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3月21日

SPACE回归遥遥无期,若是让我无声无息似乎也难。

过于自省和自恋的人,容易陷入自我的逻辑混乱,我几乎要放弃分析自己了,lee也说我其实没有问题的,她最不担心的就是我,只是不希望情绪那么消沉,应该更加积极,放弃让自己变灰暗的东西,远离不健康的人和事,就算我能够承受任何后果,但始终是对自己不好。

工作上太多琐事缠身,难免让人产生怠工情绪,真佩服其他人能够精神抖擞的迎接每一天的工作。

事实证明,人们对于那些曾经有过美好时光,后又迫于无奈消失的对方,总是无比挂念,也没有勇气寻回,也不想寻回,理智地认定再也找不回,于是沉溺其中,也许这种思维才是正道吧。反倒是始终在身边停留守候不懂得决绝的人,总是被人轻视怠慢直至也要消失,甚至还要比谁消失得更快更彻底。或许其中有更多的理由和借口,那些消失了的、未消失的、正准备消失的……只是不肯承认某种事实罢了。

我厌恶。

2007年03月19日

算了吧,话不说二遍,好不容易打了一堆字因为啥啥错误全都没了。

Space也不见了,我真不明白为啥要封杀我的。。。

2006年01月28日

Meet a stranger, and get married..

Live a new life…

Best wishes to my family and friends…

I love you!

2005年12月18日

为什么你就一口咬定,我不是那一个。不要问了,多余。

2005年11月09日

就要来临,我决定十二点就去睡觉,谁来信息都不理,直接关机,掩耳盗铃是我的惯用伎俩,屡试不爽啊~~~~还没到晚上,ICE就来问候"明天就知道成绩了哦",吓得我出了一身汗,就回一句"好紧张啊",与其被人吓还不如去吓人,我要发信息去问候那些等待成绩的人,横横!

最近演唱会热潮啊,连很多鲜见的老人家都来凑热闹,MICHAEL BOTON,初中的偶像啊,如果他头发再多点,我会更喜欢他,就因为买了那套精选集两盒卡带,如果不是因为年纪不大就秃顶,喜欢时间大概会长一点,哈哈,很多歌现在都会哼,LEAN ON ME~~~BABY…可是过了两年再听,觉得他巨土无比,那种沙哑的喉咙现在可能更不流行了,现在的人都听RNB,但是最经典的还是WHEN A MAN LOVES A WOMAN,MEG RYAN在酒吧里坐在男主角大腿上调情激吻那个场景的背景音乐,现在都是经典中的经典啊!

前几天还看了许巍的演唱会录象,噱头不多,实力十足,虽然他的歌都是差不多一个调子,典型的许氏风格,哒——–哒–哒–的,但是每首既相似又特别,很难说这是缺点还是优点,怎么说还是很喜欢这位老兄的,还有张楚,可惜张比许好象落魄不少…

还有OASIS也要来HK开唱,真实热闹.

还有超女,音响实在是太烂了,每次娱乐台播出演唱会现场,我就兴奋,兴奋完了就失望,人声跟乐队声音完全脱节,苦了超女和粉丝了!

KAREN MOK, DAVID TAO一场接一场的开,但是我也不知道最想看谁的呢,倒是上次看EASON的惊喜不断,值回票价.

我觉得我应该去做娱乐记者,天生八卦,手机上网不干别的,就去SOHU娱乐频道,最近所有的热点就是一个,FAYE怀孕了…虽说人家结婚生小孩,拍拖分手的,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啊,可就是愿意去关心,"没事儿偷着乐贝"~CCTV-8不知道抽哪门子筋,要播DESPERATE WIVES了,我靠,当年不肯播FRIENDS说是什么太多粗口和性,可是这些绝望的主妇可不是良家妇女啊,看来是CCTV的尺度终于发生点变化了.

最近每天中午11点半都看CCTV-12的心理访谈,挺长知识的,将来教育孩子绝对能用上,哈哈哈哈.

我妈居然玩COLORLINEZ一夜到了1600分,我靠,我最高记录才800多,我不玩了,这是对我智力的否定,不准备再受刺激了,其实连我妈自己都没劲了,这个记录摆在那里,再怎么玩都过不了,自己也没了兴趣,呵呵.

