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两则新闻很有趣,一篇是《华夏时报》的“于谦祠并无‘迁建’之说 ”,文章全面否定《新京报》的“旧城保护调查”系列。另一篇是《新京报》的“所有人都原谅了他”,说的是中国奥运代表团与中国男篮对姚明“愤怒事件”的回应。

    《华夏》的文章是朋友介绍我看的,其文对《新京报》8月17日的“旧城保护调查”系列报道逐条批驳,全盘否定。朋友惊呼,想不到《新京报》的报道竟会犯如此低级错误。
    《新京报》错了吗?我觉未必。只要看看《华夏》援引的信息来源,再联想一下北京市政建设历史,我们便可以看出《华夏》的引证不当。《华夏》的信息来源为北京市文物局局长梅宁华,梅说“凡是关于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迁建的传闻都是不实的、没有根据的”。以此判断,《华夏》认为于谦祠不会迁建是逻辑正确的。但问题是,文物局说的话在北京城建史中什么时候算过数?回忆告诉我,即便梅宁华说的不是官话,小小的文物局局长在北京市政建设博弈中的发言地位也实在是人微言轻了。以一个没有关键影响力的人的话来否定《新京报》,《华夏》的立论虽然真实,但却虚弱,虚在回避了中国政治的游戏规则。
   
    “做新闻要讲政治”,这是我听《法治在线》主持人崔志刚讲座时记住的一句话。崔说,不懂中国政治,很难看到新闻本质。在我看来,近期关于“司机负全责”新交规的媒体讨论便充分印证了这一点。以北京媒体为例,对新交规的讨论集中在行人与司机的路权矛盾上,仿佛行人与司机完全是对立两面。这可真是关公战秦琼了,行人怎么会与司机有路权矛盾呢?
     以北京宽阔的公路现实来看,行人要想横过公路往往需要步行很远。对于公路这种钢性消费品而言,使用效果的不佳必然会引发使用方式的改变,于是行人开始大量违章。对此,北京政府的第一反应是行人行为约束,即“撞死白撞”。然而,“被撞死”的可能终是无法吓退“行路难”的必然,行人违章依旧,不得已,北京政府转过来约束司机行为,即“司机负全责”。这下司机委屈了,说总不能行人故意在二环路主干道上溜达还让着他吧。于是乎,“以人为本”也好、“权利界定”也罢,讨论双方各执一词,全都冤枉。唯独少有人说,行人、司机其实都是北京不当市政建设的替死鬼,对使用者的行为约束实则是政府作为建设者的卸责。这就是崔说的,“不懂中国政治,很难看到新闻本质”。

    那么如何了解中国政治,如何训练新闻的政治敏感呢?崔的意见是多看报纸,多看电视。我在文章启首处提到《新京报》(8月18日)的“所有人都原谅了他” 就是很好的案例。这篇文章及其配文说,奥运代表团认为姚明发怒完全是“不负责任的有损集体的言论”,是“破环球队团结的分裂行为”,但念在“年轻人犯错是难免的”,所以“所有人都原谅了他”。如此高论,分毫不差地体现了吴思在《潜规则》中提出的“百姓全是冤大头”这一中国政治传统。
    说起中国的政治传统,那可真叫人寒心,泱泱一部中国政治史就是一段责任逐级下卸的历史。皇帝怨大臣不忠,大臣怪小吏奸猾、小吏骂百姓不听管教。看到后来,官都是好官,民全是刁民。以姚明这个冤大头为例,他敢如此口出狂言,必然会引来中国篮协对他本人以及其他篮球远动员的报复。体育口的朋友看着吧,中国篮协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出台一系列球员限制政策,够吃一阵子的。明白了政治,一件事可以拉出一个系列,你说多好!

