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30日

说起来,我应该算是敏思最早的用户之一。只是可惜,我最早的那个账号不知道为什么就不能用了,给敏思的技术写信,也没有得到回答。

考虑到敏思上能够收藏一些偏时政的资料(可能是因为本人学历史,对收集资料有些超乎常人的热情),我后来又用实名注册了一个用户。可惜好景不长,敏思忽然变得很慢,经常打不开。久而久之,我便不再使用敏思了,直到它关门。

这次敏思关门,说是因为资金问题。有人声援,有人棒喝。

我本人倒没有那么鲜明的立场。我觉得,对于这件事,不妨从两个角度来看待。一、敏思是个生意;二、敏思只是兴趣。

如果敏思的始创人员把敏思当成一个生意。那至少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敏思是失败的——它没弄明白什么是“免费服务”。从市场学的逻辑来讲,“免费服务”只是“市场行为”的一个概念子集。所以,“免费服务”的准确言语表达应该是“尊重市场通例前提下的一种免费的市场服务”。这是也是为什么世界上无论哪一个国家的法律,都把“市场行为的免费服务”只看作是一种促销手段的原因。而正是由于法律只把“免费服务”只看成促销手段,所以,商家提供免费服务的风险更大——既要免费又要保证被市场广泛接受的服务标准。而敏思显然没有做到这一点。一个不好用的敏思,或者说一个没有达到市场广泛接受的服务标准的敏思,如果是生意,那结果一定是失败。

当然,很多敏思的忠实用户并不愿意只把敏思当成一个生意,而是把它当成一个志同道合的兴趣、或者事业。然而可惜的是,如果把敏思比作事业,那敏思的行为更是失败。因为,事业的逻辑起点是参与者的意思自治。一个人可以作为旗手揭竿而起,也可以意趣阑珊而甩手退出,但绝不能认为这件事是自己挑头的,所以自己也就有权利决定它的死亡。这就像梁山聚义。自林冲杀了白面书生之后,梁山成了一种事业的象征。而林冲也没有认为,既然自己杀了原来的头领,那自己就理所当然地应该继任——林冲让贤了。这才是一种“事业”的做法。

反观敏思。如果敏思是一场事业,那他的结局应该是:创始人不愿打理它了,便放开管理权限,让有意愿继承事业的人继续把敏思做下去,直到敏思自然死亡。而绝不是因为自己没钱了就要关闭站点。没钱了就关闭站点,或者没钱了就把站点给卖了的行为是什么?是宋江的被招安。难道有人会认为宋江时代的梁山是一种事业吗?至少我不那么想,我只把宋江时代的梁山看作是一个功利的政治参与者。而因为没钱就关闭站点的敏思也只是一场不成功的生意。

驴友可能都知道一个叫“绿野”的网上论坛。早期的创始人很多都已经退出了,可“绿野”还在。后继的掌门人在是否商业化的问题上发生了异议,于是“绿野”分成立了两个站点:lvye.org和lvye.info,公益与商业并存,任凭用户选择。我觉得,这才是一种兴趣或事业的做法。

麦田最近写了《敏思、生意、大生意》(http://maitian.blog.techweb.com.cn/archives/2006/200672815543.shtml),我个人很喜欢,也推荐各位到那里去看看,尤其是我那些准备或正在创业的朋友们看看。里面说了很多很有启发性的东西,对现在的很多网站都有影射意义。

附录:

2006-7-28 15:54:00
敏思、生意、大生意 (评论也精彩,请看原出处)

(一)敏思

敏思博客可能面临关门的事情,我和很多网友的看法不太一样。几年前,我自己和几个朋友搞过一个叫“读书生活”的论坛,在那里我起的作用,类似敏思网站的“老探戈”。经过很多变故,“读书生活”论坛虽然现在还在,但我已经不去了。而正是因为那些变故,使得我对敏思关门有点不同看法:

 

我认为每一个做网站的人,在开站之前就应该想清楚,要承担对用户的责任――为用户提供永续、稳定的服务。不是想做网站就凭自己的兴趣做,忽悠过来用户,网站顺利的时候,似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用户只是“客户”;网站不顺利了,就又想到了“用户”,打“悲情”牌。做事情不能这样,两面都沾便宜。

 

所以敏思关站,首先敏思的所有者应该深为愧疚,而且他们最对不起的就是类似“老探戈”这样的“免费打工”的网友。说到这里,我发自内心地非常赞同keso最近一篇文章说的:“谁比谁傻多少,始终把用户当免费打工仔的人,终将被用户抛弃”――敏思站方可能自认为自己不是这样做站,但事情的本质就是如此。

 

这篇blog写到这里,我估计“老探戈”要是看到了,可能他会第一个不满意。因为在他的心中,他是认为自己就是敏思的“船长”之一。但其实不是的,敏思现在是没做起来,如果做起来了,除了股东拥有敏思,别人其实压根没什么份。而就我目前所看敏思站长王剑呼吁“抢救敏思”的报道,很显然,王剑认为敏思是他的站。“网站运营资金的唯一来源是站长王剑。从成立到现在,王剑前后共投入了150多万元。这几位网站的维护者,凭着热情投入了数不清的时间和精力,这种辛苦从没有过金钱回报。王剑说,对于他们,他负有道德责任”――王剑对老探戈等人只负有“道德”责任,并不负有股东责任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老探戈“义务”了三年,“真正休息的日子不超过10天”;而王剑只是替老探戈值了几天班,稍微感受了老探戈之累,就决定关站了,完了还抛过来“负有道德责任”几个字――这6个字,相比老探戈将近1000天的“免费打工”,难道不是太轻飘飘了吗?

 

输了,是愿赌服输;赢了,估计也没有你什么事儿――敏思关站的所谓“悲情”,对“老探戈”这样用心的网友,是不是显得太残酷?!

 

 

(二)生意

我刚才说了,类似“老探戈”的故事,我自己亲身经历过。虽然具体细节有不同,但本质是一样的。而我触目所及,网络上已经发生了太多类似的“故事”,而这所有的故事都触及一个核心提问:为什么一些热心网友的心血会白费?

 

这是互联网特有的现象,是一种关于“免费”的“光晕效应”。在传统行业,你能想像有人象老探戈那样义务加班3年吗?估计再铁的哥们,也不会答应吧?但互联网由于一诞生就带着“免费/分享”的理想主义光环,所以迷惑了很多人,尤其是上个世纪末开始上网的早期上网者。(也就是目前互联网上最有价值的用户)。简单而言,即他们首先被“互联网免费”误导,然后做了第2件错误的事情:免费为网站打工。

 

互联网其实从来不是免费的。早期互联网“免费”的理想主义光环,其实是建立在四个事实基础上:1,互联网能免费,是在于它是一个新的工具,占了个大便宜,能将传统产业中已经付费的那部分资产,几乎无成本地网络化――典型的例子是新浪和网上的免费书库;2,互联网能免费,是在于有太多压根就不值得付费的信息――典型的例子是各种帖子,文章;3,互联网能免费,是在于其提供的服务本来就是免费的――比如你去商场买东西,不会收你的门票吧?所以你访问当当、淘宝、亚马逊也就是免费的。4,极少数“好人”免费为大家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和服务。

 

当第一部分越来越少之后,即传统产业能上网的东西都上网了,或者传统行业越来越“聪明”之后,互联网其实越来越回到它作为一项产业的本身:互联网是商业的。

 

 

“商业”绝对不是最美好的事务。但是,“商业”是人类社会所能想像和设计出来的,最有效率的资源组织方式――它不完美,但最有效。因此,本来,商业也会同样促进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就如同很多年前,商业促进了机器化大生产。但由于我们所处的历史时期,上述“互联网免费”的光晕,使得很多人似乎内心深处“抵制”互联网商业。于是他们就做出第2个错误决定:免费为网站打工。

 

所有免费为网站打工的朋友,其实和蒸汽机刚发明时的英国矿井童工一样:正是因为你们“不要”回报,所以你们应得的回报就被“聪明人”掠夺了。

 

何必呢?何苦呢?

 

真正对用户的尊重,就是用“商业”的方式对待用户--千万不要和我谈人生,谈理想,谈钱就够了。

 

 

(三)大生意

说到生意,Keso今天的博客“互联网的小本生意”,我就不是很赞同了。事实上,我认为keso“萝卜炖牛腩”,包括他举例的刘韧“卖香烟”,恰恰不适合互联网商业,而只适合传统商业

 

这是因为互联网商业有一个重要的特点:交易成本被互联网变低,使得互联网商业更趋向于马太效应的“正反馈”,更垄断。不要认为现在web2.0了,说互联网“注意力经济”就落伍了。不是这样的。只要发生在互联网的经济,都是“注意力经济”,品牌的力量,一定要做业界前3,否则就会被淘汰。

 

关于上述交易成本和互联网注意力经济的关系,我举一个例子:假如我也要买香烟,家门口一家店,远的超市一家店,便宜一点,我肯定要在家门口买,因为我去“超市”的话,总的成本大于两店香烟的差价――但现在放在互联网,类似的比喻应该是:两家商店的香烟同样存在差价,但是我的交易成本都是“点一下鼠标”。因此,在互联网经济中,“家门口”和“远地方”是没有比较优势的,双方只能打价格优势,这就逼迫得“家门口”必须做大,成为最大的香烟交易商,才能拿到最低的价格。

 

在互联网上,“做大”不完全是因为贪婪,恰恰是为了生存。小本生意在互联网上,只可能落回敏思的结局:自己也没发展起来,用户的心血也白费。

 

那么为什么有些网站看起来就是小本生意,而且好像现在还不错呢?――这是因为他们还处于一个相对缺乏竞争的“窗口期”。但这个时期终究是会关闭的,你要么做大,要么消失,要么卖给大的。大家认为非常web2.0flickr,不就是如此吗?!

 

所以不能因为web2.0存在用户部分的“去中心化”,就否定商业的本质。所有的商业都在趋向“中心化”――借用这篇文章说出,但其实是我最近自我反思的结论:web2.0不是“去中心化”,而是在用户获得更多“力量”的情况下,重新构建中心化,而且是更强力的中心化(即更加垄断)。(我的上一个结论是:博客即媒体

 

至于keso引用的“为什么小的将胜出”。我认为这是一个误导。其实应该是:为什么新的将胜出――互联网做小本生意绝对没有出路,但创新才是出路。小公司只有创新,然后一定要成长为大公司或被大公司收购,才是生存之道。

2006年07月28日

提倡科学争论(代序)

——赵南起

  我国的水资源问题,确实是个大问题。水是不可替代的生命之源、生存资源。

  中国是个贫水国。人均水量仅为世界人均水量的1/4,世界排名第121位,被联合国列为世界上最贫水的13个国家之一。老天爷的厚此薄彼在造成我国整体上水资源匮乏的同时,更使中国北方严重缺水,这种状况已经制约了国民经济的发展,造成了生态环境的严重恶化。沙尘暴愈演愈烈,沙化速度相当惊人,致使我国荒漠化面积已占国土面积的27.9%、沙化面积占18%。新疆的胡杨林大片干枯,罗布泊成了沙海中的凹地,“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内蒙古草原,不少地方如今成了“抓把黄沙飞天下”的浩瀚沙海。这样发展下去,我们的子孙后代如何生存?

  如何摆脱中国北方的水危机?怎样解决中华民族缺水这个心腹之患?

  民间水利专家郭开提出的南水北调“大西线引水方案”,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启发和希望。大致设想:引雅鲁藏布江水,串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过阿坝分水岭入黄河,简称雅黄工程。计划年引水2000亿立方米,相当于4条黄河水量。经青海湖调蓄,自流入新疆、甘肃、宁夏、内蒙古;经岱海调蓄,自流入东北及晋、冀、京、津等;通过给黄河补液,满足陕、豫、鲁等地的需求。

  这个计划倘若得以实现,不仅可以从根本上缓解我国北方的缺水问题,还会在改造沙漠、扩大耕地、增加电力、创造就业岗位等诸多方面带来诸多好处。

  80多岁的老部长周子健从人民日报《内部参阅》上看到了郭开的“大西线引水方案”,他向党中央写了封荐举信,引起了党和国家领导同志的高度重视。

  1998年4月25日,江泽民就此信作出重要批示。批示指出:我国水的资源大为短缺,必须引起全党十分重视。解决北方缺水问题,已有若干方案,现又接到子健同志来信并所附的人民日报《内部参阅》上郭开写的《关于大西线调水工程》一文。批示强调,对南水北调方案,“必须从长计议,全面考虑,科学选比,周密计划”。

  但是,对于郭开大西线调水方案,在专家队伍里却存在不同反响,在职能部门也没有引起重视。支持者,评价很高。反对者,为数不少。

  反对意见主要观点是:“西藏没那么多水可引”,“自流入黄河不可能”,“施工难度大”,“天方夜谭”,“没讨论的必要”。这些反对意见,有些显然缺乏根据。比如自流问题,源头朔玛滩水库海拔3588米,引水渠入黄河处3410米,千把公里流程,落差170多米,怎么不能自流呢?关键的关键是,用爆破方法堆石垒坝可不可行?长距离的隧洞能否打通,技术上有没有问题?你没有调查验证就给人家否了,不是科学态度。科学嘛,应提倡争论,重在调查。从某种意义上说,支持科学,其实就是支持论证。

  在中央领导同志的过问下,一支由爆破、隧道、水利、地质、气象、建筑等方面的11名专家,加上中央电视台记者,组成了“大西线南水北调考察队”,进行了1个多月的实地考察。他们从雅鲁藏布江的调水源头朔玛滩开始,沿着“大西线”,一直到与黄河交汇处,沿途重点考察了水资源状况、引水路线和相应工程等,并以沿线江河的水文资料、地理特点为依据进行分析论证,结果表明,郭开的“大西线引水方案”是可行的,引水量也是可靠的。通过实地考察,大家的意见形成了统一共识,就连开始时持怀疑态度的专家,也都表示赞成和支持。

  2000年10月,我在政协礼堂听取了考察队的汇报。考察队长何广沂是爆破专家,有“爆破大王”之称。他在汇报会上说,整个工程的大坝现场他都看了,坝址选择得相当好,两岸壁立千丈,搞堆石坝很容易。隧道专家的名字我忘了,他也在会上说,大西线关键地段石质好,打隧洞有把握。

  听取了专家考察队的详细汇报后,我心里有底了,曾向江泽民同志当面汇报说:“大西线调水工程,我们这代人不做,下一代也要做,总有一天会有人去做的。”

  我觉得,对这样一个工程浩大的调水方案,有不同看法甚至反对,是正常的,也是好事,但不能过早地否定或肯定。应通过实地勘察,反复论证,选比择优。遗憾的是,有关部门没有经过对比论证,就轻易进行否定,这是不正常的。正因为如此,我和阴法唐同志在党的“十六大”前夕联名向中央写报告,建议成立由多部门、多方面专家参加的班子,对“大西线”进行现地勘察,综合分析,全面论证,择优选取,供中央决策。

  值得一提的是,郭开的治水方案诞生至今,虽然仍处于民间论证阶段,但却得到了许多热心者的支持。其中,包括一批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专家学者,也有不少在西藏、四川、青海工作和战斗过的地方干部和军队领导。他们不仅关心支持“大西线调水”,而且希望早日看到结果。还有不少像郭开这样热心的同志,他们没有任何报酬,没人为他们评功摆好,凭着一颗爱国之心,或东奔西走,呼唤社会;或实地考察,精心论证;或慷慨解囊,捐资尽力。吃辛吃苦还要吃气,这就是“大西线”奠基者的可贵精神和高尚风格。我从内心里为他们而感动!

