加快乐地生活的~

 

2005年01月22日

学校的网络在清华紫光公司的技术员的帮助下,终于恢复了,我再也不用晚上在家用笔记本下资料,白天背着笔记本跑学校了.

她的车票还没有定下来,我有点着急,这个破学校说是说帮忙定,但是还说不一定能定到,这也就算了,现在只有几天的时间了,居然还是没有消息,真是折磨人,如果实在是没有办法,就告诉她们,至少我这里可以想办法,哎,官僚主义害死人.

在这里预祝所有的远在异乡的人能顺利回家过个好年!

2005年01月13日

鬼天气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下了一场雪,居然不罢休,现在又下雪,害得我早上要打车上班,而且既然还打不到车,靠,活活走到学校去

可是很久很久没有走这么远的路啦,哈哈,不过也好,权当减肥了

2005年01月11日

今天教研组活动,在和平大酒店喝酒,组里又有人要充大佬,言语中充满对新教师的不屑,压低我们的地位,以提升自己的档次,我觉得这样真是很愚蠢,在这样一个学校,并不是靠牌资论辈的,而是靠自己的实力和工作业绩的,我是在看不出他有什么资格对我们在这样的场合上摆架子,像个评论家一样一个一个评点你们喝酒多少,该怎么敬酒,如果没有我,这场酒也许也就很平淡地过了,我知道他们是不可能说什么的,偏偏我的性格不是这样的,我觉得人是靠相互尊重的,新教师本着礼貌关系对你尊重一点,你也该有个大哥的样子,但是你偏要把自己往师叔辈上靠我就很看不惯,于是和他对酒,他自然不是我的对手,我说:既然要当师叔,自然喝酒也要有师叔的大气,谁知这厮居然翻脸,我那个时候真的很失望,他那个时候和我打起来那多好啊,可以出一口恶气,但是这样的人也只能逞口舌之利,大一点的事情是万万搞不出来的,所以说这顿晚饭吃的真是郁闷,既没有喝开心,也没有吵尽兴,仿佛两个人拉开架式最后互相吐了口水,最终没有干架一般无趣!

平心讲:我也是无礼的,但是我总认为我是被迫无奈的,为什么要欺负到我头上呢。

也许他也认为自己很对,认为我太没有礼貌了,唉,叫【旁人理论也是理不出头绪来的,反正吵架大家都不开心,我觉得以后还是少吵一点好,这是不是就是社会在磨砺我的棱角?

好可怕!今天我想说一句:我本善良!

2005年01月10日

每次打开我的lbog都要半天,真郁闷,于是把特效都删除了,返璞归真了,不知道会不会快一点?

今天重装了系统,因为是品牌机,我使用正版的恢复光盘,第一用上了正版的系统,哈哈,这个感觉可真好!

2005年01月07日

前段时间学校网络不通,(其实现在还是不通)现在又快期末了,实在是很忙,所以晚上回到家也不怎么上网啦,现在看到这么多朋友在问候,就上来说几句。

明天偶一个初中的同学结婚,这个人也是老师,看来又要破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