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何力讲座的事。

讲座开始之前,何力与下面的人扯闲篇,说最近他们报社想尝试编辑坐班制,结果遭到群体性反抗,只差没上街游行了。

不过,何力关心的不是坐不坐班,而是在反对坐班制的人中,越是平时工作努力的,越是在情感上最反对坐班制的。何力问下面的人,这是为什么?

何力的这个问题算说到我心坎上了,我就是一个自认工作努力但很不喜欢坐班的人。

不坐班理由一,北京的交通成本太高了。账面花多少钱其实是小事,要命的是拥挤的交通。据某网站调查,北京普通员工上下班一次就要花掉三个小时的时间,这三个小时做点什么不好。还不要说一路被挤,心情浮躁,严重影响工作情绪。

以我现在的工作习惯。早上六点起床,按照自己的节奏吃点东西。六点半,趁着早上头脑清醒,把头天晚上写得东西打开看看,修改修改。写到八点左右,休息半小时,同时捋一下今天要做的事。八点半到九点,这是人们开始上班的时间了,我开始一边打电话约采访,一边准备采访资料。有采访了就去采访,没采访的时候就间或的看看书,给脑子补充一些营养。

在我看来,不爱坐班与工作努力可能存在一个非一一对应的联动关系。工作努力的人都是注重效率的人,他们有很强的自我管理能力,以分钟做为时间的计算单位,所以他们无法忍受行如自杀一样的交通成本。而工作不努力的人,他们的时间是以小时(甚至天)为单位,根本不把浪费在车上与办公室聊天上的时间看作浪费,所以要不要坐班对他们无所谓。

在家工作另一大的好处是能中午小憩一下,半小时,整个下午头脑清醒。而坐班的时候,我基本上下午是做不了事的,因为脑子太昏昏沉沉。 

理由二,好编辑都是要思考的。估计一个有点追求的编辑都希望让从自己手底下出来的文章有那么一点看头,能对得起自己,对的起观众。而坐班这事,一屋子人杂七杂八的在一起,聊天的,搞笑的,打情骂俏的,打电话的……,想写点东西就没个耳根清静的时候。更要命的是,我曾经服务的一个地方,居然让广告部与编辑部的人在一起办公。广告部那边的电话是此起彼伏,好好的一个想法总要被那要命的电话铃时摧残的七零八落。

如果有哪位看到我写的这个东西,又恰好是在媒体里有点发言权的。呼吁一下吧,除了日报因流程所需,其他媒体别坐班了,一个星期选两天碰头,其他在家工作,足以了。


2条评论

  1. 不支持坐班。坐班和坐牢差不多。坐班令人产生逆反心理。坐班效率低下。坐班成本很大。坐班常为消磨时光的坐。等等……

  2. 金宏伟,认识一下,怎么联系你?麻烦给我个email:fangjun(at)eeo.com.cn

    方军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