《西藏之水救中国》作者访谈
 

  你为“大西线”写本书,可能会引起进一步争论,这当然是好事,希望本书能客观反映情况,综合各方意见,集思广益,敞开言路,为解决我国水资源危机做出贡献。
问:你是部队作家,怎么对“水”产生了兴趣?

  答:八个字:缺水形势,忧患意识。中国人均水量仅为世界人均水量的1/4,世界排名第121位。中国北方缺水,但西藏水多,西藏东南部有相当于12条黄河的水量白白外流,造成下游地区泛滥成灾。面对这样的现实和矛盾,我介入水事,就是为了唤起警觉,宏扬良策,为解决我国的水危机尽到一个作家的职责和义务。

  问:请谈谈《西藏之水救中国》的成书过程好吗?

  答:有个认识和发展的漫长过程。17年前,郭开等人引黄济京的治水思路刚刚形成初步体系,发起人之一的韩守文给我打电话,希望我在报刋上宣传宣传。于是就认识了郭开等一大群“运河迷”、“引水狂”。听了他们的介绍,我立刻为他们的积极性所感染,但里面涉及的科学问题,我不懂,不好肯定或否定,于是从那时候起,专家学者的每一次规模较大的实地考察,我都跟随行动。为着这样一本大书,我还学习了世界各国的西部开发史,世界水利大国引水史和中国古代的水经春秋,为成书做了大量准备工作。1998年5月,中央领导对郭开的大西线引水工程作了批示,进一步坚定了我的成书决心。

  问:你在后记中说,你是用生命写作的,读完全书,的确有这样的感受。请你谈谈,你为什么舍得花这么大精力?

  答:一是题材重大,效益多多,涉及民族生存和国家命运,即便拿出毕生精力完成它也值得;二是科学性强,加上地域辽阔,要使它深入浅出地跃然纸上,让广大读者一看就懂,不下苦功夫不行;三是没有人为这本书拨款、出资,我不用心写,不注以丰富知识、形象描述和极大热忱,就不能引起社会关注。

  问:这本书有哪些突破?

  答:一是题材上的突破。人们常见的报告文学是事情完成了,或者进入重要阶段,写成文章,向世人宣传。这本书不同:国家尚未立项,工程尚未上马,书出版了。这是前瞻性报告文学的特点。二是传统观念上的突破。传统观念认为:龙宫在江河湖海的深渊,而本书认为中国的龙宫在高高的冰山上,明确了中国顶级水塔的妙址和储量。同时还指出水资源的价值,不光是数量、质量,还有居高和势能,要“高水高用、中水中用、低水低用”。

  问:请用简要语言概括一下这一宏伟方案的效益。

  答:简言之:2000亿立方的水,中国北方多出4条黄河,水进沙退,扩大几十亿亩绿地、草场和耕地。罗布泊、艾丁湖等均成泽国,沙尘暴有了克星。电力翻番再翻番。好几亿人喝上清洁水。驯化长江,保护三峡。根治黄河,“悬河”消失,永不泛滥。十大江河连网,摆脱水旱灾难……

  问:这个方案何时才能正式上马?

  答:我在《结语》中引用了鲁迅先生的话:宛如地上的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赵南起将军在向中央领导汇报时说过的那句话:“大西线调水工程,我们这代人不做,下一代也要做,总有一天会有人去做的。” 张旻茜

2006年07月27日

 

(绝对的标准的媒体范文,希望各位同事多多学习)

来源:大河网

 
 一双旅游鞋,一双被粘合过多次的“双星牌”旅游鞋,有谁会想到它来自温总理的足下,有谁能想到它伴随着我们拥有十三亿人口的国家总理已多少年了。

  2006年7月15日上午,专机降落在洛阳机场,温总理走下玄梯,开始了他在河南的视察。在省委书记和省长的陪同下,温总理脚穿旅游鞋走在孟津县送庄镇的土地上,他来到了清河新村,向一家家农户走去,按照预先安排,总理下午还要到偃师县的李庄村察看乡村道路、沼气工程、乡村建设并看望那里的农民。

 

  中午时分,总理身边的工作人员拿着一双旅游鞋说:“它开胶了,请帮助修一下”,望着这双鞋,它是那么的熟悉,记得两年前总理来豫时它曾被修过,望着它,不由得使人浮想联翩……

  它坏了,它被泥水与汗水浸开了胶;它又被修好了,它在修鞋师傅的手中再次恢复了原貌。那纯白略带黑条纹的双星牌旅游鞋,陪伴着我们的温总理,走过了全国三十个省市,走过了全国数千个县(市),从工厂到农村,从乡村中小学、医疗站到城镇居民社区,从水利工地到田间地头,从抗洪抢险第一线到受灾群众的帐篷……在河南,那无数个曾经下岗如今已获得再就业安排的工人,簇拥着总理,欢呼着总理的到来,把心中充盈已久的情感迸发成“总理好!”“温总理好!”的声声问候、殷殷祝愿;那劳作于农田、养殖于家中的农民,惊异于总理来到了自己身边,在兴奋和激动之余,如梦如幻般地喃喃自语:“哎呀!没想到我能和总理平起平坐!”质朴的工人、农民在生产一线直面总理那和蔼的面容,平易的身影,与总理亲切交谈,回答着温总理关切的询问,他们喜悦着、幸福着、感叹着……群众的安慰冷暖时刻都装在总理心间。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着五千年的中华文明,中原的酷暑与寒冬,记录着温总理视察的历程,数千名聆听过总理讲话的干部,在领悟着总理谆谆教诲的同时,感受着总理对人民的真情。

  就在黄河南岸这片土地上,温总理用简明而恳切的语言阐述着贯彻科学发展观的深远意义,总理重申要加强和改进宏观调控,坚持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和平稳协调发展经济的指示。总理关心保护农民的利益,提出抓好“三农”工作,促进农村综合改革,推进新农村建设;总理关心民生,提出要统筹城乡就业问题;总理要求各级领导干部,既要看到局部,更要看到全局;既要看到现实,更要看到远景。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要有忧患意识,“思所以危则安,思所以乱则治”。总理语重心长地告诫:作为一个家庭,尚要为子女后代着想,更何况一个民族呢!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都要为子孙后代考虑……总理的讲话掷地有声,总理的讲话教育和感动着在场的群众,总理的讲话使干部群众深明了贯彻科学发展观的大义,懂得了在快速发展的经济运行需要保持一定的冷静。

  这是一双旅游鞋,这是一双被粘合过多次的双星牌旅游鞋,它承载着温总理那不知疲倦的身躯,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它承载着温总理那颗赤子之心,把党和政府的关爱亲手献给人民,它承载着一个伟大的胸怀,那里汹涌着国家与民族的血脉。

  这是一双普通的鞋,是一双再普通不过的旅游鞋,它把平凡与伟大连结,它把崇高与百姓连结.

 

 

附录:

再说几句题外话。

昨天我刚刚发过感慨(现实一种:父亲因上户口不顺利摔死新生儿 ),为什么当年那么聪明的同学,一成为公仆就变得那么无知。

结果,今天又看到一个更无知的。

据新京报报道,北京通州的城市规划出台了,要媲美浦东,划出7大功能区。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通州将成为又一个卧城。

似乎目前的城市设计,已经不流行什么功能区了。主要原因就是,这种功能区虽然在沙盘上好看,但落成现实,就会导致某时间段的单向人流。如现在的北京,经常是一边堵死,一边没车。

为什么?为什么已经被人研究的一清二楚的东西,现实中表现得明明白白的错误,我们的公仆就这么喜欢一次次的重复呢?

前两天听马哥说,日本铺草坪,根本不设路,让人随便踩。等什么时候,某地被人踩秃了,就说明那个地方是人们最常走的地方,然后再把那里修条小路。

靠,看看人家者觉悟。

 

链接:北京通州新城运河城市段项目将媲美浦东(图)

  本报讯(记者温薷 刘建宏)昨天,记者从“北京新城-通州投资环境及项目推介会”获悉,将成为通州新城核心区域的运河城市段项目已被规划为7个功能区,且该项目的建设标准将不低于上海浦东。

   
  “目前通州实施的众多项目中,最大一项工程就是运河城市段项目。”昨天,通州区投资促进局副局长李旻杰表示。

  据李旻杰介绍,目前,北京市委、市政府对此项目表示关注,并明确提出此项目的建设标准是“不低于上海浦东”。李旻杰解释,此标准主要指项目完成后所承担的功能。

  据介绍,运河城市段项目一期开发的15.8平方公里共分为7个功能区。昨日,区投资促进局推出5个功能区近20个项目进行预招商,包括世界文化交流中心,滨河演艺走廊,媒体广场,探梦中心及金融城,另2个功能区为生态居住区及行政预留地。

  李旻杰介绍,运河城市段项目将分三期工程进行。这7个功能区的地块将于今年底到明年,陆续进入土地交易市场。

  “金融城”有望成新城经济核心区

  据了解,7个功能区中,预招商的项目以发展文化产业为主。通州区计划将“金融城”建设成为跨国金融、文化、保险公司驻华总部,形成新城经济核心区。

  北运河土地开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胡克诚介绍,目前正在金融城规划建设3条通行轨道,2条分别通往顺义、亦庄新城,1条和朝阳北路相接,方便通向中心城区。

  此外,北运河公司项目负责人透露,目前,在京秦铁路以南、6环路以内的区域,计划构建一个占地1700亩的国际滨水文化生态居住区,未来区域内购买力相对高端的人群。

  该人员还透露,运河北岸6环路东部,规划为地区行政生活中心。该区域是为通州区政府预留的行政办公地,也是社会服务及大型医院、学校入住相结合的综合性区域。目前正在同3、4所来自中国台湾、美国的医院商谈合作,有望将分院落户在该区域内。

  ■规划亮点

  亮点1打造“画家工作室”

  北京北运河土地开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胡克诚表示,滨河演艺走廊将以通州的标志燃灯佛舍利塔为核心,并为聚集到通州的艺术家们打造画家工作室、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艺术商品街、餐饮风情街等。

  他介绍,围绕北运河、通惠河、温榆河、运潮减河、小中河5条河流交汇处的运河源头岛,将规划建设博物馆群。它将与大运河、燃灯佛舍利塔相望,共同形成世界文化交流中心。

  亮点217座城市标志浮雕

  胡克诚介绍,在运河东岸滨河走廊上,将兴建17个亲水平台,目前已完成了9个。

  据了解,这17个亲水平台将代表运河沿岸17座城市,包括漕运终点的北京通州、武术之乡河北沧州、大禹的家乡德州,等等,并以各城市的地理人文景观,建成18平米大小的标志性浮雕。

  本报记者 温薷 刘建宏

2006年07月26日

下面转贴的“父亲因上户口不顺利摔死新生儿”,是一个真实的新闻,发生在北京。

对于这件事,网络上的很多网友都在大骂父亲的无情。但是,我想问这些骂人的人,你们知道没有户口是个什么滋味吗?

我曾经就是一个没有户口的人,直到25岁。

我出生的地方在河北,但由于那个地方是首钢的矿区,所以,河北地方并没有把我们这部分人纳入他们的管理范围。而要命的是,虽然是首钢矿区,但由于地理位置在河北,所以,北京也没有把我们这部分人纳入管理范围。

这意味着什么?我们是没人管的人,自然也就没有户口。

现在说一件没有户口的小事吧。由于没有户口,当我们那里第一次有人想考大学的时候,忽然发现,我们这种人居然无法参加高考报名。一个昂扬向上的青年,一个苦读三年高中的青年,竟然因为没有户口,要被硬生生地逼回家挖矿去了。

可能有人问,那金宏伟你本人是怎么上大学的?我告诉你,我能上大学,要感谢伟大的亲情。为了孩子能上大学,一批又一批的家长跑到北京上/访,有人挨饿,有人挨打,有人被拘……某位父亲,宁可被判刑也要为孩子争一个名分,跑到天安门广场静坐。

最后,我就是凭着这些父亲、母亲的伟大行为换来的一张“信访解决办法”考上大学。

……

没有户口的痛苦太多。可以说,我的性格中的灰暗部分,很多都拜这个户口所赐。多少次,我都想过,干脆死了算了,免得给父母添那么多麻烦。所以,看到“父亲因上户口不顺利摔死新生儿”这个新闻,我很理解这位父亲的心境。

附录:本报讯(记者傅沙沙通讯员崔亮)儿子出生后上户口一事办得不顺利,患有严重抑郁症的刘某竟将出生仅43天的儿子摔死。近日,刘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公诉至昌平法院。

刘某是昌平区南口某厂工人,去年11月,他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儿子满月后,刘某到当地派出所给孩子上户口,但没能办成,原因是刘某没有当地住房证明。刘某又回到老家昌平区流村镇为儿子上户口,但因他的户口已迁往南口工作地,孩子也无法在此落户。接下来的日子,刘某为上户口之事四处奔波,但因他的户口属于单位集体户口,要单独落户必须有住房,而刘某一家的月收入不足千元,只能放弃买房的念头。为此,他忧心忡忡。

今年元旦,刘家发生了惨剧,刘某摔死了自己的孩子。刘某事后交代,当时他正在家中做饭,看着熟睡的儿子,心中又琢磨起户口的事。他认为如果孩子上不了户口,将来会很麻烦,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孩子早点解脱。他越想越激动,突然从床上抓起儿子,当着妻子的面重重摔在水泥地上。刘妻回过神后抱起孩子就冲向医院。在抢救过程中,刘妻打电话让刘某送钱,但刘某不知道医院地址,在找了两家医院未果后,他拿着儿子的救命钱回了家。在孩子死亡后,刘妻将噩耗告诉刘某时,得到的回答却是:“死就死了呗。”

警方接到刘妻报案后将刘某抓获。经司法鉴定,刘某患有严重的抑郁症,是一名限制行为能力人。

 

写在后面: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真的是太诡异了。你比如说,我们有很多法律,从理论上有限地约束着公权力 。但现实却是,任何一种法律,都能被我们的公仆们演化为限制个体的管制依据。而且,这种对法律的变态理解,决然还我们的公仆理所当然的信奉着。

你说我们的公仆都是法盲吗?可他们很多人明明就是我们当年那聪明的同学阿,怎么能说他们一成为公仆就变法盲了呢?

