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7月07日

昨天得到一个消息,一直在论坛里发一些财经帖子的朋友突然之间从六楼上跃了下来

翻了翻他半个月前的一个帖子,里面这么写到,最近身体不太舒服,检查后发现是中度抑郁症

—–又是抑郁症  从崔永元提起这个病以来,这个词对我来说已经很是熟悉了,张国荣 张纯如等等无一不是被这个恶魔折磨地放弃了生命,也许这个世界真的令太多的人痛苦了

论坛里那个朋友的ID叫授人渔财讯,事后才知道他才23岁,比我还小几岁,他以前在德隆系工作,后来专职做财经,他毕业于财大,因该也是个高级知识分子了,对这个病也有客观而科学地认识,这点从他的帖子里可以看出来,他可以坦然地谈论抑郁症这个事情,足见他是有心理准备的,怎么能想到他也这么去一跃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次去香港,我很想去看看文华酒店,看看张国荣跳下的这个酒店,想看看是怎么样一个地方让他能有跳下的冲动,这个念头我谁也没有说,我怕别人认为我异样.

我感觉自己也有点反常

现在的我易努,是极端易怒啊,只要听到我们办公室里同事在边上唠唠叨叨,我就觉得难以抑制,这个时候我会选择到外面透气,直到自己冷静下来,还有,如果我一个人安静的时候有人打扰我,或喋喋不休地问一些无聊的问题地时候我就是想逃离

今天终于让我找到了可以形容我的感觉的词语:我就仿佛在水下憋着一口气,但是浮不上来快要爆炸地那种感觉——但愿这只是夏天的情绪波动—不过我真的不想坚持下去了,很累

2005年07月02日

一直到15日才能结束,真是可怜,然后也不过休息15天,哎,8月5日又要开始补课

整个学校只剩下我们年段了,整个学校空荡荡的.颇有点苍凉感

今天中青旅的导游给我们讲了去香港要注意的事项了,其实我更加愿意邀几个挚友,带上宝宝去看看舟山的大海,吃吃舟山的海鲜,去别有风情的东极岛,惬意地游玩一翻,去繁华的香港并不怎么有趣,更加可恶的是7.1开始,进出海关要登记物品了,超过5000元的物品就要交税了,看来会影响香港购物的兴致的,不过我对shopping实在是不怎么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