    可惜事实恰恰相反。
    本人最近买了一个房子,常停电,烧坏了电器。我找消协,消协说,这事归工商局。我找工商局,工商局说,该找北京国土资源局。我找北京国土资源局,国土资源局说具体问题具体负责,你找石景山房屋土地管理局。我又找到石景山房屋土地管理局,它居然让我找物价局。房子停电与物价有关系吗?我抱着万一的希望找物价局,TMD,电话永远打不通。
    走投无路,我找报社头头,哀求他赏我半个版面,曝光政府不作为。头说,兹事体大,再议。话说回到“司机负全责”的讨论上,朋友教训我,“你以为就你聪明,别人都没看出来吗?那是人家不想做。”

    新闻的终极是“不做”,这也是讲政治。

   
    
   


1条评论

  1. 新闻杀手排行榜!

    岁末年初,大宋国各行各业照例要一次盘点式的排行榜,新闻界也不例外,他们搞了一次封杀新闻高手排行榜。根据各参赛选手的权势地位,封杀技巧、力度和效果以及案例精彩程度,得出以下排名:

      

      第十名:武大郎

      

      事迹:在炊饼面中掺吊白块,用泔水油做炊饼馅多年,虽吃坏清河县和阳谷县人民肚子无数,但一直没有被以揭露卖泔水油和吊白块为己任的卧底记者抖出来。

      

      手法:向记者买稿。每有记者来调查,以数倍于报社稿费的价格从记者手中买下稿件。并帮记者当线人,揭露别的炊饼店的黑炊饼。以一个小小的炊饼摊的实力,竟能在大宋国新闻界力度最大的打假新闻重垂之下游刃有余,足见其自保能力和对新闻工作的判断力。

      

      难度:属极易★,其实力至多只能买通县级报聘记者。如遇市级以上的记者,则肯定暴露无疑。

      

      第九名:张大户

      

      事迹:买卖民女潘金莲,犯下拐卖人口罪和强奸未遂罪,并直接导致潘终生痛苦。但此事一直未被以挖男女关系为强项的社会新闻记者挖出来。张也因此不被有关衙门追究。

      

      手法:买通报社部门主任一级领导,许诺只要自己迈过这道坎,房子车子任由领导选。如果领导愿意,干脆将潘金莲许配过来,这样,在家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再大的事情也就一风吹了。众所周知,在大宋国日渐狭窄的可报领域里,对不正当男女关系的揭露和对小富户的曝光打击是硕果仅存的卖点了。而张大户能轻易逃脱曝光,足见其对新闻规律认识的水平。

      

      难度:属较易★,像张大户这种只有钱而没有社会地位,犯的又是追究则大不追究则小的案子,封杀舆论的关注度是关键的。只要民众不哗然,有司衙门也就大可以上下其手,放张大户一条生路。

      

      第八名:泼皮牛二

      

      事迹:牛二长年在东京街头收保护费吃霸王餐,隔三岔五打伤打残商家,但一直未被揭露,有关衙门因没有压力而一直对其行为置之不理。

      

      手法:对记者使用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咬记者指头砸摄像机,让那些没有买保险的记者闻牛爷大名退避犹恐不及。

      

      获奖理由:摸准大宋国新闻界欺软怕硬的特性以及大宋国新闻记者福利缺陷并有效利用之,以达到压制新闻保护自身之目的。

      

      难度:属有一定难度★★,需要一定的勇气和体力。但架不住媒体有时会因为脸面而疯狂反扑,并进行锄恶式的炒作。因此,最难的还是拿捏住火候:既吓住记者,又不成为媒体的除暴活靶。

      

      第七名:西门庆

      

      事迹:西门大官人事迹有二,一是大家都熟知的和潘金莲那档子事。二是西门家的大药店误将砒霜当白糖做成的聪明药在阳谷县各指定学校内吃出人命。此二项韬天大罪,在大宋国媒体上不见一字一句的报道。

      

      手法:第一,与媒体总编一级领导有长久的非同一般的关系;

      第二,与媒体的上级——主管媒体的有关衙门有更长久的比非同一般的关系还非同一般的关系。

      第三,让有关媒体和主管衙门知道,自己与东京的蔡太师有更非同一般的关系。也自然让他们明白,关于西门大官人的事件的报道,与他们的乌纱帽也有更更非同一般的关系。

      