就拿“世纪中国”来说,上面有什么啊?居然要被封了。

而更诡异的是,世纪中国居然把被封的事拿来当头条。然后网站照常能访问。这算这么回事啊。

 

再附录:

家在北方:报社弱智放大效应(推想一下官僚化)

曾经有人对政府机构的官僚化做过研究,在报社干长了,有时觉得报社里也存在一种弱智放大效应。

这个效应是这样的,如果报社的总编层很弱智,那么这个报社的一些中层一定会双倍弱智,然后,这个中层手下的兵会4倍弱智。

反映在稿件质量上是这样的,如果一个总编很平庸,那么他的中层能交给报社的稿件一定更平庸,然后是记者们的稿件,会平庸得让人无法想像。

可能有点夸张,不过大概情况也就是这样了。原因在于,报社虽然是个文人聚集之地,但在业务上,等级是非常严的,上级对下级的看法,不仅影响他的前途,而且直接影响他的发稿量。这样,如果一个总编的眼光有问题,那他一定影响到中层,中层为了避免触怒领导, 一定会首先进行自我检查,本来有10篇稿子,他会把可能让总编不高兴的5篇撤掉,实际上可能只有3篇总编会看着不顺眼。而记者也会出现同样的情况,会顺着上面的意思写稿子,首先把所有会影响发稿的因素去掉。由此一级级的先进行自我检查,本来的10篇好稿子,从记者到中层,交到总编手里只有一篇了。

由此可见,一个报社的当家人好坏对报社的影响会多么大。相反,如果一个报社言路畅通,上下沟通良好,总编善于学习,那也是记者的福气。这样的报社,出名记是很普通的事情。

 

 

2006年07月25日
对于“Web2.0 只对1.5%的网民有效”这个话题(话题合集:blog.donews.com/jinhongwei/archive/2006/07/24/975152.aspx),洪波有不同意见(详见链接)。他说:“站在纯商业的角度去看待用户贡献内容,自然无法理解为什么用户要为你贡献内容,因为你首先错误地把用户当打工仔或者网站的义工看待了。但如果换个角度,这问题就一点儿都不难理解。用户从来不是为任何商人贡献内容,他们只为自己贡献内容。我把照片上传到Flickr,根本不是为了给Flickr贡献内容;我把网摘保存到365key,也根本不是为了给365key贡献内容。谁让我先获得价值,谁就可以获得我贡献的价值,我认为这是公平的,并没有背离商业规律。社会经验告诉我们,人们对事物的积极性永远都分左中右,在任何事情上,永远都会有最积极的一部分人和不积极的大多数。有人总是会积极地张罗各种聚会,但他们张罗起来的聚会,不可能只是张罗者自己的聚会,因为有更多的不积极的人的参与,张罗者的价值才得以显现。所以在我看来,网络互动站点的1%规律,只不过是社会现状在互联网上的反映。站在非商业的角度,并不存在更重要的1%,和不重要的99%。如果没有八,哪来的二?如果没有长尾,哪来的头部?”
 
          洪波的话有道理,但并不是对麦田的反动。就我个人理解而言,洪波和麦田的关注点是“凭什么让用户为你贡献内容”这个元问题的一体两面。
 
        从逻辑上来分析,“凭什么让用户为你贡献内容”是可以分成两个层次的。第一个层次是洪波说的:“用户首先是在为自己贡献内容”。第二个层次是“用户选择某一个BSP来承载自己为自己承载的内容”。
 
       先说“用户首先是为自己贡献内容”。用户之所以要在网络上留下一些电文资料,是因为人作为社会的人,他需要积累、需要沟通、需要认同、需要自我识别。这一点我推荐华夏出版社的《认知心理学》《人格心理学》和人民邮电出版社的《社会心理学》(附录有简介)。这三本书对人的自我行为有详辟的解释,我在这里就不废话了。
 
        再说“用户选择某一个BSP来承载自己为自己承载的内容”。人从来就不能一个人包打天下,他需要帮助。而从理论上来说,新兴古典主义经济学认为,当交换成本小于自身从业成本的时候,人就会选择合作(详细论述见附录的杨小凯文章)。具体到blog上,不是所有人都有兴趣、技能和精力去建立独立域名的个人blog。所以,这个世界上有了为用户服务的BSP——做用户不愿做、不能做的事,以此换来用户对bsp的选择,进而bsp再借助聚揽而来的用户置换收益。
 
        从这两个层次出发,思考BLOG。
 
       用户确实会为自己贡献内容,但其行为持久性值得怀疑。这就像减肥,人是在为自己减肥,但真正能够有效减肥的很少。或是浅尝辄止,或是反反复复。没有人否认blog是在为自己贡献内容,但现实的状况同样不否认——能持续而规律为自己贡献内容的BLOG 很少。或是浅尝辄止,或是反反复复。
 
      从这一点来看,麦田认为“Web2.0 只对1.5%的网民有效”是正确的,但表述的可能有些歧义。就我揣测而言,他可能想说“只有1.5%网友有很强的自律性,可以持续的为自己积累内容,从而实现自身的终身学习或个人认同。而bsp也正在通过寻找并聚揽这部分自律性强但又不愿或不能自建blog 的人来实现BSP自己的利益”。从商业的角度讲,这个思路是一个传统而有效的思路。
 
      但同时,技术的发展已经突破了传统商业思路的行为限制。硬件越来越便宜,一个BSP似乎可以用很有限的一点投入并能获得无穷尽的存储空间,以此服务无穷尽的BLOG用户;搜索技术越来越强大,任何人的任何话题似乎bsp都能够找出来作为话题,从而刺激更多的blog的发言欲望。
 
     就此,长尾理论开始显现价值。传统商业技术要考虑边际成本与边际收益的平衡,而网络技术几乎让硬件方面的边际成本近似于零,bsp可以容纳无限多的blog,哪怕他浅尝辄止、哪怕他反反复复,但只要他写过,只要他写的还不是废话,那bsp就可以通过搜索技术把他找出来,然后做成话题,吸引更多人来参与讨论,进而实现商业利益。
 
       此时,bsp唯一需要考虑的边际成本就是人,对市场、对社会心理、对技术实现有充分理解的人。这个人,在我看来,是承担项目管理角色的编辑。他能够引导话题、能够设计程序来实现话题需求,能够在服务blog 的基础上为bsp自身创造利益。
 
     我在此前的日记中便写过,“纵观商业史与技术史,时代越发展,技术越高端,商业与技术的经营就越需要人。技术的发展并不是降低了成本,而是转移了成本。技术的发展能够淘汰低水平的流水线工人,但技术的发展也更依赖设计与管控程序的人。而设计与管控程序的人,不仅包括程序员,也包括能够对用户体验有准确认知的人。”
 
      今天,我对自己此前的想法更加确信。因为纵观商业史,技术发展的结果并不是淘汰人,而是技术的发展总能够突破原有市场的行为限制,将原来看似毫不相干的领域合而为一。具体到blog,技术的发展让我们既可以服务1.5%的有自律性的头部,也可以利用浅尝辄止的反反复复的长尾。长尾绝对不是头部的对立市场,而是技术为我们带来的全新的更广泛的新市场,一个大小通吃的市场。
 
       而能不能通吃,这就要看bsp对市场的把握了。
 
      那么怎样把握市场呢,我觉得关键还是要靠人。比如,donews在blog的头顶上放广告这件事。很多人说,donews 没钱倒掉了,大家都玩完。这句话粗看没错,但如果换种方法,说,如果家里有人没钱饿死了,那全家都不光彩,所以我们应该允许这个没钱的人在需要时偷拿我们的东西。这时候你还觉得这种说法有道理吗?
 
     家人没钱了。我们可以帮他找工作,可以帮他创业,甚至帮她找个有钱人家,但绝不能纵容他为所欲为 。这就是为什么在市场学中常说“免费服务并不等于服务提供者可以免则”的道理。donews没钱了,可以在登陆界面放广告,只给使用者看;可以在后台界面上放搜狗输入法,看看能不能赚搜狐的钱……但绝不能在blog头顶上放广告,那样太难看。
 
       由此,思前想后,我越来越觉得,网络时代的到来真的是编辑的福音。只要你有项目管理的能力,就一定能收到超过传统的回报。借用洪波的话作为结尾,“del.icio.us是Web 2.0的代表性网站,但它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即它只考虑了内容的贡献着,却没有考虑大量没有注册它的服务,却有着阅读需求的更广大的阅读者。那么多热心的贡献者为del.icio.us提供内容,可是它却没有把这些有价值的内容带给更多的阅读者。它没有做的事,自然会有人来做,这就是Digg。Digg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创新,它不过是在del.icio.us的基础上,把阅读者也当作了它的服务对象。因此,在我看来,把Web 2.0的核心,仅仅理解成用户产生内容,甚至是用户为商人义务贡献内容,已经把很多网站送进了死胡同。谁比谁傻多少,始终把用户当免费打工仔的人,终将被用户抛弃。YouTube、Wikipedia和Digg的成功,是用户对用户的社会性激励机制的成功。如果没有大量沉默用户的参与,Digg的Top 100用户的内容,就不可能被顶到首页,也就不可能产生更多的贡献内容的用户。”
      天上不会自己掉馅饼,而谁,也不会比谁傻。这是,就需要编辑,服务用户,满足用户,然后,自己挣钱。
        
 
附录:

标题中的三个百分比,分别来自Charles Arthur的《网络互动站点的1%规律》、麦田的《Web2.0 只对1.5%的网民有效》和randfish的《Top 100 Digg Users Control 56% of Digg’s HomePage Content》。Charles Arthur告诉我们,在YouTube中节目上传者只占全部下载者的0.5%,Wikipedia中50%的页面由0.7%的用户编辑。randfish的例子进一步说明,作为用户选择内容的代表,Digg首页56%的内容,来自贡献最多的前100名用户。

这些数字能说明什么呢?很多人由此怀疑用户贡献内容的真实性,认为所谓用户贡献内容,基本上只是少数活跃用户在贡献内容而已。麦田问道:凭什么让用户为你贡献内容?进而断言:“其实绝对不会有太多用户贡献内容,只有1.5%的用户会做这样的事情。Web2.0 只对1.5%的网民有效。”

我不否认,商人习惯于把任何事情看作生意,并希望获得其中最有利可图的部分,而忽视不赚钱甚至亏本的部分。作为一种经营策略,这自然无可厚非,服务于二八法则中的“二”,绝对是一个正确的商业决策。所以,他们把用户分为两类:有商业价值的和没有商业价值的。关于这一点,我早就说过,中国互联网的现状,恰恰是被认为最没有商业价值(低收入甚至无收入)的用户,成了网络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典型例子是短信和网游。

站在纯商业的角度去看待用户贡献内容,自然无法理解为什么用户要为你贡献内容,因为你首先错误地把用户当打工仔或者网站的义工看待了。但如果换个角度,这问题就一点儿都不难理解。用户从来不是为任何商人贡献内容,他们只为自己贡献内容。我把照片上传到Flickr,根本不是为了给Flickr贡献内容;我把网摘保存到365key,也根本不是为了给365key贡献内容。谁让我先获得价值,谁就可以获得我贡献的价值,我认为这是公平的,并没有背离商业规律。

社会经验告诉我们,人们对事物的积极性永远都分左中右,在任何事情上,永远都会有最积极的一部分人和不积极的大多数。有人总是会积极地张罗各种聚会,但他们张罗起来的聚会,不可能只是张罗者自己的聚会,因为有更多的不积极的人的参与,张罗者的价值才得以显现。所以在我看来,网络互动站点的1%规律,只不过是社会现状在互联网上的反映。站在非商业的角度,并不存在更重要的1%,和不重要的99%。如果没有八,哪来的二?如果没有长尾,哪来的头部?

del.icio.us是Web 2.0的代表性网站,但它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即它只考虑了内容的贡献着,却没有考虑大量没有注册它的服务,却有着阅读需求的更广大的阅读者。那么多热心的贡献者为del.icio.us提供内容,可是它却没有把这些有价值的内容带给更多的阅读者。它没有做的事,自然会有人来做,这就是Digg。Digg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创新,它不过是在del.icio.us的基础上,把阅读者也当作了它的服务对象。当初,365key在设计的时候,也是想解决被del.icio.us忽视的问题,现在看,365key的模式设计并不成功。但这个思路并没有错,网站的直接使用者是你的用户,网站的浏览者也是你的用户。YouTube提供很方便的站外引用功能,就把它的用户扩展到自己网站之外更广泛的范围。

因此,在我看来,把Web 2.0的核心,仅仅理解成用户产生内容,甚至是用户为商人义务贡献内容,已经把很多网站送进了死胡同。谁比谁傻多少,始终把用户当免费打工仔的人,终将被用户抛弃。YouTube、Wikipedia和Digg的成功,是用户对用户的社会性激励机制的成功。如果没有大量沉默用户的参与,Digg的Top 100用户的内容,就不可能被顶到首页,也就不可能产生更多的贡献内容的用户。以为把80%没有商业价值的用户切掉,就可以将商业价值最大化,无异于痴人说梦。

 

方刚写了QIHOO与CHINABBS的比较,罗列了一长串有关QIHOO的优势。

1、谁比谁快?qihoo快。很明显,qihoo的技术到位,资源投入也相对到位。

2、谁比谁全?qihoo全。这和spider的技术有关。

3、谁比谁聚合好?qihoo好。这里面有过去做搜索引擎的用户体验积累和数据挖掘经验。看得出来,qihoo的人过去是科班做搜索引擎的。有积累。

4、谁比谁黄?qihoo黄。全天下,胆子算它最大。

5、谁比谁野心大?qihoo大。看看它的招聘启示就知道。内行明白,它想干什么,所以要招这样的人,要招这么多这样的人。

6、谁比谁危险?qihoo危险。过了,做过了。qihoo足够低调的了。这样的低调,2006年qihoo就能赚钱,不要问怎么赚钱,我不知道,但qihoo肯定知道。赚钱之后,qihoo也许会变,但个人认为还是危险。qihoo充满着中国互联网商业第一阶段的睿智、野蛮、粗暴、精明,有些过了。

但是,我想说,我喜欢看CHINABBS。因为CHINABBS会把一些高质量的社会新闻帖子突出放置,而且能够让我迅速地找到。每当我对这个社会心生幻想的时候,我都会上上CHINABBS,看看这些帖子,然后骂自己,“周围还是挺操蛋的,别做梦了。”

