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6, 2013

_70476558_qrw_6028-20130205

在许多人的心目中,非洲仍然是一个贫穷、落后、充满战乱和疾病的地方,但实际上非洲的经济增长很快。据非洲开发银行的一份新报告,1/3 的非洲国家 GDP 增长率超过 6%。非洲的中产阶级也在快速成长,超过 3.5 亿的非洲人日收入在 2 美元至 20 美元之间。2012 年,非洲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比例已经从 2005 的 51% 下降到 39%。

随着经济的增长,非洲地区的投资环境也在得到改善。手机量的快速增长,互联网的不断普及,教育的逐渐改善,所有这些都说明,变化正在发生。或许正因为如此,大型的科技公司也将目光瞄准了非洲。那么,他们向非洲投资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是真的看好那里的发展前景,还是有其它目的?近日,BBC 记者采访了三家科技公司:IBM、微软和 Salesforce.com。

_70467795_ibm30

今年,IBM 在内罗毕的一家研究院将会投入运作。在接受采访的时候,IBM 非洲研究院的主管 Kamal Bhattacharya 说,这里 80% 的人无法享受金融服务,而且他们缺乏能源、干净水源、良好的卫生和安全的食品。科学和技术能够让人们表达需求,改变自己的未来。

“这就是 IBM 向非洲投入大量资金的原因。首先从肯尼亚开始。我们从全球招来了一些顶尖的人才,分散在各地的非洲人,出生于非洲的人,以及对非洲成长做出贡献的人,我们将所有这些人聚集到这里。我们认为,针对非洲的研究,以及解决非洲重大问题的努力,都必须在非洲这块土地上进行。这就是我们建立机构,做出投资的原因。”

Kamal Bhattacharya 的同事 Uyi Steward 是研究中心的首席科学家。他出生于内罗毕,但后来去了美国,在纽约生活了 10 年。如今,随着研究中心的建立,他和家人都回来了。他说,研究可以在任何地方进行,但是要把创新变成商业化的产品并且改善人们的生活,必须回到本地的生态圈之中。

_70473822_microsoft1

微软则是发起了 4Afika Initiative 计划,重点放在鼓励创新,使人们更容易地获取技术。该计划的负责人 Fernando de Sousa 出生于莫桑比克,在国内战争爆发后,他曾在南非的难民营生活过。

“我们的专注点是年轻人。我们专注于技巧方面。我们专注于小型和中型企业。我们专注于技术的获取”。

在微软的推动下,通过 TV White Space 技术,马赛马拉的边缘村庄连上了互联网。这项计划已经得到政府的肯定,肯尼亚总统去那里考察后表示说,要让那里的 100 万学生用上网络。

Fernado de Sousa 说,微软的目标是促进本地的经济增长。“在证明技术对经济发展的作用时,我们不仅创造了技术消费,更重要的是,创造了知识得以发展的机会,使技术真正能够在非洲建立起来。”

_70467801_qrw_6056-20130206

Salesforce.com 在非洲的投资更倾向于慈善性质。他们在非洲的组织是 Salesfource.com 基金会,其主管 Isabel Kelly 已经加入公司 11 年之久。基金会的第一项计划是向内罗毕贫民窟的一所学校提供帮助。“我们向他们提供了翻新的硬件,支付上网的费用”,Kelly 说。

同时,他们还直接向学生提供资助。有一位家境特别困难的学生,在得到资助后改变了前途,成为肯尼亚真理、正义和和解委员会的律师。

基金会的资金来自大型的 NGO 组织。他们将资金用于培训本地的初创公司,教他们使用 Salesforce 软件。如今,一些本地的企业已经开始使用 Saleforce 的技术进行内部管理。

—————

i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小伙伴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xiaoo.sem@gmail.com。

Tags: ,,,,.
01月 6, 2013

对于任何公司来说,反垄断调查都是一场噩梦。90 年代的一场反垄断调查使微软元气大伤。在一些人看来,这是微软开始走下坡路的开始。这种观点或许言过其实,不过,反垄断调查的打击的确对公司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在这次长达一年半的调查中,Google 是如何应对的?政治游说是否真的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Politico 网站对这次事件的幕后细节进行了深度报道,并认为 Google 的行为体现了硅谷和华盛顿关系的成熟。“科技界对于干扰性的官僚主义一直是不屑一顾的。Google 的行为预示着这个行业更加愿意改变规则而不是和执法者对抗。”

政治游说毫无疑问是重要的手段。不过,那只是 Google 许多应对手段的一种。公司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以争取自己的优势地位。

  • 与“遗产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言论自由倡导者 Eugene Wolokh、前 FTC 员工 David Balto 结盟。这些人可以在公众中传播对反垄断调查的质疑。
  • 董事长施密特与关键的立法者会面。其中的一些人后来发表了对 FTC 不利的言论、信件和声明。(对此,FTC 主席 Leibowitz 说,Google 的游说并没有什么效果)
  • 迅速雇佣了 12 个游说公司,并通过下属的摩托罗拉移动,对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施加影响。
  • 今年 2 月,雇佣了一位共和党人员 Susan Molinari,作为华盛顿团队的主管。她被证明是对施密特在政治上的一个补充。在反垄断调查期间,施密特第二次向奥巴马政府捐款 ,并且和总统的高级助手 Jim Messina 一起出现在竞选总部。
  • 在反垄断调查早期,雇佣了 FTC 在专利方面的高级专家 Suzanne Michel。

这些做法明显起到了效果。反 Google 的公司中一位律师说,“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猜想,FTC 心生惧怕,而且力有不逮。”