2005年11月05日

一进来自己的blog就是这么几张火辣图片,有点不好意思,哈哈,顶下去比较好。

好几天都在梦里讲英文,辛苦死了,狂郁闷~别人跟我讲的是英文(其实还不是我想的,昏死),我还要回答,什么时候我做梦的时候能发现周围的人讲的特顺,我也回答得特流利呢~~~

醒来之后,习惯性的喜欢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一番,即使非常清醒,可还是闭着眼睛,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悲伤,或者愤怒,很少有想到特别开心的时候(想到开心的东西大概都是晚上睡前),感到最爽的时候,就是觉得自己其实谁也不在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在乎什么,“最后”,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最后”这个词汇都是严重的问题!相互厌倦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啊!太残忍了,这个星球上最可怕的动物就是人,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他们有情感。

继续无聊中………………

2005年11月01日

几年前就看过这些图片,今天nickle再发出来,偶也转到这里共享,真是流鼻血啊。。。

每天按照固定的路线,走访朋友们的blog,然后又从朋友的链接或者留言,转到陌生人的blog,你会发现有人跟你喜欢同样的电影,爱听同样的音乐,做着同样的美梦,有着同样的烦恼,但是ta的文字更华丽,ta的图片更吸引,ta的态度更认真,很多人把blog当成了苦心经营的事业,真是不错的享受,但我没那个能耐去经营了。

人随着年岁的增长,经历了一些人事之后,渐渐真正懂得以前听来的东西是多么准确,虽然当时非常痛恨“时间能解决一切问题”的腔调,觉得那是人们逃避的借口,现在我却明白,对有些人来说那确实是借口,而对我来说,时间只是学习的过程,从来不拒绝任何快乐与伤痛,时间让我明白了一切,而不是让我忘了一切。

偶然链接到一个20岁小姑娘的博客上,那样的文字很像nickle的link上的葵花海,她的名字叫stella,但是她比葵花海更为恬静,更为忧郁。葵花海有着北方孩子独有的率真和直爽,偏执而且张狂。另外,神经病女人stella姐姐非常可爱,很性感,很自信,但是我觉得她也很孤独,要不然不会劳神的拍许多东西看每个人的回帖,又拜访回帖人的博客,就算她的space跟论坛一样热闹,我还是觉得她会觉得寂寞,我喜欢她的狗狗,好漂亮乖巧的狗狗。如果姐姐喜欢,我会经常去留言。我对stella说,jj找个情人吧。stella说我有。嘻嘻。并且她还有很多gay朋友,好羡慕。MSN上,我又跟一个名叫stella的死党说,我要对你好的mp3。哈哈,不管怎样,stella是个好名字。stella设计的衣服就很棒,stella还有一个会唱歌的爸爸。

20岁的stella说,她第一次听陈绮贞是“会不会”,她的ipod里面有陈的所有歌,她还是去买了cheer,她说喜欢绮贞的人原来那么多,但是大家都是那么安静。《旅行的意义》重新编曲的版本更让人感动,你也许真的说出离开的原因,也说不出旅行的意义。

一厢情愿的揣测是最可怕的,我感受着现在的感受,没有人会知道我,也没有人知道你。

我幻想有一架莱卡相机,我带着它走遍了世界各地,我拍下了无数张黑白照片,里面的人们有着相似的表情,不一样的背景。

我幻想有一家斯坦威的钢琴,我的手指在黑白键盘上流淌,我弹肖邦我弹德彪西,还弹自己乱编的jazz变奏。

我幻想我们流落到一座荒岛,那里有最迷人的蓝色天空和海洋,有银白色的沙滩和石头,我什么都没有,只有画笔和油彩,我画下了最最诡异的油画,世人都为之倾倒,那是高更的翻版,虽无高更的狂野却多了细腻和温暖。

2005年10月27日

这里就没人来了,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昨天想起来写了一篇云霄飞车的文章,可惜没有保存,不想再写,中心意思就是:某年我玩过山车,上去的时候并不知道是过山车,还以为是普通的丛林缆车,当越来越高上到最高点后我才开始大叫妈妈,后悔了,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掉,谁知道吓完一轮后,决定再玩一次还要是坐在第一排,于是我就想当时的心情,第一次是害怕所以觉得惊险刺激,第二次不是不怕,而是觉得放开点,甚至是心灰意冷的感觉,竟然一点都觉得恐惧了,一路下来平淡无奇,没有哭着叫妈妈了。

总结下来就是,到底是要害怕的刺激还是要心灰意冷的麻木?还是其他,我不知道!

2005年10月23日

碍于space潮流浩浩荡荡,不得不随波逐流一下,毕竟方便,但还是很喜欢donews,只是暂时离开,以后再杀回来玩儿~~~space上放些无聊轻松的东西,自己消遣~~

my space:

http://spaces.msn.com/members/jeta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