而这种感觉,是QIHOO无法给我的。同时,我也觉得,比较QIHOO与CHINABBS,谈论用户体验才是关键。因为,纵然,QIHOO的技术好,纵然,QIHOO的胆子大,但是,以我个人的猜测,QIHOO似乎有些过于依赖技术,缺少编辑对读者情绪的揣摩,所以,QIHOO上面的文章总是缺少一种共鸣的感觉。

关于“用户体验”,洪波曾经写过一篇和这个话题有点沾边的短文,叫“”三言二拍:点击榜与收录榜”。他在其中这样写道:“365key的排行榜很有趣,点击榜上的文章多数都只有一个收录者,而收录榜上的文章,多半上不了点击榜。说明什么问题呢?人们喜欢看一些无聊的东西,但又怕这些无聊的东西玷污了自己。换句话说,你喜欢看的东西你并不一定认为它有价值,而你认为有价值的东西通常不会被多数人喜欢。低级趣味人人都有,但敢于公开承认自己的低级趣味,这种人不多。”

我觉得,洪波在这篇短文中犯了一个逻辑错误,他模糊了“喜欢”、“有”与“认同”的概念。

对于所谓的“低级趣味”,我也“有”,甚至“喜欢”,我常常会看美女照片,对于A片更是乐此不疲,但是,我从来不会收藏这些玩意。因为,我知道,这些玩意说到底,不过是种摩擦,今天的摩擦与明天的摩擦不会有什么区别,那么,我又何必收藏它呢?想看的时候,搜索一下就可以了。

这就像找小姐,如果一个男人只是为了爽,那他不会把一个小姐包下来,他会天天找不同的小姐爽。但是,如果一旦某一天, 这个男人遇到了一个特别善解人意、或特别甜言蜜语的小姐,他把她包了。这时,他包小姐的理由不是“爽” 这种“低级趣味”,而是这个小姐在满足其“心理认同”方面的特别技能,是这个男人对这个小姐“在某一方面对自身情感诉求的契合度”的认同,这时,他把她包了,也就是“收录”了。此时,决定收录的,是“情感认同”这种不低级的趣味。

所以,洪波简单地把点击与收录的区别归结为,“承认与不承认”,这有些武断。正像洪波在文中已经提到的“你喜欢看的东西你并不一定认为它有价值,而你认为有价值的东西通常不会被多数人喜欢。”这就是是一个逻辑上的“概念内涵”与“概念外延”的区别。从逻辑上说,“概念”可以分为“内涵”与“外延”。其中,“喜欢”、“有”、“有价值”这些词汇的概念内涵不同,但外延有所重合。可能正是这种外延上的重合,让洪波犯了“概念混淆”的逻辑错误。这就是,我“喜欢”看毛片,但并不觉得毛片有价值,而我喜欢时政新闻,也觉得时政新闻对我有价值,但可能别人对时政新闻不喜欢,这就造成了点击榜与收录榜的不同。因此,这个问题的讨论前提是弄清“喜欢”与“价值”的意域内涵,不同人对“喜欢”与“价值”的意域外延的不同理解。

与此相同,方刚在比较QIHOO与CHINABBS时,同样有“概念混淆”的倾向。QIhoo的技术好,但目前搜索技术能够解决的,只是把点击量大的帖子抓过来。文字化一点的说法是,目前的搜索技术所能够解决的问题还只是概念外延层面的搜索,而缺少对概念内涵的理解。技术无法区分不同概念内涵的所指。这样,QIHOO就会陷入一个“低级趣味螺旋”:人们对低级趣味的东西点击量大,所以QIHOO就抓,而QIHOO抓的全是这样的玩意,就会放大这种玩意的点击量,从而,技术更加相信这种玩意是受人欢迎的,最终,QIHOO成为藏污纳垢的阴沟。

而解决这种“低级趣味螺旋”的方法,就是相信人。通过人,设定一定的关键词,可以照顾内容上的方方面面;即便内容照顾到了方方面面,但由于点击量绝对值的不同,不低级的东西也会因为绝对值低而被淹没于低级趣味之中,这时,又是通过人,利用人对需要的理解,将不同内容的文章进行相应地分栏与加权,提高文章的相对值,从而使不同内容的文章可以平衡地展现在页面之上,有利于网友浏览;再有,技术有时会让一篇文章永远下不去,也会让一篇好文章无法在页面上停留应有的时长,这时,还是通过人,对相应文章进行调整,配合相应的展示或商业需求。

以此观察QIHOO与CHIANBBS ,至少我从个人的使用体验方面来看,CHINABSS在分栏与文章选择方面明显比QIHOO要好,CHINABBS能够给我提供更加琳琅满目的好玩好看的信息。这就比方是,QIHOO给我的感觉是浓妆艳抹的站街女,而CHINABBS更像高档会所里的“情儿”。

由于我对QIHOO与CHINABSS都没有深入的接触,所以,我并不知道目前这两家谁更赚钱。但从目前二者在内容上的不同来看,至少,二者是在赚不同人群的钱。这里,就涉及到DONEWS。

老大曾在很多场合强调过技术的重要,但是,老大对技术的依赖似乎与DONEWS的定位不太相符。DONEWS号称是面向高端用户的,但经营的方法确是忽视人的低端螺旋式的做法。这种定位与手法上的离差,我个人觉得,可能会对DONEWS将来的发展产生不好的影响。

此外,老大在最新的日记中写道,“只要一个洪波就足够了。洪波让DoNews不用再招编辑了。洪波主宰着DoNews内容,是DoNews精神领袖。”这似乎也有“概念混淆”的嫌疑。DONEWS分为若干个频道。如果说HOME、NEWS可以由洪波一力承担的话,那么WIKI、365KEY、BLOG这些频道是绝对不能由洪波一力承担的。就拿BLOG来说,“传媒”“读书”“体育”“电影”“音乐”“日记”这些栏目,由于缺少相应的管理人,里面的内容极其芜杂。所以,为了更好的建设DONEWS,老大还是应该重视一下人。至少,应该像BBS时代那样,给不同的栏目找一个相应的“版主”。

可以这样说,纵观商业史与技术史,时代越发展,技术越高端,商业与技术的经营就越需要人。技术的发展并不是降低了成本,而是转移了成本。技术的发展能够淘汰低水平的流水线工人,但技术的发展也更依赖设计与管控程序的人。而设计与管控程序的人,不仅包括程序员,也包括能够对用户体验有准确认知的人。这一点,在2005年中的《金融时报》上有过详细的论述,现在我找不到了,但还是推荐感兴趣的人去找找看看。这篇文章,可能准确地预测了一些网站的走向与结果。

 

社会心理学(Social Psychology)

郭卜乐 今日心理 http://www.cptoday.net

  社会心理学是研究个体和群体的社会心理现象的心理学分支。个体社会心理现象指受他人和群体制约的个人的思想、感情和行为,如人际知觉、人际吸引、社会促进和社会抑制、顺从等。群体社会心理现象指群体本身特有的心理特征,如群体凝聚力、社会心理气氛、群体决策等。
  社会心理学是心理学和社会学之间的一门边缘学科,受到来自两个学科的影响。在社会心理学内部一开始就存在着两种理论观点不同的研究方向,即所谓社会学方向的社会心理学和心理学方向的社会心理学。在解释社会心理现象上的不同理论观点,并不妨碍社会心理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应具备的基本特点。
  一般来说,普通心理学是研究主体与客体之间的一般关系客体包括自然客体与社会客体。社会心理学则主要研究主体与社会客体之间的特殊关系,即人与人、人与群体之间的关系。普通心理学研究主体与客体之间的一般关系所获得的规律可以应用于社会心理学,社会心理学研究主体与社会客体之间的关系所获的规律也可以丰富普通心理学。普通心理学传统上着重于研究个体、个人与物之间的关系,而社会心理学则着重于研究群体中的个体、群体、人与人、人与群体的关系。
  社会心理学与个性心理学的关系更加密切、更加复杂。美国心理学会迄今仍把个性与社会心理学放在一个分支里。一般说来个性心理学是研究个性特质形成和发展的规律,涉及自然和教化的关系、涉及较稳定的心理特质,而社会心理学则主要研究直接社会情境对个人的影响以及个人对这个情境的解释的作用。社会心理学的一个重要发现表明,直接社会情境的作用往往被低估了。
  社会心理学的专题研究,开始于19世纪下半期。1860年出现了拉察鲁斯和斯坦塔尔关于民族心理学的系列论文。此后,塔尔德的《模仿律》西格尔的《犯罪的群众》、勒邦的《群众心理学》等著作陆续出版,为社会心理学的形成奠定了基础。1908年英国心理学家麦独孤和美国社会学家罗斯分别出版了社会心理学专著。这标志着社会心理学已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心理学家奥尔波特和德国心理学家默德开创了实验社会心理学方向。虽然用实验方法研究社会心理学问题,可以上溯到1898年特里普利特关于社会促进的实验研究,但真正开创、推广这个方向的是奥尔波特和默德。在他们之后,实验社会心理学才开始在西方特别是在美国成了社会心理学研究的主流。
  奥尔波特的著作《社会心理学》问世以后,社会心理学进入一个快速发展时期。1928年瑟斯顿提出了态度测量法,把由托马斯和兹纳涅茨基开始并成为当时社会心理学研究中心的态度研究,提高了一步。1934年莫雷诺提出了社会测量法,用以测量群体内人际吸引和排斥问题。1938年勒温把场论引进社会心理学,提出了个人生活空间或场的概念,认为行为是个人特点和情境因素相互作用的函数。20世纪40~50年代,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勒温的影响下,社会心理学主要研究群体影响和态度问题。
  50年代,阿施等人开展顺从的研究。以霍夫兰为首的耶鲁学派发表了一系列有关说服的研究。费斯廷格提出了认知失调理论,这个理论成为60年代的研究中心。到了70年代,由海德的《人际关系心理学》一书奠定了基础的归因理论成了研究重点。80年代以来,认知社会心理学和应用社会心理学日益受到重视。
  中国社会心理学在50年代以前作为一门独立学科而存在过。早在清末民初,已有人介绍过作为心理学重要分支学科的社会心理学。20年代出版了勒邦的《群众心理学》、麦独孤的《社会心理学导论》以及奥尔波特的《社会心理学》等重要著作的译本,中国学者自己也编写了一些社会心理学著作。
  社会心理学研究的主要课题随着时代的演变而有所不同。早期的社会心理学侧重于研究大型群体和群众的心理现象,如拉察鲁斯、斯坦塔尔、冯特关于民族心理学的研究;塔尔德、西格尔和勒邦关于群众心理的研究。这些研究者所提出的某些思想直至今天还有影响,如塔尔德的模仿律、勒邦的群体极端化和个性消失的思想等。20世纪初态度的研究成为中心。实验社会心理学方向出现以后,社会促进的研究成为中心。以后,群体过程、说服、顺从、认知失调、归因等分别成为某一时期的研究中心。
  美国是研究社会心理学最多且最有影响的国家,它的研究课题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往往影响到其他国家。1980年,美国心理学家斯密斯等人对1979年美国主要社会心理学刊物发表的文章作过一项调查。这项调查表明,研究最多的是归因及态度和态度改变,论文达50篇以上;其次是社会和人格发展以及认知过程,达40篇以上。
  随着社会心理学的日益发展,研究课题也日益丰富和扩大。从早期的社会促进研究发展到社会惰化的研究从顺从的研究发展到反顺从和独立性的研究,从侵犯的研究发展到利他精神的研究,从吸引的研究发展到爱情的研究,从人际知觉的研究发展到归因的研究,等等。显示了社会心理学的研究视野正日益广阔和深入。
  自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社会心理学家的观点有所改变。主要表现在:认识到实验方法的局限性,重视现场研究,重视应用研究,重视以现场应用研究去检验实验室研究所得的理论,加以修正、补充和发展。今天的社会心理学家强调,从现场研究到实验室研究,或从实验室研究到现场研究,往复循环、相互论证。同时,计算机的广泛使用,也为处理从现场获得的大量材料提供了方便,推动了社会心理学的进步。心理学存在许多分支。分支的出现是因为①心理科学的研究方法与手段的多样化;②研究对象的细分;③研究目的和研究取向差异。
  这些分支越多,就越能够说明研究的细化。这是有效分工和优势发展的基础,也是生产生活实践的需要:任何理论都是为了指导实践,那么首先要把理论实用化下来。在现代心理研究中,随着应用心理学的高速发展,心理学分支继续大量出现。新产生的分支大多都是与其他学科交叉而出现的边缘学科。
  Gopla将心理学分支分成两大类:
  1、心理学研究的细化。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描述心理现象和探索心理规律。这倾向于学术。或者是学派分歧。比如:
  
普通心理学认知心理学比较心理学发展心理学实验心理学神经心理学心灵学生理心理学心理语言学心理统计学心理生理医学理论心理学群体心理学社会心理学人本主义心理学
  
幼儿心理学儿童心理学青年心理学成年心理学老年心理学
  2、心理学的边缘性研究。目的是将心理知识用于学习、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这倾向于应用。比如:
  
残疾心理学变态心理学咨询心理学临床心理学
  
环境心理学音乐心理学民族心理学宗教心理学审美心理学文艺心理学消费心理学应用社会心理学
  
管理心理学教育心理学劳动心理学人事心理学工程心理学工业心理学法律心理学医学心理学健康心理学数学心理学运动心理学

 

电子商务的经济分析     
                
 
                杨小凯 文集
http://www.jjxj.com.cn/user_detail.jsp?keyno=278
 
   
电子商 务与网络决策有关。网络决策是指 一个决策者对与他人是否建立关系的决策,它被称为超边际决策,不同于决定买卖量的边际决策。 超边际决策是种"有" 与"无" 的决策,而边际决策是在对某一活动选择了"有"以后,再决定活动水平高低的决策, 或者关于"多"与"少"的决策。

一个不太 恰当的例子是, 一个女人决定是否嫁给一个男人,或者是否与丈夫 离婚 的决策就是超边际决策,而已决定与他结婚或不离婚,在婚姻关系内搞 好夫妻关系 就是 边际决策。 一个人大学时选专业也是超边际决策,他做此决策时对某一专业(例如经济学)说"是",而对其它专业(例如化学,物理学)说"否"。所有学生的这 类决策决定一所大 学 的专业设置网络结构,所以是一种网络决策。传统的边际分析对这类决策不适用,而需要应用超边际分析。他选定经济学专业和要上的课以后,再将有限时间在所有 选定的 课之间分配的决策就叫资源分配的边际决策。

