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18日

6月1日这样一个有纪念性的日子我们终于领了结婚证

很多时候在想,我们两个本不存在谁依靠谁的问题

我常常想如果我们在某一个大城市,那里没有我的亲人,也没有她的亲人,我们的婚姻会怎么样?

我会不会去领那本证?是什么维系婚姻?

我知道和一个自小生活背景和文化差异的人结婚,肯定会出现很多价值观的问题

我就很不理解她妈妈几乎每隔一两天的褒电话粥

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也是离家很久,那个时候最多过几个月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如此频繁的电话,让我父母很吃惊,也让我很吃惊

她希望我能劝服我的父母,殊不知我本人对这个事情就很不理解,所以我冷冷地说:观点不同而已,你想打你自己继续好了.

也许这个话刺激了她,她哭着跑出去了,太熟悉的场景了,我早发过誓,我绝对不追甩袖而去的人

该留的总会留,想走的总要走的,勉强是成不了事情的,这点我很明白,也许比起大学里,我成熟了吧

想想当初真幼稚

她走了,我看着球,虽然看不进去,但是我坚持这个姿势,不知道她哪里去了,有点担心,但是既然你选择走,你应该能想到这样的后果,别的不再说了,God bless you!

我不追你,不代表我不在乎你,不追你,是为了日后更好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