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的真相是什么?并不是简单!


  唐•诺曼过着双重生活:理论的和实践的。作为美国权威的认知心理学家,他在美国西北大学计算机系、心理学系和认知科学系任教,并担任不列颠百科全书的编辑顾问和伊利诺伊理工大学设计学院理事,他研究、讲授和撰写着科技与人类的关系。在实践生活中,他又是尼尔森•诺曼设计咨询公司的创始人,并在包括苹果、HP在内的众多公司的研发部门任职,帮助它们开发既感人又符合理性的产品。
  BusinessWeek称他为“任性的洞察者”。他为设计工业引入了独特的社会和情感关怀,这一努力集中体现在他的名著《情感设计》(Emotional Design)中。该书已在全球以9种语言出版,它标志着诺曼教授的关怀开始从产品的易用性迈向更高的层次——情感和美学,而从始至终,对用户与日常生活的关注都是他研究的基石。
  2006年伊始,以本刊对创新和设计思维不遗余力的宣扬和中国公司对“从制造到创造”的逐渐领悟为背景,我们荣幸邀请到唐•诺曼教授在本刊开设“设计思维”专栏,与读者分享他“任性的洞察”。
——编者按

  我很喜欢google,这确实是一个很棒的搜索引擎。但是听了太多对它“简单精致”界面的溢美之辞,我已经对此感到恶心和厌倦了。其实所有的搜索引擎都有那么干净精致的界面:把你要搜索的关键词输入搜索框,按一下“enter”键。
  人们马上会跳起来反对我:“但是Google的搜索页面非常空,非常干净简洁,没有被塞进成堆的其他东西。”人们经常这么评价。没错,但这只是因为:在Google的页面上,你只做一件事情:搜索。
  如果一个系统只有单一功能的话,每个人都能做出这样一个简单干净的界面。但是如果你想使用Google提供的许多其他服务,对不起,那就麻烦了。首先你得知道如何找到它们,然后,你得在那许多服务中挑出你想用的那一个,最后,你得知道该怎么使用这项服务。所有这些服务都不在Google的主页上,而是隐藏在其他神秘的地方。即使是非常简单的工作也需要另外一些点击和操作——如果你能记得该怎么操作的话。
  为什么雅虎和MSN要有看起来这么复杂的页面呢?因为他们的系统使用起来更简单。不是因为它们复杂,而是因为它们通过在主页上分类(比如新闻,搜索,或者是其它服务),以此来简化用户的工作。雅虎甚至有一个非常棒的个性化界面,你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定制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
  仔细观察一下Google的首页。想要查地图吗?你需要点击一次页面才能看到那个选择按钮,然后再点击一次,才能到达地图搜索的页面。想要用学术搜索来找一些参考资料吗?嗯,应该选择“高级搜索”或是“更多搜索”?博客搜索怎么样呢?为什么Google Maps要和Google Earth分开呢?(哦,这是因为他们是购买自不同的公司。是的,但是作为一个用户,我为什么要去关心这些?)
  以上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你点击“更多”那个按钮来获得,点击之后你得到一个有29种选择的界面,那里有另外一些链接,比如“关于Google”、“帮助中心”(如果Google真的如此简单,为什么还会有人需要帮助呢?)、“下载”,还有一个特别的部分——“网页搜索功能”,这其中又有24个网页功能链接,一个是搜索图书的工具条,还有其他23个文本描述——告诉你如何改进搜索功能,并提供一整套元语言指令。
  这样看来,Google简单吗?不,那只是表面现象。它用主页上那个简单的搜索框隐藏了所有的复杂性。它最主要的不同之处在于,如果你想做简单搜索之外的事情时,在其他的搜索引擎上你可以从它们的主页开始,而Google却让你通过它主页之下其他更复杂的界面来实现。为什么不把这些都结合在一起呢?Google为什么不能是一个统一的应用呢?为什么它有那么多奇怪的,看起来互不关联的服务呢?
  很久以前,准确地说是在1968年,一个叫梅尔文•康威(Melvin Conway)的人这样写道:“一个设计机构常常不自觉地设计出反映自身组织结构的产品。”确实如此:我能从许多公司的产品中看到这一点。但是Google除外,这个产品似乎没有任何组织结构。(文/《环球企业家》□ 出自:2006年01月 总第118期)


2条评论

  1. 喜欢就是坚持不懈

  2. 大音稀声,大象无形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