传统的边际分析可用于这类决策。边际分析中,所有决策变量都取内点值,它是决策变量可能的最大与最小值中间的一个值。 

这种边际分析就是只允许内点解的古典数学规划。而超边际分析允许内点和角点解,角点解就是有些决策变量取其最大或最小可能值。 超边际分析对每一角点和内点解用边际分析法求解,将目标函数在给定角点或内点内最大化,然后再用总费用一效益分析比较所有角点。内点解中的局部最优目标函数值以选择全局最优解。这种超边际分析就是1950年代发展起来的非线性规划及其它非古典数学规划。 

网络决策只能用超边际分析,而传统的边际分析不足以处理网络决策问题。 

由于网络决策影响到社会分工网络的拓扑性质,所以又叫拓扑决策,而给定网络模式选择买卖量属于选择经济组织的非拓扑性质,所以边际决策又叫非拓扑性决策。拓扑性质是关于每两两个体之间是否有联接的经济组织特性,它与联接方式,联通流量多少无关。 网络效果是指每个人的网络决策不但影响他本人的生产力,而且影响对他人产品的市场,因而影响他人的生产力。因此每人的生产力不但与他的努力有关,而且与参加网络的人数(网络规模)有关,而这网络规模又反过来由所有人的网络决策所决定。每个人选择职业和选择买哪些产品或自给自足哪些产品的决策就是典型的网络决策,它决定全社会的分工网络,其产生的网络效果被罗森(ROSEN,1977)称为"一加一大于二效果"(Superadditivity)。 

网络决策分为两类,一类叫对策网络决策,它是指决策人在其生产行业有垄断权,可以控制价格,或者网络决策之间有直接交互作用。另一类叫非人格网络决策,它是指信息成本很高或产品提供者很多时,人们按非人格价格作网络决策,而不对他人的网络决策直接作反应。非人格网络决策之间的交互作用是通过市价而间接进行的。在西方自由世界,与电子商务有关的决策,大多是非人格网络决策,电子信件服务或信息搜寻服务都有数千家类似的提供者,无人能操纵价格。买卖双方并不关心谁是买者或卖者,而只关心是否与某一类专业电子服务提供者联接。 我们举个例子说明网络效果。当汽车发明并商业化以后,如果我们不考虑网络效果,则会预见汽车将代替过去步行去买东西的活动,因此汽车的市场是有限的。所以以此预测的汽车生产量少,成本高,进一步限制了其市场。如果象福特这样的企业家认识到低汽车价格可以减少交易成本,因此使分工促进生产力的好处超过其增加的交易费用,因此很多过去无法赚钱的专业由于便宜汽车的出现,而可以赚钱,例如没有汽车时,大超级购物中心亏本,汽车普及后,这种购物中心利润滚滚。因此汽车的普及使分工水平上升,所有行业生产力上升,收入上升,因而进一步增加对汽车的需求,使汽车成本下降,因而使汽车真正能普及。这就是福特用1000美元一辆的廉价T型汽车利用网络效应发大财的故事。福特把汽车价格定在比当时市价低得多的水平,不是用边际分析,而是用超边际分析,预见到分工网络扩大后,可以使汽车大幅降价的同时使利润大幅上升。 

我们今天用超边际分析电子网络时也应看到很多现在亏本的行业或很多人们今天无法预见的行业在电子网络扩大,通讯成本大降后有可能变成赢利性行业。很多这类行业的出现会使分工网络大大扩张,生产显著的网络效应。 

下面的电子商务现象就是以此网络效果为基础。这种现象是:很多与电子商务有关的公司市赢率(P/E ratio) 大大超过任何传统财务理论中的边际分析预见的水平。按传统理论,如果反映股价和利润比的这一市赢率高于 10, 此公司一定要破产了。但是很多与电子商务有关的公司市赢率往往高达700,800,甚至还有上了1000的。不少人指出这是以对网络效果的合理预期为基础。此话只对了一半。不错,如果很多目前无法预见的行业会因电子网络和分工网络的扩张而出现和赚钱,因此对这种无法预见的事的合理预期就应该对与电子商务有关的股价作出较高估价,至少高于边际分析指示的目前合理的估价。 

但是这种解释没有看到,绝大多数与电子商务有关的公司的利润都是在不断下降(或亏损上升)。理性预期总不能与现实趋势相反吧。电子商务公司的利润下降不但是因为费用上升引起,且因为越来越多的电子商务服务趋向于免费提供。比如几年内私人电脑上网在发达国家就会完全免费。由于越来越多的服务无法收费,电子商务公司的亏损自然只增不减。问题是在这种趋势下,为什么电子商务公司的股价和市赢率仍居高不下。 

最近杨小凯与李克用超边际分析和杨小凯与黄有光的间接定价理论找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很 多电 子商务公司虽然创造了正的网络效果,但却无法用直接收费的办法将这网络效果转化为公司的收入。因此很多电子商务公司就来用打包订价的方法,通过公司购并 将电子商务服务与有形财产捆在一起买卖,使网络效果可以转化为有形收入。我们以下例来说明这个间接定价理论。 

假如福特公司卖有形的汽车,售卖汽 车的服务可以通过电子网络进行,顾客可以在网上 用鼠标这里点一点那里按一按,用很少交易成本买一辆汽车。但这种服务却不易收费。假如有一家电子商务公司解决了这些服务的技术问题,并创办了一个与汽车有关的网页,吸引了足够高的点击次数。这时福特公司就可以将这家电子商务公司买下,然后向顾客提供免费的电子商务买车服务。只要这种服务省下足够多的顾客的交易费,则公司可以将购买和经营这一电子服务的成本记入汽车价格。如果汽车增加的一点点价格大大低于每个顾客用电子服务省下的交易费用,则福特公司就会比其它不提供免费电子服务的汽车公司更有市场竞争力。在市场竞争的压力下,所有汽车公司都会被迫提供免费电子购车服务。 

因此电子商务创业者,可以用卖掉公司的办法,最后将它亏的钱都赚回来。只要它创造的网络效果足够大,则市赢率就会足够高,使得卖公司的收入足以抵销多年的亏损。而实际上很多电子商务公司都是如此生存的。最有名的要算 ’美国在线’与华 纳公司的合并案。一 般电子商务 公司的员工工资并不高,相当报酬来自公司配股,这部分收入往往以预期公司可 以卖个好价 为基 础, 因为公司本身可能一直会亏损,本身不可能赚钱。 

这个故事中有三个要点。第一,这种网络决策是非人格网络决策而不是对策型网络决策。如果市场是垄断的,公司可以操纵电子商务的价格,就不会有免费提供电子商务服务的压力。第二,为什么福特公司不可以自己建一个部门自己发展电子商务,而非要买另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呢?这是因为电子商务是风险极高的行业,福特公司自己雇人做,不会有足够的激励承担风险,因而搞不出成功的创新。所以成功的创新都是由私人风险投资公司与小创业公司一起搞出来的,而不可能由功成名就的大公司下面的一个部门搞出来,更不可能由国营公司和官商合办的公司搞出来。连美国波士顿地区的私人风险公司都因为当地的保守风气而无法有大创新。倒是加州那种非常自由灵活的私人企业自由竞争的制度环境才适合电子商务的创业。 

行文至此,笔者不得不指出,中国今天用国营或官商合办(合资企业)的方法发展电子商务,不可能有什么成就。 上海浦东区用国营风险投资公司的办法发展电子商务等高新科技,更是 歪门斜道。这不但不会产生后发优势,反而会用模仿新技术来代替制度改革,产生后发劣势。 正确的方法该 是废 止政府 在金融 业 ,银行业,电子网络 上的垄断,保护私人企业在这些领域 自由创业和 经营的权利, 废止对私人企业上市和私人经营证卷的限制,有了这些制度条件,中国的网络经济,电子商务才能发展起来,否则电子商务中的所谓"后发优势"又会象1959年的"超英赶美"的口号 一样,变成历史笑话。中国今天银行业和电讯业的国家垄断使个人支票,信用卡及电子信用都无法普及,哪里 还谈得到对此非常依赖的电子商务的大发展呢?第三,间接订价加上对网络效应的合理预期,股市就会对那些点击次数高的网站有相当高的定价。华尔街对一定的点击次数,已有固定的定价公式。股市可以对网络效应定价,这一方面说明传统边际分析中认为市场不能利用网络效果的理论不对,另一方面,这预期价格是以猜测为基础,所以风险也极高。

新网络经济中另两个有趣的现象是用于网络的交易费用占收入的比重会因网络通讯效率的提高而上升,网络整体可靠性会因网络通讯效率上升,网络扩展而下降,或网络整体协调 失灵的 风险会因此而上升。这两种现象又是传统的边际分析不可能预见,而必须用超边际分析才能研究的。国立台湾大学的刘孟奇1997年有一篇极精采的博士论文,用超边际分析预见 了这两种网络 经济 现象。 在他的内生网络规模和网络总体可靠性的全部均衡模型中,每个交易有一个协调失灵的风险,当分工的网络扩张时,则整个网络协调失灵的风险成几何级数增加。但是只要分工对总体生 产力 的正网络效益超过风险增加的坏处,则生产力,网络规模,和总的协调失灵风险会因交易效率的改进而同时增加。在这个过程中用于网络连通和协调的总交易费用占收入的比重也会增加。 在生产力增加的好处超过这种增加的坏处时,总的协调失灵风险会是有效率的。总的交易风险的 增加也是种 有 效 率的结果。这个模型的详细描述见最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的杨小凯和张永生的新著《新兴古典经济学与超边际分析》(2000)。 

2006年07月24日

       技术已经替代了很多人力,所以,网络时代的企业渐渐变得越来越小。在李海翻译的《小即是美》中,RDF 风险基金的主任Richard Forman认为,基于网络的软件模式可以同时辐射个人与企业两个市场。他说:“Web 2.0 的迷人之处在于它是一种双管齐下的模式。一方面,你拥有用户提交的内容,这对网络来讲是一种巨大的机会,另外一方面,你拥有针对协同性工作以及应用服务提供商的网络服务,它将给企业世界产生真实的影响。”

         看看身边,donews似乎正是这种论点的积极追随者。老大在很早之前便一再强调,“我的工作是建立系统,然后通过系统做 ” 。

        不过,我对这种解释一直存留怀疑。虽然我和老大观察到的现实状况均是“技术正在更多地替代人力”,但与老大从新古典主义经济学角度认为这是“人力越来越不重要”不同,我更愿意从新兴古典主义角度看待这个问题——技术的发展让人的分工越来越精细。我一直在直觉中相信,web2.0的到来绝不是编辑的末日,反而应该是让编辑这种角色从现在的文字匠跃升为项目管理者的一个契机。

        最近读罢麦田的《博客即媒体》系列。我很同意他关于“Web2.0 只对1.5%的网民有效”的论断。尤其是他在文中提到的“凭什么让用户为你贡献内容”这个问题,几乎是我逢人便问的问题。而结果,似乎没有人能明确说明。

        似乎是与麦田遥相呼应,blog中文翻译也提供了一篇“网络互动站点的1%规律”,用数据证明了“凭什么让用户为你贡献内容”这个WEB2.0元问题的难解性。

      对于这个问题,麦田在自己的文章中说,他已经找到了一些方法。可惜,他并没有说明。而我,也没有想明白。只有拿“世界还需要编辑”(http://magazineengine.spaces.msn.com/Blog/cns!8EEAFA6356F61D21!493.entry)这篇文章暂作结尾了。

附录:《小既是美》

http://blog.donews.com/lihaitrans/archive/2006/02/08/718656.aspx

 

CNET科技资讯网2月8日国际报道 Jason Fried,37Signals 公司的总裁是一位很棒的软件企业家。但他不想用传统模式去开办一间软件公司。

没有试图挤进复杂的,价格昂贵的产品业务市场,Fried 和他的同志选择了相对比较偏门的软件:主机式个人组织器及项目管理应用。

对于Fried 而言,那种老式的依靠客户拿出大把美金维持运营的模式已经作古。

Fried 说:“我认为企业软件的理念已经死亡。企业软件是一个肮脏的世界-大而无用的东西从来就不奏效,永远没法按时为客户就位,并且,它们太昂贵了。”

虽然发展速度比以往几年有所放缓,企业软件市场仍然是一个价值数十亿美金的行业,它还在增长。一些投资者和企业家们说,不断变化的这个行业使得它很难突入进去。

Onset Ventures公司的Mark Hildenbrand说:“投资者们对企业软件的兴奋度正在降低。毫无疑问,它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区域。”

与此相反,过去两年,小型公司正在大量的出现,它们开发基于网络的应用,或者开发开源软件,人们有时称它们为Web2.0公司。

它们中的许多能够依靠相对小规模的前沿投资获得腾飞,而不是过去那种上亿美元的大手笔。

例如,37Signals 的商业计划就是构建简单的主机式应用,按月向小企业或者个人收取注册费用。

自从推出它的第一个服务的两年多以来,这家自筹资金起步的公司已经获得了成百上千名客户,它没有债务。这家公司还成功的资助了开源Web 开发项目Ruby on Rails.

Fried 说:“你可以利用互联网建立很棒的小巧产品,你可以获得1 百万或者50万用户。”

企业家和投资者们说,一系列技术的变化令非常专门的产品生存下来变为一种可能。大多数的变革是那些正在不断发展普及的主机式应用,或者服务式的软件。

网络字处理器公司Upstartle 的创始人们,最开始考虑开发针对企业内部网的协同与文件管理软件,但他们最终放弃了这个主意,而决定将注意力集中在互联网上的字处理器上。

Writely 公司的创始人之一的Claudia Carpenter 说:“过去,你不得不做一种巨大的事情-象套件一类的东西。现在,似乎你能够做一些轻量级的东西。”

由于互联网已经成为一种应用平台,Writely 能够将他的字处理器服务与其它网络服务连接起来,比如网络日志或者照片分享网站。现在,很多网站不断的公布它们的应用程序接口(API ),这让用户及开发者们能够在不同的主机式服务之间分享信息。

另外一个重要的技术进步就是AJAX(异步JavaScript+XML)的兴起。这是一种创建交互式图形用户界面(GUI )及网页的开发技术,它能够自动的刷新网络服务器上的数据。

利用AJAX,程序员门能够开发出桌面应用程序的主机式版本,比如文件和照片发布,AJAX可以给用户提供和在PC上类似的用户体验。

除了将注意力集中在专门的产品上,和以往相比,这些新创公司能够用很少的资金实现腾飞。

自由提供的开源软件正在增长,功能强大的硬件服务器价格变得越来越低。而在5 年之前,新创业的公司可能需要花费成千上万美元去购买这些硬件设备。

运营成本也变得相当的低。以37Signals 为例,这家公司没有花钱在市场营销上,他们采用了网上的营销手段,比如网络日志的口碑宣传。这家7 人公司没有销售人员。

纽约天使投资公司的董事David Rose说:“我们看到的Web2.0是一场软件公司发生深刻变革的运动。”

Rose表示,现在的网络企业家可以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仅仅用50万美元的资金即可实现从概念到功能性产品的转变。他说:“要是放在过去,得花数年时间,上百万美元,以及多次的计划修改才会等到第一个产品出笼。”

RDF 风险基金的主任Richard Forman认为,基于网络的软件模式可以同时辐射个人与企业两个市场。

他说:“Web 2.0 的迷人之处在于它是一种双管齐下的模式。一方面,你拥有用户提交的内容,这对网络来讲是一种巨大的机会,另外一方面,你拥有针对协同性工作以及应用服务提供商的网络服务,它将给企业世界产生真实的影响。”

现在,Salesforce.com,NetSuite和SAP 都在鼓吹,企业客户正希望放弃那些大型的软件项目,而选用主机式服务。即使微软这个软件世界的君王也已经发出过类似的感言。

进入Web 2.0 世界的低门槛使得那些新奇主意可以轻易的转化为新创企业。一些分析师说,也许这个门槛太低了。

许多的Web 2.0 网络应用可以由几个人,相对较少的创业投资和时间来完成。但是,与此同时,投资者们认为,这些服务很容易被复制。

另外,一些Web 2.0 公司的业务模式没有经过完全测试,比如Writely 就仍处于测试当中,公司仍然在评估几种不同的收入模式,比如客户注册和广告模式。(编辑:孙莹)

Small is beautiful for Web 2.0 start-ups

By Martin LaMonica
Staff Writer, CNET News.com
To Fried, the old way of doing things–where a start-up’s success hinges on a few well-heeled customers willing to shell out big dollars–is history.