知情人士认为,Google 取胜的原因是,它在华盛顿的网络覆盖已经超越了传统的游说群体。FTC 前雇员、高级律师 David Balto 说,“你必须在消费者公共关系机构、学术界的思想领袖和政府中施加影响”。

Google 也设法取得了华盛顿的反垄断精英们的支持,比如雇佣 Seton Hall 大学的教授 Marina Mao 撰写反垄断论文,另外,公司还间接支持了 George Mason 大学的教授 Joshua Wright 的研究。Wright 批评了 FTC 在调查 Google 上的一些行为。

在公共关系组织方面,Google 一直对“计算机和通讯工业协会”(Computer & Communication Industry Association)、TechFreedom、“遗产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等组织捐款。这些组织举办了支持 Google 的活动。

显然,Google 在应对反垄断一事上付出了很大的精力。不过,在反垄断专家看来,Google 能够逃过这一劫,并不全是应对措施起到了效果。如果 FTC 能够在法律方面获得非常可靠的证据,Google 不会这样全身而退。委员会似乎是受到了 Google 关键论点的影响,即竞争者只有一个鼠标点击的距离。

纽约大学竞争法高级教授 Harry First 说,“到最后,我觉得问题在于这是一个复杂的案子。” 他说 Google 在华盛顿的全力应对并不是最有影响力的因素,“如果你是 Google,你会说,‘我手里有好多钱;我要尽全力去做;这应该不会对我不利吧,或许如此。”

Tags: ,,,.
11月 20, 2012

文/iDoNews新锐作者 积木

最近,微软 Windows 部门主管 Steven Sinofsky 离职。虽然具体原因不明,但是从各方面透露出的消息来看,Sinofsky 应该是被上层意愿排挤出去的。虽然许多人认为他是 CEO 的人选,但是他的性格和管理方式一直为人诟病。CNET 网站曾采访过微软的一些高管 ,其中一位高管的话可以看做是一个总结“合作将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关键的事情。”

在 Sinofsky 离职的消息传出之后,微软内部的一些言论也暗示了事情背后的原因。AllthingsD 从微软内部了解到,把 Windows 部门交给其他人的决定,是获得了盖茨支持的。其原因自然还是关键的两个字:“合作”。

非常巧合的是,在 Steven Sinofsky 离职消息之前,苹果公司刚刚开掉了最重要的主管之一 Scott Forstall。对比这两件事情,会发现许多相同之处。两个人都掌握着公司最关键的部门,两个人都曾被认为是 CEO 的可能人选,而两个人离职的原因都是因为”难以相处“。

两大公司先后拿掉最重要的高管,目的就是为了促进各部门间的合作。这是否会对他们的产品线产生怎样的影响?在“后 PC 时代 vs PC+ 时代”的争论中,微软试图通过 Windows 8 打破 PC 和平板界限,而苹果则维护着桌面电脑和平板之间的界限。这种情况是否会出现改变?

从 Back to Mac 发布会,我们可以看出,苹果将许多 iPad 特性带到了 Mac。那么,随着 Scott Forstall 退出 iOS 部门,OS X 和 iOS 是否会最终融合呢?苹果是否也会走微软的道路?毕竟,Scott Forstall 是因为缺乏合作精神离开的,而代替他的正是 Mac 部门的主管 Craig Federighi。

对此,曾在苹果担任过高管的 Jean-Louis Gassee 有着不同的看法。他在卫报发布了一篇文章《苹果能够完成微软 Steven Sinofsky 所开始的东西》。在文章中,他说 Steven Sinofsky 离职的原因不是所谓的“性格问题”,而是他在 Windows 8 上的失败。

Steven Sinofsky 曾经把微软从 Windows Vista 的灾难中拯救了出来,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但是,在他开发下一代 Windows 版本的过程中,iPad 诞生了。当微软意识到 iPad 对自身的威胁之后,他们决定重新思考 Windows 8,使它成为横跨 PC 和平板世界的系统。Sinofsky 接受的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Windows 8 变成了一把瑞士军刀:纸上列出了许多出色的功能,实践中的易用性值得怀疑。另外,还需要把操作系统和神圣不可侵犯(也是下金蛋的鹅) 的 Office 应用移植到 ARM 处理器上,你得到的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使 Sinofsky 成为 Vista 灾难后极为成功的逆转艺术家的同样特征——他对清晰目标的偏执追求——变成了这个重新想象的世界中的负累。他犯错,跌倒,对手看到了他们的机会,亮出了刺刀。即使最有天赋的人,也有一个最迟售出时间。

对于苹果来说,“重新复杂化”的 Windows 是一个奇妙的机会。他们可以利用微软的失误,加快 Windows 用户转向苹果的步伐。OSX 和 iOS 软件归于一人,可以使得 Mac 和 iPad 之间的互通更加容易,但是苹果应该坚持现在的策略:

保持笔记本和平板之间的清晰界限,但是让 iPad 更加为商务人士所爱。与 Surface 这种两头糟糕的混合品相比,iPad 将会胜出。iPad mini 用以内容消费,遍布各处;iPad 用于商业以及其它地方。

苹果能够完成 Sinfosky 所开始的工作。

您正在阅读的是iDoNews业内人说

一天一分钟,业界在听你回声。如果你有更加丰满、个性化的互联网点评视角,欢迎奔跑加入iDoNews业内点评团,私信@沸话小欧 即可。

转载请注明iDoNews新锐作者/积木

Tags: ,,.
09月 17, 2012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