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 6, 2013

对于任何公司来说,反垄断调查都是一场噩梦。90 年代的一场反垄断调查使微软元气大伤。在一些人看来,这是微软开始走下坡路的开始。这种观点或许言过其实,不过,反垄断调查的打击的确对公司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在这次长达一年半的调查中,Google 是如何应对的?政治游说是否真的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Politico 网站对这次事件的幕后细节进行了深度报道,并认为 Google 的行为体现了硅谷和华盛顿关系的成熟。“科技界对于干扰性的官僚主义一直是不屑一顾的。Google 的行为预示着这个行业更加愿意改变规则而不是和执法者对抗。”

政治游说毫无疑问是重要的手段。不过,那只是 Google 许多应对手段的一种。公司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以争取自己的优势地位。

  • 与“遗产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言论自由倡导者 Eugene Wolokh、前 FTC 员工 David Balto 结盟。这些人可以在公众中传播对反垄断调查的质疑。
  • 董事长施密特与关键的立法者会面。其中的一些人后来发表了对 FTC 不利的言论、信件和声明。(对此,FTC 主席 Leibowitz 说,Google 的游说并没有什么效果)
  • 迅速雇佣了 12 个游说公司,并通过下属的摩托罗拉移动,对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施加影响。
  • 今年 2 月,雇佣了一位共和党人员 Susan Molinari,作为华盛顿团队的主管。她被证明是对施密特在政治上的一个补充。在反垄断调查期间,施密特第二次向奥巴马政府捐款 ,并且和总统的高级助手 Jim Messina 一起出现在竞选总部。
  • 在反垄断调查早期,雇佣了 FTC 在专利方面的高级专家 Suzanne Michel。

这些做法明显起到了效果。反 Google 的公司中一位律师说,“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猜想,FTC 心生惧怕,而且力有不逮。”

知情人士认为,Google 取胜的原因是,它在华盛顿的网络覆盖已经超越了传统的游说群体。FTC 前雇员、高级律师 David Balto 说,“你必须在消费者公共关系机构、学术界的思想领袖和政府中施加影响”。

Google 也设法取得了华盛顿的反垄断精英们的支持,比如雇佣 Seton Hall 大学的教授 Marina Mao 撰写反垄断论文,另外,公司还间接支持了 George Mason 大学的教授 Joshua Wright 的研究。Wright 批评了 FTC 在调查 Google 上的一些行为。

在公共关系组织方面,Google 一直对“计算机和通讯工业协会”(Computer & Communication Industry Association)、TechFreedom、“遗产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等组织捐款。这些组织举办了支持 Google 的活动。

显然,Google 在应对反垄断一事上付出了很大的精力。不过,在反垄断专家看来,Google 能够逃过这一劫,并不全是应对措施起到了效果。如果 FTC 能够在法律方面获得非常可靠的证据,Google 不会这样全身而退。委员会似乎是受到了 Google 关键论点的影响,即竞争者只有一个鼠标点击的距离。

纽约大学竞争法高级教授 Harry First 说,“到最后,我觉得问题在于这是一个复杂的案子。” 他说 Google 在华盛顿的全力应对并不是最有影响力的因素,“如果你是 Google,你会说,‘我手里有好多钱;我要尽全力去做;这应该不会对我不利吧,或许如此。”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