"I think the idea of enterprise software is dead. Enterprise software is kind of a dirty word–big bulky things that never work, were never delivered on time, and are too expensive," Fried said.

The enterprise software market is a multi-billion dollar industry that’s still growing–albeit more slowly than in years past. But changing industry dynamics are making it a less attractive market to try to break into, say some investors and entrepreneurs.

"Investors are less excited about the tough sledding of that (enterprise software) business model," said Mark Hildenbrand, general partner for enterprise applications and infrastructure software at Onset Ventures. "There’s no question that it’s a challenged area."

Instead, the past two years has seen a proliferation of smaller companies building Web-based applications, sometimes referred to as Web 2.0, as well as open-source companies. Many of these firms can get off the ground with relatively small up-front investments, not the tens of millions of dollars that venture capitalists pumped into new software ventures in years past.

The business plan at 37Signals, for example, is to build simple hosted applications and charge a monthly subscription fee to small businesses and individuals.

In the two years since launching its first service, the self-funded company has signed on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customers and it has no debt, said Fried. It has also founded a successful open-source Web development project, Ruby on Rails.

"You can build a great business on a niche product because with the Internet, you can reach a million or a half-million people," said Fried.

Sharp focus, wide angle
A number of technology changes are making very focused product offerings more viable, according to entrepreneurs and investors. Most significant is the growing popularity of hosted applications, or software delivered as a service.

The founders of Upstartle, which makes an online word processor, Writely, first considered building collaboration and document management software for corporate intranets. But they eventually scrapped that idea and decided to focus on word processing over the Internet.

"In the past, you had to do a huge, overwhelming thing–a suite of stuff. Now it seems like you can do a lightweight part, which would’ve seemed like a feature before, that can be stitched together with something else," said Writely co-founder Claudia Carpenter.

Because the "Internet has become an application platform," Writely can connect its word processor service to other Web services, such as blogs or photo-sharing sites, Carpenter said. Web sites are increasingly publishing APIs, or 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s, which let users and developers share information between different hosted services.

 

Another important technical advance is the emergence of AJAX a development technique for creating interactive GUIs and Web pages that can refresh Web server data automatically. With AJAX, programmers can build hosted versions of desktop applications, such as document and photo publishing, which offer a user experience similar to PC-bound applications.

In addition to pursuing a narrow product focus, new companies can get off the ground with significantly less money than a few years ago, according to entrepreneurs and investors.

Freely available open-source software is becoming increasingly robust and powerful hardware servers are relatively cheap. Five years ago, start-ups would have had to spend tens or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dollars for equivalent products.

Operating costs can be lower as well. 37Signals, for example, has not spent money on marketing, relying instead on viral marketing techniques, like blogs and word-of-mouth advertising from its customers, said Fried. The company of seven employees has no sales people.

"What we’re seeing with Web 2.0 is that the game of what a software company is and how it gets started has very much changed," said David Rose, board member of New York Angels, which is an angel investment organization that recently launched a practice for Web 2.0 companies.

Rose said Web entrepreneurs nowadays can go from idea to functional product in under a year with under a half-million dollars in investment. "It used to take multiple years, millions of bucks and years of top-down planning to get the first product out," he said.

The Web-based software model applies to both the consumer and the business market, said Richard Forman, managing director of RDF Ventures and a member of New York Angels.

"The fascinating thing about Web 2.0 is that it’s a double-barreled track. On the one hand, you have user-submitted content which is a sea change for the Web and then you have Web services for collaborative interaction and ASPs (application service providers), which will have a real impact on the enterprise world," he said.

Companies such as Salesforce.com, NetSuite and now SAP have demonstrated that corporate customers are willing to forgo large-scale internal software projects in favor of hosted services, at least for some select applications, analysts noted. Even Microsoft, king of the shrink-wrapped software market, has taken notice.

Calling on the Fortune 5 million

A lower barrier to entry makes it easy for new ideas to turn into fledgling businesses. Maybe too easy, some analysts said.

Many Web 2.0 online applications can be put together with just a few people and relatively little upfront money and time. But by the same token, those services can be easily replicated, according to investors.

Also, some business models for Web 2.0 companies are not fully tested. Writely, for example, is still in beta and evaluating several different revenue models, including subscriptions for certain customer segments and, potentially, advertising.

"We’re seeing a proliferation of start-ups, many of which may be nice little businesses that will be beneficial to the founders, but few that have the fundamental ingredients for creating lasting, meaningful businesses," said Onset Ventures’ Hildenbrand.

Although building enterprise software companies may be tougher, money continues to flow into the field. But companies may pursue newer strategies, such as open-source or hosted applications.

Onset’s Hildenbrand, for example is focusing on companies that have deep expertise in a particular technical area, such as mobile devices or RFID. He’s seeking technology that does more than automate a set of business processes at global 2000 corporations.

"That’s now pretty darn easy to do and hence the value proposition of doing it is not nearly as strong," Hildenbrand said.

But for entrepreneurs like 37Signals’ Fried, that’s a row not worth hoeing any more. And, he contends, keeping his business operation small and his product simple doesn’t mean making sacrifices.

"I think we can be one of the most meaningful companies in the next 20 years," he said. "We don’t care about the Fortune 500–it’s the ‘Fortune 5 million’–the small businesses that are doing interesting things."

 

 

1、  建立系统。

2、  运营这个系统。

3、  发现问题。修改系统。

4、  积累修改,升级系统。目的是,降低运营系统的成本。

5、  尽量只做会重复出现的事情。偶然事件交给别人处理。

6、  重复出现的事情,第一次做,就通过所建的系统做,这样才能进入系统级的积累。只有不停地积累和修正,才能最终将这件事情做好,并降低下一次做这件事情的成本。

7、  建立系统。需要服务器+程序员或者服务器+第三方程序。除了嘟嘟送我的一台,我最近又买了两台服务器,但很长时间没买新衣服了。但我依然坚持用系统完成事件。读小说越多,对人越没信心。包括对自己。

Trackback: http://tb.donews.net/TrackBack.aspx?PostId=588700

 

麦田:博客即媒体

周五应邀参加和讯网举办的关于博客广告的会议。这个主题会议,和讯在三月份就开过一次,当时我专门写了blog介绍。两次会议具体内容差不多,不过这次开会的时候我有点走神,突然想通了一个问题:博客即媒体。这看似普通的问题,但其实想来并不容易。

(一)博客的“三座大山”


交互性。04年夏天,我第一次见到方兴东的时候,就有一些激烈的讨论。当时,我比较看重自己熟悉的BBS ,而方兴东正大力推广Blog。所以就我的立场看,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写blog――都没几个人看的东西;而从方兴东的立场看,他很奇怪为什么还有人愿意待在垃圾文字很多的公众 BBS――没什么价值的东西。现在想来,这是很有意思的一场讨论,我和方兴东的分歧,正好能看见bbs和blog 的对立统一:

BBS:交互强,价值低
Blog:交互弱,价值高

文字能力。如上所述,当我后来加盟博客中国,很自然试图加强blog的交互性。但不久我就发现,比较“交互性”而言,对于blog 还有一个更大的挑战:“文字能力”。这里我特别喜欢引用cnblog原来的压题语:"中国还不是一个善于书写的国度,而blog的出现。。。。。。"――但是我没有毛向辉那么有抱负,他用省略号的潜台词是 blog的出现可能改变不善书写的中国;我没有那么乐观,也没有那么雄心,我连我老婆都改变不了,何谈中国。所以从cnblog的压题语,再结合我对中文互联网的经验,我得出一条悲观的结论:文字能力严重阻碍 blog在中国的发展――会写字的人少,会写还喜欢写字的人更少,如果以这些少而又少的小众作为blog目标市场,那blog 自身的市场空间无疑非常狭小。(暂不涉及blog浏览用户,而只谈blogger)。

很凑巧,当时在博客中国的论坛上,一个网友发了个水贴,我非常喜欢,全文转载如下:

“我上网是怎样的?!开起电脑打开浏览器开一个音乐的网址,在开两个qq,还可以玩一些游戏,一边听歌一边上网,这种感觉蛮叼的!认真的想一下我上网的习惯,真的有点无聊, 我现在又找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博客了 我的写作文才并不是很好,说真的写作真的很烂,真希望能有个写作高手教我写作,我回感谢的!!! 我先写到这了”

您真的相信他从此就变成一个blogger了?不,虽然我没有跟踪这个用户后来的情况,但我们都知道,最可能是这个网友的blog可能没写几篇,就废弃了。

而该网友上网的自画像,恰恰描绘出当前中文互联网70% 以上用户的上网习惯――对于这些用户来说,玩blog即使心有余,也力不足。

持续更新。从现实来看,除了公众人物(明星)、文字媒体从业人员和超级自恋狂,普通人谁能在几乎没有人看的情况下,总是坚持更新 blog?但如果一个blog不能持续更新,很难保证其价值。所以,相比上面谈到的两条障碍,“持续更新”才是blog最致命的难点――因为“交互性”可以通过产品设计和社区设计部分解决;“文字能力”可以通过图片、视频、音频blog 部分解决――但让普通人“持续更新”,几乎无解。

很明显,徐静蕾不是我这里所谈的“普通人”

当我投身互联网,从事blog相关工作以来,我一直都在试图“嫁接改良”blog ,使其突破上述“交互性”、“文字能力”、“持续更新”三座大山。对于前两点,我和团队都做了一些努力和尝试,也有一些心得;但blogger“持续更新”的问题,却一直没有让我自觉满意的解决方案,

上周五在和讯的会议上,我有点走神,又想起这个问题。但这次我豁然开朗,突然想通了一点:根本没有任何一种方法让普通网民“持续更新”blog!

Blog需要“持续更新”作为必要条件,但没有任何方法让普通网民持续更新,所以结论是:普通网民根本不需要blog服务。

这个结论对您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于我这个长期从事blog相关工作的人来说,这个结论意味着深刻的自我否定,反正不是很容易才想清楚的,所谓“当局者迷”吧。

 

(二)观念要服从现实
在写完《博客即媒体(1)》后,我发现有一处自己表述得比较含混,平添许多误解。原文:“普通网民根本不需要blog服务”不准确,因为什么是“普通网民”,这个很难定义;现在换一种表达方式:“blog服务不会成为类似email、IM这样的互联网基础服务”――这样叙述的,其实和我上文说的是同一意思,即我的观点是:博客不会成为“人人都需要”的基础服务,而只会成为少数人需要的高端服务。(基础服务:根据CNNIC的统计看,email,搜索,im等基础服务,基本上都是超过50%的网友会使用,有的比例甚至超过80%)

在上文发表后,非常感谢keso写了一个评论,用数据来反驳我的观点,使得这场讨论更广泛。但下面我会证明,keso所引用的数据,其实恰好能证明而不是反驳我的立论。不过在这之前,我先回应zheng的《麦田的被洗了脑的Blog观念》。在这篇文章中,zheng逐条反驳了我的“博客三座大山”。对于zheng说的这些,我感觉特别熟悉,因为类似“blog的社会性”,“blog是个人在网上的代理”(大意),这些提法,都是我曾经也有过的。所以我非常理解zheng,因为此时的zheng和当时的我一样,其实都是在试图用一些“观念”(类似上述blog是个人的代理等等),去替代让我们感觉难以接受的“现实”(博客的三座大山)。

Zheng的结论“博客是一个工具”,我是同意的,但我的修正在于:“博客是一个工具,但不是每个人都需要的基础工具”――类似每个家庭都有一把改锥,但他们并不是都有电钻。

Keso在文章中引用了两段数据,主要一段是“据Technorati统计,截至2006年3月,Technorati已经跟踪了3530万个blog(目前是4780万个),基本上保持着每6个月翻一番的增长速度。其中,55%(3个月前这一比例是50.5%)的新创建的blog,3个月后仍然保持更新。每周至少更新一次的blogger,为390万个(11%)。Technorati每天跟踪到的posts更新数量,超过120万个。另外,2006年3月,Technorati跟踪的中文posts数量,占posts总数的15%”。在我们仔细看这些数据之前需要说明:由于technorati只是一个网站,所以它跟踪到的blog情况,并不能证明blog的总量情况,但由于technorati跟踪的数据量很庞大了,所以研究这些数据的特性,可以几乎准确反映出整个blog的特性。

而从technorati可以看出这些特性:
1,55%的blogger三个月后依旧更新
2,每周更新一次的blogger有390万个--一般而言,更新一次意味着post一篇文章(毕竟一天写2篇blog的情况不是太多),所以我们可以大致估算出这批每周更新的blogger,他们每天post的文章是55万左右
3,每天120万个更新,如果刨除上述55万左右由“热心blogger”提供的文章,大约还有65万是由一般blogger提供,这部分一般blogger人数是3530万-390万=3140万
4,这些普通blogger的更新频率:3140/65=48天

结论,从technorati大量数据可以勾勒出整个blog业界的一个概括:11%的每周更新用户,提供了45%左右的原创内容;而89%的用户,他们大约48天才更新一次,虽然他们也提供了55%的原创内容

这个结论,其实正好符合经典的“八二原则”,只是我们这次谈的不是“长尾”,而是其“头部”。

另外,按照一般的理解,每周至少使用一次某类服务才能真正算该服务的“用户”,所以严格来说,technorati跟踪的这11%每周更新用户,才能算真正的“博客用户”。

更进一步,这11%还是在使用blog的人之中的比例,还有多少网民压根就没用过blog啊?如果我们就算一半的话,那么放到整个互联网上,真正博客用户就只有5%。

一年前我就知道真正的博客用户不超过5%,然后我拼命想办法试图突破“三座大山”所带来的这种局限,但是我今天明白了,确实没用,博客作为一种工具,潜在用户压根就只有这么多人――那其余95%的人会偶尔使用一下blog,这就好比我们有时也会使用一下电钻,但不会买一个电钻。

 

预告:下面2章将分别谈对于11%的blogger的媒体策略;以及对于89%的用户,space策略是否可以成功。

(3)二者不可得兼
如果按照严格定义:每周至少使用一次某项服务,才算该服务的用户;那么,到底中国有多少“博客用户”呢?或者换一个类似的问题:每天到底有多少篇博客文章?

