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27日

学校组织全体高中部班主任出去考察天台中学,实质是去天台旅游,班主任平时实在是太辛苦了,我都有点受不了

去休息放松也好,其实5.1的时候我已经出去过了,5.1我自己开车去的金华,骆家塘没有变,但是学校的变化却很大,在校园里看着那些无忧无虑的大学生,想起当年在大学里一切的漫不经心,颇有点感慨

回来后听说那天老六也在金华,我本来是想给他打电话的,可惜我的手机自从在杭州丢失了,很多号码再也找不回了,所以也就没有拨,想不到错过了兄弟的相逢,不过以后也有机会的

听说他现在又失恋了,但愿他能挺住

他是一个很痴情的人,有的时候痴得有点迂,只可惜越痴情的人受的伤害总是越深!

你越在乎一个人的时候,你越是容易受伤害

祝六子幸福

2005年05月23日

现在基层实行真正的民选了,于是闹剧轰轰烈烈地开始了

因为我家很早就搬到市区了,但是我父母的户口仍然在村里,于是他们也有两张选票,我却没有资格,当初我考大学的时候就迁走了户口,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是农民了,严格地讲我不再是那个村子的一员了,真是非常郁闷,一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居然再也不能接纳我了!如果我的户口仍是农民户口,这次拆迁可以分得一套房子,哎,怪不得现在城里人那么羡慕乡下人,基本上如果我们村子一拆,每户人家都是百万的身价了,因为可以分3-到4套房子.

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村委无疑是一个肥缺,礼拜六有好多人给我父母打电话拉选票

昨天正式选举的时候还有人为选票打破头的…….

哎,这样选上的人他的目的会不会真的想给百姓做实事?

以前有种说法,中国现在的国情不允许民主,说百姓的素质还不够,但是这次我分明看到了百姓的执着

就象我妈妈,一个并没有多少关联的并没有读过书的人也很看重,连选票都要坚持自己填写,爸爸的建议都不听,也许他们这一代人好久没有享受民主的缘故吧?

看着他们在那里拉选票,在那里唱高调,虽然有点失望,但是更多的是希望,我觉得政治改革正在深入,虽然我们的民主少得可怜,但是我想希望总还是有的,但愿这次选举能选出一个肥了自己也不忘百姓的村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