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墙 
By [ 黄一琨 ]  2006-8-15 17:02:21

http://www.mindmeters.com/showlog.asp?cat_id=27&log_id=3163

今天又经过东三环的那几幢小楼,因为在中央电视台新大楼的工地边,它们和它们的主人一起面临着灭顶之灾。

这里是城市最繁华的地方,却又是城市最隐秘的丛林。面对着东三环小楼的外墙成了主人们求告的唯一途径。字大如斗,但是无人会意。

今天,这座墙被粉刷一新,我只能看见“GCD,救救我”几个字,是刚刚写上去的。这应该是主人们最后的呼救。从曾经存在的字迹,我们约摸可以了解这里发生了什么。被抹去的“50平米,25万”应该是事情的核心。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些人将彻底告别城市生活,只能在这张城市大饼的最外沿立脚。当然他们在城市中心也只能属于平民阶层,但是至少他们可以保有北京城里人的最后一点面子,以及生活方面的便利。

不管事件还有什么潜台词,这个价格绝对算得上是掠夺。

请二道贩子式的建筑评论家们经过你们放声颂扬的央视大楼时,在这座墙前伫立一分钟,想想你们欢呼雀跃的是什么。

我承认自己对于建筑一窍不通,但是相信站在知者的肩上,还能发点议论。我相信我在这里看到的一些关于建筑的评论,正符合卡尔波普关于二道贩子的界定,就是先说一些自己也没整明白的词,接下来就是 gossip,这些gossip和自己距离越近越好,最好是说自己曾经和某人一起喝过咖啡。

关于库哈斯,我更是没发言权,但是《城记》的作者王军参观了库哈斯设计的别墅,外国朋友告诉他,库哈斯在行的就是向地球重力挑战,在最需要吃力的支撑点上,建筑师偏偏把它做小!

因此为了提高防震级别,央视大楼的预算翻了一番。说起二道贩子的亲爹库哈斯,我总是想起想把自己提起来的项羽。当然要是显得懂行一点,我可以说自己总是会想起伟大的柯布西耶。

我们需要热爱大师们塑造的新北京吗?七十年代末,贝聿铭到北京设计香山饭店的时候,自豪地说自己是中国人。当90年代末他回到中国设计苏州建筑博物馆的时候,失望的贝聿铭说自己不是中国人,他不属于这么一个中国。

这个中国,正在把央视大楼这样的建筑当作权力的阳具,直挺挺的获取二道贩子们最衷心的崇拜。

 

 

附录

这里还有一个更好玩的

http://www.xici.net/b6775/d41354001.htm


1条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