这个数字肯定没有准确值。从外部观察,新浪的说法是他们的blogger每天发文30万篇。根据我的经验,这个数字肯定是夸大了。同样根据我的经验,整个中文网络每天的博客文章数量,应该不超过50万篇――这包括了新浪博客、msn space、q-zone、以及所有bsp等等,全部的总和。(比较数据:已经索引了26亿个链接的Technorati每日跟踪的全球blog文章数量是120万篇,中文占据其中15%,即18万篇;由此可以侧面证明,我上述50万篇的估计值是基本合理的)

再按照我在上文的分析,那么每日50万篇中文博客文章中,45%的文章即22万篇是由每周至少更新一篇文章的“博客用户”提供;再根据一般而言用户每天只post一篇文章――由此可以推导出中文“博客用户”为22万×7=154万。

由此得出我的结论:每周更新的中文“博客用户”大约为150万人,占中国1亿网民的1.5%;也就是说,只有这1.5%才是互联网服务定义上的“博客用户”,剩下的98.5%的网民,要么从来没接触过blog,要么玩票。

也许有的网友很奇怪,我为什么非要强调“每周更新”,实际上,这是从商业网站的角度考虑:任何一个商业网站的服务,如果用户一周都不能使用一次,你很难想象这会让他付出某种费用或代价来获得该服务。说句大白话,如果bsp主要收入来源于blogger的贡献,那么48天才blog一次的用户,对于你来说完全不用奢想会从他们身上赚到钱。

另外还有网友认为150万这个数绝对小了,因为他们结合自己切身经验,认为自己就是普通用户,但也能在坚持写博客。比如,keso的文章中一个网友就是如此质疑,认为我太高端,邀请我去看看“普通人写的博客”――其实,所有能看到我这个系列文章的人,对中文网络世界来说,都已经是高端用户了:你得写博客,你得来donews,你还得对blog发展有讨论的兴趣和能力。就以上面这位网友来说,我当然去他的博客看了看,确实很坚持,挺能写的,一篇动辄上千字,但他又不从事文字工作,所以我只好换个中性的说法:您是文字爱好者,所以您是博客――我举例这些是想说明:150万,这个数字可能不符合你的直觉,但它是合理推导出来的;此外,150万这个绝对数字也很大了,所以当个体用切身经验来直觉判断时,你极可能会认为周围的人都是“博客用户”,因为凑巧他们都在150万这个集合中而已。

这个系列写到这里,让我梳理一下:我一直在盯着一个问题:把1.5%的网民和98.5%的网民区分开――在第一部分,我从用户经验的角度来区分;在第二部分,受keso的提示,我用数据推导;但无论“经验”还是“数据”,都能得出同样的结论。

或者说吧,我厌倦了对blog的咬文嚼字,所以爱怎么称呼都可以,你愿意认为所有中国网民都是blogger也无所谓;但我要的是在“泛blog服务”上的一个“细分”,1.5%的a类用户和98.5的b类用户,因为他们的需求是完全不一样的。

A类(建议命名blog
数量:1.5%
用户需求:获得传播的影响力
网站应提供服务:媒体平台,是用户的生产力工具

B类(建议命名space
数量:98.5%
用户需求:kill time(交友、追星等等等等)
网站应提供服务:交流平台,是用户的消费产品

表面上同样的“泛blog”服务,但是服务对象差别太大了,类似你同样面对两个人,但一个人是汽车的设计者,一个是汽车的消费者,你是应该为他们提供一张图纸,还是一辆汽车?

(4)终章:做牛做熊都好,就是不能做猪
这个系列我写得非常累,因为我是在梳理自己的思考。而写到现在,我其实只得出了一个常识――1.5%的网民和98.5%的网民完全不同。

但就这么一个常识,其实已经有包括我在内的n多人、n多金钱为之投入,为之付出代价――而且还正在继续为之投入,为之付出代价。

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一个沉重的常识。下面是根据这个常识,结合02年blog进入中国以来的一些事件,推导出的一些结论

1,“we are media”是错误的:只有1.5%的网民是media,而98.5%的网民即使建立了以个人门户为代表的“网络数字化人格”,那也只是一种互联网存在,being

2,前几年关于方兴东博客是“精英”,木子美博客是“草根”的争论是错误的:因为从博客内容区分“精英”或“草根”没有意义,两者真正的区分在于是否具有media特性(传播性);而就这点来看,方兴东、木子美、keso,还包括我,以及绝大多数donews的博客都是属于1.5%的那类blog。事实上,我们是一类人。

3,blogchina,blogcn,blogbus等等早期BSP之所以没发展起来,就是因为他们试图同时服务两类用户,而不是只服务于blog或space――其实现在看来,他们第一应该只选择一类,第二在当年,他们应该最优选择是成为blog的服务商,而不是space服务商。到底是服务于1.5%,还是服务于98.5%,在商业利益上是没有区别的,即两者是不同类型的服务,两者都可以做大;运营者应该根据自身资源和时势进行选择,唯一肯定失败的是两者都做,这非常类似股市,做牛做熊都好,就是不能做猪――盖因其太贪,想两面讨好,占尽便宜。

4,新浪,根据路径依赖,本能选择成为了blog服务商,成为了媒体,服务1.5%的用户――但这是他们的本能,其实他们并没有真正想明白,所以新浪博客在很多地方做得不到位,尴尬,原本“做牛”,但现在开始有“做猪”的倾向

5,QQ,q-zone同样是路径依赖,本能选择成为了space服务商,服务98.5%的用户。但相比新浪,qq的定位很坚决,是我认为截至目前为止,在泛blog业务方面,战略定位和执行最恰如其分的公司,可以说一直在“做熊”

6,百度空间,这个我会专门再写一篇分析,但简单说来,很明显,它一出来就是“做熊”的架势,最直接的将威胁QQ,其次是新浪――有人认为百度空间对msn space最有威胁,这不对,因为msn space因政策之限,不可能在国内做社区来抢大家的饭碗;反而,最受到影响的是qq。百度抛开搜索方面的业务,其社区方面的业务其实相当于qq的web化

写累了。原来设想今天这部分是谈如何用blog做媒体,以及如何做space;但前者大家可以参考新浪,后者我会在下一篇blog,通过专门分析百度空间来谈谈。

这个冗长的系列就先到这里吧。

 

麦田:Web2.0 只对1.5%的网民有效

从半个月前,我写《博客即媒体》系列(123),到随后《百度空间:中国出了一个myspace,我都在对一些看似web2.0“常识”的问题进行追问。比如,到底有多少人经常更新blog,为什么多数人不能经常更新blog,以及为什么经常更新blog是衡量blog用户的一个重要指标等等。

 

作为一个web2.0相关业务的从业人员,两周来,我重新思考这些“常识”,是因为模模糊糊中,我感觉在逼进web2.0业务的一些本质。这里多说一句,梳理这些“概念”或“本质”,并不是为了学术研究,而是澄清问题之后,用于指导web2.0的业务运作。所以很多时候,表明上看起来我写了很多“咬文嚼字”的东西,但其实很多具体的案例我是没有写的,而几乎每一个“咬文嚼字”的背后,又都有鲜活的案例予以支撑。这里我举一个例子:比如某bsp网站,是国内最早的bsp之一,但获得投资后,业务却一直没有起色;为什么?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们不知道“博客即媒体”,而从来没有发挥自己在“媒体”方面的先发优势,却去做了很多space的事情。但space由于国内存在QQ,实际上市场空间极度狭窄,所以这方面很不好做。这样,这家bsp几年来的战略,本质上就是灭己之长,攻己之短,难免失败。

 

 

上面这部分的介绍,是给第一次阅读我的博客的网友。因为我下面的文字将延续最近的思考,并且试图从blog业务放大到web2.0业务。所以如果您希望更清晰地了解下面的内容,最好先看看《博客即媒体》和《百度空间:中国出了一个myspace》。

 

 

Web2.0的概念,最先是由提姆·奥莱理(Tim O’Reilly)提出;他本人在0510月,写了一篇关于web2.0的长文,该文更可以说是web2.0的纲领性文件。(下载。纵观全文,以及目前业界实践的情况可以看出,web2.0的特性很多,有些甚至还存在争议,但至少有一点是无庸置疑:web2.0主要由用户贡献内容。表面上看,Flickrdel.icio.us等等成功的web2.0标志性网站也正是如此。也就是说,无论奥莱理的“理论”,还是flickr等网站的成功“实践”,似乎都证明了“用户贡献内容”的重要性。于是,我们国内的web20网站的操盘者也就将之视为圭臬。

 

但其实,这条web2.0“原则”是经不起推敲的,它在实践过程中存在两点极大的问题:

 

第一点是:凭什么让用户为你贡献内容。坦率地说,这条障碍我很早就知道,并且我对之有解决方案。但我看见好多国内的web2.0新兴网站,压根就克服不了这个障碍。他们把网站摆上了线,他们把web2.0的概念喊得震天响,但他们就是没法让用户访问他们的网站――遑论为之贡献内容?!这些操盘者,和几年前嚷嚷着“六度空间”就开始做SNS网站的哥几个水品差不多,都是“概念拥有者”,却不拥有用户。

 

但第二点,我却是过了很长时间,走了很多弯路才想明白,即:其实绝对不会有太多用户贡献内容,只有1.5%的用户会做这样的事情。Web2.0 只对1.5%的网民有效

 

为什么是1.5%,详细推论过程请参考《博客即媒体》;而这里,我只是把他们从“博客”业务范畴,更扩大到web2.0业务范畴。

 

 

当我最近得出这个结论后,结合我自己的工作实践,我感觉非常开心,因为以前一些看似荒谬的现象,现在都有了清晰合理的解释。我这么说,是想说明1.5%这个结论对我自己非常重要;而对别人是否认可,我无心辩论。爱信不信,都不信才好呢。:)

 

不过对于那些半信半疑的人,我推荐他们看看这篇文章:《What is the 1% rule?》(中文版Charles Arthur是在720号写的,比我的《博客即媒体》晚了5天。

 

 

如果相信web2.0只对1.5%的网民有效,并不会得出一个悲观的预期,反而,它让我真正看到web2.0的巨大力量。我举个例:1.5%这个比例放在中国,目前就是150万的绝对大数――想想中国的报刊杂志加起了才1.2万左右。(报纸2000家,期刊近万家,不过其中商业运作期刊也只有2000家左右)――从1.2万到150万,就是web2.0真正的力量。

BLOG中文翻译:网络互动站点的1%规律

July 21st, 2006

你想过人生是怎么一回事吗?

最近在看一本教人怎么增进做事效率的书《Getting Things Done》时候,忽然开窍。

书中说我们现代人在平日生活中为什么总觉得事情总做不完,是因为现代生活很多东西都是没有疆界的、不可用数量去衡量的。

比如以前的农业人生,你有多少土地,每个季节播种点什么,每天去浇水、施肥、除草、收割等等劳作,所有要干的活都是清清楚楚的,比如你有10亩地,你今天做了1亩,还有9亩没有做,明天继续做,一目了然。

但现代的活却不能用数量去衡量和控制,例如一个白领的生活:

  • 每天打多少个电话、写多少报告、和多少个客户见面等等,都是没有明确数量疆界的,今天可能打10个电话接到一宗生意,也可能打50个电话也没有接到一宗;
  • 你为了写一个报告去搜索引擎搜索资料,可以搜1分钟,也可以被相关的东西所吸引,耗费数小时去浏览各种信息,但结果都一样,你写出来的只是一句话;
  • 下了班,你往家里买生活用品,可以买一瓶牛奶,也可以买10瓶,可以买一种菜3斤,也可以3种菜各一斤;
  • 你可以今天买齐1周的菜,也可以今天不买菜,打电话约会朋友外出吃饭……

选择的多样性让我们现代人往往在日常生活中陷入一种茫然的状态,总觉得事情做不完,忙忙碌碌一天、一周、一个月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

年年月月就这样过去了,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人生呢?

…………

爱搞搞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呢?

