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月 18, 2013

复旦投毒案发生以后,新浪在第一时间公开了犯罪嫌疑人(警方暂时没有公示的嫌疑人)的微博,而后,部分网友到他的微博下面一片谩骂。

这一举动引起了知乎网友的讨论,新浪有这种为了运营需要,在话题板块公开犯罪嫌疑人微博信息的做法,是否合法?是否合理?

无视法律——尽管他可能是摆设

法律角度解析

至于这个举动合不合法,知乎的俞哲简单做了下调查。

《民法通则》第101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

1988年,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中,采取变通的方法,规定对侵害他人隐私权,造成名誉权损害的,认定为侵害名誉权,追究民事责任。其第140条规定:“以书面、口头形式宣扬他人隐私,或者捏造事实公然丑化他人人格,以及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他人名誉,造成一定影响的,应当认定为侵害公民名誉权的行为。” 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中,重申这一原则。该《解答》第七条第三款规定:“对未经他人同意,擅自公布他人的隐私材料或以书面、口头形式宣扬他人隐私,致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按照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这一司法解释继续沿用1988年司法解释的原则,对隐私权仍然采用间接保护的方式。

嫌疑人是公民么?当然,只要他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所以新浪微博此举犯法。嫌疑犯在一定意义上还不是罪犯,就是罪犯也不能如此对待。

新浪微博的动机

那新浪微博为什么要这么做?在知乎的俞哲看来有以下几种情况:

法律对于隐私权不重视。通过上面的材料,不难发现,隐私权是和名誉权相挂钩的。也就是说,对于隐私权的诉讼必须要附着于其他诉讼请求才或许能得到补偿。隐私权就像寄生虫一样不受法律体系的重视。

官司不好打。民法、刑法、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刑事诉讼法、律师法、甚至连执业医师法里都有关于隐私权的原则性的规定,但是不好操作。“无所适从、无法可依。” 就拿这句法律条文:”以书面、口头形式宣扬他人的隐私,或者捏造事实公然丑化他人人格,以及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他人名誉,造成一定影响的,应当认定为侵害公民名誉权的行为。“ 如何判定一定影响?是造成受伤害的人哭了一天?还是绝食一天?还是精神分裂? 掌握别人隐私就一定要加以宣扬?在我看来,当别人掌握我的隐私后,宣扬与否这个选择题是让我最寝食难安的。

环境使然。新闻媒体越来越没节操了。不论证。

用户是上帝,不是素材

显然,从法律上来说,新浪已经越过了界限,但他真正做错的,只是法律的问题吗?

知乎上有一位匿名网友的发言或许代表了我们的意见,这一次,我愿意被代表:

新浪微博从没一天意识到,用户是他们的上帝。

贪污犯、犯罪嫌疑人、“外围女”,对于新浪微博而言,他们首先是一个注册用户,一个选择了他们平台,给予他们信任的用户。

新浪与生俱来的媒体基因,让他们把用户的一切行为当新闻素材用,凡是有新闻价值的,他们一定不会放过,完全不去考虑这样做引发的负面后果。

最开始的微博,大家是敢秀自己生活的,几番由新浪微博官方助推的人肉贪官、人肉妓女之后,把自己的用户赤裸裸地晒给大家看,收获了一些眼球之后,大家都知道发微博要慎重了,用户在嘲笑另外一个用户的时候,他自己不担心这事儿落自己头上么?还是讨论公共话题更安全,于是现在大家都只在微博上骂天气,骂政府,讨论个国际时事,多安全啊。这样的微博,估值不往下掉可能么?

想想,新浪微博还嘲笑过把微博当QQ用的官员呢,他在你这里开个微博,因为他不会用,你引导用户去嘲笑他?你这里只欢迎好人不欢迎坏人么?