      难度:属较难的★★★,西门大官人无非偏居阳谷一县的土豪,竟能将人命案化于无形,足见其驾双媒体能量之大,手段之高妙。

      能做到这些,必须与方方面面保持长期而坚强的关系,必须要有强的实力和丰厚利润的产业作为支持。阳谷县各学校学生必须消费的“聪明药”赚的钱显然不是落入西门大官人一人口袋,此为其一。除此之外,花重金联络蔡太师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没有蔡太师亲笔给西门大药房书写店名,西门庆的封锁媒体计划是断不可能实现得那样完美的。

      

      第六名:宋江

      

      事迹:宋江与梁山匪帮勾结,坐收黑钱并在事发之时,为掩盖罪行,毁灭证据,竟亲手杀死二奶阎婆惜,犯下死罪。此事在大宋新闻界内部炒得沸沸扬扬,但见诸报端却语焉不详。有的报纸甚至以同情的笔调,报道了宋江杀人的必须性和正义性,以及阎婆惜的死有余辜和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性。有的报道干脆认为阎婆惜的死纯属是她用自己的脖子袭击宋江的刀……

      

      手法:严格说起来,宋押司封锁新闻的手法与西门大官人有些雷同。略有差异的是西门在官人有通天的关系。而宋押司有良好的群众关系,以他及时雨的名头和手上散不尽的银子,自然有一大帮包括讼师、都头、仵作、街坊以及记者兄弟为其活动关节。想要什么证据有什么证据,想不要什么证据,就没有什么证据。打官司都打得赢,媒体自然不会唱反调。于是,故意杀人变成误伤,斩立决变成打二十几下手板心。

      

      难度:此事最重要的是要压制住受害者阎婆惜老娘的喊冤声。招法有三,一是让阎老婆子的喊冤材料变为废纸,不听不问不理不睬。二是许愿给阎老婆子养老金堵嘴。三则是用语焉不详的新闻报道,白纸黑字地把是非黑白颠倒过来。此事的难度级别★★★,属中难型。

      

      第五位:卢俊义

      

      事迹:卢俊义在大宋富豪排行榜上排名首位(此排名不包括皇帝及其亲戚以及衙门七品以上的官员等一大批有钱人士),他靠贩私盐起家,后又与大辽国合资生产马鞍,通过官府发文的形式,垄断了大宋朝包括军用马鞍和民用马鞍的生产;后又投资军火工业,从大金国引进弓箭和霹雳炮。交易额数以亿两白银计,却未向关税部门缴一两碎银。这事发生在律令规定偷税十两就要宰手的大宋国中,不啻是一个重大的奇迹,而更奇的是,大宋国那些今天曝阮小二卖鱼不纳税明天报十字坡酒店虚报包子销量偷税的记者们却对此充耳不闻。

      

      手法:第一,首先与地方衙门的主要领导搞好关系,让卢氏企业成为当地一个形象企业,成为本地区向外展示自己的一个窗口。

      第二,用送干股的形式将衙门的官员绑在卢氏企业的战车上。卢氏企业的利益就是官员的利益。这样,把卢氏企业作为重点保护企业,并给卢俊义挂个名誉四品官之类荣誉也自然就成了衙门老爷们份内的事。

      第三,以大体量的广告,用钱将所有媒体的老总们的头砸晕,让他们明白,冒险揭老底挣起来的发行量与不冒险保护老卢家而得来的效益相差太远,进而让老总们自觉地将卢氏企业的名字,写入大客户保护名单之中。

      

      难度:等级★★★,属较难。但只要有大量的资金流作为支撑,再加之搞个什么黄楼拉拢拉拢各方面的朋友,并且有各种的硬广告软广告体育赛事赞助和各种排行榜富豪传记做支撑,再加之卢氏集团不要涉足皇帝和蔡京高俅等大人垄断的黄金、珠宝和葡萄酒行业,卢氏集团便会安全而稳当地发展下去。

      

      第四位:梁中书

      

      事迹:身为封疆大吏,梁中书在治下大肆搜刮民财,以生辰纲和花石纲的名义,搞得民不聊生。除此之外,梁还大建政绩工程,在山顶上建水坝,给吃不起饭的百姓家送尿不湿。弄得一州百姓怨声载道,苦不堪言。大宋国媒体不仅对此一字不报,反而对其大唱颂歌,将其评为“不漏水”牌卫生巾杯大宋国百姓爱戴的十大官员之一。