为了让你明白,每个现代人都要选择一个行业去加入以便挣钱养家,哪个行业收入比较高,你把上面的发展例程走一遍就头脑清楚了。

时代的进步就是玩的花样不同了,越新的游戏越热门,现在大家喜欢玩的游戏是消费、IT等等,你却想跑去当诗人、当文学作家,即使你比李白更会玩,也不可能成为李白。

假如你想反驳说“韩寒也是作家呀,他也有钱”,那俺只能很负责地告诉你:韩寒再有钱,也比不上丁磊、江南春等等,这是行业决定的,不是个人问题。

行业板块优先于职务分工,炒股买股票也是先看板块后看个股,和读书时候专业挑选道理一样,相当于你决定上哪条“贼船”,这条“贼船”越新,船上船员的平均待遇越好。

全文:http://blog.donews.com/aigaogao/archive/2006/07/24/974833.aspx

2006年07月21日

直到今天,我心目中的名牌是“阿玛尼”、“雪铁龙”。

原因很简单。少时看周星星的《破坏之王》,里面的花花公子凭一副“阿玛尼”太阳镜就让别人相信他是儒雅之士。《丁丁历险记》,里面的坏蛋和好人,都开着“雪铁龙”在非洲的丛林里纵横驰骋。那一刻,“阿玛尼”、“雪铁龙”满足了我所有对成熟、儒雅、时尚、男人、勇敢的想象。

后来,上学时听一个台湾人讲的“广告学”课,说“积极的想象是广告的核心价值”。这又为我对“阿玛尼”、“雪铁龙”的盲从提供了理论根据。回想一下,二十多年来,影响我消费行为的广告确实都是那种能够给予我“积极想象”的。而那些让我感到不舒服的广告,我也确实没有对其所推介的产品发生过哪怕一丁点兴趣。

最近,横亘在BLOG头顶上的HP广告应该就算是让我感到不舒服的那种广告。首先,这个广告完全是强行插入的,没有过任何的沟通与公示,这让我不舒服;其次,这个广告居然强插在BLOG的头顶上,这让我不舒服;再次,这个广告居然设计的那么土,而且显示效果与BLOG的布局效果是那么的不协调;这让我不舒服。

于是,我现在对HP的想象就是一个字“土”,比金嗓子喉宝让罗纳尔多做广告还土。依次类推,我今后可能也决不会购买HP的任何产品。因为,一个简单的形象广告都设计不好,我很难相信它能把更复杂的产品设计做好。

还有,这么土的一个广告,MOP居然能把它放在BLOG 的头顶上。这也不由得不让我重新判断MOP的审美能力和经营判断能力。

广告学上有句名言,“广告有两类,50%被浪费的和50%有用的”。但我听课的那个台湾人认为,“广告至少有三类,浪费的、有用的、有副作用的”。而且,“一个愚蠢广告的副作用是那样的大。受众的反感会阻碍其购买行为,致使商家失去价值实现机会,而受众也错过可能对其有用的产品;商家无法得到积极想象而损害品牌认同;广告发布者的可认同度则因受众对广告的反感而受到怀疑。可以说,在愚蠢广告的面前,所有人都是失败者”。

今天,拿台湾人的话来观察BLOG。很多人已经走了,更多的人似乎在以不更新而表达着无声的抗议……

 

 

补记:

今天卖弄一点广告学知识吧。很多人以脑白金、好记星的成功而理所当然地崇拜广告轰炸的效用。但从广告心理学来讲,广告轰炸的效果是因目标人群的特征而定的。一般情况下,少儿、老年、妇女容易对广告轰炸产生反馈。这是受她们的思维方式(说出来有些不好听,我就不点明了)所决定。

所以,放广告之前先想想自己的受众,别花钱买罪受。

 

2006年07月18日

这两天刚知道,我的BLOG被别人做了一个镜像,凡是我在这里写的东西,都能在那个网站也有所反映。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镜像我的BLOG 。

是因为我写的好吗?

那为什么我向互联网求职的时候没有人要我呢?

我非常喜欢互联网,非常想投身互联网工作。可是,我的所有求职全部石沉大海。这似乎有说明互联网还看不上我。

那问题又回来了,为什么有人给我的BLOG做镜像呢?为什么有人让我到他们那里写BLOG 呢?

看不上我,却能看上我的BLOG.

难道我的BLOG居然已经独立于我而自在了吗?

2006年07月12日
齐达内的神秘微笑点燃了马特拉齐的羞愧难当

出处:http://blog.2006.sina.com.cn/u/46e815bb010004gw(范文阿,写球能写成有情节的小说)

2006-07-11 20:16:51
  
本文的眼:
 
如果你真正喜欢一个人
 
就应该从把他当作一个“人”开始……
 
 
1
 
齐达内和马特拉齐双双跳起争顶,在空中,前者的双手是自然下垂的,后者的一只手自然摆动起着维持身体平衡的作用,另一只手则有另外的功用——看上去是在为齐达内做着颈椎按摩。
 
这就是齐达内和马特拉齐踢球方式的不同;当然,马特拉齐是一名中后卫,“小动作”几乎是世界上所有后卫球员与生俱来的一项专业技能。
 
在足球领域,齐达内是具有艺术气质的大师,作为身怀绝技的大师眼里的足球与普通球员眼里的足球笃定是有区别的。球在齐达内脚下的时候,大师的演出开始了,只是与此同时,其也不得不面对着各类防守球员各种类似“砸场子”的拼命阻挡。
 
实际上,过去10年间萦绕在齐达内身边的就是这样永恒的纠缠——那是防守球员必须履行的天职,也该是身经百战的齐达内顺变接受的现实。
 
2
 
回顾意法之战,齐达内的演出不断遭遇着意大利人的干扰,就好比一位歌唱家在演唱的过程中不断有人吹口哨、喝倒彩或者往舞台上扔水果或者水果皮。这并不是什么稀有的现象,在任何一场足球比赛中,任何一名球员在进攻的时候情况都大抵如此。
 
那场比赛中加图索是齐达内主要的对手,当然皮尔洛、卡莫拉内西也在相应的中场区域与齐达内有过对峙;由于齐达内时常深入到意大利的禁区腹地,因此卡纳瓦罗和马特拉齐与之单挑的景象也并非凤毛麟角。
 
 
 
2001/2002赛季,当大器晚成的马特拉齐从佩鲁甲投身国际米兰的时候,齐达内刚好辞别尤文图斯加盟西甲皇家马德里。虽然卡纳瓦罗从帕尔玛转会至国际米兰的时间是更晚一些的2002/2003赛季。但那时的卡纳瓦罗早已成名天下。
 
星星之间是很容易惺惺相惜的。这就是为什么当齐达内受伤倒地的时候,卡纳瓦罗会走过来甚至蹲下来关心着法国人的伤势,旁边的一只脚是赞布罗塔的,同样是一位高手。我不认为当时马特拉齐就不想做与卡纳瓦罗同样的事情,但显然,其与齐达内之间存在着一道看不见的心理鸿沟。
 
 
3
 
卡纳瓦罗踢球的方式与马特拉齐有所不同。前者的防守在凶猛的同时有着相当的艺术气息,后者则更多的是凶猛,大开大合的肉搏为主。
 
在意大利的禁区内,横向移动的补位多半是由卡纳瓦罗来完成的,因为那需要更充足的意识和判断;马特拉齐的主要工作是贴身盯人以及正面封堵,虽然移动补位的活也干,但总体上很难做到最好。比如本场比赛开场6分钟造就的那粒点球。
 
卡纳瓦罗有文身,但文身的部位是上臂的内侧,只有其脱去球衣并振臂高呼的时候,才清晰可见。
 
马特拉齐的文身即使穿着羽绒服都可能被看到。他把自己的手臂当作了画板,上面有一些文字,也有一些类似生猛动物的涂鸦。
 
我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本质上齐达内和马特拉齐都是人,但在性格、个性、人生观上又有着决然的不同。我相信在内心世界里,马特拉齐对于齐达内是仰视着的,不仅是马特拉齐,这个时代几乎所有球员都是如此,原因很简单:没有人不渴望自己能够拥有那样令人叹为观止的高超技艺。
 
那么,在齐达内的内心深处呢?
 
这不是一个很容易回答的问题。但我相信马特拉齐赛后的一段表白:“我确(用语言)攻击了齐达内,因为法国人是一个极其傲慢的家伙。”
 
傲慢通常是贬义的,但在很多时候应该是中性的,比如,你见过任何一位不傲慢的艺术大师吗?
 
4
 
齐达内的傲慢是长在骨子里的。因为他拥有着可以傲慢的资本,如果他不是傲慢的,我甚至怀疑他是否能够企及今天的球技。在其眼中所有的对手都不是真正的对手,所以他才会在球场上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肆意且从容地上演着目中无人的挥挥洒洒。
 
在有球的时候,齐达内所有的精力都会专著于掌控皮球的运行上。那是一种极度沉湎的状态,也是任何领域里的艺术家们在艺术表现过程中常见的形态。
 
但当皮球离开身体控制范围的时候,无球的齐达内开始从“大师”转变为“凡人”。“人球合一”是齐达内艺术造诣的最高境界,而“人球分离”之后,齐达内也自然会从那种至高的境界中逐渐剥离。
 
这就是为什么齐达内所有得过的红牌90%都是在球远离自己身体的情况下获得的;重要的还有,其几乎所有的严重犯规都不是“偷偷摸摸”的,而都是“明目张胆”的。说到底,他从来没有学会过究竟该怎样去“犯规”;甚至他最痛恨的也许就是那些通常意义上的“犯规”。
 
我愿意再次重复两家欧洲媒体曾经对齐达内与红牌之间关系问题的解析——
 
“齐达内虽然很少主动犯规,但受到别人侵犯时往往会变得怒不可遏,从而回铲或直接攻击对方,他的红牌大多因此而得到。”—— 《世界体育》
 
“齐达内永远是足球世界里的莫扎特,而不是足球的凶手。但这个莫扎特从来不会被恐吓住,暴躁甚至是其桀骜不驯的另一面。”—— 队报》

 
 
5
 
2004-2005年,当齐达内14个月的时间里连续领得3张红牌之后,有人称其已经进入足球场上的“更年期”。
 
情绪不稳、易爆怒是更年期来临的主要特征。这不是性格个性的流露,这是生理规律的体现。是的,我以为齐达内那些不太容易让人理解的情绪和举动用胜利规律才可能得到最合理的解释。当然,内心的渴望与现实的压力也随时可能成为某种爆发的诱因。
 
34岁的老将一般情况下踢不了34分钟的比赛就已经大汗淋漓了。齐达内在坚持,疲惫中的咬牙坚持。你可以看到场上他笑容越来越少,我不知道是否因为笑,即使是微笑也将耗费掉一部分精力和体力,所以我们看到的齐达内更多的是全神贯注、全力以赴的全身心投入。
 
当然,齐达内总归是人。在其经历的意法之战110分钟里,只少有4个时刻所发生的事情接连刺激着他的神经,情绪因此而不可避免地处于跌宕起伏之中——
 
点球建功、本队失球、受伤倒地、头攻未果。
 
 
 
 
第103分钟,早已触及体能极限的齐达内高高跃起用尽所有力气实施了一次甩头攻门,可惜的是被反应奇快的布冯单手托出横梁!
 
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吗?齐达内突然开始了一阵无所指的怒吼。他没有辱骂任何人,他似乎是在声讨的命运。
 
6分钟之后,马特拉齐的左手便悄悄地从后面伸出来,把齐达内的身体萦绕了……
 
6
 
马特拉齐实际上也不是那种踢球特别阴损的人。他的很多犯规是大鸣发放的那种而不是阴险毒辣的那种。只不过作为后卫,防患于未然是必须的,比如无球的时候使用一些小动作对对手加以控制。
 
当法国队在右路进攻的时候,意大利禁区线内的马特拉齐刚好最靠近齐达内。他贴了上去,然后伸出左手,起初其环抱齐达内的动作并不算太大,感觉上还有些怯生生的;等法国队球员从边路把球传起来的时候,其手臂已经死死地贴紧了齐达内的胸膛。
 
 
球没有传到齐达内和马特拉齐所在的区域,而是被几米之外的加图索候个正着,意大利由守转攻发动反击。马特拉齐的手臂也放开了齐达内。
 
此时,齐达内却突然露出了微笑。坦白讲,一个不那么爱微笑的人突然之间微笑起来,多半总会有什么样的故事或者事故发生。
 
那一刻,天使的微笑或者是撒旦的微笑,实际上已经只有一线之隔了……
 
7
 
无球。只剩下两个人。
 
是马特拉齐先动的手,这板上钉钉;是齐达内先动的口,这也毋庸置疑。
 
在一位当今足坛声名最为显赫的艺术大师面前,马特拉齐肯定是处于心理劣势的;尤其自己又是在使用了不那么光彩的“小动作”之后,意大利人除了赶紧把伸出的手收回来之外,不太可能再多做一件事、多说一句话。下面的照片上,马特拉齐的左手甚至还有些崇敬地推送着齐达内往回走。
 
球还没有飞来的时候,就有人暗地出手限制自己的行动,对此齐达内当然会产生极度的反感,原本体力的枯竭与情绪的跌宕已经让其有些心烦气躁了。何况,他转身看到的又是马特拉齐。
 
 
如果齐达内转身看到的不是马特拉齐,而是惺惺相惜的卡纳瓦罗,或是昔日队友赞布罗塔,或是脚法秀丽的皮尔洛、或是勤奋认真的加图索……我坚持以为,齐达内的微笑将是天使般的。尽管他依旧可能说出同样的话——“你想要我这件球衣的话,一会你来拿好了。”
 
但凡有心观察体味生活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同样的一句话可能是玩笑,也可能是嘲笑;两者的区别取决于两者之间的认同感。
 
我觉得齐达内说的不是玩笑,因为他骨子里对马特拉齐的认同感应该是少之又少;那应该是对马特拉齐的嘲笑,问题的关键在于,这样的嘲笑或者说傲慢,不是无端生成而是事出有因。
 
被嘲笑的马特拉齐羞愧难当了。他忘记了自己几秒钟之前的动作并不属于壮士所为。在我看来,一个人永远不该这样——你做了一件不那么具有大家风范的事情,然后还不能接受真正的大家的嘲笑。
 
8
 
关于马特拉齐究竟回应了齐达内什么才导致齐达内怒火衷烧出头相撞,两天来中外媒体上有无数个不同的版本。我自己认为英国《每日快报》的版本比较符合逻辑——即,马特拉齐提到了“齐达内妻子的衣服”。
 
在《托蒂笑话集》风靡一时的意大利,人们并不缺乏幽默感。比如世界杯期间,有记者问布冯“如何比较和女友(塞莱多娃)相会与参加训练的心情?”的时候,意大利门将回答说:“还是和女友在一起感觉更好一些,毕竟塞莱多娃和加图索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实际上,马特拉齐即使看上去像个粗人,其驾御语言的功夫也不浅。比如事件发生后,有媒体指责其当时回应齐达内是“恐怖分子”,马特拉齐的回答是:“我从来没有说他是恐怖分子,我对此一无所知,我唯一认可的‘恐怖分子’是我10个月大的女儿。”
 
但显然,马特拉齐在当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幽默感,只有羞愧中又被嘲笑之后的咒骂。整个事情大抵上就是——齐达内的微笑点燃了马特拉齐的羞愧难当,随后马特拉齐的咒骂又点燃了齐达内积压已久的怒火……

9

齐达内是人,马特拉齐也是人。

找一张齐达内微笑的图片真的是挺不容易的事情。不过还是找到了,贴上来,留做一个纪念。

 

也许是天意。那天在场上的11名意大利球员中,如果说只有一个人可能与齐达内联手制造出“一只胳膊和一句嘲笑引发的惨案”,想来想去,这个人只有马特拉齐。

当然,同时在场上的11名法国人加11名意大利人中,如果只有一个人不甘遭受辱骂而用头将对手撞翻在地,想来想去,恐怕也只有齐达内一个人。

人,只有人,才是最根本的。

我确实太笨了,前后花了4个小时写这么多的文字,为的只是表达这样一个简单之极的感受。

太伤自尊了。

这是我关于2006德国世界杯最后的一篇文字。就像一个人每一天都会经历一些事情,见到一些人。

其中有一些是从来不需要想起的,有一些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而有一些则是“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