就算一个用户是人渣,他也是一个相信你的人渣,你不能这么伤害他。 真的,没见过这么不尊重用户的平台。

这让我想起了两家公司雅虎和 Google 的两个小故事:

Google 在 2010 年决定停止对其中国网站进行自我审查,而后将其中国本土搜索服务的所有搜索请求,自动转往其香港分支,借此脱离中国审查机构的管辖范围。

而 2006 年雅虎将用户私人数据交给中国政府,用于起诉批评中国政府的人士,根据雅虎提供的信息,中国记者师涛因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处10年徒刑。

作者:吴江

Tags: ,,.
11月 21, 2012

文/iDoNews资深作者 张鹏

当今年9月初,微信宣布用户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已经突破2亿的时候,对于腾讯内部,甚至整个中国互联网界,一些微妙的心态变化已经开始发酵。

内在的增长与外部的期待

在腾讯内部,微信显然已经不是增量而是未来腾讯重要的基础土壤。虽然腾讯依托现有的桌面互联网产品网络在可以预期的未来还会保持相当不错的收益,但是桌面互联网的平台期已经近在眼前。事实上,一个逐渐趋平的成长曲线是互联网公司的噩梦,腾讯未来成长线必不可少的斜度,将与微信紧密相关。

而在外部,微信快速崛起和一些平台化的试验,开始引发的外部的“想象力爆棚”。这让时光仿佛回到了 2010 年——那时候,新浪微博如朝阳初起,业界很多嗅觉灵明的力量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个平台的价值,从微博营销到微博开放平台,一个新疆界背后迅速涌动起淘金潮,而新浪微博自身也在这股潮流冲刷下坚信这个产品的无限想像空间,于是各种产品层的“层出不穷”、各种运营层的“快马加鞭”。

新浪微博的前车之鉴

这种内部与外部的“想象力共振”对于一个产品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至少从新浪微博的发展来看是值得探讨的。相对于 Facebook 和 Twitter 这些用户价值远远走在商业价值变现之前的产品,新浪微博几乎在开始进入快车道后就迅速开始“商业化”了。微博营销泛滥和曾出不穷的“微产品”,对其产品用户价值的冲淡以及产品焦点的模糊都有直接影响。其结果是一些外部力量获得了快速收益,但是微博产品本身的用户价值,却没有因为淘金者而获得更大的成长。

当所有人都欢呼阿里巴巴参股新浪微博的时候,有没有人会担心微博这个曾有那么多想像力的产品有可能过早锁定自己商业逻辑?有没有人会叹息太早与太急切的商业化冲动,让一个原本有机会在未来 10 年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产品,封闭了成长空间?

新浪本身门户流量与微博流量的左右手关系,加上其广告模式和收入能力的局限,很可能是造成“过于着急”的深层原因。但对于如今的腾讯来讲,这样的“疑问手”却是有机会避免的。

微信面临的挑战

虽然微信正在进行的平台化尝试和商业化试验如火如荼,但它是不是会迅速成为一个“万能平台”?其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如今,微信在国内已经没有产品上的对手,但其平台化却有一个强大的对手——那就是“用户习惯”。

移动互联网因智能终端而点燃,而智能终端 APP 化的垂直应用和信息获取,已经与触摸和滑动等动作一样成了一种用户习惯。虽然这种习惯并不一定是演进的最终状态,但现在就要挑战这种习惯,在一个应用上构件“万能平台”,解决从社交、沟通、到阅读、检索、再到消费和支付等“无限可能”,其带来的必然是一个产品迅速变重,进而给其他人留下机会和空间。

对于微信来说,一个“用户热爱的工具”比“充满想像力的 I/O 系统”更适合其今天的定位。在沟通工具和社交网络层面微信还有很多需要夯实和不断探索的地方。这样一个少年,过早负载上太多期望和变现的压力,难免会让其从天才滑向平庸,甚至在淘金者们蜂蛹而至收获利益之后,独自面对狼藉的环境与难以恢复的用户价值缩减。

追随用户的脚步

微信必将是腾讯未来的新土壤,就如马化腾等腾讯高层在内部会议上所说的——微信不是增量而是一种迁徙。但也正因为如此,在今天,它需要的恰恰是谨慎小心地寻找用户习惯、用户价值、与自身想象力扩展的微妙平衡点。比如谨慎的引入品牌营销,小心的构建第三方内容推动,把每一步都迈向用户价值而不是自身的价值变现,让用户跟随微信的习惯变化,每一步都是正循环而不是兴奋尝试后的恼怒和抱怨。

一个如 QQ 那样要释放十年价值的产品,越是面对无限可能,就越要约束自己的想像。能做到这一点,腾讯才是更令人敬畏的力量,也必将拥有更了不起的未来。

您正在阅读的是iDoNews业内人说

一天一分钟,业界在听你回声。如果你有更加丰满、个性化的互联网点评视角,欢迎奔跑加入iDoNews业内点评团,私信@沸话小欧 即可。

转载请注明iDoNews资深作者/张鹏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