      

      手法:主要的招法是“无中生有”和“有中生无”这两招。所谓无中生有,就是指挥手下的幕僚师爷和食客以及急于脱贫的潦倒书生组成舆论制造和控制机构,对治下所发生的新闻进行梳理分类,凡有利于梁中书大人的名声及仕途升迁的新闻,都要进行膨化爆米花式的炒作,保证让它由无到有,由小到大,由大到特大。本地媒体必须保证把最重要的时段和版面留下来报道他老人家。而对上级媒体,则不惜重金买版面和时段,用广告般的方式,树立梁大人文治武攻的形象。

      

      而“有中生无”,则是由上述舆论和控制机构同一批人来完成,只是操作方式相反而已,当然这是针对梁大人治下的农民上访、矿难、豆腐渣工程垮塌之类。梁大人对治下的媒体还做出了专门的制度性规定:凡曝光报道,必须经被曝光者同意,否则不准报道。如有违抗,立即逐出新闻界,并画影通传各媒体,永不准再吃新闻饭。如这样都吓唬不住,干脆给他扣顶卖淫嫖娼的罪名,判上十四年徒刑。这就基本保证了本地媒体除曝光两个门面以下的商家乱倒污水和捡垃圾的外来人偷窨井盖之外,便再无别的负面报道。即或是这样的负面报道,如有上级官员路过此地,也一律坚决禁止。

      本地不报不等于外地不报。大宋国媒体因生存和发展需要,逐步摸索出一套大媒体曝小单位,甲地媒体曝乙地光之类的异地舆论监督招法。但这也难不住梁大人及其慕僚,他们很快依据新闻媒体的运作规律,制定出:一、必须遵守媒体管辖权的纪律,严禁接待外地媒体采访。二、以拖字决处理上级媒体的记者,让他们像皮球一样在各个部门滚来滚去,最终因旅差费超标而被报社召回。此外,还有最见效的第三招,即封锁一切消息来源,一旦本地发生负面新闻,城门紧关,邮路堵死,连风筝也不许放,以保证消息不扩散不恶化。

      以上几招基本上已能将负面报道控于掌股之中,如若还有万分之一的纰漏,又被万分之一的万分之一的机会被上级媒体报道了出来,则梁大人还有最后一招,就是以缴报纸关闭电视切断互联网,让外面热闹去吧!如有可能,则是找到这些上级媒体的上级,让他们下令报社出一条与前一条新闻完全相反的报道,发表声明,称前次报道不属实是假新闻云云,这在大宋国的新闻界被称之为“捞回来”。

      

      难度:此招难度指数★★★★,已属很难。必须有较强的行政力和财力做支撑。若无倾全州人力物力之控制权,决不可以尝试。

      

      第三位:高衙内

      

      事迹:高衙内的主要事迹有以下两条:一,在其垄断的东京城市改造拆迁中,使用或威胁使用黑社会手段,对被拆迁户进行巧取豪夺,将一大批中产和小资产者变为赤贫。二,则是意图强奸禁军高级将领林冲的妻子,并使其家破人亡,成为梁山叛军头领。媒体对其行为噤若寒蝉。

      

      手法:因为衙内是太尉高俅的儿子,因此,控制司法和舆论根本不用什么手法。所谓大音希声,高境界的手法就是没有手法!

      

      难度:★★★★,找一个善于升官又疼爱儿子的父亲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第二位:高俅、蔡京(并列)

      

      事迹:高俅祸国殃民,蔡京私通辽国,出卖国家利益。二人事迹不分伯仲,故委曲并列。

      

      手法:只要拥有控制媒体自身的生存权以及所有媒体管理者头上的乌纱和乌纱下的头的生存权,一切就变得比想象简单。每位传媒人头脑中因此便有了两根决不能碰的高压线。

      

      难度:★★★★,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不是人人可得的。

      

      第一名:保密

      

      事迹:保密

      

      手法:保密

      

      难度:保密

      

      (以上保级别均为天字第一号特级)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